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永镇幽冥府
    此时阵法被这轰击而下的天雷阵弄得一阵的颤动,过了好一会之后,我看见身后的阵旗有了一丝细微的裂痕,不由心中大惊,有些感概这天雷的攻击力如此强悍,同时也佩服阵法的坚固这么猛烈的轰击都能承受的住,要是这天雷打在人身上估计瞬间就要灰飞烟灭了。

    但此时的阵法里还是烟影晃动,尸王显然并没有被天雷轰击成粉末,尸王被两次天雷的轰击之后已经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虽然还不致命但它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凶狠了,只见尸王一下子飞到阵法这头,一下子飞到那头好像有意的在躲避

    天雷的锁定。

    但它低估了天地对它这种邪物的惩罚,不久天空又闪起了一道比之前更加恐怖的雷电,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就朝尸王头顶砸去,尸王见无处可躲它飞到那个位置雷电都好像有锁定了它一样,不给它半点喘息的机会,它刚想再次移动雷电就往朝它轰击而来,尸王被这更加狂暴的雷电打中后瞬间就倒在了地上,浑身散发着一股很重的烧焦味,僵尸身上的肉本就是腐烂的了,被天雷轰击后更是散发出让人无比恶心的气味。

    我远远就能味道这种让人作呕的味道,不由胃里一阵翻滚,但我知道现在不是吐的时候,撕下一块衣服死死的捂住嘴鼻,才稍微感觉好了些,但就在我做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天上又降下了一道雷电,但这回的雷电不再如之前水缸那么粗,而是只有拳头大小。

    但远远看去那道雷电却是青褐色的,我看到后瞬间大惊猛地就蹲下了身子,我知道那道雷电是精华,就像上千度的高温喷火枪一样发出来的火焰不再是普通的红色,而是淡蓝色的火焰,那是一种经过浓缩的火焰比一半的火焰要强大上百倍。

    现在眼前的这道天雷就是如此,虽然没有之前的粗,但一看就知道它的威力不是刚才那两道可以比的,我刚才在哪两道天雷轰击下来时就感觉到气浪翻滚,现在这道可怕的天雷要是就这么轰击在我眼前的话,我怕我会被掀飞。

    就在我刚蹲下的瞬间天雷也打中了尸王,我只觉得眼前一亮,就像有一万只强光手电在照射我的眼睛般,疼的我立马低头闭上眼睛不敢在去看眼前的一切,接着我便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我蹲在地上被着狂暴的轰鸣声震的失了聪。

    耳朵一直就在嗡嗡直响,过来好一会我才回过神来,晃了晃脑袋后在勉强站起身来,只见眼前已经是一片狼藉,阵法上的人个个都吐着鲜血,就连(林宗然)也是捂着胸口满脸通红,而我身旁的古天寒已经被刚才落下的天雷给震晕了过去。

    我俯下身探了探他的脉搏见他还只是晕了就不再管他,转身往尸王位置看去,哪里却是一阵浓烟,刹那间我还能看到一具已经被轰击的分了尸的尸体散落在一地,但那些尸体好像还有生命般正一点点的在挪动,好像有指挥似的想要聚集在一起。

    我看到就是一阵头皮发麻,不由暗暗嚼舌道:“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这么恐怖的天雷都不能彻底的弄死它,要再让它重新聚集在一起,那我们就要完蛋了。”

    我吃惊之余就想把古天寒弄醒,可在我摇晃了他两三下后见他还是昏迷不醒,知道已经没时间了,现在古天寒陷入了深度昏迷状态,一时半会是弄不醒这家伙的,但眼下我又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东西,我着急的就往前走去,却不知道有阵法的屏障还在我是进不去的。

    可就在我跨步出去的瞬间居然一下子就进入到阵法之中,瞬间我就感受到阵法里面的阴风作祟,这下我才反应过来,原来阵法已经不存在了,我转身往后身看去,只见我身后的阵眼旗帜依然还立在哪里,但却已经布满了裂痕,好像随时都要倒下般。

    看到这场景道是让我有些不知所措,阵法明明没有毁掉,那么为什么我能进入到阵法来?我正想的入迷的时候,身旁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吓得一阵哆嗦,抽出刺刀就往身后刺去。

    可却没有身后的人手快,只见那人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用力一按我疼的直抽筋,一下抓不稳手上的刺刀掉落在地上,我心想:完了..完了没被僵尸咬死,居然死别人的手里。

    但时间过去了一分钟,我却一点事情都没有,不由才转身过望去,只见(林宗然)一脸警惕的望着四周,我这才知道原来刚才在我身后的是他。

    虽然刚才被他用力一按疼的我真想杀人心里也很不悦,但也无话可说谁让我刚才打算弄死他来着,我见他满脸凝重就不由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

    (林宗然)见我不再发狂,也松开了抓住我的手低声道:“阵法里有个东西,刚才尸王被天雷轰击的成尸块后,我就被一道莫名的烟影袭击,原本我以为是僵尸,可看到那些尸块后就知道肯定还另有别的东西,它一次偷袭我不成反而去撞击我所在的阵眼,现在我所在的阵眼已经倒下了。

