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跨域祭台
    “不会吧。”周凡有些喃喃自语,接着又看了一眼小月才道:“小月,你确定么,若是照你这么说一天一夜之后这里就恢复原样,那我岂不是直接回到古城了?”

    “古城?”小月见周凡如此吃惊先是一愣,接着就出来疑惑的表情。

    “哦,是这样。”周凡此时已然不把小月当做一个鬼魂了,他把他们之前经历过的种种事情,跟商王朝灭亡之后的历史,大概跟小月讲了一篇,听得小月惊的合不拢嘴。

    不过周凡无形中把倩影跟千钰两女给省略掉,显然想不让小月知道,不过小月现在正处在极度震撼之中,她虽然有时间观念,但毕竟浑浑噩噩的在冥界呆了四千多年,也不可能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现在听到周凡的叙述,她也已经稍微有些了解,可时代变迁的太厉害一个王朝更换一个,更让她感到迷茫。

    周凡发现小月有些心不在焉,不由拍了拍她肩膀道:“小月,你怎么了。”

    “没什么。”小月还是意志低迷,过了好一会才有些幽怨道:“原来过去了这么久,经历的一个个王朝不知道有多少苦命之人像我们这样被那些无道的昏君害死。”说罢小月便开始哭泣起来,幽怨的哭声,娇美的面容使得周凡有些鬼使神差的把小月拥入怀里。

    原本还在哭泣的小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抱吓的不轻,瞬间便停止了哭泣,见到周凡把自己拥入怀里,心头先是一震,接着就如融化的冰雪般,慢慢被周凡感染,把小脑袋窝在周凡的怀里,小声的呜咽着。

    “好了,别哭了,都过去了,等出去之后,我们再想办法找到你两位姐姐的尸骨,把你们葬在一起,好了去你们的心愿。”此时周凡怀中抱着美人,可却感受不到他怀里美人的任何温度。

    抱着小月周凡就感觉像是抱着一个橡皮娃娃般,不过周凡也知道,小月身为魂魄,没有肉身,自然就没有体温,而他正好误闯了冥界,此时才能跟鬼交谈,甚至可以抱住小月,若是换做在现实世界,就没这么简单了。

    况且若想在现实世界跟鬼通灵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周凡可不是傻子,如此美人,能占点便宜就占点,而且小月长得实在是太闭月羞花,气质无与伦比。

    周凡接触过的女人单论气质,没人比的上小月,若把晴儿比喻做一个调皮可爱的女生,那千钰就是一个邻家的小女孩,既调皮,又天真,而倩影则是牵丝长发,娇美动人,无形中就带着一股,东方女人的韵味。

    而这种感觉可以说是现代女性的成熟美,但小月却不一般,她的言行举止都是古腔古韵,而且知书达理,主要还是长的倾国倾城,特别是哭泣的时候,看着就想让人上前怜惜疼爱一番。

    不过此时抱着小月的周凡却没在考虑这些,他正在想,小月他们仅仅只是殷商第一代王的侍女,可现在看来侍女都这般美若天仙,那殷商王的王妃,跟王后又该美到什么程度。

    这不禁让他想起来了,让殷商灭亡的祸根苏妲己,传说是千年妖狐所化,不过现在周凡看到小月这副容貌,他就有些怀疑了,要是真有人能美过眼前他怀里抱着的女人,那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了,如此祸水纣王被迷惑也是正常换做自己估计也会要美人不要江山的。

    不过周凡并不知道,其实月儿她们三姐妹,就等同于明朝,清朝的秀女,再进一步便是王的妃子,只不过当时商王朝戒律森严,只有得到王后的许可,侍女才能接近王,而她们三姐妹,也就只有月儿的大姐能做到王的侍寝之女。

    剩下的月儿跟她二姐,也就在朝见时候见到过王一面,之后便一直没能在接触,若是没有王后的允许,是不能接近王的,而在当侍女的三年若是没有机会得到王的宠幸,就只能在宫中独自度过十年,之后才能归乡。

