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九霄天雷灭飞僵
    一个个士兵就这样在我们眼前倒下,看着一个个单下的士兵我不由紧握着古剑,不止是我阵眼上的人我都能感觉到他们的愤怒,唯独古天寒没有一丝表情,只是目光凌厉的看着尸王,但我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他对尸王的狠,看得出他想消灭尸王的决心。

    时间就在凄厉的惨叫声中慢慢流逝,渐渐接近了黎明,古天寒看了眼还挂在半空的月亮谈谈说道:“时间准备到了,你手中的古剑是一把能引雷的剑,这把剑从我师祖那一辈就传下来了,据说比我们门派的历史还要久远,待会日月同辉的时候,你把古剑倒插进你前面的阵法地面上,现在我们所在的阵眼正好是(死门),引导下来的雷电会经过(泽位死门)后产生一些媒介,经过阵法的媒介转化下来的雷电不会伤害伤害到阵眼的人。

    只会轰击阵法里面的一切,也不会影响到阵法外面的人所以你一定要小心,时机必须要把握准早一分会引下来的会成阴雷,那种雷电打到尸王不但它不会受伤害,反而会助它恢复伤势,必须是日月同辉才能引下九霄天雷,记住咯!”说完认真的看着我。

    我被他盯的实在难受就忙对他挥挥手道:“好了记住了,这些孤本上面我都看过不会忘,但你真的确定雷电不会伤到我们吗?”

    我用一种质疑中带着惊讶的语气问着古天寒,但他却不理会我,稍微喘了口气后,双脚盘坐在一旁打起坐来,我知道他不是不想理我,而是的确受伤太重了,看着他说几句话就吐一口鲜血我实在对他生不气来。

    此时阵法里面的惨叫声越来越少,我透过朦胧的金光看去只见士兵越来越少,阵法里面的所有人都已经被屏蔽了气息,尸王一时间也找不到他们,它之前已经屠杀了近九成的士兵,三千士兵现在只剩下了不到几百,都零零散散的分散在阵法的各个角落,那些士兵有的成群结队的在一起,有的三五人在一起,正在阵法里游走,时不时会遇上尸王逮着就是一阵撕咬。

    (林宗然)见好几个士兵都经过他面前,就想伸手去拉那些士兵进到阵眼位置来,不过他失算了完全运转的阵法不但是从里面隔绝的,就连阵法外面也是隔绝里面的,(林宗然)试了几次但都感觉好像有股莫名的网在前面挡着,他也知道是阵法的作用只好站在阵眼上干着急。

    就在我目光一直放在阵法里面的时候,古天寒却突然说道:“时间快到了你一定要把握好。”我听着他的话心里也跟着紧张起来,时间又在我高度紧张之中流逝了不少。

    我一边注视着阵法中的尸王,一边观看着天上的月亮,就在我又一次抬头看月亮的时候。

    “不好..”突然听到古天寒猛然大喝。

    我本来就高度的紧张被他突然一声大喝我着实被他吓了一跳,转身看向他:“你干嘛一惊一乍的,时间还剩下十来分钟,我知道拿捏不会提前的。”

    却不见古天寒理会我,而是面色凝重的摇摇头道:“不是你看。”说罢就伸手往一边指去。

    我顺着的他的手势看去,只见那僵尸浑身又开始散发出一阵阵烟气,但仔细一看又和之前浑身缠绕的死气不一样,现在看去只觉得它浑身都散发出阴深深的气息,而阵法里已经只剩下不到百人的士兵了,都颤颤赫赫的行走在阵法里面。

    我一看心里猛地“咯咚”一跳,瞬间就有一股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深吸口后就对古天寒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现在怎么感觉僵尸有些诡异啊?而且这种感觉不应该出现在僵尸身上的。”

    古天寒听着我不解的问就答:“你知道僵尸的划分吗?”我再次不解的摇摇头,他见我不懂又继续说:“僵尸分为七种,白僵,烟僵,跳僵,飞僵,鬼魅,漭,最后就是魔,而我们眼前的只就是飞僵,至于前面的我就不详细跟你说了

    飞僵顾名思义就是可以飞的僵尸,这个你也看到了,可我们眼前这头飞僵却是准备尸化成鬼魅的飞僵,要是真让它进化到鬼魅半尸半鬼存在的话,那就没这么容易消灭它了。”

    我听完现在终于明白我心中那股恐惧感是从何而来了,原来是尸王散发出来阴森气息影响了,我虽然不知道什么是鬼魅但听古天寒把僵尸的等级划分把鬼魅划在飞僵后面,那么鬼魅肯定比眼前这尸王是个更加厉害的存在。

    此时的我已经失去有些胆怯,望着不远处散发着烟气的尸王心想:这飞僵就已经把我们弄成现在这样,还必须要借助阵法才能对付它,要是再让他化为鬼魅的话,那我们岂不是都要死在这。

    想着想着不由感到更加害怕身体都跟着颤抖了起来,但心念一转瞬间就想起了刚才古天寒说得话:“要是真让它进化到鬼魅半尸半鬼存在的话,那就没这么容易消灭它了。”

    古天寒这么说显然还是有办法对付化为鬼魅的尸王的,我想到关键处心中就一喜急忙问道:“那到底要怎么对付这尸王,现在它已经在一点点进化了,这天雷对进化的尸王还有用吗?”

