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玄冥鬼王
    就在周凡胡思乱想的时候,底下的孤魂野鬼却不安分了,一个个开始朝祭台上涌来,而鬼魂的数量太多,让四周的空气都开始一点点凝结,周凡隐隐有股要窒息的感觉。

    “天地风水,山火雷泽,无色,无相,聚风,聚雷,三才之法,以符唤神,鲜血为引,古剑为媒,借天地之势,满月之精华,盛月阴雷,现。”周凡看着底下一群群孤魂野鬼,当下心一狠,把古剑再次拔出,又再掌心处,狠狠的划了一剑。

    接着迅速的用鲜血在祭台上,勾勒出一个古怪的图案,一个看似八卦却又像五行,但却有六边等角的图案,怎么看都更像一个六芒阵,不过中间唯独留下三个空位,若是让外人看到这种东西,肯定会以为周凡疯了。

    不过此时周凡却没理会这些,他刚才喃语完那段咒语之后,符咒就开始变化,金光逐渐收敛,不在光芒四射,金色光芒全部收敛之后,符咒就开始一点点变红,再次变成鲜血侵染的颜色。

    周凡也知道这是引下盛月阴雷的条件,所以他顾不得疼痛,快速就勾勒好了引动阴雷的阵法,待到符咒再次变化,已然成为了阵法的引子。

    周凡也不再犹豫,把三张符纸分别放在天,地,人三才位置上,然后再把古剑狠狠的倒插在阵法的核心三才阵眼中,做完这一切周凡立马蹭蹭的倒退好几米。

    周凡刚退到一旁,四周就开始异变了,原本乌云盖顶的天空,突然敞亮了很多,血月也不再被乌云遮盖,全部都显露了出来,此时的血月更加的殷红,像是滴了血磨盘似得,整个冥界都笼罩在殷红的月光下。

    那些在底下还一直往祭台上涌的孤魂野鬼,顿时都停下了脚步,纷纷抬头朝天空望去,有些鬼魂更是贪婪的张开恶嘴吸食着血月照下的光芒。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周凡都有些措手不及,虽然他在打算动用盛月阴雷之前就知道,这种雷不会对阳间之物有伤害,可他还是被吓的不轻。

    就在所有厉鬼都贪婪的吸食着月光的时候,血月突然朝周凡之前所布的阵法照下一道水缸粗细的光芒直通九霄,殷红的光芒四射天际。

    接着便一道红中带蓝的雷电从红芒中猛然打在古剑上,周凡已经站的很远了,可还是被这股雷电轰击下来的冲击波震的不轻。

    红芒被雷电轰击下来后便被冲破,如一个盛满水的水袋经受不住这么大的压力,猛然破裂,一道道红芒四散而出,如炸开的烟花,落到祭台的下方,那些还在贪婪吸食血月之力的鬼魂,被一道道红芒射中,顿时化作一道青烟消失在原地。

    周凡看着一个个消失的孤魂野鬼,心中那个震惊啊,原本他还在猜测盛月阴雷会以什么形式轰下来,他都已经做足准备捂好耳朵,做好防冲击了,可直到阴雷轰下来,他都没听到一丝一毫声音,有的只是天雷打下来后那股惊人的冲击波而已。

    而且他更想不到天雷会以这种形式轰下,现在那些孤魂野鬼都如躲避瘟疫般四散慌逃,可那些被阴雷轰散之后的红芒实在太多,太多,一道道如雨水般落下。

    红芒中更是带着一丝蓝闪闪的雷电,那些孤魂就是因为接触这道雷电之后才会灰飞烟灭的,周凡现在是惊的合不拢嘴,他到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爷爷一直叮嘱他,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要动用了。

    他也知道到这阴雷的威力了,试想一下若是在现实中来这么一发,会不会直接上头条,要是再让人用手机录像视频拍下的话,这个周凡不用想都知道,第二天他绝对会成为新闻头号人物。

