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秘大阵
    山里的夜越来越冷,周凡几人一边烤着火,一边喝着天佑仅剩的一瓶小二锅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我们再找不到出路估计就要冷死在这儿了。”天佑接过周凡递过的二锅头喝了一口有些担忧的说到。

    “对啊,现在的温度我怀疑都快接近零度了,我们出门的时候又没准备冬天的衣服,这次咋们又是轻装来这里,包里除了两天供给吃的食物,就是一些急救用品现在可怎么办?”不止天佑就连一向镇定的封龙也开始着急起来。

    周凡见两人都有些按耐不住就开口道:“你们别着急,我进来的时候已经看过了这阵法,三轮车在带着我们兜圈的时候,我也仔细看过这里的环境,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里是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来布置的。

    今夜天气应该会有星星,只是被头上的乌云被遮掩了而已,咋们先等等我不相信这阵法真的就能改天换地到这地步。

    乌云总会有消散的时候的,等乌云消散后,再看下这阵法是按北斗七星的正位还是反位来布置,那样就可以凭借天上的北斗七星走出去了。”

    “那总不能就这样呆下去吧,咋们再不找个地方避避寒我担心我们撑不了多久了。”子蒙是身体素质最好的,就他现在都这么说,天佑封龙更是一致的看向周凡等待他拿主意。

    “好吧”周凡听罢顿了会道:“现在阵法正好在最鼎盛时间,我不知道这里面会有什么,但都听闻当地人把这里称为鬼山,我想这里脏东西不会少。

    你们都先把辟邪符都拿出来拽在手上,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往它身上贴,还有封龙你注意点千万别受伤,邪祟对鲜血比厉鬼感应更强烈。

    你一定要注意,你又身具纯阳血,邪祟更是喜爱这种鲜血,你一担受伤我怕它们会集体攻击你,一会我走面封龙,天佑压中,子蒙负责殿后。

    另外把手电都用上,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不要省手电了。”周凡说完率先站了起来拿出手电打了起来,接着就一脚踢灭了火堆。

    天佑三人也很利索,见周凡行动立马也按照之前周凡的安排开始忙起来,没有了火堆四人都不由狠狠打了个哆嗦。

    也难怪他们会如此,在这么低的温度几人只穿了一件外套和一件短袖在里面,这压根就是秋天的装束,他们根本不知道这里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不过四人虽然冷,但也只能小心翼翼的前进了,周凡开头子蒙垫后就这样四人打着手电就走在这鬼气森森的山道里面。

    阴风还在不断的吹打着四人,顶在前面的周凡被一阵阵阴风刮得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被冻得还是被冷风刮得。

    但周凡也不在意,更没心思去管那些一手打着手电,一手死死的拽着辟邪符,生怕有个什么东西会突然出现。

    就这样四人不知不觉中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四人都感觉到有些疲乏和困倦的时候,众人才停下了脚步。

    周凡对身后的三人挥了挥手,天佑三人见状立马围了上来:“不对啊,这好像不单只是阵法影响,我总感觉好像还有些莫名的因数在左右我们。”

    “你什么意思,难道困住我们不是阵法?还有别的?”天佑更感奇怪不解的看向周凡。

    “我也不知道,但若是阵法,我们走了这么久应该会有些头绪,可我楞是什么都没发现。”此时周凡也很是奇怪,拿出一个小型的风水罗盘在四周盘看着。

    “乾位,西南, 坎位,正北,艮位,东北 ,震位,正东 ,巽位,东南 ,离位,正南 ,兑位,正西,坤位,西南 。

    现在我们是正北向南,按道理来说这阵法若是按北斗七星的阵法来布局,那么正东位肯定是天抠那里绝对是生门。

    但为什么我们走了这么久都发现一点阵法痕迹,难道这阵法真的能改天换地到这种地步,还是因为有乌云彻底掩盖住了天上的北斗七星所以看不出阵法的痕迹?”周凡也不管天佑三人疑惑,自顾低着头自言自语。

