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玄阴雷符
    我看着眼前无比震撼的场景已经不再吃惊了,因为这几天我连续的经过大起大落,见过一沾人就烧成灰的幽冥火,见过犹如卡车般大小的蛟龙,还见过会飞的僵尸,更是见识过起死回生的本事,这一切的一切都犹如昨日之景般还历历在目。

    眼前这紫色蛟龙般的雷电虽说也是无比壮观,但之前我已经见识过了一次,虽然没有现在这般来的这么浩瀚,可也仅仅是好奇而已,我看着那道如紫色蛟龙般的雷电打中阵法,我猛的就蹲了下来可诡异的却是阵法没有一丝损坏。

    而雷电打下来的瞬间更是没有泛起任何浪花,就像一颗石头丢进平静的大海般无声无息,我这时才反应过来,抬起头一看原来阵法里面的烟雾已经被这道雷电给轰的尽数消散,里面的场景一看的一清二楚,只见尸王在阵法里四处翻滚着,身上还有一道道电蛇在游走。

    而此时的阵法也不全是安然无恙,七七四九跟桃树枝被雷电轰击下来后已经燃烧起了熊熊大火,顿时平台火光冲天,我原本以为僵尸会这么被雷电和大火烧死,可僵尸却格外的命硬,在地上打滚了好几圈之后身上的雷电渐渐消失,只见它突然蹦了起来,缓缓的转过身子用那已经腐烂的眼孔盯着我跟古天寒,似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我被它盯的毛骨悚然,心想:这东西到底是尸体还是人,这空洞的眼孔为什么能让我感觉到这么害怕。

    我想这就不敢再去看僵尸的眼睛,转而把目光看向天上,此时的乌云还没有消散正一点点的在凝聚,就在我注视着的瞬间一道恐怖的雷电又劈了下来,但这回不再是紫色的雷电而是一道极其强烈耀眼的白光瞬间就轰下。

    我来不及去用手遮挡这道白光,只能下意识的只能闭上眼睛,可当我闭上眼睛之后还是能感觉到那阵刺目而来的白光照射在我的眼皮上,我被这道强烈的光芒照的我两眼生疼,不一会眼睛就留下了眼泪。

    这是眼睛受到极度强烈的的光线照射之后产生的瞳孔扩散,就像你用一只非常强烈的强光手电猛的照在你的眼睛是一样的道理,是人都会被照出眼泪。

    直到过了好几分钟我才能勉强睁开眼睛,待我能看清眼前事物的时候,整座阵法已经彻底的被轰的散掉,平台左边有几根正在燃烧的桃树枝,右边是几根已经烧得焦烟的木炭,甚至有几根就在我身旁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往我这边砸来的。

    我看到后心里就是一阵后怕,把目光再次往僵尸看去的时候发现僵尸已经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我见状就想上前可身后却听到:“慢着”古天寒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只见古天寒脸色苍白,但神奇的是他腿上的伤口和腹部巨大的伤口已经消失了,甚至可以说根本就看不出之前他受过伤,但见识过了他们师门种种神秘之后我也不再去问他这些事情的缘由。

    他见我一脸不解的看着他就说:“尸王还没死呢,现在它只是被打掉了体内的孤魂厉鬼,你不要上前虽然现在的尸王已经没什么威胁但它突然暴起伤人估计你也要遭殃。”

    我听完也收回了脚步,再次回到他身后,古天寒我状又说:“我快撑不下去了,估计一会就要陷入深度的昏迷之中了,尸王你不用管了要是它没死的话等白天日出后它也会被太阳照射而死,若是它要逃跑你也不用去阻拦了。

    尸王已经一损再损,此时的它还能爬起来的话是不会选择去攻击人的,但若有人敢去伤害它,它必定会跟那人拼命,我们该做的已经做了,这僵尸也废了没有千年不可能再出来害人的。”

    我见古天寒况况道来还是有些不甘心,眼前这僵尸已经杀了这么人,难道就这样让它逃跑吗?我想到这心里的不干更甚,不顾之前他劝阻趁着古天寒闭目休息的时候一个箭步就冲上了上去,我眼睛一边盯着趴在地上冒着烟烟的僵尸,和倒插在地上流光易转的古剑就小心翼翼的往前挪去,古剑跟僵尸的距离只有不到半米,可以说是非常的接近了。

    我试着接近古剑两米远的时候停了下来,看看僵尸的反应见它好像死了一般,又再次接近到一米,这回古剑已经近在咫尺,我再往前跨一步就能伸手拿到古剑,可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僵尸突然暴起,枯萎的骨爪猛的就朝我抓来,这时我根本来不及躲闪只好硬生生的挨了它一下,我被僵尸抓住用力一甩就狠狠抛出了三五米远。

    顿时我感觉天旋地转,而被僵尸抓伤的手臂已经血肉模糊,更要命的是伤口还在一点点的腐烂,古天寒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给惊醒了,原本苍白的脸色现在看起来更加的惨白,他见我一边捂着手臂翻滚一边还试图想接近古剑远远的就对我吼道:“你不要命啦。”

    他对我吼的瞬间又吐出了一口鲜血,可见他的伤并没有好,只是把血和伤口止住了而已,古天寒话音刚落就急忙把他一直带在脖子上的护身符扔给了我说:“你赶紧把附身符拆开,把里面的朱砂倒在伤口上另外里面的镇尸符咒你也带在上身。”