    况且现在网络又这么发达,就是政府想封住消息都不可能,他百分百会一夜之间成为最有名之人,况且中国历来就对鬼魂敬而远之,再看到这一幕指不定会折腾出什么事儿来。

    现在社会反迷信提倡的这么厉害,周凡敢在现实中这么玩,也有可能会被摸烟,说是用特效传播迷信,借机私底下枪毙了也说不准。

    “我靠,这,这也太夸张了吧。”周凡到现在还有些接受不了,看着一个个鬼魂在他眼皮底下消失,他都有些不忍了。

    此时周凡也无能为力了,底下的鬼魂已经被灭的七七八八,剩下的那些也不可能躲得过这如雨水般的雷芒,正当他有些于心不忍时,“吼,吼,”一阵阵恐怖的吼声响起,吓的周凡浑身一颤。

    “公子小心,鬼王,出现了,啊... ...”小月没经过周凡的召唤便擅自从裹布里冲了出来,可刚出来就被一道雷芒打中,顿时疼的大叫一声,接着就倒在周凡怀里。

    “小月,小月,你没事吧。”周凡扶着脸色苍白的小月着急无比。

    不过散落下来的雷芒好像有灵性般,都会自动避开周凡,绕开周凡落在一边,此时周凡抱着小月,雷芒自然也不会再攻击小月,使得小月能捡了一条命,“公子,你,你这是用了什么手段啊!”

    小月并不是一般的鬼魂,她毕竟有四千多的道行,而且还是被天师封印一半魂魄的鬼魂,现在魂魄重聚,自然不会一下就被阴雷灭掉,而周凡也发现了底下还有近十来个在挣扎的鬼魂,那些都是怨气非常重之鬼。

    甚至周凡还在这十几只鬼魂中看到一只荧惑,没错就是他之前在召宗府遇上的荧惑,不过之前的荧惑是个男孩,现在这个荧惑却是女孩,但这个给人感觉更加的阴森恐怖。

    这个荧惑手里提着的居然不是灯笼而是人头,一个女子的头颅,五官还依稀可见,长发飘然落地,可看着就让人感到头皮发麻,这个头颅没有眼珠,鼻子,耳朵,眼睛,嘴巴,都在散发出谈谈的烛光,就行在人头里面点了只蜡烛般幽暗的烛光看着就慎人。

    “我他大爷的,居然还有荧惑。”看到荧惑正以一种极度怨恨的目光望着他,他就感到头皮一阵炸,暗自咽了咽口水后,心说:他妈的,幸好老子精明,用了这盛月阴雷,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这荧惑看起来比召宗府的那个还要凶啊!这种东西,哥可对付不了,幸好,幸好啊!

    周凡此时不但感叹盛月阴雷的强大,更庆幸他的一念之差,若是之前不打算动用盛月阴雷,估计现在他就成了这群恶鬼的盘中餐了。

    “公子,公子”小月见周凡并未理会她,而是在一旁自言自语,便不由喊了周凡一下。

    “啊,哦,幸好你没事,吓死我了,这盛月阴雷转对付鬼魂,我还以为你也要灰飞烟灭了。”周凡心疼的揉了揉小月脑袋后才把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跟小月说了一遍。

    “公子,居然连这种逆天的道术都懂。”小月听完也很是震惊,不过接着脸色一沉就说:“可惜公子用的早了,要是等鬼王出现在用,肯定能灭了它,就算杀不死它,咋们也不用在害怕它出来加害我... ...。”

    “哈哈哈,哈哈哈”小月话还没说完,远处就传来一阵阵粗狂的笑声,接着那些还在底下拼命挣扎的小鬼就被一阵烟云卷了起来,一阵风卷残云过后,烟云就来到了跟祭台遥相呼应的塔楼处。

    那些小鬼也一个个跟着现了身,全部恭恭敬敬的落在塔楼的外面,像是在等候着什么似得,不一会周凡就看到从塔楼里走出来一个身穿烟衣,身材大高的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