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灭杀邪祟
    我看了看身后知道时间紧迫,就不再跟古天寒废话,丢下剩余的桃树枝给他,转身就去拿油桶,这时突然天气有些冷了下来,我不由抬头一看只见一片乌云开始慢慢地向这边飘来,我心中暗道:不好,要是现在下雨那就麻烦了。

    古天寒说一会摆的阵法是个阴邪之阵,要是再遇上这种天气不知道是好是坏,但我想也没去多想毕竟现在有汽油在就算下再大的雨那些浇了汽油的树枝一样能燃起来。

    况且就算真有什么问题也用不着我担心,有古天寒在他自然会想办法解决这些,我边想边提着油桶顺着一根根树枝倒去,顿时平台就飘起股非常刺鼻的汽油味很是难闻,我无奈只好把烂得不能再烂的衣服再度撕下一块当真口罩绑在嘴鼻上这样才能使我不被气味熏晕。

    待我顺着树枝倒了一圈汽油之后又回到了刚才的位置,可却没有发现古天寒,此时阵法已经明显摆好,阵法的中间有着一点点诡异的蓝光闪烁在里面,而这个(九黎阴魂阵)有两个生门,两个死门两个乾门,两个坤门,最后是一个空门

    顾名思义生门和死门都是一个生一个死的方位,乾门和坤门一个是镇魂,一个是守魄,最后的空门侧是无形无相,这些都是古天寒告诉我的,虽然我现在还不是很了解这个阵法,但定眼望去整座阵法已经有了它该有的效果。

    我站在阵外都能感觉到阵法里面一阵阵若有似无的鬼声,就像真的有魂魄被困在里面一样,就在我整个人思绪都沉寂在阵法里面的时候突然古天寒出现了,他这回却没人再像幽灵般出现在我身后,而是直接出现在阵法里面。

    我看着阵法的变化和突然多出来的人才下意识的反应过来,仔细一看居然是古天寒,我不由大惊心想: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突然出现在阵法里面,是我刚才走神没注意,还是他一直就在里面我没看到而已?

    想了想也搞不清怎么回事,便不在理会那些杂乱的思绪,转身来到生门也跟着一步踏入了阵法,我刚走进阵法瞬间眼前所有的场景都变了,变得有些诡异甚至说是变得有些不敢相信,我不置信的摇摇头可发现眼前的场景还是这般诡异。

    我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走在阵法里面, 不一会就遇上了里面的古天寒,他见我到来也不说话把手中的(辟邪符)递给我了,我见他的动作楞了楞,之前我虽然听他说起过这种符纸,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只见他递给我符纸闪着金灿灿的颜色

    忽明忽暗。

    古天寒见我还是没有反应就推了我一把,我浑身一顿这才反应过来,伸手去接他手中的符纸,接过符纸的瞬间整座阵法又变化了,只是这回阵法不再像之前我刚踏进的时候那么诡异,明明已经是晚上可我刚才进入阵法的时候却是白天还是一片阳光明媚的早上。

    阵法虽然还是阵法,平台也还是平台我同样也站在阵法里面,可明显时间就不对,现在接过符纸之后阵法瞬间又变了回来,四周除了我们之前在不远处烧起来的那堆柴火以外就是漆烟的一片,而阵法里面也是阴森阵阵,不时还能听到一两声诡异的哭泣和叫声。

    我听着耳边的声音顿时整个人都了起皮疙瘩,看了看古天寒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是幻觉吗?”

    古天寒对我点了点头说:“这个就是阵法的功能也是我师傅说的容易迷失的原因,阵法会根据人的心里暗示去改变周围环境的一切,就像你刚才所看到的场景一样,其实你心底里是抵触那个环境的,所以才会下意识的希望那个环境改变,这也变相说明每个人心里都有恐惧的一面害怕的一面,要是那个对世间所有的事情都看淡了,心存无畏自然不会被阵法影响,但想想这世上能有多少个人做到这步。”

    我听他的解释顿时就明白了过来,但又不解为什么幻觉又突然消失了就又问:“既然阵法能影响人那你为什么没事?而我一进阵法之后就会被影响。”

    古天寒看看了天上的月亮后才缓缓说道:“因为我手里有(幻灵符)而幻灵符是(辟邪符)解封之后的符咒,这种符是以幻制幻的东西,我手里拿着解封的(辟邪符)自然没事,你进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肯定被阵法影响。”

    我“啊”了一声,死死的看着他好了一会后才说:“你原来之前在布这阵法的时候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了吧,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害得我还在担心生怕我们会迷失在这阵法里面。”

    古天寒见状笑了笑道:“到也不是不告诉你,而是这阵法我还没用过,也不知道解封的(辟邪符)能不能抵消掉这阵法所产生的幻觉,现在看来两者之间好像形成了某种平衡,使得我们不受影响了。”

    我看着他的表情感觉他应该没说谎,而且现在幻觉已经消失了也不再理会他,找了个比较不起眼的位置就休息起来等待子时之后那些邪祟的现身,古天寒见我闷头闷脑的往一边走去他也识趣的没打扰我。