    我不知道那东西还在不在阵法里面,或者已经出阵法去了,但还是要小心点不然我们没栽在僵尸身上,却死在这莫名的鬼东西手里那不倒大霉啦。”

    我听着(林宗然)的解释突然想起了之前古天寒跟我说的,飞僵转化为鬼魅后体内存在的阴魂邪魄,想必刚才攻击(林宗然)的肯定就是那些东西了,我见(林宗然)小心翼翼的警惕着四周就把所知道的都告诉了他。

    他一听也是眉头紧锁,手中的刺刀握的更紧了些,身体也压得更低了点,犹如一只野豹般匍匐着等待那鬼物的出现。

    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对他说:“现在咋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首先要做的就是把那堆尸块烧了,免得它们又重组再变出个僵尸来那就麻烦了。”

    (林宗然)听完也点点头,小心的跟着我一起来到阵法的中央,直到这时我才看到五行阵法上的人已经死了两个,仅剩下的三个也已经是半条命的存在了,而外八卦上的人就更惨除了我跟(林宗然)基本没事外,剩下的六个死了五个,只有一个因为距离五行阵魂比较近,阵魂上的人又是阳气最重的人,那士兵知道他抵挡不了那些邪祟,就果断放弃了阵眼选着跟阵魂的人在一起这才勉强躲过了袭击。

    但阵魂上的壮汉士兵也好不到哪儿,他为了保护三个重伤的战友,又要防备那些从尸王体内跑出来的邪祟,已经弄得浑身是伤,但他眼睛却异常的凶狠,把仅剩下的四个战友死死的护在他身后,双眼炯炯有神的环顾着四周。

    我跟(林宗然)对视了眼迅速就跑了过去,那壮汉士兵一见到是我们到来,硬撑着的一口气就松了,身子顿时就软了下来,吓得他身后的战友立马一把扶住他,我跟(林宗然)一起来到阵魂处,看着跟前剩下的五个士兵久久不语。

    (林宗然)红着眼睛强忍着道:“好...好没事就好,回去你们都是上将,能跟老子一起出生入死的人我不会亏待的。”

    那几个士兵听完也是一脸激动,特别是那个壮汉士兵,嘴里更的吞吞吐吐的说:“谢..谢.谢谢司令..俺..”

    但他话还没说完就见(林宗然)拍了拍他肩膀,对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乱说话,那壮汉士兵见状激动的两眼就有了泪水。

    就在我还在疑惑那些邪祟都跑哪儿去的时候,不远处阵法的角落闪过一道谈谈的影子,我瞬间大惊就像上前,却被(林宗然)一把死死的拉着我,对我做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我手中又从新握着倒插在地上的古剑,之前进入阵法之后便被我又拔了出来拿在手上,让我惊讶的是天雷的威力我是见识过的,如此狂暴的雷电都没把古剑轰击成粉碎甚至断裂,可见这把古剑的不凡。

    我见(林宗然)低头看着四周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却知道他不让是行动必然有他的道理,不一会又有一道烟影从我们面前闪过,但却好像有意要避开我们似得。

    (林宗然)见状原本警惕着的身子也放松留了下来,我不知道他到底搞的什么鬼名堂就要问,他见我疑惑就先开口道:“我们应该没事情了,刚才我在你身后的时候就发现一道烟影想要偷袭你,所以我才没有叫你生怕会惊动到它,但那个邪祟还没碰到你就突然惊吓走了。

    当时我见你手中的古剑泛起一丝异样的光芒,我猜想它们是怕你手中的古剑,所以才没攻击你,刚才那道鬼影更是想攻击我们,但到了我们面前就突然退去了,想必也是跟这古剑有关,我想我们应该暂时没事。”

    我听着(林宗然)的分析不由心中对他刮目相看,但嘴上却损着他说:“你这木头脑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聪明了不错嘛。”

    (林宗然)见我损他不屑的笑了笑道也没说什么,我看着他自大的表情,瞬间才想起来我们还有一个人,就是昏迷的古天寒要是那些邪祟怕我手中的古剑不敢攻击我们,那古天寒现在昏迷又没有什么护身这样他不是很危险?

    我暗道:“不好”这邪祟太厉害,阵法内五行的死了两人,外八卦上的人更是死了六个,古天寒怕是凶多吉少啊!我想到就顾不得跟(林宗然)打招呼,转身就往古天寒飞奔回去,(林宗然)几人见我如此匆忙,也急忙跟在我身后。

    他们知道只有跟在我身后才能不被邪祟攻击,我一路狂奔没两下就回到了阵眼位置,但却没有见到该见的场面,古天寒还是昏迷的躺在那里并没有被什么攻击,只是相比之前他的气息好像更稳定了一些面色也稍微红润了起来。

    我蹲下身子扶住他就对(林宗然)说:“你身上不是有水吗?给他喂点。”

    (林宗然)虽然很不愿意但还是乖乖的给古天寒喂了两口水,古天寒被我们喂了两口水后猛地一呛,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晃了晃脑袋就用犀利的眼神看着我道:“尸王消灭了吗?邪祟有没有被被一起灭掉。”

    我知道他心急就长话短说的告诉了他刚才的一切,他听后深深叹了口气道:“我古天寒就此发誓此生永镇幽冥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