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铜像金身
    周凡对封龙点点头,也不答话,转身就往房间外面走去,房外面的马陆都在等着,可周凡刚一步踏出,无数的马陆就跟见了鬼似的立马后退,看得在里面的天佑等人心惊肉跳,还怕周凡被马陆攻击。

    周凡见到这场景心里也不由放心了不少,其实周凡也有些不确定,毕竟这些马陆看起来更加的嗜血,火把虽然能起到震慑,但却不具备攻击性,一但这些马陆集体攻击他,那他只有等死的份。

    一群马陆被周凡吓的阵阵后退,他也在一点点的接近祭台,不一会周凡又来到了祭台旁边, 此时的祭台已经比之前更高了几分。

    突然周凡发现祭台的地下,有一个篮球大小的洞口,那里陆陆续续的正有一只只马陆在来回爬进爬出,正因为祭台升高了,他才发现了那个洞口,周凡之前还怀疑这些马陆是从哪里来的,现在都一清二楚了。

    若祭台不升高这个洞口就被祭台死死的压住,那些马陆也不能从哪里上来,现在祭台升高了,没有东西压住洞口,马陆自然就从哪里爬了上来。

    周凡看着一只只正从洞口爬进爬出的马陆心里就一阵焦急,他无比清楚马陆为什么不攻击他,第一因为他手上的火把。

    第二则是他之前涂抹的香料跟符灰,最重要的是这些马陆数量还没达到一个顶峰,若是等到马陆像葬坑一样一只爬在一只上面的时候就麻烦,就算它们害怕火焰,害怕香料跟符灰震慑,也会因为数量太多被迫攻击他们。

    况且现在他们几人又都带有伤在身,马陆本就非常嗜血,对鲜血还非常的敏感,要是不是房间入口被周凡涂上香料迷惑了它们的感知,怕是那些马陆已经疯狂了。

    现在周凡不但着急更有些害怕,他看着那个洞口跟一只只马陆心里就想:这儿应该是一方断层空间,地板的下面应该是某一层的天花板。

    这层的天花板也就是某一层的地面,这些马陆现在都能爬到天花板来了,那岂不是下面那层空间全是马陆?

    一层空间就足有两个足球场大小,要是按这样算的话,那需要多少马陆才能爬满到天花板,周凡想到这心里不由就一阵恶寒。

    而且他还不止担心这些,烟磷马陆是母体无性繁殖的,能繁殖出这么多烟磷马陆,那更可怕的血磷马陆怕是也不在少数。

    若是照他这么猜测,估计下面那层空间,至少也有三只血磷马陆,想想周凡都感觉到害怕,他之前在召宗府死里逃生的时候就遇上过这个可怕的上古异种。

    说得不好听些那东西不比巴蛇差的了多少,一只血磷马陆就让他感到恐怖了,现在下面那层空间最少都有三只,这不得不让他佩服古华夏的人智慧跟实力。

    不但能把巴蛇困到这座古楼,还有更加嗜血的血磷马陆,这种东西不像狌狌,跟帝江,它除了嗜血还是嗜血,饿的时候连同类,幼崽仔它都吃,况且现在下面还有至少三只血磷马陆。

    周凡都不知道古人是怎么把它们养在一起的,难道就不怕它们自相残杀,虽然他非常的不解,更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周凡知道已经不能在再耽误时间了,他不及时把洞口堵上,马陆就要占领这片空间了。

    想通之后迅速的从背包掏出一颗信号弹,小心翼翼的放在祭台底下,距离马陆涌上来的洞口只有几根分差距,接着又接了一条引线到信号弹。

    做完这一切周凡对着身后的天佑众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小心信号弹的强光,几人都一直在看着周凡的行动,见到他示意之后也都明白怎么回事。

    各自都退回了房间的两边,周凡见状也不再犹豫,点燃引线之后立马迅速倒退了十几米,转过身不敢看祭台,瞬间引线燃起了照明弹。

    只听见“碰”的一声闷响,信号弹就在祭台底下炸开,信号弹炸开的刹那,祭台也随之一震,铜钟立马就发出剧烈颤抖震的嗡嗡声,慢慢的祭台就开始动了,但此时的祭台却不再是升高,而是缓缓的落下。

    周凡对此还一点不知道,他的身前还是一片白光闪耀,他不敢转身看怎么回事,但却看到四周的马陆正如潮水般的疯狂后退,全部都往洞口爬。

    过了好一会信号弹的亮光减弱了一些,周凡转身过才发现祭台已经快全部落下,那些马陆也跟疯了似得拼命往洞口爬,直到祭台沉闷的落地声响起,那些马陆才全部消失了。

    周凡也不知道那些在最后关头还没爬进洞口的马陆是被压死了还是怎么了,反正空间已经看不到马陆的身影,祭台也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看着眼前恢复如初的景象周凡也有些嚼舌,他还真不相信之前的一切,若不是房间门口那几摊触碰到被符灰融化的马陆尸体,他还真怀疑刚才的是不是幻觉。

    但周凡并没有马上喊天佑几人出来,而是绕着祭台来回走了两遍,发现洞口的确已经封死,四周围也再无一只马陆,才转身回到房间。

    天佑几人因为之前有周凡示意也不敢再去看外面的情况,索性就原地休息起来,此时几人正闲聊却见周凡一脸古怪的走了进来。

    天佑几人看到他的表情也不多问,立马上前了几步来到房间门口一看,发现祭台已经落下,马陆也消失了终影,不由都跟见了鬼似的看向周凡过了好久才见封龙感叹道:“你牛,周半仙果然是周半仙啊!”

    “别损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凡话音刚落几人就吃惊的看着他,周凡知道几人都疑惑,也没等他们发问就把刚才的事情经过跟他们说一遍。

    天佑三人一听之后也不再犹豫,既然没有了马陆的威胁他们也再担心,各自一马当先的往房外走去,呵呵,周凡笑了笑之后对着两女也道:“走吧,我们也去看看,休息了一个晚上要是再不行动,我们就要在这过冬了。”

    “嗤..嗤”倩影跟千钰一听瞬间就没忍住,不由都笑了出来,虽然周凡说的有些含蓄,但她们也知道,现在众人的处境,他们所剩的食物已经快吃完,若是再找不到出口,那他们估计真的麻烦了。

    周凡在跟倩影和千钰聊天的时候,天佑三人已经来到了祭台旁边,一边打量着祭台,还一边小心翼翼的注视着脚底。

    几人还有些担心有漏网的马陆,要是被它们一口虽然知道死不了,但疼是肯定的所以几人都格外的小心,周凡正打算跟两女往外面走的时候突然听到封龙在外面大喊:“周凡赶紧出来。”

    在房间里的三人一听顿时都大惊,周凡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想都没想,立马就往门外跑去,一口气狂奔来到祭台后,发现三人还好好的站在那里,可眼睛都直勾勾的看着祭台,准确的来说是看着铜钟。

    周凡也不去多问,也把目光转向了铜钟,只见巨大的铜钟正一点点的破碎,一道道清晰的裂纹出现在几人视野里。

    不一会倩影跟千钰也来到了祭台旁,此时的铜钟已经是浑身裂痕,就在众人不解的时候“咔咔咔”的声音响起。

    瞬间铜钟就支离破碎,半金半青铜的碎片散落了一地,但这些都博不了几人的眼球,因为铜钟破碎之后,里面露出来一具尸体。

    准确的说是一具金身铜像,一具不死的肉身,被封存在铜钟之内,随着铜钟的破碎,铜像金身彻底出现在周凡几人的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