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尸王入计
    古天寒见(林宗然)带来的士兵开口就问道:“你们谁属龙的?”说罢就见一个壮汉从中走了出来,我看着眼前的壮汉还不是一般壮啊,他的手臂都有我小腿粗细了。

    古天寒看着眼前的壮汉也是一愣,但很快就说道:“十二生肖中龙是属淫邪不适合做阵眼,也是十二生肖中阳血最旺盛的一个,他不能做五行阵眼和八卦旗的旗心,只能去五行中间的混元位守护做阵魂。”

    (林宗然)被他这么一说都有些蒙了,更何况是那些个士兵,古天寒见他们满脸的疑惑便开口解释道:“五行属相属(猪.兔.鼠.狗.)的分别去五行阵眼(金.木.水.火.)五行位置上的四方站着,剩下的(土)为(死门)必须要一个煞气极重之人去镇守。”

    我听完瞟了眼(林宗然),古天寒也见我的目光不由的望向他,(林宗然)知道这位置肯定是他莫属只好低着脑袋不情不愿往阵眼位置走去。

    古天寒见五行都以布置好又道:“剩下的马去正南(乾位)纯阳,蛇去正北(坤位)纯阴,虎去东北(震.雷位),鸡去西南(巽.风位),牛去西北(坎.水位),猴正东(离.火位),羊去西北(艮.山位),东南(兑.泽位)是我来站,这里也是(生门)放僵尸进来的地方,最后有你来主持整个阵法的推演。”说完目光死死的看着我。

    我被他这么一说到有些不知所措,更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他把手中的古剑递给了我道:“生门在泽位,也就是我的阵眼位置,你一定要记着只有这个位置是生门,

    你主持阵法就要游走整座阵法,一定要保证内五行阵法的人安全,水缸里的灯不能熄灭,外八卦的阵眼上的旗帜不能倒,所以之前才会让你看那孤本不然主持大阵一担有错我们都会万劫不复,让你看孤本就是让你有足够了解阵法不要拿性命开玩笑。”说完就迈开脚步往一边走去。

    我心里暗暗自叫倒霉,但已经上了战场无奈只能硬着头皮来了,我对着古天寒的背影就喊道:“那你做什么啊,我来主持大阵,你呢?不会就守护生门吧。”

    古天寒知道我不太愿意,但也没跟我过多解释头也不回的说:“这个阵法只是引子,我要需要招引天雷来灭僵尸,你要是觉得你能完成我可以跟你换。”

    我听完立马泄气了,知道这其中的难度,况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引导天雷,而且一个不慎就会把自己被劈了,我可不愿意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古天寒见我不在啰嗦在安排几个士兵去布置阵眼后就不在理我,(林宗然)一见时间还早就来到我身边问道:“现在怎么办,这一万多士兵不能再出事了,现在已经快早上了,要是一会僵尸来了不进阵法反而去攻击他们怎么办?”

    我一听猛然才意识到这其中的关键之处,原本之前就已经在考虑这问题了,但却被古天寒给忽悠了过去,我一想立马就跑到古天寒身边说:“你确定你能把僵尸引进来吗?要是一会它去攻击那些士兵怎么办,我们阵法布置虽然也占了平台的一半,但总不能全让士兵躲进阵法来吧!这里一会可是要灭僵尸的地。”

    古天寒好像早就知道我们担心的问题,蹲在地上用他不知道哪里弄来的朱砂,正一点点撒在外八卦的每个阵旗的位置头也不抬的说:“这些你们都不用担心,一会阵法弄好后就让士兵们都先进入阵法来,等阵法运转后我去引僵尸进来,你一定要注意我引尸王进来后马上带那些士兵出阵法外面。

    阵法运转后生门就变死门,而(林宗然)所在的死门就成了生门位置,到时候你让士兵从他那里出去。我们把僵尸死死的困在阵法里他们自然就没事”

    我一听心里的不安也放下了,原来他早就打算好的,但也怪我之前没有万全弄懂阵法的运转,现在古天寒让我来主持大阵,我还真有些心悸,虽然不至于说会弄砸但多少有些胆怯。

    古天寒解释完后,就又不理我,拿着一小碗朱砂一点点往另一半的阵法移去,我见状只好回到(林宗然)身旁把刚才古天寒告诉我的又原原本本的跟他说了一篇,(林宗然)听完心中一喜,二话没说就跑出去跟外面的士兵交代了接下来的事情。

    我见古天寒一直在忙碌,而时间还远没有到凌晨距离天亮估计还有两个时辰左右,也就不再去管别的事情,把怀中古天寒给我的孤本又拿出来自己偷偷的看了起来。

    我看着看着突然“吼..”的一声传来震耳欲聋的嘶吼,打断了我继续想要看下去的念头,站起来一看古天寒已经弄好了阵法,笔直的站立在不远处(兑,泽位)上满脸的凝重。

    我意见他表情如此严肃也赶忙把书收进怀中,此时平台上已经一点风都感觉不到平静得异常,(林宗然)这时也感觉不压抑的气息,也不敢再胡乱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等候古天寒接下来的安排。

    就在我们都感觉气氛压抑的难受的时候古天寒在远处开口道:“来了,你们都小心点,(林宗然)你现在去告诉你们的士兵进入阵法,子扬你看好了阵法的运转我去引尸王。”说罢他手里好像变魔术一样突然多出了一把剑来,不过我隐约看到

    他手中的剑好像是把木剑,我低头看了看手中他给我的那把又似青铜又想白银的铁剑一时有些疑惑。

    但我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再去想那些了,在他话音落下后我情绪就一直很紧张,尸王的厉害之前我们是见过的,现在要跟它单独会面甚至还要跟它打架,我就忍着浑身颤抖起来。

    就在我发愣的瞬间(林宗然)已经带着他的士兵来到我跟前,见我不搭理他猛的推了我一把:“喂想什么呢!现在还发愣想死啊!”