    我两人就这样一人一边各自坐在阵法的一头等候子时的到来,时间就在我们两人不言不语中默默流逝,渐渐子时到了古天寒原本闭着的眼睛突然挣了开来,只见他缓缓的站了起来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木剑。

    我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古天寒这时回头谈谈的看了我一眼,我被他盯的发毛可还没等我发牢骚就见他先开口道:“你一会去内三环阵法站着,只要有邪祟进阵你就斩了它,外三环的邪祟你不用管,待我一会把所有邪祟全引进来后我们退出阵法彻底烧了这个阵法让它们魂飞魄散。”

    我对他暗暗点点头,紧紧握着手中的古剑就踏步来到内三环阵法内,之前古天寒跟我解释这个阵法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有内三环和外三环的阵法,这也是为什么阵法分两个生门两个死门的原因,内外环各有一个生门和一个死门,内环阵心上是乾门阵眼。

    而外环阵魂是坤门阵眼,最外环的则是空门无形无相,听古天寒说最外面的那层阵法是用来困僵尸的,邪祟一担出动僵尸经过一天一夜的修养已经可以再次吸收邪祟入体,这也是为什么古天寒要布这阵法的原因。

    就在我还在想着阵法事情的时候,古天寒已经开启了内三环和外三环的生门,顿时一阵阵阴风呼啸,我知道那是一只只邪祟已经进入了阵法, 我感觉到那些邪祟森森的鬼气顿时就让我一阵头皮发麻。

    突然一只邪祟朝我猛的撞来,吓的我来不及多想一个侧身躲了过去,邪祟看一击不中又准备再次来攻击我,这时我才警惕起来,之前都是我自己误导自己,看着邪祟进来之后来原本以为它们不敢攻击自己,毕竟自己现在手上还拿着古剑。

    它们昨晚一直都对古剑有所忌讳,而它们现在却跟昨晚判若两人,根本不顾我手中的古剑,现在看来它们根本就不怕古剑更别说怕我了,看着一个个鬼气森森的邪祟我暗暗嚼舌啊:幸好我刚才反应快,不然被它这么一冲我不被它带飞也会受伤。

    渐渐的我所在的阵法内进入了三只邪祟都是一副鬼气森森的样子,那些邪祟说白了就是人,但跟人不同的就是它们没有影子,没有脚,有的只是一张无时不刻都在变化的脸庞,和一双枯萎的鬼手,从脚脖下面之后都是一阵烟气环绕看起来感觉就像是飘在半空的一样。

    我看到的第一反映就是见鬼了,不过想想这的确是鬼,是僵尸上千年吸收人的精魄之后在体内养成的阴魂邪魄,所以它们的脸才会无时无刻不在变化那是一张张扭曲的脸庞,也是一个个被僵尸吸收精血死后人的魂魄。

    我知道对付那些东西不能心软,一定不能让它们偷袭成功,不然一担被邪灵入体那绝对是死路一条,三只邪祟犹如地狱的厉鬼般死死的盯着我,我一点异动它们都看在眼里就像随时准备攻击我般。

    此时的我就算再害怕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看着那些邪祟我心里也在暗自盘算,我一手拿着辟邪符,一手提着古剑弓着身子静静的等候时机,果然那些邪祟还是先按耐不住了,两只邪祟瞬间就朝我扑来。

    一只直朝我脑袋抓来,另一只更可怕的邪祟趁着我躲避那只邪祟的空档,枯萎的鬼爪猛的就往我心脏位置淘去,人总在遇上危机的时候爆发的最厉害,我当时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办到的,一只手撑着地面,整个人瞬间就借力倒了过来,翻身的瞬间把手中古剑往前抛去狠狠的扔去,朝那只想淘我心的邪祟射去。

    接着一个后仰往后一个空翻借力躲过了头上的邪祟,这动作一气呵成连我自己也很是吃惊,但容不得我多想剩下的那只邪祟也行动了,被我用古剑射中的邪祟已经被丁在地上动弹不得,时不时嘴里和头上还散发出阵阵烟气。

    我想也没想往前奔跑了段距离一把拔起还插在邪祟身上的古剑,顺手把另一只手中的辟邪符朝地上那受伤的邪祟额头按去,原本已经重伤的邪祟被我一张符纸按在头上顿时发出一声尖叫,高分贝的声音刺的我耳朵嗡嗡难受,我怕那张辟邪符跟着它一起被毁掉不敢再用符咒去伤它,见它近乎透明的身体知道它已经差不多要魂飞魄散了,抓起已经有点泛烟的辟邪符一个侧翻躲过了另外一只邪祟的利爪。

    我手提古剑目光注视这剩下的两只邪祟,只见它们的表情更加的狰狞了,原来一张张在变化的脸庞现在都是一张张极度凶狠一副要吃人的表情,虽然还是一直在变化,但已经看不到之前那些喜怒哀乐的表情,比起刚才现在的邪祟更加让我感到害怕。

    -----------------ps:吼吼(天棺番外篇要收尾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