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露出的阴谋
    三轮车渐渐接近渭楼山,此时车上的四人也明显感觉到了阵阵阴风,这种感觉跟刚才在外面还没有进山完全是两个天地,就像一个是常温一个是零下的感觉,越接近渭楼山这种感觉越重,甚至到最后四人都有些打起哆嗦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冷?难道是山里的气温突然降下了?”封龙坐在三轮车上已经冷的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正翻着背包不知道在找什么。

    “不可能啊!刚才我们从小路进来的时候还没这么冷,好像这种感觉好像是突然出现似的,就算降温也没这么变态吧。”天佑拿出一瓶小二锅头,在众人面前晃了晃,意思是太冷的话可以喝一两口暖暖身子。

    “不是天气原因,我们广西本来就没有非常极端的天气,要是突然下雨我还信,但要说突然从常温一下子降到现在只有三五度,那绝对不可能。

    我估计这座山百分之九十有阵法覆盖,也就只有这一种可能才会造成现在这种现象。”周凡话到一半脸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封龙三人也已经习惯了周凡这种半解不解的腔调,也不去打扰他,静静等候周凡接下来的话,果然不一会就见他说:“我们广西地处中国华南地带,一年的冬天本就没多少天。

    还有你们有没发觉现在的温度已经比一般的冬天都要冷的多了,我们每年过冬也就一两个星期才会出现这种三五度的低温。

    南方人本就不耐寒,我们广西又是奇特的亚热带季风气候,所以就更不耐寒,现在这种季节是百分百不会出现突然降温的情况的。

    我们地处偏西南,所以就算是冬天也会带有一股阴风潮湿的风,可现在的空气虽然也很冷但却异常的干燥。

    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身后一路所过的地方,树木都是半枯萎的,而且连只鸟都没有,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我们这边是喀斯特地貌这种地貌也叫岩溶地貌,这种地貌一般山地都是溶洞和地下河居多现在这里这么冷却一点水汽都感觉不到这就非常让人不解。

    况且广西属亚热带地区,动植物非常活跃,一路上蛇虫鼠蚁全都不见了,我现在担心我们是不是闯进什么不该进的地方来了。

    要只是单纯的阵法覆盖渭楼山那样还好办,我们只需要找到阵法的生门,在不触动阵法的情况下走出去就是,可现在我怀疑我们是已经进入了运转的阵法,被带到了某个阵法屏蔽封锁的空间中了。

    古代对于阵法的了解不是我们能比的,诸葛亮曾经就用八卦阵中的一阵困住十万大军,在我们古代历史里面阵法其实更加的神奇。

    只不过都很少有考究罢了,从刚才我们进来到我们聊了这么久,没有个四十分钟也有半小时了,你们看那座好像近在咫尺的渭楼山我们可有靠近过?

    你们感觉好像一直在接近,但却从未靠近过那山,若真是那就是已经运转的阵法,我担心我们会被困死在这里面。”周凡说完伸手拍了拍三轮车师傅示意他停下来。

    那个一脸蜡黄的三轮师傅见周凡叫他,便把车停了下来,不知道是他神经大条还是已经知道了现在这种情况却不敢说。

    周凡几人看着他已经被冻得有些发紫的脸不由就有些郁闷,不过那三轮师傅也不管这些停下车后立马就说:“我都说不进来了,你们还要来,现在除非加钱不然我就不走了,要么你们就自己去。”

    子蒙一听这中年三轮车师傅还想加钱顿时就有些生气,上前就想跟他理论不过却被周凡一把拉了回来:“那个师傅,能不能问下您,为什么我们走了这么久都没有到渭楼山?”

