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七星续命
    我望着眼前一堆灵位久久的看得出神,直到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我突然才意识到我是来找油灯和小木盒的,暗道:该死我怎么在这关键的时候走神了,当时我真想扇自己一巴掌,可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容不得我再浪费。

    我生怕古天寒会突然死掉那就麻烦了,我急忙跨步走进内房,只见那里摆设也是极为的简单。甚至简单到只有一张床和床头边上一个不大不小的柜子就再无他物,我想着古天寒之前跟我说话就翻开了他睡觉的炕头,果然在枕头底下位置有个暗格我打开暗格一看还真有一个小木盒子。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条缝隙往木盒子里面看了一眼,只见木盒子里面有一张微微闪着隐晦光芒的符咒,我一看急忙又把木盒子给合上,虽然古天寒之前跟我说过要取出这张符,但现在看来这张符明显不简单上面有流光闪过,不说别的就单单古天寒把它藏这么紧肯定是个好东西。

    现在要是我贸然拿出来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他们师门的神秘我见识过了,也不会再去怀疑什么,这个所谓的茅山派连起死回生都能办到,那还有什么是他们办不到的!我把木盒子收到怀中好好放好,又再他房间里寻找起油灯来,可我发现他房间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这种生活简直就不是人过的。

    我无奈走出房间外面,往神台一看突然发现我有些傻了,古天寒说的油灯应该就是在神台上供奉的油灯,每个灵位前都有一盏油灯摆放在哪里,幽幽的火焰燃烧着,我之前已经看了,可还是不太敢相信古天寒说的油灯居然就是神台上的那些。

    我深吸口气来到神台前恭敬的拜了三拜,嘴里还默念道:“晚辈周子扬不是有意打扰各位前辈的,现在为了救你们后辈之人取走七盏油灯万望勿怪。”

    当时我也来不及再去管那些,伸手就去拿了七盏油灯,把灯油都倒进我之前来的时候准备的水壶内后,脱下仅剩的衬衫包着七盏油灯就往回跑。

    我还没回到平台又听到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听着那个恐怖的声音突然感觉有些熟悉顿时心里一慌,我猛地就想起这声音是什么东西发出的,我心底暗暗的祈祷古天寒没事,脚步更加快了些。

    就在我忐忑不安的狂奔中我回到了平台,古天寒依然半死不死的躺在那,只是现在看来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离死快不远了,我又望了望平台中心的阵法,只见此时阵法的烟雾更加缭绕,已经蔓延出阵法外面来了。

    而一阵阵吼叫声更使得烟雾翻滚起来,我看了一眼后就不再去管那边,拿着七盏油灯来到古天寒身前道:“油灯我给你拿来了,你接下来要怎么办?”

    古天寒呛了口血虚弱的说:“你把油灯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来摆,然后点燃油灯,另外把符给我。”

    我二话没说就从怀中取出木盒递给了他,接着把七盏油灯按照他的吩咐以北斗七星的方位摆放了起来,待我摆完油灯顿时我就感觉到平台好像莫名其妙的比刚才亮了一点,但这种感觉就像已经开着电灯后又打开手电的感觉并不明显。

    我当时也没去多想,古天寒见所有的事情已经弄完,自己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歪歪扭扭的走进了油灯的中心区域,我看着七盏忽明忽暗的油灯,心里“咯咚”一跳。

    顿时感觉这场面很熟悉好像我在那见过,或者是听过,突然脑子一道闪光闪过我直接对他脱口道:“这个就是所谓的(七星续命灯)吗?”

    古天寒原本已经闭上眼睛,听到我的话“咦”了一声,断断续续道:“没错这确是本门不传之谜七星续命(阵),你怎么会知道这阵法?”

    我看着古天寒心中一阵无奈,不由暗道:这些家伙到底隐藏在此多少年没出过世了,居然连三国演义都不知道,这也太封闭了吧,“妈的”我内心狠狠的暗骂古天寒一声。

    接着就把三国时期诸葛亮如何借组七星续命灯续命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而古天寒听后冷冷的“哼”了一声,才不冷不热的说:“我们师门一直以来都是封闭的,传到唐代我师门才算入世,而入世之后也分位两派,一派为天道宗正统传承,主要修阵法,和命数,另一派则是之后的茅山宗,主修,驱鬼,御邪,控尸,符箓,还有咒术也叫(法术)。

    而自唐之后天道宗正统传承就隐与此,反而茅山宗常年行走于世间,自我师祖那代为了解开那首诗的秘密用了一生行走五岳三川,各省各府,最后把目光定在了(古城龙州),而我师祖也在那时候说过天道宗和茅山宗本就是一派,所以他摒弃了宗门的观念,把两派从新归为一派也称(茅山派)。

    师祖当年在外的时候也跟外面茅山宗的传人接触过,两边都认为传至今已经没必要再有门户之见,所以两边人都一致认可了并派也是后面的(茅山派),因为毕竟天道宗所知的人甚少,反而茅山的名声更大,所以师祖也不在乎那些,而当年师祖回来之后就收了我师傅,再然后我师傅就收了我,我现在称呼自己是茅山派而不是天道宗也是这个原因。”

    我听着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跟我说这些,就问:“这些跟诸葛亮有关吗?”

