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以邪制邪
    古天寒见我久久不语就又道:“今晚所布之阵法是极其阴邪的阵法叫(九黎阴魂阵)是一种以邪制邪专门克制鬼物和邪祟的阵法,这个阵法我一直没有使用过,而师傅也跟我说过用这种阵法必须一定要慎重,因为一担需要使用这种阵法的情况肯定是遇上大凶之物了,而且此类阵法还是极阴非常容易迷失在阵法里,所以使用之人心智一定要坚定,不然在阵法里面一担迷失就只有等死了。”

    我见他说的这么玄乎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些桃树,盯了好久才问:“这些要这么弄?这阵法该如何摆。”

    古天寒见我比他好积极不由笑了笑道:“不着急我们先吃饭,等一会太阳下山后我们再忙现在时间还早。”

    我听完不由感觉他说的话有些怪异,什么时间还早,现在还能算早吗?我抬起头一看只见太阳已经下到了半山腰,再有不到一小时估计太阳就要完全下山了,但古天寒已经明确的表达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也只能安心的跟着他等待了。

    我们两一个在捣腾腊肉,一个在看着准备要熟的米饭,时间就在香喷喷的米饭和腊肉的香味中缓缓流逝,我见古天寒把锅里的腊肉盛了起来不由就口水直流,也不管那还在煮的米饭熟了没有,直接就抓起旁边古天寒带来的碗盛了一碗满满递给了他。

    古天寒见状也客气的接了过去,我见他已经开吃就更迫不及待了,连给自己也盛来一碗米饭,狼吞虎咽的就吃了起来,我们两人边吃还边聊着。

    我正往碗里夹一块腊肉的时候却听到古天寒说道:“现在还是白天,今晚我们布的阵法是不能见阳光的,所以只能等太阳下山后才行,而且那些邪祟也不会这么快出来,它们一般都是亥时之后才会出现,所以我们还有大把时间,这个阵法叫(九黎阴魂阵)顾名思义是一个招魂的阴邪阵法,我们一会弄好阵法之后就把那些邪祟都引进阵法来,彻底封闭阵法后,我们再退出去烧掉布阵的七七四九跟桃仙树,彻底把那些邪祟灭杀在阵法里面。”

    我听古天寒这么一说不由手里一抖,差点没把手中的碗给弄摔下来,也顾不得嘴角还有饭菜就忙问他:“你刚才说过你师父很忌讳这种阵法,要是有人心智不够进入阵法就会被阵法迷失在里面对吗?”说罢我死死的看着古天寒。

    古天寒不知道我为什么反应这么大就瞟了我一眼又道:“对啊!阵法布置好之后你我都要进入阵法,不然我们要是谁遇上攻击或麻烦就孤立无援了。”

    我听着心里就是一阵无奈,这古天寒真是什么办法都能想出来,先是打算硬拼僵尸,然后又是亲自进入这种邪到极点的阵法里面去吸引邪祟,我想着想着顿时就没有了胃口,转而为接下来的行动更加的担心起来。

    古天寒知道我在想什么也把手中的饭碗放了下来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最起码阵法运转之后僵尸不跟邪祟不是一起出现的话它是进不来阵法的,每个阵法都有最起码的隔绝功能,我们只要小心的防着邪祟落单跑出阵法让僵尸吸收就行。”

    “唉”我暗暗的叹了口气,对着他点了点头,古天寒见我一脸难看的表情笑了笑就不再理会我,开始忙碌收拾起碗筷来,我这时也吃饱了看着他在一旁收拾也是无聊的打紧,就又往墓门的方向走去,打算再次观察起那扇墓门来。

    “站住”可我才走到一半,就听到古天寒的一声大喝,我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急忙止住脚步,转身往回看去,他见我望向他很利索的就说:“不要在靠近那扇墓门了,墓门经过昨晚双七月之后就带有(幽冥火)在上面,这种火焰一担沾上不把人烧成灰是不会灭的。”

    我一听吓得连连后退好几米,可突然又想到:不对啊!要是经过昨晚就有,那么白天那会我接触的时候为什么没被烧死,我一时也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就神情古怪的看着古天寒。

    古天寒见我如此奇怪的表情盯着他不由就问:“怎么回事你看着我干嘛?”

