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缺一角
    说完周凡看着那些古怪的鬼影,心下一狠,拿着手中的古剑一把就敲在巨大的铜钟上面,只见“铛”的一声巨响从铜钟发出,吓得天佑几人都魂不附体,倩影两女更是直接捂着耳朵,一脸埋怨的看着周凡。

    “你们都把耳朵捂上。”周凡从倩影跟千钰的眼神中看的出她们此时非常害怕,若是说之前的巴蛇让她们感到恐怖的话。

    那现在这些无脸的邪祟让她们感到的是深深的恐惧,是那种打心底里的害怕,此时两女都下意识的往周凡身边靠,在她们潜意识里靠近周凡会比较安全些。

    周凡嘱咐了众人一声后,便目光冷峻的盯着那些鬼影,再一次用古剑狠狠的敲了下铜钟,一声巨响之后周凡反而没有停下来,而是更加的变本加厉用力的敲了铜钟几下,直到天佑几人有些忍受不了他才罢手。

    待到天佑几人从嗡鸣声中反省过来后,才发现那些诡异的白影已经消失不见了,几人再次环视了四周一遍确定是彻底消失后,都不由吃惊的看着周凡,千钰更是崇拜的抬头看向周凡,一脸花痴像表露无疑。

    周凡知道几人都有疑问,索性没等他们发问便先首开说道:“这个应该是殉葬棺养出来的东西,只不过棺材究竟在哪儿?。”虽然周凡是在解释给众人听,但更多的却想自我疑问。

    天佑三人对视了一眼就见封龙问:“你说有没有可能,这里之前是有棺材的,但后面的王朝发现这里之后,又把那些棺材给移动到别的地方去了。

    那些铜钟也是后来才放进来的,照你之前的猜测,这里距离镇压之地非常近,那就绝对有可能这里之前的布局被人改过。”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果然封龙话音刚落,周凡立马兴奋的拍着大腿道:“刚上来的时候我就发现这个祭台跟铜钟明显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产物。

    铜钟应该是为商周时期,甚至还有可能是西周时期的东西,但这个祭台已经非常的久远,甚至久远到,我们都不了解。

    可现在却两者结合在一起,刚上来的时候我就怀疑了,只不过我也在想是不是在远古时候,我们不了解的文明里面就已经有了非常高的冶金之术,能锻造出如此好的青铜钟来。

    现在想来两者应该不是同一时代的产物,找这么推算的话,这个铜钟非常有可能是后来商朝到西周某个时代所放进来的,其作用应该就是为了用来镇压,只是究竟是用来镇压什么呢?布局之人为什么布好之后又要镇压呢?”

    说到最后周凡又开始陷入沉思,封龙几人听着也不由开始跟着脑袋运转起来,就在众人都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却听到在一旁的倩影说道:“那个,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能不能说。”

    几人瞬间都愣了愣接着都朝倩影望去,周凡多看了倩影一眼便说:“没事,你说。”看到众人都把目光望向自己,倩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但还是自顾镇定的深吸口气缓缓道:“之前封龙也说过这里的布局可能被人改过,那会不会这里的四煞阵跟铜钟根本不是同一人所布。

    也就是说,四煞阵在前铜钟在后,布置铜钟之人发现之后,就把这里的布局改了,然后把铜钟设置在这里,铜钟其实就是镇压四煞阵的。”

    倩影这么说一说,几人都是眼前一亮,周凡更是暗中佩服这女人,他回想着刚上来所见到的种种事情一遍之后也认同了倩影的说法。

    的确若是这里为同一人布置的话,那他不必花费这么大心思,直接把四煞阵设在上面即可,现在四煞阵不但隐藏了起来。

    四个房间里面还都摆放有一个铜钟,这种布置明显就是为了镇压所用,周凡在经过封龙跟倩影两人点出各种原因之后心里的轮廓就更加的清楚了。

    到现在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这里虽然是四煞阵的布局,可却没有四方棺了,原来四煞阵根本就没设在这上面。

    这里是一个反的四煞阵,也就是逆行阵法,明面上阵法是布置在这里,但其实正主四煞棺则摆放在四个通道的之中。

    这也是为什么,这层空间除了四个角落的房间之外,只有四个正对东南西北的四个通天之路了,原来这几根巨大的柱子本身就是阵法。

    出除了是喂养异兽的通道外,也是四煞阵的阵基,更是四煞棺所隐藏之所在,之前周凡自己怀疑四煞棺在四个房间。

    但却忽略了方位,原来这里根本就是后人所建,四煞棺则在通道里面,这才符合四煞阵的要求,这样方位也才能对上,至于这些房间应该是后来商周之后的某个时代再加建上去的。

    四个房间分别有四个铜钟,再加上中间祭台上的铜钟,这层空间就形成了一个五行阵,这里的四煞又是逆反的四煞阵。

    正好上五行,下四煞,五行能彻底压制四煞,所以这些房间应该都是后面商周之人用来镇压四煞阵所布的手段。

    想通之后周凡的思路也清晰了,若是按照这么推断,这成空间肯定没有暗道或者机关,想要上前那看来还要继续在四个通天之路里面寻找出口。

    周凡深吸口气后,把心中所想都告诉了众人一遍,天佑几人听完全都有些发懵,原本几人以为出口近在咫尺,现在周凡却突然跟他们说猜测了,还有继续往上走,几人瞬间心理就有些崩溃。

    但很快三人就调整了过来,顿了顿后就见天佑说:“照你这么说的话,那出口必定在另外三条通道之上,只不过我们上来那条通道,到这里已经是尽头了。

    要是还有通往上面的路,那必定在另外三条通道之上,子蒙刚才的那条通道也可以排除,那里咋们也进去过。

    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往上走的通道,所以现在剩下的只有封龙的南面,跟我的东面了,这两条通道我们要走那边?”

    “在这之前先去西面的房间看看,刚才我没进去察看。”说罢周凡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天佑几人。

    “我靠”子蒙很是无语的看着周凡:暗道:他娘的下次不再听这家伙的驱使了,这混蛋自己在这偷懒泡妞。

    不过子蒙虽然心里抱怨,但却不敢质疑周凡,天佑跟封龙则比较理性,直接就先朝西面角落的房间走去,周凡见状也带着两女跟了上去,子蒙则一边走还一边抱怨。

    几人很快来到了这间不大不小的房子,这是一间成长方形的房子,房间里面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破碎的铜钟掉落在地面,两边进门的墙壁上各有一盏长明灯以外,剩下就只有碎铜钟了。

    周凡一看心里咯噔一跳,暗道:果然,五行金玲阵缺一角,难怪压制不住下面的邪祟之物,周凡俯身捡起已经破碎的铃铛一看,发现好像是人为故意破坏的,不由眉头紧皱。

    天佑三人也上前拿过铜钟仔细看了看,“这个铜钟怎么这么小,用木鱼敲吗?”子蒙瞥了眼铜钟很是好奇的道。

    “是铜铃,不是铜钟。”周凡自顾打量着地上铜铃的碎片头也不抬的说:“古人言一仗二尺才为钟,三尺之下则为铃,这些都是铜铃,外面那个才能算的上是铜钟,四铃一钟,五行皆为阴阳。

    看来布置这个五行铜铃阵之人,是有过深思熟虑的,四煞本就是极阴之阵法,压制在上面的五行铜铃阵则为阴阳五行之最,正好彻底消掉四煞的阴邪之气,但现在阵法已经缺一角,阵法不全才会导致那些邪祟上来作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