    古天寒目光一直望着眼前的尸王面色显得更加的凝重:“九霄天雷能灭世间一切邪祟之物,除非它能转化到(魔的存在)那样我估计九霄天雷就没办法灭它,但现在只是飞僵它还没有彻底进化成为鬼魅,就算化为鬼魅九霄天雷一样能把它轰成渣,只是...”古天寒话只说到了一半,就停了下来,自顾低头思考了起来,像是有些难言之隐。

    我当时可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不给他时间就又问:“只是什么只是,快要黎明了你再不说清楚就晚了。”

    古天寒见我如此着急就道:“我只是担心僵尸化到了鬼魅形态已经有三魂七魄了,九霄天雷一担落下阵法也会随之被破坏,天雷落完之际阵法内必定再无生物,而阵法也会随之破灭,但九霄天雷之灭世间阴邪之物,僵尸的三魂七魄不在六道中,都是尸王上千年吸食之人的残魂融合而成,非魂非魄尸王一担身体被天雷轰成粉碎,残魂邪魄就会出来作乱,我们没有阵法的守护很容易被攻击,就算那些残魂邪魄不攻击我们让它们逃出去,不出多久必定会成为厉鬼存在,到时要收它们就难了。”

    说完古天寒狠狠的叹了口气,显然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些始料不及,已经超出了他的计算,我听着他的话也只能暗暗自叹倒霉,虽然僵尸能消灭,可也变相的生出了更加阴邪的残魂厉鬼,我现在也不知道是改清醒的好还是倒霉的好。

    就在我思绪还沉寂在古天寒之间的话的时候,就见他突然对我喝到:“时间到,赶快准备阵魂上的一担激活阵魂,阵法逆转你就把古剑插在阵眼上。”

    我听到他的话猛然一惊,马上就抬头望天上看去,之间天边迷糊的生气了一轮暗红色的太阳,而月亮正好在它的头顶,已近隐隐有了日月同辉的奇景了,我深吸口气就对着阵魂上壮硕士兵吼道:“阵魂上的人赶快献祭鲜血,激活阵魂。”

    那士兵看着自己的战后一一个个倒下本就有些血气冲脑,但渐渐的他也有些麻木了,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只能干等着,被我突然一吼才反省过来,下意识的就想起之前古天寒交代的事情,反手抽出插在腰间的匕首狠狠的在手掌上划了一道

    鲜血瞬间就流淌了下来,那士兵见鲜血流的缓慢,更是用力的握了握拳头。鲜血更是不要命滴落在阵魂中心上。

    只见原本还散发着谈谈金光的阵法突然就变成一片死寂,瞬间整个阵法都昏暗了起来,再也看不到任何景物,我感觉到不一样的气息猛地就抬头望去,只见我们头顶已经是乌云一片,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过来的,此时已经没有日月同辉的奇景,更没有耀眼的谈金色黄芒。

    我放眼望去只见阵法里面也是昏暗一片,我已经开不到远处的场景,就连离我最近的(林宗然)也看不到, 只有身旁盘坐着的古天寒一脸平静的抬头看着天空。

    我知道现在不是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看着头顶乌云密布的烟云和游走在云里的闪电我就知道是阵法逆转起了作用,引导九霄天雷的时机到了,我咬了咬牙拿起古剑一手握住剑身,另一只手拿着剑柄用力一拉,整把剑都被我的鲜血染红我强忍着剧痛,往前走了两步,用力一甩把古剑就抛出去了。

    只见古剑瞬间就倒插在我不远处的阵法里面,我之前只是听古天寒这么说但却有些不相信,因为阵法里外都是隔绝的,我们都不能接触阵法里面,现在古剑却能穿透阵法的屏障我不由又开始感叹起他们师门的强大起来。

    但就在古剑刚倒插进阵法的刹那,我还没来得及退回来就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借着就是一道耀眼的天雷轰击在古剑上,瞬间我被轰下来的冲击波给震退了两三米,一个不稳就倒在地上。

    我顾不得屁股的疼痛,一把撕下穿在身上的一块衣服,胡乱的为自己包扎了下古剑割破的手后,又把目光注视到阵法里面,只见现在的阵法是雷电游走,一道道拳头粗细的雷电不断的闪烁在阵法内,看到这场景我彻底我惊呆了。

    之前我就在幻想着天雷轰击下来后的场面,可不却不成想到居然是现在这么壮观的场景,只见那一道道犹如电蛇的雷电都往阵法的一个角落打去,一道道雷电不知道轰击在什么身上,我隐约间看到昏暗的阵法里一个身形黝烟的东西被轰击的左闪右闪,定眼一看借着雷电的瞬间闪光我看了那个身影居然是尸王,被一道道雷电轰击有些狼狈,但这些雷电好像对它一点伤害都没有,甚至让它痛苦吼一声都显得微弱。

    我知道不是雷电微弱而是尸王太过强大,刚才阵法里面还有活人在,而天雷轰击下来后跟着气息分成了上百道天雷,根本就没有直接轰击中尸王,反倒是让仅存的那些士兵全死绝了,现在那些多余的雷电又开始攻击尸王,但已经对他找不成伤害。

    我想着突然天空又是一道水缸粗细的雷电轰击而下,这回雷电不再分成上百份,水缸粗细的雷电直接就轰击在了尸王身上,尸王已经被之前的雷电弄得灰头土脑了,这下直接被九霄天雷打到,瞬间就发了一阵狂暴的吼叫声,我跟古天寒都死死的捂着耳朵,我便捂着耳朵心想:这尸王想必是被天雷轰击的吃痛了,才会发出如此惊人的吼叫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