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一晃六十年
    我跟(林宗然)听着就是一惊,心想他还真敢说看来他是打算这一生都在这儿鬼地方呆着了,我暗暗佩服古天寒的勇气又有些为他叹息,眼前这人虽然看起来有点冷,但接触之后就会发现他其实是外冷内热,对什么事情都看似不上心但他却暗自记在心里。

    就在我们一群人沉默的时候,突然一阵枪响传来,我猛地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给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瞬间就往(林宗然)看去,只见他眉头紧锁,死死的看着身后的不远处,我奇怪的望了望(林宗然),但他却好像没看到我望他的目光似的,还在是一直看着那里。

    我又转过身看了看古天寒就想问,但却见他对我挥挥手,我知道他们可能都发现了什么,就没有去打扰他们也仔细的往(林宗然)的所看的地方望去,只见那里一片昏暗,但仔细一看却发现一个模糊的身影歪七八钮的好像一个醉汉喝醉了酒一般,一路东倒西歪的往我们这边走来。

    我看到后猛然大惊两眼直沟沟的看着昏暗处那正一点点接近我们的东西,就在那个身影给我们的压力有些吃不消的时候,又是一阵“碰.碰.碰”的枪响传来。

    接着我就看到一大队士兵顺着我之前破损的阵眼位置走了进来,而那个诡异的身影见到那堆士兵后就慢慢的隐入了昏暗的阵法另一边,此时的阵法还没有彻底的破损,但却已经没有了隔绝的功能,只能勉强的阻挡住视线。

    那些士兵进入阵法后就开始百十人为一队,似乎在寻找着些什么,我们不知道那些士兵为什么擅自进入阵法,也不敢胡乱去行动,几人只好原地的站着,没过多久就有一队士兵发现了我们。

    那队士兵一见(林宗然)还活着心中大喜,顾不得一切就朝边上吼道:“司令找到了,在这在这。”说罢其中一个看起来军衔最高的士兵就上前对着(林宗然)道:“报告司令我是二十一团的团长,李伟亮,赢师长让我们进入阵法来寻找司令。”

    (林宗然)眉头紧锁,一脸沉默也没理会这士兵,我看着他脸色有些难看就替他说:“之前不是告诉你们不要进入阵法里面来吗?没接到命令就擅自进来怎么回事?”

    那个姓李的团长见(林宗然)不理他也很是尴尬的站在那里等着,但见我来打圆场他也有了台阶下便说道:“大师是这样的,我们原本在外面等的好好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三道可怕的雷电打下阵法来,我们都被这雷电吓怕了,雷电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起了一阵阴风,借着我们就有几百兄弟莫名其妙的死掉,而且死的非常残,师长命令我们进入阵法寻找司令,要是...”

    我见那李团长吞吞吐吐便对他说:“说吧!要是什么,有我在没事的。”说罢我还看了一眼正低着头的(林宗然)。

    李团长望了望我,又看了看正低着头的(林宗然)就道:“要是找不到司令,就全军撤退,不能再这里耗下去了,十几万军队不能全部都是在这里赔掉。”

    说完他身躯有些颤抖,更是不敢再看我和(林宗然),低着脑袋像个小怨妇一般,(林宗然)听到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唉..这也不能怪他们要不是我贪心财宝估计也不会死这么多人。”

    我看着(林宗然)的表情,瞬间感觉他有些可怜,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上前拍了拍他肩膀,他见我有意安慰他就朝我笑了笑,接着就对眼前的士兵道:“李团长你们是不是在外面遇上了什么,刚才我听到的枪声是怎么回事?”

    李团长见(林宗然)不再怪他,也镇定了些说:“原本我们是不敢进来的,但狂暴的雷电打下来后,就有几个好些兄弟莫名的就死掉,我们发现居然是一个个烟影干的,师长见兄弟们越死越多就让我们进来找司令了,现在他还带着一帮兄弟在外面顶着呢。”

    (林宗然)听完更是咬牙切齿,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这时却听到古天寒说:“还有半个时辰就彻底的天亮了,(林宗然)你带着你的士兵下山去吧,这里有我跟子扬守着,不然你的那些士兵估计今晚就全部要死在这儿了。”

    (林宗然)看着古天寒严肃的表情,也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转过身对着我说:“你小子原本是老子的俘虏的,但现在老子打算放了你,但你可千万别死在这儿,我会在山下等你三天,三天之后你不下山我就带着军队回台湾了,若是你能不死尽管去台湾找我,老子跟你拜把子。”说罢给了我一个狠狠的熊抱。

    看着眼前这汉子也不知道是该笑好还是该无奈好,(林宗然)虽然很撇里撇气,但他不算个坏的军官,我当时也被他感动了,红着眼睛对他点了点头,他担心外面的士兵有什么情况也不理会我转身就带着那些士兵往阵外走去。

    “等等”才行到一半却被古天寒喊住,(林宗然)脚步一顿转过身望着古天寒没说话,古天寒知道他心急忙从怀中掏出了张破旧的黄纸递给了(林宗然)道:“这张是山道的八卦阵的阵图,上面画红线的就是出阵法的路,你们跟着图上的红线走才能走出阵法,不然会迷失在里面。”