    当时的我已经疼的浑身直冒冷汗,估计是尸毒入体的缘故,我接过古天寒扔过来的护身符,立马解了开来果然里面还真有一包小朱砂,但看这朱砂的颜色已经从鲜红变成暗烟,估计这包朱砂已经有些年头了,甚至当时我都怀疑这东西是不是从他们祖上就开始传下来的,要是这么算的话没有个几百年是不可能的,不过我手臂上的伤口也的确很疼,疼的我根本没心思去想别的,直接拆开后就往手上的伤口倒去。

    瞬间伤口就冒出一阵恶心的臭味,就像把已经腐蚀的烂肉来烧烤一样当真臭气熏天,我忍着无比难闻的气味,把伤口处理好后又用裤兜里之前撕下来的布条把伤口包扎好,然后把镇尸符带在脖子上,这时我才感觉自己好了些。

    我擦了擦冷汗后这才想起僵尸来,可当我转身再次来到古剑旁的时候僵尸已经彻底失去了终影,我当即恨得直咬牙,心里暗自在骂娘,可就算我再这么生气僵尸也已经消失了,我无奈只好拔起古剑郁闷的走回古天寒身旁。

    他见我没事就说:“这是上千年的朱砂能解万种尸毒,而九天镇尸符是我师祖宗那辈传下来的,总共也就有十张,九张都用来镇压飞僵了,在它破棺的那一刻我估计那些符纸也报废了,现在只剩下这张,你身中飞僵的尸毒这千年朱砂并不足矣解你身上的毒性只能压制,而九天镇尸符是要镇压你体内残存的尸气避免你会被尸气影响变成半人半尸的存在。”

    他见我沉默不语又说:“你体内残余的尸毒会时不时转换为尸气,所以九天镇尸符你不能离身,幸好伤口处理的及时不然连神仙也救不了你。”

    我知道这会他是真的生气了,我见他苍白的脸也不好再跟他多说什么,拿着古剑跟他道了声谢后就自顾坐在一旁休息起来。

    古天寒见我不说话,自己抬头看了看天上又望了望身后的古墓道:“现在距离天亮已经不远了,你去砍几根大点的桃树来搭个棚子,这七星续命阵白天不能见阳光,只有在最后一天极阴化阳的时候才能接触阳光,不然会前功尽弃的。”

    我刚坐下休息没多久就又被古天寒使唤心里顿时就非常不爽,刚想跟他抱怨可想想自己的性命都是他救的,而且还不止一次两次就把怨气都咽回了肚子,二话没说就往山下走去,我手提古剑在桃树林来回砍倒了好几颗桃树,又前三四五的跑了好几趟回来,才把一根根巨大桃树给运上平台,而此时已经快接近天亮了,我心中虽然不爽古天寒指挥我,可却不想他真正有事,急忙用现有的东西歪七八钮的搭起了一个简陋的木棚。

    古天寒见我已经弄好就说:“你这七天都要守在这里,确保七盏油灯不灭,按照顺北斗七星的方位每一天都要滴一滴鲜血进油灯里面,这样才能使我三魂七魄不散。”

    我听着他的话脸上肌肉不由抽了抽,暗叹倒霉但古天寒话已经说出口了,我无奈只好答应下来。

    看着他准备又来睡过去的表情急忙拉住他就说:“你先别睡啊,刚才那两道雷电是怎么回事,僵尸之后又跑哪儿去了。”

    古天寒见我还在惦记着僵尸的事情,也知道他不跟我说清楚怕是我不会轻易的放弃就道:“两道雷电是我用(玄阴雷符)招下来的,这种符咒是我师祖游历的时候跟我们天道宗分支就是茅山宗的掌门拿来的符咒,而这种符咒我自己也不会画就连我师傅也画不出来。

    因为道统问题我们两派虽然在我师祖之后就已经没有了门派之别两派又从新归为一派,我现在手上也有茅山的五大秘法:驱鬼,御邪,控尸,符箓,咒术(法术),但那些我都不擅长之前我也说了我们这派是主修:阵法,和命数,所以对于那些我师傅根本就没有什么根基,能教我的东西也是少之又少。

    我师傅说过:五大秘法以:控尸和符箓最为可怕,偏偏法术却在其后因为有了这两术,基本就可以无视法术,因为法术影响不到这两者的存在,控尸一直是我师门明令禁止修行的禁术,我自然不会,驱鬼和御邪我多少还懂些,法术刚才你也看到了配合(玄阴雷符)召下来的(阴阳玄雷)就是需要咒术。

    刚才那两道雷电之所以叫(阴阳玄雷)是因为紫雷代表阴,白雷代表阳,一个灭魂,一个灭魄,所以刚才尸王体内所有吸收进去的孤魂野鬼都被打成灰飞烟灭了,甚至包括那些还没有灭杀完的邪祟。

    尸王刚才伤了你之后就跑了,它已经是拔了牙的老虎不再是威胁,灭与不灭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况且它还有可能熬不过这几天,以它现在这种状态就是抓只野鸡都困难,若是尸王没有尸气和鲜血的滋养它迟早会化成一堆黄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