    三轮车师傅一听眉头很隐晦的皱了皱道:“我那知道,我只进来过一次,还是一个老人说要去山里采药他带着我进来的。

    那个老人可比你们大方多了,我就因为进来过一次才会敢跟你们进来,不然打死我都不愿意为了这几百块钱赔上性命。”

    三轮车师傅说罢还把头抬的老高,好像有人欠他钱似得,而且说话还刻意的提之前找他进山的人怎么怎么大方,变相的说周凡几人小气,不过周凡等人是何人怎么可能中他这种小伎俩,也都各自不动声色。

    众人都定定的思考着什么,三轮车师傅说了好一会见没人理他也知道眼前这几个年轻人怕是没这么好骗就又继续道:“要不你们再给我五百块,我带你们走条近道,保证不出十分钟马上......”

    “不用了,就到这里吧,还有我们也不用你再带路了,我们自己会回去。”周凡一改常态,冷漠的对三轮车师傅说了句后就对天佑三人侧了侧头示意三人下车。

    “别,别啊,你们没有我带路是走不进的,况且你们没我带路,也很难再走回去。”三轮车师傅好像很胸有成竹的样子,一副吃定周凡等人的样。

    周凡炒过放在一旁的背包,一个纵身跳下了三轮车,四周环视了眼就对着身后的三轮车师傅说:“不用了,现在就连你自己能不能再走出去都是问题,你就不用在为我们担心了,同样的话我还给你,没有我们带路怕你怎么死都不知道。”

    待到周凡见天佑三人也跟着下车后又道:“进来这么久,想必你自己也发现了我们一直在兜圈,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干嘛,但我劝你还是不要打我们的注意,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那人一听浑身一顿过了好久才说:“我哪敢啊,既然你这么说,我现在就回了,你们自求多福吧。”说完三轮车师傅掉个头就往来时的路开了回去。

    “怎么回事周凡?”封龙默默的听着两人的对话望着二人的反应也从中看出了一些奇怪之处。

    “那个三轮车师傅怕是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有可能是故意等着我的。”周凡带着三人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路边望了眼好像已经距离不远的渭楼山继续道:“你们有没发觉我们吃完饭后,找了很多辆三轮车都没一辆肯带我们进来,不过那辆三轮车好像是故意出现在我们面前一样。

    虽然看似只是路过赚钱不容易,但要说他为了这三块百块钱就不要命,那就太可笑了,之前咋们可是连上千块都给开过给别的三轮车的。

    可那些三轮车一辆都不肯进来,这个人看起来没什么危险不想坏人,但我能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一些反常的举动。

    他要不是早就跟人约好打算埋伏打劫那些进山的人,那么他就是个狠角色,若他是前者还好就算他还有帮手现在也联系不上。

    最起码我们被困在这里,他也被困在这里,就算有帮手也威胁不到我们,但要是后者那就有些麻烦了,一个敢孤身谋财害命的人,我们把他留着身边搞不好什么时候我们就被他做了。”

    “你确定?我怎么看着不像啊?你别误会人家。”子蒙此时显然一脸不相信,刚才他威胁那个三轮车师傅的时候,那人显得是多么的懦弱。

    “你不懂,看人你们没我准,而且一路上他一句话也没说,带着我们兜了这么久,难道他自己没发现走不出去吗?

    你当真一个人会傻到这种程度?咋们之所以还安全,我怀疑是他还暂时不敢对我们下手,一是担心这里太过诡异,他要真跟我们干起来他就算赢了也会受伤,在这种诡异的地方他受伤之后再一个人应付不来。

    二就是他在试图找出去的路,然后汇合他埋伏的帮手再一起做了我们,不过不管他如何打算,我都不能留他在身边。

    所以提前把话挑明,他现在知道我们有防备是不敢再乱来的,但他也不可能再留下,现在大家都出不去,他一个人想必也好不到哪儿去。”

    此时四人已经升起了火,而夜色也渐渐来临,不一会四周就已经伸手不见五指,整个漆烟的山路只有他们一点火光。

    没有虫儿的叫声,没有夜晚的美丽,天空布满了乌云,阵阵阴风吹的火堆的火苗忽闪忽灭,让整个气氛都诡异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