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裹布之秘
    “这祭台我好像在哪儿见过?”盯着祭台又看了一会周凡才有些喃喃自语道:“又是四九之数,天罡排列,这祭台不会是,嘶,难道... ...”周凡心中一惊,顿时想到了什么,撒腿就朝祭台跑去。

    巨大的祭台在血月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阴冷,周凡来到祭台后并没有直接登上祭台,而是站在祭台的左下角静静的观望着:“果然如此,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难道那里也能跟冥界相连不成?”

    此时周凡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因为这座祭台他见过,他更认识这座祭台,巨大的祭台共有七七四九个台阶,加上台顶的祭祀平台,正合天衍五十之数,而祭台的高度也是出乎常人的预料,总高六十多米,每个台阶高七尺。

    在古代商周时期一仗为八尺,一仗在商周便是一米八左右,七尺,应该在一米五,这样的话,四十九个台阶便有六十多米高,周凡之所以这么清楚因为他亲自测量过,甚至还在祭台留下过记号,此时他正站在他留下记号之处脸色古怪。

    “这不可能啊,连城山脉的祭祀台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周凡一边摸索着他刻画在祭台左下角的印记,还一边不敢相信的样子,因为他知道两者实在相差的太远,一个在三省交汇之地,一个则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古城。

    而且鬼界也不可能突破的了七星大阵覆盖而延伸到外面,若真是这样那岂不是世界就乱套了,古人也不会如此这般自取灭亡。

    “不可能,不可能,”周凡越想越不通,盯着高大的祭台他便打算爬上去看看,古城里面有什神秘的地方跟事物都被他从小摸了个透,而连城山脉里面的祭祀台他更是不止来过一次,除了在祭台左下角留下印记之外,他在祭台的上面同样也留下了记号。

    而祭台一直都是深藏在连城山脉里面,在他印象里,祭台已经被大片植物覆盖,不会如现在这般整洁干净,像是特意弄的,为了祭祀而做准备般。

    况且在连城山脉里面的祭台,因为有天然的五行阵法掩盖,整个古城除了周凡,也就周凡爷爷跟天佑几人知道,周凡爷爷更交代过不要把这些事情说出去,周凡也跟天佑几人说过,可现在祭台却突然出现在这儿,这就让他感到非常不解。

    “上去看看,便知道了。”周凡打定主意后,便把古剑收回剑袋再次背在身后,一翻身就爬上了祭台的台阶上面,“呼呼”周凡刚上爬到祭台的一半,四周便开始有一阵阵阴风呼啸。

    不过这并有没有让周凡停下脚步,他知道可能因为他涉足这祭台,引起了一些厉鬼,邪祟的注意,甚至更有可能那些厉鬼,邪祟根本不想他踏上这座祭台。

    又爬了一段台阶,周凡就有些受不了了,他之前在渭楼山消耗了太多,之后又独自一人闯进鬼界,而这座祭台光是一个台阶就有一米五高,他爬起来非常吃力,只好中途坐在台阶上休息。

    周凡一边靠在台阶休息,一边打量着祭台四周的环境,“嘶”就在周凡目光扫到祭台一处角落的时候,顿时大惊,猛然倒吸口冷气后,顾不得浑身疲惫,反手就抽出古剑倒提在手上,接着又立马拿出一张辟邪符死死的抓在手心,看着祭台角落一点点靠近他的红色鬼影。

    “老子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呢。”眼见逼近他的鬼影,周凡再也坐不住,咬着牙用古剑在手上划了一剑之后便朝鬼影斩去,“啊”鬼影发出一声尖叫后慌忙的逃窜,“想跑,没门”周凡也不犹豫,朝闪过一边的鬼影就追去。

    不过鬼影好像比周凡的速度更快,嗖的下便逃窜出祭台的范围,而此时周凡已经爬到了另一半,看着底下悬空的地面便又退了回去“算你走运,不然小爷我砍死你。”

