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真正的渭楼山
    “小心点,我开始破幻境了,这邪祟厉鬼肯定是怨气非常重的东西不然它也不会这么大影响力,你们都小心些。”

    周凡说完手提古剑往前走了两步,右手倒提古剑狠狠往地上一插,接着立马反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连忙把一直拽在左手上的辟邪符点燃。

    没等符纸燃烧完周凡就把符纸丢在古剑面前,天佑三人都仔细的看着周凡的动作, 不过接下来的画面又让三人狠狠震撼了一番。

    只见周凡丢下还在燃烧的符纸一点点从火红的火焰变成了幽蓝色的火光,在诡异的山道里燃烧倒影出不一样的感觉。

    蓝色的火焰一边烧,古剑上的殷红光芒就越盛,直到那张辟邪符完全燃烧完之后,古剑上的殷红颜色也变成了血红的光芒。

    这血红的光芒跟之前的不一样,现在的红芒完全就像个一百瓦的灯管般,在烟夜里透出的亮光都出去照射到三五米开外了。

    周凡做完这一切才缓步来到古剑跟前伸手拔出古剑,再次回到了天佑三人身边:“现在才是重头戏我刚才以为献祭古剑,会有邪祟来抢夺精火,但现在看来它们还没这么大胆,那样就好办了我们大可以放开手脚干了。”

    天佑看着周凡自信的表情就是不解忙问:“什么精火,你让我们干什么?”周凡也不跟封龙三人解释又自顾忙起来,“行了又不会害你们,待会你们就知道了。”

    三人看着周凡在背包不知道淘什么也不再多问,现在的情况怕是周凡也不会告诉他们,没一会周凡就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包香料,正确来说应该是薰衣草做的香包,拆开后把香包中间的粉末各自撒了一点在三人身上。

    天佑看着周凡如神经病般的动作又忍不住道:“你到底想干嘛,给我们弄这些东西有啥意思嘛!”

    周凡不顾三人的反对再次围着三人撒起粉末来,“这是辟邪驱鬼的一大神器。”这种薰衣草实在是味道太过香,呛得封龙跟子蒙都有些受不了,甚至都一度想拍掉周凡撒在他们身上的粉末。

    “住手这是保命用的,不管是厉鬼还是邪祟,或者僵尸都讨厌味道极重香料或者食物或植物,这薰衣草是我加了些上年代的朱砂混合在一起制作成的,你们别浪费了我精心弄出来的东西。”周凡看见两人欲要拍掉粉末的动作急忙阻止道。

    “怎么可能这东西能防邪祟,僵尸,你逗我玩吧。”子蒙呵呵一笑,显然不以为然。

    “你个发温懂啥。”周凡撇了子蒙一眼后说:“厉鬼是精神上的物质,也是人死之后怨气的代表也能称为最后一口精气。

    而邪祟则是指一种实体化的东西,比如一些成精的动物,或者树木,不然就是积怨已久的亡魂有了实体就好比荧惑那样。

    而僵尸则不再六道轮回之中,属于半尸半灵的存在,若尸体成灵就是高级别物种,就是鬼漭至于这鬼漭我就不多说了。

    这一时半会也说不明白,而这三种东西都怕一类东西不敢靠近,那就是带有特异香味的花草,树木,植物,和食物。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我们电视上演的僵尸都是怕糯米,国外的僵尸怕大蒜,这两种东西正好都是带有异味气香的食物。

    不管是僵尸,邪祟,还是厉鬼存在的地方都是阴暗潮湿,四处腐臭的环境,因为那样才能助于它们的阴邪之气成长。

    它们所在的地方必定不会常年阳光充足,干净整洁因为那种地方根本养不活它们,我混合的朱砂加薰衣草更是这一类的致命克星。

    它们本能不会靠近这些带有异香的东西,所以只会敬而远之,就像僵尸怕糯米,吸血鬼怕大蒜这些其实是同一个道理。

    虽然本质上有区别,但狗还是狗见到骨头还是会上前摇头祁怜的,不管是糯米还是大蒜都能不同程度的克制一些脏东西。

    所以你们不想一会我破开鬼打墙之后,立马就被那些邪祟或厉鬼攻击那就安分点,再说了你们就当香水用就好了,现在的男人那个不用一两瓶香想泡妞的是不。”

    “你妹的你当我们是你啊,整天喷个香水去酒吧勾引未成年少妇。”子蒙见周凡如此瞬间就来气,不屑的望了他一眼很是不爽的道。

    “却那是你没本事,感情那些少女少妇,又不是哥逼着她们投怀送抱的...”

