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封印阴阳瞳
    我听着古天寒的话心中也不由放心下来,虽然我还是不甘尸王就这么跑了,可现在对它也无从寻找况且眼前还有一个重伤的古天寒要我守着。

    我看着已经昏昏沉沉的古天寒急忙又拉住他说:“你先别睡啊,我现在还不知道我这几天该怎么过呢?我吃什么喝什么啊?还有你总不能让我就这么光着膀子吧。”

    古天寒原本已经快要倒下又被我扯住无奈只好硬撑着简略的说:“米在我床下的米缸里,肉悬挂在房梁上,衣服你去我床头的柜子取一套暂时先顶着,水在山后有一口深潭,那里可以取水也可以洗澡。

    但切记要把伤口处理好再进去洗澡,不然这口深潭的水是跟古墓对通的,你的鲜血要是倒流进里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至于白天你就不用管我,晚上只要守着油灯别让油灯灭了就行,前三盏油灯代表我的一魂一魄,后四盏分别代表四魄若是灭了一盏我就要丢掉一魂一魄,灭完所有油灯我也彻底死了。”

    我听着他语气慎重的交代也认真的对他点点头,古天寒见我如此,顿时不语两眼一闭,整个人就盘坐在七星阵法的中间,我试着喊了他两声不见他有任何反应,就用手去探了探的鼻息。

    我伸手过去的瞬间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我将手轻轻的放在他鼻子面前可却感觉不到他任何一点的呼吸,虽然之前我已经听古天寒说过他会彻底的假死过去,可现在真实见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急忙不敢大意,看着七盏油灯就这么守到了天亮,这天才刚刚亮我就迫不及待的往棚子外面走去,走出来瞬间一股新鲜的空气迎面扑来,我贪婪的吸了两口心说:还是白天好啊,没有邪祟,没有僵尸就算有它们也不敢在这时候出来。

    我转身回到棚子前见古天寒还是如坐定的老僧般一动不动的呆在哪儿,我就知道可以放心了,他之前跟我说过白天是不用管他的,我也累了一个晚上了。

    拖着疲敝的身躯就来到古天寒的住处,想都没想一头就蒙睡过去,到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太阳都有些西斜的节奏了。

    我捣腾着古天寒床头的柜子,只见那里只有三套衣服,剩下的全部都是一本本珍贵的孤本,那一张张泛黄的纸上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图案,我就知道这些书肯定是他们师门传下来的。

    我深知那些东西的珍贵也不敢去胡乱碰它们,只是随便翻开最上面那本看了看后就又放了回去,拿出古天寒一套衣服便往他所说的山后深潭走去。

    山后是一条跟前面山道连接在一起的沿山开凿的狭小山道,要不是那片茂密的柳树林和桃树混合种在一起遮掩住了去路,从山道就能清晰的看到山后还有条路。

    可就因为那片树林彻底的把去路的视野封死,而之前我所看到的上万阴兵以为它们消失在山后原来其实是走进了这条狭小的山道中。

    这条山道沿着整座大山脚开凿出来,只在山底有一条三人拼排通行的小道,而两边全是茂密的柳树和桃树遮掩远远看来还真不知道这里还有条山道,所以才会有了我之前看到阴兵的错觉。

    我顺着绵延的山道往山后走去,两边的树林长得是异常的茂密,甚至已经可以说是遮天蔽日,我抬头望着天空根本就见不到一丝光线照射下来,在我又走了一里路后渐渐的深潭出现在了我眼前。

    我看着那一汪清幽的泉水心中就是一喜,不顾一起就抛下所有东西想往水潭跳去,可刚动身突然又止住了步伐,心里突然打起个寒颤。

    我这是才想起古天寒之前跟说的深潭是跟古墓连接着的,我要是就这么往下跳还不知道会遇上什么东西,而且我也浑身是伤,就这样跳下去伤口肯定会破裂。

    我想着想着之前心里刚见到深潭的激动也渐渐的被取缔,我慢慢的接近这口冒着谈谈雾气的深潭,蹲下身子轻轻的擦拭着身上的污垢和清洗伤口。

    就在我慢慢的清洗伤口时,深潭的水底在我看不到的深处有着一双巨大的眼睛, 在水里透出烛火般的亮光,可当时我却不知道那双眼睛正一点点在逼近我,我小心翼翼的清洗了一遍伤口后,低头打算清洗清洗脸上的油渍。

    可我刚一低头就看到了那双恐怖的眼睛,如烛火般灯笼巨大的双眼,我在清楚不过那双眼睛的主人是谁,我吓得身子就往后退,那双巨眼见我退却,猛地就从水底急速的冲了上来。

    只见“哗啦啦的”一声,一只巨大的蛇头从水底串了上来,应该是蛟龙的头,那个巨大的头颅正是我之前在古墓里见过的蛟龙,它头上的那个白色肉角我记得非常清楚,那双如烛火般的双眼也清晰的印在我心里。

    蛟龙从水底冒出来后就一直在看着我,当时我从来没想过还会再次遇上这头蛟龙,也被吓的不记得逃跑了,但也幸好我不逃跑,不然还真跑不过眼前这头庞然大物。

    它盯了我好久突然有一阵狂风吹过,它又从水里冒出了半截身子,此时的蛟龙已经有大半截身体仰在水潭的面上,我看着它巨大的身躯光是露出的半截就足足有十几米之巨,这还没算上它在水底的那一截,我当时已经彻底失去了心智。

    根本就不敢想别的手脚都在发软,蛟龙又盯了我一会后突然仰天长啸,发出一阵阵吼声,我因为站的太近,被它直接震晕了过去,而我从昏迷中醒来后发现自己却奇迹的出现在平台中间,距离古天寒所在的位置也仅仅不到百米之隔。

    这奇怪的事情居然发生在我身上,我看着周围的环境确定这的确是平台,又晃了晃头回想起之前的事情,但我最后的印象就蛟龙一声巨吼把我给震晕了。

    醒来后我就在平台了,想来想去还是想不明为什么,心里不由有个大胆的猜测:难道是那头蛟龙送我上来的?但这不太可能啊!它不吃了我就很不错了?

