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八卦锁仙阵
    但已经到这地步了我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拿着本子端坐在地上就看起来,在我正看的入迷的时候,一个人头突然冒在我身旁,吓得我就往一边倒去,抓起放在一旁的刺刀就往旁边刺去。

    可刚捡起刺刀还没来得及往边上挥,就有一只大手按住我肩膀,我猛地抬头一看居然是(林宗然),一把就甩开他的手不悦的说道:“你有病啊,突然冒出来也不说声。”

    (林宗然)撇了我一眼谈定的说“你才有病,我都喊你好几声了,你自己不理我还怪我突然冒出来。”说完他也不再看我手中的孤本了,估计是因为他看不懂失去了兴趣。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不知道不觉坐在平台上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屁股都坐麻了,伸了个懒腰便问道:“你让士兵们集合了没有,还有看到那臭道士了吗?”

    (林宗然)一听我提到古天寒就一脸不爽不阴不阳的道:“鬼知道他跑哪儿去了,最好他妈的让粽子干掉。”

    我见(林宗然)这撇里撇气的样心想:这货估计在当兵之前肯定是个小混混,不过嘴上却道:“你赶紧让士兵集中起来,另外受过伤的都安排到队伍里面。”

    (林宗然)“哼”了声就说:“安排个屁,现在各个都受过伤,之前听你的话十几万士兵都划了一刀,现在个个都带着伤,已经没人不是伤兵了。”

    我这时才想起之前进墓的时候十几万士兵都以鲜血浇灌古墓的场景心里暗道:不好,这回麻烦了,要尽快配合古天寒弄好锁仙阵,不然僵尸攻击谁都不知道,现在个个都这伤,一身鲜血味就像靶子一样,僵尸想干掉谁就干掉谁。

    心念一转便对(林宗然)说:“现在还剩下多少士兵,让士他们都围城一团,体力好的和身手好的士兵在外围,一千到一千五百人为一圈,以此类推就以我们为中心,那样僵尸不管从哪里出来都能看到,也不会被偷袭。”

    (林宗然)听到我的提议两眼立马一亮转身就对着身旁的士兵吩咐着什么,没一会就见他对我说道:“已经安排了现在还剩下一万三千多士兵,分成了八圈一圈一千六百人你看这样行吗?”

    我对他点点头,就不再理会他自顾低头看起孤本起来,时间就在众人忐忑不安下渐渐流逝,(林宗然)也知道这时不是打扰我的时候,也端坐在一旁仔细的看着我研究孤本。

    山里的晚上特别的冷,而且刚才还下过雨,山里的阴风更甚,吹的我们一群人都是浑身发抖,(林宗然)一看这形势,就立马安排士兵每个圈子的中间都点上柴火,果然没一会八圈里里外外都点上一堆堆柴火瞬间我就感觉到暖和了许多,抬起头一看,到时让我大吃一惊,一万多士兵分八圈围着我们,里里外外个点燃了八十一团柴火,每个圈里面都点了九团柴火。

    我一看这形势隐隐约约好像形成了某种阵法的根基,不由多看(林宗然)一看,他见我古怪的看着他就问:“怎么了?”

    我也不跟他墨迹开口就说:“你是不是懂的阵法的布置啊,怎么会点起这么多柴火,而且还是这样摆置?”

    (林宗然)嘿嘿一笑道:“我到不是会什么阵法,只是觉得已经分八圈的队伍,那点一堆柴火是点,点九堆也点,况且我以前听说书的先声说过,(西游记)中九九八十一难才是归一,所以我才会让士兵点这么多火堆,再说了之前打算烧僵尸的时候士兵们采来的柴火多的是,也不在乎这一点。”说罢还抬头一脸得意样。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这(林宗然)完全就是误打误撞的,也没跟他过多计较,再次埋头看起书来,在我又一次沉寂在书中的世界的时候,古天寒突然出现了,只见他手中拿着一大堆帆布,一张张足有两三米之巨 。

    他抱着一大堆破布就丢在我跟(林宗然)面前说:“赶紧让几个士兵跟我去把布置五行阵眼的缸抬过来,快...”说完又转头往回走去,我跟(林宗然)对视了眼,(林宗然)知道时间紧迫,一马当先跟着古天寒走出了圈子,还带走了上百士兵。

    看着一群人远离的背影,我知道给我留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抬头看着已经有些落下月亮不知不觉已到了后半夜,我再不快点记熟这阵法怕是僵尸出来真的要对付不了勒。

    但这下他们却回来的很快,我刚看了没几分钟,他们一群人就三五人扛着一口大缸往我这来了,我暗暗的叫苦,这来的也太快了我这边还没完全记熟呢,但见他们已经到了跟前也不好再去研究了,只好站起身子等着古天寒安排。

    他来到我跟前就对我问:“怎么样记熟阵法的运转和布置了没有?”

