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惊天之秘
    我听着古天寒的解释心里还是有些疑惑就问:“你怎么就能确定那些邪祟不会跟着他们下山?要是让那些邪祟跟着下山那就麻烦了。”

    古天寒好像并不担心似的,对我挥了挥手慢悠悠道:“你不要紧张,最起码今晚它们还是会被困在这的,(林宗然)他们下山不会有危险,今晚是双七月的十五,山道的阵法已经彻底运转,那些邪祟现在想出去都难,而且再有不到半个时辰

    天就要亮了,不管什么邪祟白天都不敢出来作乱的,所以我才让你留下帮我,在今天太阳下山之前解决这些邪祟。”

    我现在终于知道古天寒为什么这么谈定了,原来他早就想好了一切,他料定了(林宗然)带着那些士兵不会出事,而我手上拿有古剑那些邪祟也不敢动我们,所以他现在才这么淡定自若。

    我虽然心里有些不爽,但毕竟事情是因为我们而起的,(林宗然)虽说是主犯,但我好歹也算是帮凶,况且事情发生了再去纠结那些都没有什么用,我看了眼盘坐在一旁的古天寒道:“那你要我怎么办,是跟你一起守在这吗?”

    古天寒抬头望了望日月同辉的奇景就说:“等”

    我被他弄的莫名其妙,楞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来回走了一会,无奈只好也跟着他一起做在地上等了起来,我一坐下后就不由觉得犯困,之前的高度精神紧张现在一放松下来就无比的疲惫,我靠在一旁的阵旗上不知不觉的就打起盹来。

    这一觉我是睡的无比的舒服,当我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酥麻酥麻的,我硬撑着身子勉强站了起来,晃晃脑袋只见太阳已经升的老高,刺眼的光芒照的我两眼很不适应,我立马用手遮住光线,过了好一会我才适应这强光。

    目光扫了一遍平台发现古天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在我旁边只剩下半壶水和一块干粮,我因为睡了一觉加上之前的高度运动已经把体内的能量给消耗完了,拿起那半壶水和硬邦邦的干粮就狼吞虎咽起来。

    此时的我已经饿晕了头,不顾一切的就把干粮往嘴里塞,直到我把所有的干粮和水都吃完喝完后,才感觉肚子不再想之前那般难受,总算填饱了肚子我这才有心思想寻找起古天寒来。

    我拿起放在一旁的古剑,缓缓的就往平台的边缘走去,此时的平台一个人也没有,就像一个寂静的广场般空无声息,就连我走路的脚步声都能听到,我一路走一路听到“哒哒哒”的回声,就感觉无比的诡异,但幸好当时是在白天,不然就算我手里有那把神奇的古剑也会被吓破胆。

    我小心翼翼的来到平台边缘往下看去,只见古天寒正在山道里用一把长柄猎刀砍着山道里的树木,我见古天寒还在心里的不安不由放了下来,最起码古天寒还在要是他真的失踪了只剩下我一个我想当时我会选着逃跑。

    我见他还在山道里忙碌就对着他大喊:“你在干嘛呢,需要我帮忙吗?”

    古天寒听到我的喊声,抬头一看只见他竖起一只手摇了摇,我估摸着应该是不用的意思,我见他又开始低头砍树去,我就不再理他转身迈步来了巨大的墓门前打量了起来,我顺着巨大墓门的纹路看去只见那墓门上有着条条类似蛟龙的图文

    但仔细一看那些刻在巨大墓门上的图案更像之前裹着棺材的那两条巨蟒,每个图案都是两条蛇缠绕在一起,两个头颅狰狞无比,缠绕在一起的蛇身看起来就像一条一样,两条尾巴两只蛇头看起来无比的怪异。

    就在我仔细打量着墓门的时候,身后传来古天寒的声音:“子扬赶快过来。”

    我听到声音立马转过身往他那头跑去,古天寒见我到来也不废话直接就说:“昨晚让那些尸块跑了,我怀疑昨晚我们看到在阵法里面的那个诡异身影就是尸块组成后另外成型的僵尸。”

    “什么...”我听完大惊,又有僵尸,但心中不由想到之前我看到的那些尸块,昨晚原本就是打算烧了那些尸块的,但又出现了邪祟我们都把那事情忘了,现在古天寒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尸王被天雷轰成肉块的尸块不见了。

    古天寒见我有些魂不守舍就说:“你也不用太担心,那些尸块就算再次转化为僵尸也不再是飞僵了,它能化为一个跳僵已经是无比的厉害了,我怀疑有可能是白僵或者烟僵级别的,所以我们不用太过担心,要是跳僵还有些麻烦,但若是烟白二僵,我们顺手灭了它就是。”

    我听着他说的好像很简单似的不由就瞟了他一眼,之前可是他跟我说僵尸很厉害的,现在又这么小看僵尸,我真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但见他这么一说心里的不安多少也放下来了一点,看着他砍上来一大堆树枝就问:“这些有什么用?”