    周凡一剑没杀死鬼影却给了他自己很大鼓励,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害怕,他之前还以为在鬼界里的厉鬼会比现实中出现的邪祟厉鬼要厉害,可经过了刚才那一幕,他心里多少也有一些底了。

    “呜呜... ...”周凡刚坐下呜咽的哭泣声就响起了,这回周凡想都没想就朝身后一剑砍去,不过一剑落下之后并没有砍中什么,哭泣声并不是他人所发,而是刚才出现的鬼影。

    此时鬼影又站在周凡不远处,不过这回她就不再靠近周凡,而是漂浮在祭台边缘,漂浮在半空,周凡就是想灭了它都不行。

    “怪了,怎么又是这样,难道这些厉鬼都转性了?”望着哭泣的鬼影周凡心中讶异啊,他搞不清楚这个厉鬼到底想干嘛,索性便站在原地小心的注视着。

    过了好一会鬼影还是只发出凄凉的哭泣声,也没在有任何别的动作,周凡便有些明白了,“你是何物,为何要攻击于我,还是你有事相求?”说罢周凡便死死的盯着那个鬼影。

    果然鬼影呜咽了一阵之后便开始沉寂下来,接着又开始一点点朝周凡飘来,“我草,你干嘛,站住,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看到鬼影的动作, 周凡立马提着古剑指着鬼影,不过鬼影这回到是听话,周凡话音刚落的瞬间,它便不再往前靠了,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接着便开始一点点从模糊的身影慢慢的变得清晰起来。

    “哎呀,我嘞个去,这鬼东西想干嘛?”周凡见状大惊,倒提着古剑蹭蹭的倒退了好几米,才继续看着红衣身影慢慢由虚变实。

    “公子不必担心,奴家不会伤害你的。”正当周凡看着眼前从虚变实的身影有些合不拢嘴的时候,她却先开口了:“奴家呆在这儿已经四千七百余年了,整天浑浑噩噩,若不是公子此番带着裹布到来,我恐怕还会继续浑浑噩噩这样不知道呆多久。”

    “我去,什么情况”周凡此时已经有些脑子不够用了,他之前是见过厉鬼,可却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更让人无语的是,这厉鬼居然还能说话,他现在也有些接受不了:“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说你已经在这呆了四千七百余年?”

    “奴家是被殷商王用来祭祀族藤神,而死在这祭台上的,尸骨便葬于这座祭台里面,若非公子今天带着裹布前来,我这一缕残魂还不知道要在这呆多久... ...”

    “等等,等等,打住,打住”周凡见女鬼滔滔不绝的在道出一大堆让他懵懂的事情,便立马打断道:“你能不能先告我,为什么你能说话,第二这里又是哪里,第三你说的裹布又是啥东西?

    女鬼古怪的看了眼周凡后,才缓缓道:“这里是冥界,我在这呆了四千多年,虽然浑浑噩噩,但也有清醒的时候,大概每隔三十八年,我便会有些感应,只是不像这次这么明显,我能说话是因为这里是冥界,奴家虽然不知道公子为何能进入冥界,可在冥界跟鬼交流是没有问题的。

    但若在现实世界想跟鬼交流就必须要通灵,奴家见公子能随意出入冥界,又手持利刃便以为公子是道家中人,自然也知道这些,所以... ...”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周凡再次打住女鬼的话:“我并非道家中人,只是懂些驱鬼的本事,更不知道在现实中需要通灵才能跟鬼谈话,你刚才提到的殷商王又是谁?还有你说的裹布可是这个”说罢周凡便从背包里拿出之前在连城山遇上的鬼女给他的那张裹布递给了前期这个古代美人。

    嗖,周凡刚拿出裹布,眼前的女鬼便化作一道青烟,一下子就钻进了裹布里,这下到是让周凡有些傻眼,他根本不知道会是这样,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只好端着裹布坐在地上郁闷的打量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