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仙阵困尸王
    古天寒被尸王从半空甩了下来已是重伤,忍着剧痛就对我吼道:“子扬你赶快去顶替我的位置,让阵法彻底运转起来,尸王能感应到这阵法对它的威胁,要是再不启动阵法尸王就会从(泽位)闯出去的,要是让它跑出去我们就全完蛋了。”

    “可这些士兵怎么办...”(林宗然)听着我两的对话就说道。

    只是他的话才说道一半,我看着眼前还剩下的三千多士兵和飘在半空的尸王瞬间心里就有了决定,一边往(泽位)跑去一边打断(林宗然)的话:“顾不了这么多了,现在再不启动阵法让尸王脱困我们都要死在这。”

    说话间我已经来到了(泽位)用手中的利剑一把割破手掌,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滴落在阵眼上,瞬间阵法原本淡淡的黄芒变成了金灿灿的黄金颜色,我们一群人都被着刺眼的光芒照得双眼生疼。

    而尸王更甚被着金灿灿的黄芒照射到后猛地就发出一阵可怕的吼声,接着就见它浑身散发出阵阵的烟气浮现在它的表面,我一手提着古剑,一手遮着眼睛从手指的缝隙看去,只见它浑身烟气缠绕,一下模糊一下清晰的,看的我目瞪口呆。

    尸王好像很是害怕这些光芒在半空呆了会就往我这边飞来,只见到眼前一道烟影飞快的往我撞来,我下意思的就想往身边躲,可刚想移动远处就传来了一道声音:“站好不要动不然会没命的。”

    我一听是古天寒的声音脚步一顿心里不由判断起他的话可信度,但就在我发愣的一瞬间尸王已经撞到了我身上,我看着一道烟影就这么死死的撞在我身上当时已经吓的把双眼一闭,心里只有等死的念头了。

    可谁想尸王根本就没撞到我,只见尸王一头撞在了距离我还有一个拳头位置的半空中,好像被一层莫名其妙的东西给挡住了,我当时真的被吓得不轻啊,看着近在咫尺的尸王冷汗瞬间就把衣服给印湿透了。

    但我也渐渐放心了下来,看着尸王离开我身前又缓缓的飘上半空,我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要是刚才没有古天寒对我那声大喝又或者我没听他的话估计现在已经被尸王撕成两半了。

    尸王一次突破不成,身上散发出来的烟气更加的严重了,只见它又发出一声震天彻底的吼叫,接着就往内五行的阵眼扑去,但有了我之前的遭遇阵眼上的人已经知道尸王在阵法里是不可能冲破屏障伤害到他们的,任凭尸王几次的冲撞都没有得到一点好处。

    反而气的尸王嗷嗷直叫身上的烟气更是已经蔓延到它身外三尺,现在远远看去已经看不到什么僵尸了,除了一团漂浮在半空的烟气犹如烟云般以外,就只剩下惊天动地的吼叫声。

    我捂着双耳勉强让自己不被尸王的吼叫声弄得慌了神,壮着胆一个飞奔就跑到了古天寒身旁,一把抄起还趴在地上的他翻身就背在背上,迅速的回到了阵眼位置,当我离开的瞬间尸王也行动了,转身就一头撞在另一边的阵眼上

    这回阵眼里的人不再是安然无恙,被尸王一撞站在阵眼上的士兵猛地就吐出一口鲜血,吓得被我背在背后的古天寒浑身一颤立马就用他虚弱的声音对着我说:“赶紧放我下来,你马上回阵眼位置,我们现在已经到了(泽位),你要是再不回阵眼位置,尸王再冲击一次阵眼估计阵法就要被破了。”

    我听完后一惊,不顾一切就把古天寒丢在地上,他原本已经是重伤之躯被我突然这么一丢嘴里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只见他嘴里还唠唠叨叨什么,但我已经没时间去管他说什么,估摸着应该说我的坏话,我手提古剑迅速的再次站回(泽位)的阵眼上。

    阵法的金光又大盛了起来,尸王见状也不敢在胡来,可偏偏不巧就在众人僵持的情况下,那些还没来得及赶出去的士兵不知道怎么回事闯到了这边来,原本阵法启动后阵法就是一片朦胧了,再加上耀眼的黄芒此时在阵法里面的除了十三个阵眼和一个阵魂上的人能看得到阵法的情况外,可以说在阵法里面的人和尸王都已经迷失根本搞不清东西南北。

    但那些士兵却在这时候闯到了这边,尸王已经被金光磨灭的差不多了,只待古天寒把天雷引下就能灭了尸王了,可现在那些士兵出现彻底就改变了形势,僵尸对血液是非常敏感的,现在尸王已经失去了辨别的能力,我们是十五人都被阵法的气息掩盖它根本就找不到我们,但那些士兵跟它处在同一空间,现在它又是元气大伤自然不会放过眼前这些人。

    只见尸王散发着烟气从半空猛的就飞进人群之中,那些士兵压根就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阵法一运转他们也失去了视野,看不到刚才那一幕,眼前这东西是僵尸他们也不知道,但那些士兵经历过不久前尸王变异的事情,对眼前这莫名的东西还是有很高的戒备之心,一群士兵立马抽出枪支对着烟气但谁都没有开枪。