    我听着不由又对古天寒高看了一些,刚才我是被(林宗然)的话感动,压根就没想到下山是需要走八卦阵的,上山的时候是有我带路,下山若是没有我们两人他们肯定也会迷失在里面,幸好古天寒反应及时。

    (林宗然)接过黄纸听着古天寒的嘱咐重重的点了点头:“多谢了”他到了声谢后就头也不回的往阵法外面走去。爷爷说到这已经是泪流满面,周凡一群人看着爷爷如此悲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晴儿从口袋里掏出了张纸巾递给爷爷道:“爷爷别伤心了,都过去六十年了,您就不要再想那些了。”

    爷爷用晴儿递给的纸巾擦了擦眼泪吞咽道:“就是因为过去六十年了才忘不了啊!”晴儿见爷爷还是有些伤感,就想又安慰爷爷却被周凡拉住小手,对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打扰爷爷。

    果然没一会爷爷平复了情绪后继续道:“我看着(林宗然)的背景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心酸,可能是我们一起经历过生死,他救过我,我也救过他的缘故,而自从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林宗然)。”

    爷爷又是一阵叹息,周凡从小跟着爷爷长大,知道他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但却不知道爷爷的经历会这么丰富,如此的波澜壮阔。

    爷爷叹息过后就看了眼周凡说:“凡儿你知道你为什么取名叫周凡吗?”

    周凡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这时候突然提起他的名字来,但也知道肯定跟他的往事有关就道:“您之前跟我说过我的名字是您的一位好友替我取的。”

    爷爷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又说:“不错你的名字就是天寒帮你取的,而你的阴阳瞳也是那时候天寒封印的。”

    周凡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爷爷提起他的阴阳瞳的时候要扯到六十年前了,因为这是一段关于他的往事,也是一段关于自己的往事,只是当时他还小罢了。周凡不解的望了望爷爷就问:“爷爷您还是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说完把,我想后面肯定还有些什么。”

    爷爷站起身来到床边从床上破旧的箱子里抽出了一张地图递给了周凡, 但这一瞬间天佑等人都大惊,这不是之前他们手里的那张地图吗?为什么还在爷爷手上,那他们手里的那张到底是什么?难道有两张一模一样的地图?

    爷爷拿出的地图的瞬间也看到了天佑几人吃惊的表情,谈谈的笑了笑就道:“你们之前拿的那张地图是我做出来的,虽然是仿这张地图弄的,但线路却有了变动,因为那里天寒说过跟我们(古城龙州)存在的一个惊天秘密有关。

    我老了有心也无力去哪里了,原本是打算给你老爸的,但他却是个老实人,生来就没那种气魄,做不了这些事情,现在我手上的这张地图终点同样是三省之地,而之前那张地图终点就是三省交汇处的上古奇阵,你的一魂两魄也被困在了那里面。

    现在这张地图的路线正好在之前路线的另一边,前者在东,后者在西,中间的山脉就是天寒要守护的(幽冥府),而且(梦幽草)也只有在那里才会有,你们已经知道(幽冥府)的事情了,这回再去寻找(梦幽草)怕是肯定也会走上一遭,与其让你们走歪路还不如直接给你们地图省的麻烦。”

    周凡握着手中的地图不由多看了爷爷一眼不解道:“爷爷我对之前的事情一点都不记得了,您给我这张地图是打算让我去寻找(梦幽草)然后找回记忆吗?但就算服用了(梦幽草)魂魄也一样被困在古阵里面啊?”

    爷爷听着周凡的话神秘的笑了笑说:“所以才会给你(奇草经)你回去慢慢看完后自然就会知道。”

    周凡见爷爷不肯告诉他,眉头锁的更紧了些,恨不得现在就拿出(奇草经)观看起来,但眼下爷爷估计还要有话说,他只好把心中的疑惑压了下来。

    爷爷见周凡不再询问又回忆道:“当时我知道那些邪祟可能还在附近,但却不知道在哪儿,就不由对古天寒问:现在怎么办,(林宗然)带着那些士兵下山会安全吗?”

    古天寒又开始坐在一旁盘坐起来,见我问他头也不抬的说:“你放心我之所以让(林宗然)带他那些士兵下山自有办法。”我见他信誓旦旦却不怎么相信他。

    他没等我再次发问又道:“(林宗然)是个煞气极重之人,他能当上司令死在他手里的人已经不知道有多少,那些邪祟为什么攻击阵眼上的人除了你和阵魂没事以外他也没事,你就不想想这是为什么吗?”

    古天寒神秘的朝我笑了笑:“因为你手中有古剑守护,阵魂上的人因为身具至阳的龙血之前又把龙血撒到了阵魂上,邪祟也有一定胆怯,而(林宗然)却是个真正大凶之人,他身上的煞气之重就连邪祟都害怕,所以他也才会没事,现在有他带士兵下山不会有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