    “行了你们两个都少说一句,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封龙一直都没理会他们,任由周凡跟子蒙在那没玩没了的唠叨不过这时却突然打断了周凡的话。

    原本来想顶子蒙一两句的周凡顿时安静了下来,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一直在往三人身上撒着粉末,但目光已经转向了另一边。

    此时山道的尽头就在无限靠近渭楼山的山脚传来了一声隐约可闻的哀鸣声,众人听闻都屏住呼吸不一会又是一阵哀鸣声由远至近。

    “咋们要不要上去看看怎么回事。”子蒙已经有些隐约按耐不住但无奈没有三人的同意他不敢擅自行动。

    “不行好奇害死猫,我们现在自身都难保,要是上去突然出来个什么怪物我们就要歇菜了。”周凡沉思了会后摇了摇显然不赞同这做法。

    “没错现在我们都自身难保你还有心情去管那些,不管是什么我们都不用去管,现在要做的就是破开幻境走出阵法,不然我们就要等着冷死在着吧。”天佑看了眼周凡直接就否定了要去察看那个声音的来源。

    “好了,你们都小心点,古剑已经献祭完成,现在我就破开这阵法中的幻境了,天佑记住我刚才说的话。”此时周凡还不往嘱咐天佑一句,待到见天佑对他点点头,才拿出风水罗盘行走在绵延的小山道上。

    天佑三人见状也跟着周凡的步伐一点点的移动起来,不一会周凡手提古剑拿着罗盘就停在了前面:“就是这里了,这应该就是正东震位,七星布局对应的天抠。”

    周凡低声自语了一句后,手中的古剑快如闪电般的挥在前方的一处乱石上“碰”的声闷响,只见那乱石被周凡劈的七零八落,碎石散落在一地。

    接着周凡不语拿着罗盘又走在山道间,这回他不在是劈,而是再次用古剑在自己的手上划了一道口子之后瞬间就把古剑狠狠的往前抛去。

    古剑瞬间“搜”的一声就破空而去,但诡异的是古剑好像凭空消失了般一下子就穿过了前面的山体,一下子就消失在周凡几人眼前。

    周凡见状顾不得手上的疼痛立马对身后的三人吼道:“这个幻境太厉害,现在又正好是极阴之时,想要破开它太难,但缺口已经找到我们现在赶紧出去。”说罢一马当先的就冲在最前面。

    天佑三人本来就信任周凡,之前更是一起经历过生死,所以也没怀疑周凡的话,跟周凡的一头就撞在了那面大山的山体上。

    “嗤”的一声,四人好像穿过了什么膜般一下子出现在另一个场景,原本以为的会撞的头破血流的场面没有出现。

    此时四人正站在一座巍峨的大山面前,而山的中间悬崖处有这一座看起来非常古老的七层古楼,沿着陡峭的山壁建造在大山的上面。

    周凡四人看着高耸入云的大山顿时有些吃不消,此时周凡也在想:不是说渭楼山高不过三百米,现在怎么会这样,难道传言有错,但不可能啊,卫星地图显示渭楼山也只是三百米的高度,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周凡还在沉思中的时候封龙突然说话了:“这山好像不对啊,难道是阵法掩盖了这山的真正的高度?”

    一语惊醒梦中人,周凡听着封龙的话瞬间就望向他,给他竖起了个大母子,天佑跟子蒙还在疑惑中楞是不知道周凡想搞什么:“我猜这渭楼山本来面目应该就是如此,只不过被阵法掩盖了真相。

    刚才我还有些想不通,为什么卫星地图显示渭楼山高不过三百米,但封龙一语惊醒了我,这阵法已经强大到能改变整座山的视觉观了。

    所以渭楼山在外面看来只是一座矮小的山峰,但其实正真的渭楼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大山。”说罢周凡往前走了两步拔起了刚才他抛进来倒插在地面上的古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