    (林宗然)一见知道有危险立马对着他们喊道:“小心啊,那是...”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烟气中突然伸出一双枯爪,猛地就往边上的两个士兵头颅抓去,(林宗然)还是反应慢了,那两个被抓住的士兵被枯爪用力一捏,像抓鸡蛋一样“嗤”的一声闷响就爆了开来,瞬间红的白的脑子里面的脑髓蛋白都流了一地,眼前的士兵都被这突如起来的场景吓呆了,站的近的士兵就开始猛烈的呕吐起来,那两具没有头颅的士兵被枯爪一把拉进了烟气之中,不到半分钟只见烟气中抛出了两具干枯的无头尸,不用想就是那两个死去的士兵。

    那些士兵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慌乱得四散逃窜起来,我暗道不好,那些士兵明显已经失去的心智,现在四散的逃窜根本没用,那样只会让尸王一个个捕杀,我想着就不由着急的对古天寒问道:“你倒是说句话啊,再这样那些士兵估计全都要死在僵尸上手不可。”

    古天寒一手扒开身上的衣服,一边喘息着说:“现在只有等了,今晚上双七月的十五,极阴必会有极阳,在准备黎明的时候天地会出现异象,到时让守护阵魂的人以龙血逆转阵法,成为八卦五行阴阳阵,引下九霄天雷下来灭了这僵尸。”

    我也知道他的意思,现在阵法已经启动,我们谁都不能离开阵法,况且现在就是想救那些士兵也已经来不及了,在阵法彻底启动的那一刻他们就注定成为了炮灰,再怎么残酷都改变不了事实,我知道古天寒知道(林宗然)也知道,但我却不忍心那些士兵就这样被僵尸残杀致死。

    我见古天寒沉默,也知道他也没有办法,转头看向(林宗然)只见他双手握拳,两眼中难得泛起泪光,我想他肯定是为那些士兵难过,但也不能怪他一队跟着他打天下的人三番四次被眼前这怪物绞杀他能不生气?能不伤心?

    我看着那些在阵法里四处乱串一个个被尸王捏爆头颅吸食完鲜血的士兵气的浑身都打颤,恨不得现在跑出去跟尸王大干一场。人当遇到太过极端事情就会被反面影响,当时的我就是如此,明知道上去是送死,但还是忍不住心中那股骚动。

    我刚一步跨出,古天寒就上前挡在我身前:“你别冲动,现在你去只会送死,再说了我的身体已经不能在支撑阵法的运转,况且现在你一担离开阵眼整座阵法就会崩溃掉的。”

    我望着一个个倒下的士兵久久不语,但颤抖的身躯再也迈不开一步,我知道古天寒没有骗我,要是我当真如此冲动那样只会害死大家,一手握拳一手死死的抓着古剑就道:“要怎么把天雷引下来,你告诉我现在你身受重伤不能再去引天雷了

    况且这僵尸太过灭绝人性,我一定要亲手杀了它。”说罢我目光凌厉的看着古天寒。

    古天寒被我如此凌厉的目光盯着也有些吃惊,但他很快就道:“黎明到来前会有十分钟是烟夜中最阴暗的时刻,但双七月不同往日月亮会一直持续到太阳出来,出现日月同辉的奇景,那十分钟也是从极阴变成极阳的时刻,在那时用使阵法彻底逆转,再用你手中的古剑接引天雷而下,阵法内除了阵眼上的人外全都会被天雷轰成飞灰。”

    我听着古天寒踉踉跄跄的说不由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就问:“除了阵眼上的人不会被天雷攻击那你呢怎么办?”

    古天寒神秘一笑,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破旧到不能在破旧的布条,我定眼一看居然是张破旧的符咒不解又问:“这是什么?有和用处?”

    古天寒把布条的符咒绑在手上,又往上滴了滴鲜血才缓缓的说:“这是我师门祖上传下来的(避雷符)是以前祖师为了等有一天防止尸王跑出来作乱而用性命制的符咒,它能为我避开九霄天雷的攻击,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我听着心中就是一惊不由暗道:“这古天寒的师门到底是什么门派,居然能制作出如此惊天动地的符咒,而且他们早已经料到尸王会有一天跑出来,提前先制作好这(避雷符)这也太变态了把!”但接着我心里又想:我们所在的阵法和眼前的一切已经彻底颠覆了我之前的认知,不由暗暗佩服他们师门的神秘。

    我跟古天寒聊天的时候阵法里传来了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我抬头一看只见尸王好像已经有所恢复了,它身体外面的烟气也已经散去,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此时的它已经不在是一个个捏爆士兵的头颅后再拉进烟雾里面去了。

    而是见一个士兵就往他身上扑,抓住后就对着脖子咬去,这生生的咬死士兵跟弄死之后再吸食鲜血是有却别的,原本还在四散逃窜的士兵在听到惨叫声后更是害怕,有的已经吓摊在地上了,双腿时间还流出一股臭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