    我想了想还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古天寒是有意骗我还是真的那扇门有(幽冥火)就把白天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古天寒“哦”了一声后就说:“我还以为你在想什么呢!白天你碰那扇门的时候是因为正好在夕阳时段,我师傅告诉过我,我们镇守这座幽冥府应该是做仙府,而那扇墓门唯一能开启进去的手段就是用血祭,而且时间也很奇特必须要在太阳刚落山,夕阳照射到墓门的那个时间段才有用,你白天估计正好遇上墓门的安全时期,要是你现在去碰这座墓门我估计你只剩下一推灰烬了。”

    我听完古天寒的话若有若无的往身后瞄了瞄,古天寒见我还是不肯相信,也不理会我嘱咐我原地等着后,拔腿就往山下跑去,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顿时就感到无比奇怪,但他已经跑远也不可能再喊他回来问个明白,无奈就只好再次回到火堆旁坐下等起他来。

    果然没多久古天寒手里抓着一只田鼠就往我走来,我还以为他没有吃饱还想宰了这只田鼠烤了吃呢,可他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跟本就没有停下来,直接就来到了墓门不远处,我见状猛的就站了起来迅速的跑到他身旁。

    此时的我就算在懵懂也知道他打算要干什么了,只见古天寒抓在手里的田鼠被他往墓门上用力一扔,田鼠就见“碰”的一声砸在墓门上,可古天寒的力气有多大,但生长在野外的东西似乎生命力都非常的顽强,被古天寒这么一砸它只是摔在地上滚了两滚就要开始活蹦乱跳起来。

    但田鼠却没走去两步突然它浑身一挣扎,只见田鼠瞬间就燃起蓝的火焰,不一会整只田鼠就被这诡异的蓝色火焰烧成了灰,只剩下一堆烟乎乎的东西还残留在地上。

    我见状心里又是“咯咚”一跳,看着眼前的田鼠就不由想起墓室里面铁索桥上挂着的铃铛里面的鬼火也跟眼前烧死田鼠的火是一样的,但我却不敢把这些事情告诉古天寒,因为之前分不清他是敌是友,况且我跟(林宗然)都骗了他都说没进过古墓,现在突然又告诉他我们不但进去了,还在里面九死一生,他会怎么想?

    听他所说的话他们师门就是负责镇守这座古墓的,说不定就是守墓人,要是让他知道我们已经进去过搞不好会因为师门的某种规矩而杀了我也说不定,我想着这些心道:还是暂时先不要跟他说的好,眼前还有一大堆的危机没解决,等解决了眼前的这些再跟他摊牌也不迟。

    古天寒见我不再试图靠近墓门也放心了下来,转身往火堆走,我深吸口气后也跟着他一起回到了火堆旁,而此时的天色已经渐渐烟了下来,太阳也已经完全下了山,整个平台只有我们眼前这一堆微弱的火光还在亮着,四周都已经是昏暗的一片。

    古天寒收拾好了碗筷后就对我说道:“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我们行动吧。”说罢他就开始分起那些树枝来,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见他已经把两堆桃树都分好了,一波二十四跟一波二十五跟。

    接着他就把少的那堆推給了我道:“你拿着这二十四跟桃仙树枝按照五行八卦的乾位十八阵眼来摆放,记得每根桃树之间最多缝隙是十米,要是超出范围阵法就不行了。”

    我接过手中的桃树对他点了点头,就往平台的一边走去,虽然我知道五行八卦中的乾位十八阵眼是怎么摆,但多少有些心虚生怕会弄错,我心理默默的数着脚步估摸着快要到十米的时候就摆放一根桃树枝。

    我正低头忙合着突然一股古怪的阴风吹来,我被吹得浑身一哆嗦,不由就往身后烟暗的平台深处望去,可那里根本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一阵阵冷风刺骨的阴风吹来,我把插在腰间的古剑提在了手上,一边摆着桃树一边警惕的注视着身后烟暗处。

    就在我精神紧张的时候古天寒突然出现在身后,伸手拍了拍我肩膀,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想都不想转身就给身后之人一剑,可他却先我一步离开了我身边,神情古怪的看着我。

    我晃晃套袋见来人是他不由松了口气道:“怎么是你啊,为什么突然出现不说一声,你那边弄好了吗?”

    古天寒还是表情古怪的看着我,直到把我看得浑身发毛,差点又想给他一剑时他就说了:“我还想问你呢,远远的喊你没见你答应,我那边的阵法已经布好了,在你没完成之前我不能从中间走过,所以只好绕了一大圈到你身后,谁知道你突然就给我一剑,幸好我反应的快不然还真被你弄成半死。”

    我听他说完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那个..我刚才感觉我身后烟暗的平台另一边好像有东西,我还以为是那鬼东西来袭击我呢,所以就没多想顺手就是一剑幸好没伤到你。”

    古天寒这回到是没再跟我纠结我砍他的事情,听完我说的话后反而一脸凝重的看着烟暗深处,我见状也知道可能他发现了什么,转身也跟着打量起来。

    两人就这么站在冷风刺骨的平台好几分钟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烟暗的深处,直到古天寒首先开口道:“那边好像有个什么东西?”

    我见他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我,就知道他自己也拿不定注意,不知道要不要去察看下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我又盯着看了几分钟后说:“咋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都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它暂时没威胁到我们还是不要去管它。”

    古天寒听闻也点了点头就说道:“你把手中剩下的树枝给我吧我来弄,你去火堆旁弄些干柴火来,另外火堆旁边有一桶汽油,你去把汽油都倒在每根桃树枝上一点,好让我们退出阵法之后能彻底烧毁阵法而灭了邪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