    我此时发现他突然好像不再像之前那般,说两句话就吐两口血反而好了很多,古天寒听我这么问脸上的神色更冷:“我师门虽然是唐代之后才入世的,可早在秦的时期就已经有宗门的人隐于世间,只是我们门派还没有正式整个入世,也仅仅是掌门和下一任传人才有机会入世,想必当时的诸葛亮肯定是受到了我门派之人的传授才会这(七星续命阵),可我估计当时传授诸葛亮之人根本就没有传完,或者是别有用心。

    (七星续命阵)所谓的续命是续阳寿未尽逆命冤死之人,而不是续阳寿已绝寿寝该终之人,阳寿已尽快死之人一担使用这个(七星续命阵)非但不会起死回生,反而会瞬间吸收那人所有的阳寿,导致仅剩下十二个时辰的性命,只有逆命冤死阳寿未尽之人使用(七星续命阵)才会有用,不然要真能如此逆天我师门一代传一代你现在看到的就不止是我一人了。”

    我瞬间大悟,原来这个所谓(七星续命阵“灯”)是这么回事,原来文史里记载的:诸葛亮用七星灯续命不成被魏延一脚扑灭,随后诸葛亮就在仅仅一天之后就死去,更还没来得及安排后事,也只交代了几件重要事宜之后就撒手人寰。

    原来一切的谜在这,可到底是谁传的诸葛亮(七星续命阵“灯”)呢?《史记》里记载:诸葛亮的老师是司马徽和庞德公,卧龙的名号就是庞德公给起的。而《三国志》里面有记载:诸葛亮的师傅是水镜先生司马徽。

    司马徽(?—208年),字德操,颍川阳翟(今河南禹州)人。东汉末年名士,精通经学。有“水镜先生”之称。司马徽为人清雅,有知人之明,并向刘备推荐诸葛亮、庞统。其才华始终未得施展,一生湮没不彰。

    但野史里面却是有着不一样的记载:左慈才是诸葛亮之师,左慈字元放,东汉末方士,庐江(今安徽庐江西南)人。他精通五经,也懂得占星术,左慈不但懂天下命数还懂道术,当时可谓是三国里面最为神秘的人物。

    野史说:只因孙策,刘备,曹操三人都有过杀左慈的想法,而曹操和孙策更是付出了行动,他们非但没有杀了左慈还屡屡让无数人看到左慈的道术,所以当时关于这个人物就直接被封口,一是稳定军心,二是为了不让世人知道有这号人,

    不然人人都懂道术,他们就算当了皇帝也没用,所以就连正史也没有记载关于左慈任何事迹记载,也仅仅在一些野史里面能看到关于左慈的一星半点影子。

    我想通后瞬间觉得这个所谓的左慈很有可能就是他们(天道宗)也是茅山派之人,而当时那人传诸葛亮阵法之时为什么不把阵法之事说清楚估计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现在这些却不是我需要去想的,我晃了晃脑袋强行把脑子杂乱的思绪摒弃掉,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判断了下时间,这一看之下我又被吓了一跳,只见古天寒头顶上有七颗非常明亮的星星,细看之下发现居然就是北斗七星,而那北斗七星

    所在的位置正好跟古天寒让我点的七盏油灯的位置对应,七颗在天上的星星此时已经犹如一盏明亮的100瓦灯泡般,发出阵阵白光,我这时才反应过来,原来之前我感觉到的光线是这几颗星星发出的。

    刚才我就感觉到了平台的光线亮度明显比之前好亮了很多,可却没心思去管那些现在一看,心中更是震惊不由又多看了古天寒一眼,私底下又把这个门派的高度给提升了一截。

    我暗暗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说:这种可怕的门派和传承幸好只是传在少数人手里,不然要真的泛滥起来还真不知道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古天寒已经从之前的盘坐之势站了起来,手里还拽着那张符咒,我见他目光凌厉的看着平台中央的阵法,就知道他肯定有大动作,连忙抓起古剑退到了他身后。

    古天寒回头瞟了我一眼也不管我,低头默念着什么不一会只见他手里的符纸消失了,但转而天气跟着变化了起来,随着古天寒嘴里念动天上的乌云就翻滚的更加厉害,不一会原本晴空一片的山涧全都被乌云笼罩了。

    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这古天寒又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招来了天雷,而且看起来这阵势比之前的还要大,古天寒嘴里又默念了一遍不知道什么咒语之后,就一把抢过我手中的古剑,狠狠的往阵法中心抛去,而古剑落下的瞬间“轰隆”的一声雷暴声刹那就响起,接着是一道犹如紫色蛟龙般的巨大雷电直接劈中阵法。

    ------------ps:(天棺番外篇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凡尘已经把番外篇定在七号晚上收尾,接下来就是(天棺)主线剧情!

    凡尘跪求:花花,系统点选投票,点评,收藏,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