    之前(林宗然)的士兵都把我当大师看,我见他这么问我,根本就不给我一点台阶下就死皮赖脸的说:“废话,当然记熟了,你赶紧说吧该怎么办。”

    古天寒也没怀疑我转身就递给我了一堆破帆布,我还在疑惑的时候就见他说:“这些是八卦阵法的阵眼令旗,(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共八面旗帜,你说已经完全记熟阵法了,那么外围的八卦阵期就又你去摆。”说罢就不理我自顾往平台的一边走去了。

    我心里当时那个苦啊,才看了不到两个小时,现在就让我来摆这大阵的根基,这不是要我命吗,但之前话已经说出来了,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一点点的回忆着之前(八卦锁仙阵)的布局之法,看着一张张破旧的帆布我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林宗然)见我久久下不去动作便走上前来问道:“怎么要帮忙吗,看你样子好像自己一个人搞不定啊。”我知道他是在报复之前我嘲笑他的话,但现在也只能让他嘲笑了,我把手中的大一堆帆布递给他就说:“你让士兵把这些帆布都穿起来

    找些粗长点的树枝,记得千万别弄反了。”

    (林宗然)见我还真有事交代也不敢再墨迹,跟立马吩咐身旁的士兵弄八卦旗来,而我心里还不断想着之前孤本里记载的东西:“古天寒给我孤本明显是唐代的,要是按照唐之后的八卦布阵(乾位)肯定是纯阳,也就是正南,正北(坤位)就是纯阴

    (震位)在东北,(巽位)则在西南,(坎位)在西北,(离位)在正东,(艮位)在西北,(兑位)最后就只剩下东南了。”我想通后立马告诉(林宗然)让他这么按照我所想的方法来让士兵来摆这八卦旗,(林宗然)见我终于有所行动也很是积极

    亲自跟着我一起去摆弄那些旗帜,当我把八面旗都放在平台的八个方位的时候,古天寒那边也忙完了,只见他把五个巨大的水缸放在八面旗帜的中间,我放眼望去只见八面写着(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的旗子高高竖起,原本平台还能感觉到

    一丝丝阴冷的阴风在旗子摆上去后就渐渐的消失了,现在的平台就像平静的湖面一样,一丝风都没有。

    这到是(林宗然)涨了眼界,但那也不能怪他,大晚上的深山里居然感觉不到一丝风,要说不奇怪那才是见鬼,我看着古天寒往每个水缸里都放了一盏油灯,便不解的上前问道:“快天亮了,你准备好了没有,这油灯是干嘛用的?”

    我这一问到是让古天寒感到吃惊,他瞟了一眼我说:“你不是都已经记熟阵法的摆列要求了吗,怎么还问,八卦旗也没见你弄错啊?”古天寒被我问的反倒是一脸不解,他搞不明白为什么我能摆好八卦旗却还问起他内五行。

    我不由感到自己有些愚蠢没事去问那些干嘛,只好笑了笑掩盖我的无知,古天寒见我对他古怪的微笑还以为我故意考他就道:“八卦太复杂了,从先天八卦到后天八卦,先天八卦就是(伏羲八卦图)那时八卦就有三千六阵,传到大禹只得一千四百阵,但是大禹只能运用九百阵,别的都参透不透。

    再往后就是秦末汉处,楚汉相争时张良得了三百六十阵,到这里八卦阵已经很多是残缺,张良又自作聪明三百六十阵又简化只剩一百八十阵,而且擅自修改八卦阵以是有违天和,张良病死也是因为此。

    咳正史中却说张良百岁为官善始善终,这些历史那样才是真伪就不得而知了。之后东汉诸葛亮得八十一阵,其中包裹三国出名的(八门金锁阵)也是那时候的八卦阵法之一,再往后就是八卦阵只出现在唐代袁天罡之手,也因为他才有了后天文王八卦修改过来的唐之后的八卦图,但到了袁天罡手里的八卦阵只剩下四十九阵了。

    传至今只得十八阵,十阵残缺可用的有历史考究的仅剩下八阵。”我见他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就想打断他,但他可能没注意我就继续说:“我们今晚要布的是五行阴阳配合八卦锁仙的阵法,这样就需要八卦五行对应,八卦中只论后天五行:乾、兑为金,坤、艮为土,震、巽为木,坎为水,离为火。各自对应八卦上面的阵眼位置,那样才算阵法的初步完成。”

    我原本想打断他的,但听到后面之后又耐心了下来,八卦五行对应我还真不知道,听他这么一说,果然其中还有很多奥妙之处便问道:“现在内五行外八卦已经给布置好了,还需要什么吗,而且我们废这么大力气僵尸也不一定会上当啊。”

    说完不但我看着古天寒就连(林宗然)和他一的众手下士兵都死死的看着古天寒,因为这也是他们想问的话,毕竟僵尸可不是傻子,会乖乖的上当吗?

    “呵呵”古天寒好像知道我们会这么问冷笑了一声道:“五行八卦都布好了,现在就需要十二生肖激活阵眼了,你找十二个生肖属相的士兵来一定不要出错,必须十二生肖各自对应才行。”

    我听着就是一愣,怎么又突然要十二生肖了,但也不好再多问什么,对(林宗然)点了点头示意他赶紧安排去。

    (林宗然)就算再怎么百般不情愿但见我也同意也只好作罢,很快就找来了十二个士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