    封龙天佑三人看着周凡的表情各自对视了眼也不去打扰他,他们都知道此时周凡肯定是陷入沉思,他再问也无济于事。

    突然子蒙猛地的把烟头往地上一扔急声说道:“封龙你说我们会不会遇上什么厉害的脏东西啦,就像上次我们去空冥寺被困的那样。”

    封龙天佑一听两人顿时眼前一亮,下意识的都望向对方,“当时我跟尘慧大师在一起,不知道你们遭遇的过程。

    救你们出来也是尘慧大师出手,我对着些根本就不在行,还是问问周凡吧。”天佑回忆着之前封龙两人被厉鬼困在茅房的那一幕就不由有些好笑。

    封龙见天佑一脸笑意的样子知道他肯定是在取笑他,但也不好跟他在计较什么转身就对周凡说:“怎么样想通了吗?你说咋们有没有可能遇上鬼打墙了。”

    “什么你再一遍。”封龙话音刚落就见周凡猛的站起来一沟沟的看着他,封龙看着周凡的眼神往后退了两步又道:“我说我们是不是又遇上鬼打墙了。”

    “我草,我怎么没想到呢,真是笨啊这回有救了,有救了。”周凡听罢高兴的拍着大腿说:“我之前已经就应该想到的。

    但这山太过古怪,我们现在是陷入阵法里面无疑了,但光是阵法还不足矣影响我们,这里面肯定有厉鬼或非常厉害的邪祟存在,它们足矣借着阵法再次改变周围的环境。

    使得阵法的痕迹全部都消失,我就说就是再厉害的阵法入阵之后怎么也会看到一些端倪,可我们都在这呆上快三个小时了,居然一点阵法的痕迹都找不到这就非常不解了,

    要不是封龙提醒我,我还不知道这一切原来是还有一层影响我们的幻境存在,我们必须要破掉这鬼打墙之后才能按照阵法的运转找出生门走出去。”

    “那现在怎么办”天佑已经不再说多余的话,因为这里的环境已经越来越恶劣,此时四人都有些冷的微微发抖,要是再过一些时辰估计三人就要行动不便了。

    “这个还要看封龙了。”周凡目光死死的看着封龙,一把抽出背在身后的古剑递了过去。

    “我靠又是我,信不信回去老子就破处给你们看。”封龙一脸抽搐的看着周凡,不过待他见到天佑和子蒙也是一脸不屑的看着他之后就怂了。

    封龙一百个不愿意的拿过古剑,一剑就割在手掌上,古剑非常的锋利瞬间鲜血就染红了剑身,周凡见状立马递过已经准备好的云南白药和纱布绷带。

    子蒙也很是识趣主动上前帮封龙包扎伤口:“我说吧,让你跟我们一起去乐乐你还不愿意,嘿嘿,现在这苦头有的你受的。”

    子蒙话还没说完就见封龙满脸烟线的看着他:“呃,好我不说,我不说了还不行吗。”看着封龙要吃人的表情,子蒙不敢在调侃封龙,只好低着头帮他利索的处理好手上的伤口。

    “天佑这个你拿着。”周凡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面锈迹斑斑的青铜八卦镜递给了天佑:“这东西已经过开光的能驱万邪。

    一会要是有什么东西近身,你别用辟邪符就用这八卦镜,把强光手电照在镜子的背面的反光镜面上,然后折射出去的光线就对准那邪物。

    古代传言八卦镜的背面反光镜面能通幽冥,是克制鬼物邪祟的利器,你注意了我一担破开这鬼打墙估计就会有邪物厉鬼来攻击我们的。”

    此时的封龙和子蒙也已经弄好了伤口,听着周凡的话也表情凝重的注视着四周,周凡手中的古剑还滴着封龙的鲜血。

    剑身被鲜血染红后一点点的在渐变,由原来的银光透亮变成殷红的剑芒,天佑几人的手电还不时扫射着四周。

    经过古剑时使得古剑一时显得绚丽无比,殷红的颜色加上手电照射在古剑上反射出来剑芒,让这诡异的环境更有股血腥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