    说白了月儿她们也是当时的一些达官贵族,或者王侯将相的后代,也只有这些有权,有势之人,才能把女儿送进王宫,而周凡虽然也了解历史,可毕竟四千多年前的事情,谁又能保证历史的正确的。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小月也在周凡怀里哭累了,渐渐的睡了过去,周凡看着如小猫般趴在他怀里熟睡的月儿,就有些哭笑不得,“呵呵,这都什么事啊,鬼也会累的,也会睡觉的,还让我休息呢,唉,感情看来这些小妞都不靠谱啊!不管是古人,还是现代人,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

    周凡无奈,叹了口气后,小心翼翼的挪着身子,此时他坐的极不舒服,身子半斜的靠在台阶,而另外半边却抱着小月,此时的小月还使劲的把头往他怀里蹭,双手更是抱住他的腰。

    这让周凡有些坐立不安,在自我纠结了一段时间后,他才摒除了心中杂念,把抱住他的小月小心翼翼的拉开,摆正了身子之后让小月枕在他的大腿上。

    周凡看着已经熟睡的小月,和自己逐渐发麻的大腿,暗自叹息道:“唉,红颜祸水啊,幸好哥还有点定力,不然早把你收... ...”

    “呃,公子不好意思,奴家是不是睡着啦。”周凡话才说到一半,突然就见小月醒了,看到自己枕在周凡的大腿上,瞬间就脸红了起来,更有些不好意思看周凡,只好低着头道。

    “啊,啊,没,没事。”周凡瞬间老脸就有些通红,他还以为刚才那些话被小月听到了呢,此时不但小月不好意思看周凡,周凡同样有些心虚的,不敢直视小月。

    过了许久小月才柔声道:“不好意思公子,这是小月四千多年来第一次睡觉,在公子怀里能让小月感到舒心,安全,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没事,你别再哭了就好,你一哭我也怪难受的,而且女孩子哭了就不漂亮了。”周凡见到小月如此跟他说,也不敢表露出别的想法,而是微笑安慰着她。

    小月见状浅浅的笑了笑后,就主动靠在周凡肩膀上,静静的看着还露出半边脸的血月,两人就如此静静的做了许久,渐渐的便有种别样宁静的气氛慢慢浮现出来,而周凡在一旁也不知不觉的被这种气氛带了进去。

    渐渐的周凡感觉到眼皮越来越重,原本清晰的意识逐渐的在模糊,慢慢的周凡就从被靠者,变成了依靠者,眼色一个朦胧不经意间就倒在了月儿的怀里。

    “谢谢,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我想这就是命运,命里注定我们会相遇,也是你带给了我希望,更是你拯救了我,这辈子做鬼我要跟着你,下辈子我还要跟着你。”月儿在周凡倒下后便轻轻的还抱着他一只手抚摸在周凡的脸颊,一边轻语。

    时间又如在周凡的睡眠下不知不觉中流逝,微风轻轻吹过,月儿的一缕秀发,被吹的飘起来,此时这场面若是让人看到更会感叹画面何为的唯美,虽然这里是冥界,可因为祭台的原因,又有小月在一旁,根本没有别的孤魂野鬼敢来造次,周凡才能在这种安详的环境中入睡。

    此时的画面就如诗画里的仙境般,一个男子手握古剑静静的躺在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怀里,女子红衣长袖,淡白梨花面,轻盈杨柳腰,娴静以娇花照水,一代倾城逐浪花,月儿身上更是散发出一股独特的气质,再加上还露在半空血月,使得原本诡异的场景变得如诗如画。

    -----ps:嗯哼,不经意间,刻画一章连自己都感到恶心的文文,呃。不喜欢的别喷凡尘,这种文凡尘不擅长,只是因为剧情需要,才不得已去写!哈哈!喜欢就留个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