    可我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因为这里除了我就只有古天寒,要说是别的生物把我叼上来那也不可能,当时有那头巨蛟在肯定不会有别的生物敢靠近它。

    况且这里除了巨蟒就是蛟龙要么就是僵尸,直到现在我还真没见过其它生物,唯一的一只还是古天寒抓来的田鼠,但却被幽冥火烧成灰了。

    我眯着眼睛又思考了下,还是不敢肯定索性就不再管那些,此时天色也已经有些暗淡了下来,我急忙跑回古天寒的住处胡乱的给自己弄了吃的又急急忙忙的跑来给古天寒守魂了,就这样四天的时间转瞬即过。

    而我也好几次来到那口深潭,可除了第一天见过蛟龙以外,此后的几天里都没见过它的踪影,别说是蛟龙了就连条鱼那口深潭里也没有,不知道是被那条蛟龙全吃完了,还是那口深潭里面根本就没有别的鱼类只有那条蛟龙在其中。

    那几天我连续吃了几顿腊肉之后已经腻的不能再腻了想打几条鱼吃吃,可那口深潭却深的可怕,我试着下潜了好久都没有见底,我虽然不是生在河边但却常去河边游泳水性自然极好,能在水下闭气十几分钟但这样依然潜不到水底,几次试验之后我只好无奈放弃。

    而这口深潭的却是清澈无比,不管你游到哪儿,下潜多深水还是清澈如纸,但我几次下潜深潭都没发现一条鱼类,我就不再去尝试想抓鱼了,接下来一晃又是过去了两天,我看着古天寒还闭目盘坐在哪里心想:已经六天了,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千万不能出错啊。

    而最后一天我原本以为会闹出点什么或者有什么变故,可那天却异常的平静,古天寒在最一天晚上过了午夜十二点之后就醒了过来,我原本还在半迷糊状态,他醒来后第一句就是:“你就是这样替我守魂的。”说着语气还带着一种调笑的口吻在里面。

    我见他醒来又被他这么调侃之前的种种担心都一扫而空笑道:“你小子能醒都是我功劳,老老实实叫声大哥,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古天寒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久久之后突然蹦出来一句:“大哥。”

    我听着顿时就是一惊,我没想到他还真叫,转身就对他说:“我救你一命,你之前不也救过我吗,咋们算扯平了。”

    但古天寒却摇摇道:“这不是你救我,我救你的关系,我救你是因为形势所迫,而你救我却是在危险都以消平,你还肯为我守魂,更愿意用寿元献祭七星灯这一声“大哥”你值得我叫。“

    我顿时就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之前古天寒说过七天之内滴血进油灯一是为了让油灯不灭,二是献祭七星灯但这么做也会减寿元,可我却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替他守魂,看来这家伙是感动了。

    我看来看古天寒又望了望眼前的还在燃烧的油灯就说:“不如你我就此结拜为异性兄弟吧,咋们也算同生共死过。”

    古天寒此时也露出了慧心的微笑道:“我正有此意,我年龄比较小自然为弟,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说罢古天寒就朝我拜下。

    我急忙扶住他说:“这可不行,你我都还没祭拜天地呢,怎么能就这样算了。”说着就要去拿油灯作为天地煤证。

    古天寒见状忙拉过我道:“大哥有所不知,我们天道宗虽然号称天道,可却不跪拜天地,只拜父母和师傅,现在大哥年长自当受我一拜,我们就算异形兄弟,不用太多礼数。”

    我听着他的话楞了一愣就笑说:“既然贤弟有这种规矩那些礼数便罢了,你我现在就是兄弟了。”说完我给古天寒一个拥抱。

    爷爷说到这已经是老泪横生,周凡几人听着都不由被他们老一辈的情谊深深带动进去,就连几个大男人都有些热泪盈眶,爷爷边叹气边道:“自那边后我就再也没去过天寒哪里,直到二十五年前天寒突然到访我这儿。

    当时你妈刚生下你没两天天寒就到了,他来了之后还把古剑也一起带来了,说是以后你会有用,但也没跟我多说原因,我知道他擅长命数推算,可能他在你身上算到了什么。

    那年天寒还说:你天生具备阴阳双瞳,也就是民间所称的阴阳眼,但这双眼睛却跟民间传说有着很大的区别,你这双眼睛只有过了二十四岁本命之后才能开启,不然必定是祸事,所以当时他就封印了你的阴阳双瞳。”

    -------------------ps:(天棺番外篇)到此也正式的画上一个句号,凡尘跪请各位大大留言,这段番外篇是否以后还要继续

    求各位看官给点意见,今天是年三十凡尘祝各位:新年快乐,平平安安!合家幸福!

    明天大年初一开始就进入(天棺)主线剧情啦!凡尘跪求:花花,投票,收藏,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