    古天寒见我这么问从原本的平淡脸上变的慎重起来:“这些树枝还是用来布阵的,僵尸虽然可怕,但它已经受过伤,而且也已经不再是飞僵级别,我们不用太过担心,但那些邪祟就不得不防,晚上那些邪祟出来后有可能会被僵尸再次吸收那样就算它不再次成为飞僵我们对付起来也会很麻烦。”

    我见他如此慎重交代也没去打扰他,古天寒见我不语又道:“现在这里只有二十三跟桃树枝,现在你跟我下去再砍二十六根上来,筹够七七四十九跟桃树枝,昨晚的阵法已经彻底毁了,不能再用而且人手也不够,我们只能用别的阵法。”

    我看着他堆在地上桃树枝二话没说转身就往山道走去,他见我连招呼也没跟他打也跟着一起下了山道,我前几天上山的时候还没发觉原来整个山道里面种的都是桃树,除了接近山腰位置有一片桃树混搭着的柳树外从山脚到我现在这半山位置都是桃树。

    我不知道那些桃树有什么作用,也没心思再去问古天寒,就想随手砍起来,但我手中的古剑还没落下就见古天寒对我喊道:“慢着不要砍那些小树那些小树没用的,要上了年份的桃树才有用,而且桃树不能乱砍。”

    我看着一大片的桃树林根本不知道那颗是上了年份的就问:“这上了年份的要怎么分辨?”

    古天寒来到我山旁的一颗桃树前道:“桃树又分(桃仙木)和(桃阴木)自上古时期,就有说桃木是五木之精,能压伏邪气,插桃枝于户,童子入不畏,而鬼畏之,所以又叫神仙木、英雄木,桃木也能称为(桃仙木)。

    而(桃阴木)在中国古代神话中,相传有一个鬼域的世界,当中有座山,山上有一棵覆盖三千里的大桃树,而鬼域的大门坐落在桃树的东北每当清晨金鸡长鸣的时候,夜晚出去游荡的鬼魂必赶回鬼域。

    如果鬼魂在夜间干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就要折下一根桃树枝带进鬼域,让阴司以桃树抽打,若能在抽打下其魂不灭就可免罪,但若魂飞魄散就只当倒霉。

    而(桃仙木)和(桃阴木)是有分别的,(桃仙木)外黄内红,桃树上的枝叶密而不散,树枝散而不乱,树干光滑如丝,有些年份的(桃仙木)都是如此,反之(桃阴木)外红内烟,树叶凋谢枯黄,树枝乃至枝干都起百毛,这种树就是(桃阴木)。”

    古天寒说罢指着他身前的那颗矮桃树又道:“古人云:桃树能驱鬼亦能使鬼,这就是(桃仙木)和(桃阴木)的区别,我们现在所布的阵不能用,(桃阴木)一担用错(桃阴木)就会让阵法转化,不但灭不了邪祟反而会助它们。”

    我听着是无比的头疼这一颗树都分得这么仔细,但我心中更是吃惊。心想:要是我这次不跟(林宗然)上这古墓来,也不会遇上这么多事情,更不会跟古天寒有交集,而一些神秘到惊人的事迹我也不会知道,就像他说的(桃仙木)和(桃阴木)般,若不是古天寒告诉我,我肯定这一辈子都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委。

    我按着古天寒的吩咐砍起桃树来,很快我们两人都砍够了二十六根桃树,一起又回到了平台,此时已经有些夕阳西下,我们两忙合一个下午也有些累,肚子也咕咕作响了起来。

    古天寒见我一脸难受样就道:“你在这等我一会,我住的地方距离平台只有两公里的路程,我回去带点米和腊肉来,你先搭好火一会我们吃饱了再弄这阵法。”

    我一听心中那个乐啊,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是一点米都没进肚子,早上只吃了一块硬邦邦的干粮和半壶水现在早已经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古天寒见我点头转身就往山下走去。

    我一边搭着火堆一边望着巨大的墓门,此时已经是太阳西下的时候,墓门在夕阳的照射下又再次显现出那条鲜红的纹路,我仔细盯着巨大墓门上的纹路顿时就是大惊,只见墓门的纹路上隐约间显现出一行字迹来“幽冥在南,帝陵坐东,西方封魔,北方天宫,古之有仙葬龙......”

    我看着瞬间手里的干柴就掉落在地上,那行字迹好像只出现一瞬间,但当我再次打算去看的时候那行字迹已经不见,而那条鲜红的纹路也一点点的跟着消失,我丢下手中的一切,三步并做两步就跑到墓门面前但已经晚了,我来到墓门前的时候连带那条纹路都已经消失,更别说是那行字迹了。

    而我也不知道那行字迹意味着什么,但却知道肯定是个大秘密,只可惜当时我只看到了一半,后面的根本就没来得及看字迹就消失了。爷爷显然为此事很是可惜,只见他低声嘀咕了两句后就接着说道:“当时我无奈只好再次回柴火旁搭起火堆来,而我忙合没一会古天寒就提着半斤大米和一口破锅两根腊肉来到了平台。”

    我见古天寒到来也不着急让他弄饭菜,而是把刚才看到的跟他说了一遍,古天寒听完后立马大惊,这是我认识他有史以来第一次见他露出如此吃惊的表情,古天寒回头望了望墓门后道:“这是个惊天大秘密,我也不怎么回事,但从师门传下来的手札中了解一些。”

    我听着他的话心里无比的激动就问:“是什么秘密?”

    古天寒顿了顿只说了一个字:“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