    我被(林宗然)一推猛然从浑浑噩噩中醒悟过来,暗道自己还是比不过真正当兵的啊,这心里素质就是比一般人好,我看着眼前仅剩下的上万士兵,深吸口气后道:“你们都跟着我去那边,还有(林宗然)你就不用去,你守好你的阵眼别出问题了,一会古天寒把尸王引进来,估计你还要上。”

    (林宗然)张了张嘴却又没说什么,对我挥了挥手后就往自己阵眼位置走了回去,估计是他在自己士兵面前拉不下面子,我也不管他心中是何感想,带着一众士兵就来到阵法偏僻的一角等待古天寒到来。

    时间总是在快乐的时候流逝的飞快,在这种无比煎熬的情况下却是慢的异常,我们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下,放个屁都要憋着,一个个神情紧张的看着(兑,泽生门位置),就在一众人感到无比煎熬的时候。

    阵外一声震天彻底嘶吼声响起,接着就见一人闪进了阵法,我因为时时要注意着阵法的一切反应自然比别人要快,一看是古天寒进了阵法,立马就大声吼道:“五行阵眼,八卦旗魄上的人除了龙属阵魂不要动,所有人都用之前准备好的鲜血献祭阵眼和旗魂,启动阵法的五行八卦尸王要进来了。”

    我话音刚落就见紧跟着古天寒身后跟着飞进来了一个烟影,一群人包括(林宗然)在内,因为之前都已经再三交代过,自然不敢怠慢各自把手中用碗盛好的鲜血洒在十三个阵眼上,所有人的鲜血一齐洒在阵眼眼上后,

    只见阵法发出一阵耀眼的红光,渐渐红光变成了谈谈的黄色光芒,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把所有人都看傻了,我之前在孤本上看到过阵法的介绍知道阵法会有什么反应,但真实见到却又是另一番震感,我不顾自己心跳加速对着身旁发愣一众士兵就吼道:“快别发愣了,赶紧走从你们司令那边出去。”

    (林宗然)一听到我大吼,也跟着反应了过来,忙着指挥着士兵从转化的(生门)出去,古天寒不知道我们会一时陷入阵法幻化的震撼中从而耽误了最佳时间,此时尸王已经在阵法里面了。

    古天寒见状暗道:不好,伸手就抽出了一张符纸贴在木剑上嘴里还喃喃自语着什么,我看过去的瞬间正好见他嘴里叨念着什么,没一会剑尖上的符纸就自动燃了起来看的我是目瞪口呆。

    古天寒往我这看了眼猛地就喝道:“别看了赶紧让士兵们出去,我拖住尸王一会。”

    (林宗然)也听到了古天寒的吼声,赶忙催促着士兵更赶快出到阵法外面,可阵法已经布置好了甚至已经运转,除了生门三五米大小的通道外,别的地方已经看不到阵法外面的场景,要是胡乱让士兵们冲撞阵法,不但出不去还会被阵法绞杀。

    就算能从这里出去也会在其中丢失三魂七魄最终不是变成傻子就是变成疯子,我跟(林宗然)已经心急如焚,因为阵法里面的士兵害没有完全出去还剩下好一大批在阵法里面,古天寒要是站回(兑泽)位上去,那么阵法就会全面启动,困死里面所有的一切,包括那些士兵在内要是真被困在里面那就真的成为笼中之鸟任由尸王捕杀了。

    我一边指挥着士兵一边看着古天寒在那边的战斗,只见尸王一个飞身晃到了古天寒身后,速度非常之快我也只看了一道谈谈的影子,可古天寒好像知道尸王会出现在哪儿一般,想都没想转身就是一剑,但木剑打在了僵尸的手臂上,虽然不致命但是却打的僵尸嗷嗷叫。

    还没等我来得及高兴就见僵尸又是一晃,出现在古天寒身旁这回尸王不等古天寒反应过来先对他攻击起来,枯爪往前一挥古天寒也是很灵敏猛的蹲下,一个扫堂腿就踢中了尸王,但尸王本身不知道疼痛身体更是如钢筋

    被古天寒一脚扫中还是安然无恙的站在哪里,古天寒见状一个翻滚离开了尸王脚下,翻身一手撑着地面弓着身子往前一扑手中的木剑就往尸王的心脏狠狠插去,只见电光火石之间尸王不再躲避,双手伸出挡在木剑插来的方向。

    古天寒没想到尸王就这么硬接他一剑,但势已经去已经收不会来了,他一咬牙脚尖再次发力就往尸王撞去,刹那间木剑就狠狠的插在尸王的右手手臂上贯穿而过,但尸王却不给古天寒再次发力的机会,双手高高的抬起,瞬间漂浮了起来。

    把古天寒也带上了半空,尸王空洞的双眼死死的看着古天寒,只见它双手用力一甩,把古天寒从半空就甩到了地面上,木剑也被尸王狂猛的力道折成两段,这一摔就把古天寒摔成了重伤,只见他嘴里猛然突出一口鲜血,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支撑着自己想要爬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