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冥界异变
    不过如诗如画的场景并没有保持多久,周凡睡着之后,四周就开始一点点在异变,而小月同样也不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四周的景物都慢慢变化,原本凹凸的山脉不见了,一点点替换成周凡之前经过的废墟之城,而血月又出现在了天空,那一轮如磨盘的血月此时显得更加的慎人。

    “公子,醒醒,公子,醒醒。”待到四周的景物全部变化成废墟之后,小月才反应过来,仔细的定眼看了一段时间后,连忙叫醒周凡。

    周凡一睁眼就看到小月那娇美的面容在看着着他,眉宇间还带着一丝不安和忧愁,忙起身问道:“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么。”

    “公子你看... ...”小月把手一之指,周凡下意识便看朝她所指之处看去,猛地心头就一跳,接着一股不安的感觉就开始缓缓升起,周凡知道凡事一有这种感觉萌生,便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此时周凡心中暗惊,他也不再管那股不安的异样了,现在他正害怕若是场景一换,他是否还能逃出冥界,而照小月之前说的,只要撑过一天一夜,祭台便会恢复原样,虽然这样周凡也不知道能不能真的回到现实中去,但也多一分钟他也不愿呆在这里面。

    可若是呆在祭台的话,就非常有可能会直接回到古城的连城山脉,那边有天然的五行大阵覆盖,同样也是绝阴之地,能跟冥界想通也是说的过去的,回去的几率也非常大,可现在不但场景变了,连祭台也变了,他心里不得不开始着急。

    此时的祭台不再是石柱的,而是一个巨大的木架搭制而成,虽然也有二十多米高,但相比之前六十多米高的祭台就相差太远了,而这个木制的祭台则是一个独特的三角形,两人现在正坐在这个祭台的顶端。

    周凡在高大的祭台上能把四周一切景物都一览无余,周凡发现这座祭台正是之前他进塔楼的时候经过的一处地方,而他也借着血月的光线,能隐约看到那座比祭台还要高大的塔楼,两者一个在南,一个在北,遥相呼应。

    “奇怪了,怎么又回到这里了。”周凡把手中的古剑握得更紧了些,站起来俯视着底下的一切,喃喃自语道:“看来不能在这里呆下去,那股感觉越来越重了。”周凡心里刚暗自希望不要出事。

    “吼,”的一声古怪的吼声就从远处传来,吓得周凡差点没从祭台掉下去,“月儿,你知道这里是哪儿么。”

    “好像,好像来过”小月看了一眼四周有些犹豫道:”我呆在冥界四千多年,大部分时候都是浑浑噩噩,可也有少数是清醒的,这里我印象中记得,有个非常厉害的鬼王,在把持着四周的冤魂厉鬼。

    冥界其实也是一方世界,只是人换另一种方式再次生存而已,而且在这里大多都是冤死之人,不能入六道轮回脱去前世罪恶,不能凝聚魂魄往生投胎,便徘徊在这里。

    这里我来过多少次我不知道,不过在少数意识清醒的情况这里我绝对不敢踏入的,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出现在这里,但我猜有可能是因为公子是人,鬼王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把我们摄来,想要公子的肉身跟魂魄,好进入六道去轮回。”

    “什么,感情它还是冲着我来的。”周凡听罢瞬间大怒,提着古剑就打算下祭台。

    “公子,等等,你看... ...”小月拦下周凡,示意的朝底下探了探头。

    周凡见状立马回过神来,也朝底下望去,“我去”一看之后便没了之前的脾气,此时祭台的四周都是一只只孤魂野鬼,有的脑袋捧在手上,有的缺胳膊断腿,有的五官狰狞,七孔流血,一个个人山人海般朝周凡所在的祭台涌来,场面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我草,大爷的,你他么还能在逆天点不。”周凡见到这场景也忍不住爆起了口粗,听得在一旁的小月,一脸茫然的样。

    “哼,既然想鱼死网破那就来啊,谁怕谁啊。”此时周凡看着已经把祭台围的水泄不通的孤魂野鬼便来气,当下一狠就把古剑狠狠倒插在地上。

    “公子你想干嘛?别冲动,小月下去赶走它们... ...”

    “不用”周凡见小月不想让自己冒险就打算下去凭一己之力驱散这些冤魂,但周凡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呆在这里的鬼魂或多或少都是冤死之鬼,就算小月能对付十个八个,也不可能干的掉这几乎人山人海的孤魂野鬼。

    说罢周凡就上前拉过小月,冷冷的道:“你站我后面,别出声,把气息掩盖好,知道么。”

    小月本还打算说些什么,可见周凡语气冷漠,她便不敢再多言,乖乖的站在了周凡身后静静的看着他。

    “我到要看看,盛月阴雷能不能灭了你们这些恶鬼。”周凡一咬牙,用手握住倒插在地面古剑的剑身,狠狠一拉,瞬间鲜血就染红了古剑,接着周凡再取出三张辟邪符,把古剑抽出,用剑尖一张张点在符纸上面,三张符纸由开始一点点发出金光。

    “啊,公子这是什么,小月,怕。”正在周凡身后的小月,被周凡手里的符纸散发出的金光吓的不轻,不敢再看着周凡,而是转身蹲在了地上,用手挡住朝她照射过去金光。

    “呃,对不起,我忘了,你也是鬼魂,小月你不是能进到裹布里面去么,你先进去躲一躲,等我收拾了这些恶鬼你再出来。”周凡这时也不敢靠近小月,毕竟他手里还拿着符纸,只好快速的从背包拿出裹布丢在小月不远处后背对着她道。

    “那好,小月先进去了,公子这张符咒是天师符的一种,对我们鬼魂伤害特别大,公子动用这种符咒要小心,若需要小月把裹布拿出来换声即可。”小月也不敢在外面呆了,嗖的下便钻进了裹布去,临走时还不忘嘱咐周凡一番。

    “好了,现在无后顾之忧了,爷爷这个可不能怪我,您孙子也是为了保命啊,不然您就要绝后啦,嘿嘿,”周凡猥琐的笑了笑暗道:“以前一直不敢用盛月阴雷,一是怕遭天谴,二是怕动静太大不好处置,现在终于有机会能用上了,老子现在在冥界,天谴也打不到我,弄出再大的动静也不用担心了,哈哈,小鬼们你们等着吧。”

    此时的周凡可以说是无比的兴奋,自从他出生以来都没这么兴奋过,因为他从小就跟着爷爷学东西,除了一两招对付鬼魂的之外,就再无其他的便是五行阵法,学医之道,而借用满月的阴盛之力,引动盛月阴雷就是他唯一能学到能灭鬼魂的强大招式,也是唯一属于道教的招数。

    但周凡爷爷亲自交代过,非万不得已不能用,周凡以前还是在一本爷爷藏的很紧的孤本上偷偷学到的,为此周凡还被罚了一整天不许吃饭,一个月不许出家门玩,只能整天呆在院子里背古籍。

    而孤本爷爷也没再让周凡再看到过,从此之后就深藏了起来,这事周凡还记得一清二楚,不过当时他已经学了下来了,周凡爷爷也不是神仙,只能再三嘱咐,让他不要胡乱使用。

    说是会找遭到天谴,而周凡也没敢越过界,现在难得有一次机会,还是在这种地方,这让他既害怕,又兴奋,更多是激动,他在正幻想着阴雷打下来团灭这波孤魂野鬼会是什么场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