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物色向导
    走出饭馆周凡开着车直径就朝县城唯一的一家酒店奔去,“美女,给我开一间单人房,一间三人房,楼层不要岔开。”来到酒店后,周凡很快就办好了住房手续。

    小县城的酒店就算你没身份证也能开的了房,况且周凡还给了收银美女一百钱快小费,不过这小费也不是白给的。

    他另外还留下了两百块钱,让她再找一辆的士跟两个服务员,准备去把天佑三人扛回来,不然这三都倒在饭馆的话,估计今晚的事就要耽搁了。

    “唉,爷爷啊,你让我怎么去找这东西啊,这明显是虚构的嘛,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周凡开好房间后,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换了套衣服正躺在床上,端着爷爷给他的异草经仔细研究着。

    周凡看了一段后,实在忍不住疲惫,倒头就睡下,但刚躺下没多久,心里又在惦记着这事,于是又翻开异草经:阴阳两生果,乃是一百三十六种天下奇珍异草中的极品。

    天地有阴阳,太极生两果,阴阳两生果三十年开花,三十年结果,一甲子方成熟,阴阳分烟,白,果子呈红,绿,外红,内绿,烟白透中间,上尖下圆,里外开花结果,人食之可起死回生,延寿千载。

    阴阳两生果,为阴阳之物,乃天道四九之数中的奇珍,必有伴生之物,梦幽草则为阴阳两生果的伴生之物,若人服之可通幽冥,望生死,忆前世,断今生。

    “我靠,有没这么神奇吗!”看到这儿,周凡终于明白,爷爷为什么让他来找这梦幽草了,感情这东西可以忆前世,断今生。

    但周凡心里却在疑惑,这种东西到底存不存在,并不是周凡不肯相信,恰恰是因为他见过的事物太多太多了,有些甚至都是超出常理,更有些都隐约接触到了神仙的范围。

    现在就算摆一头龙在他面前他都不吃惊,但若是说这些奇珍,异草,他还真没有底,因为他根本就不曾见过,甚至在此之前,连听他都没听说过。

    这让他很是怀疑,“唉,算了,管他呢,等到了那里,再问问当地的草药人就知道了,爷爷之前跟我说过他认识的一个朋友便是那里的草药人,希望爷爷的这位朋友还在世。”想着想着,周凡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嘶...啊”时间渐渐来到傍晚,周凡一个翻身之后缓缓的醒了过来,但刚一伸腰就发现自己浑身都在疼,:“嘶,伤口看来是愈合了。”周凡不禁暗自叫苦。

    努力勉强撑起身子,端过放在床头柜的矿泉水,猛的灌了几口后才感觉好点,:“呃,小月,?你怎么在这儿,你出来多久啦?”刚感觉好点周凡就想掀开被子下床洗澡,但却见到站在床边的小月,顿时就停住了手上的动作,面色尴尬的打量着她。

    “嗯,公子你醒啦,”小月甜甜一笑:“奴家在这已经有好一会了,方才奴家在里面喊公子,公子却没有答应,奴家就出来了,但见到公子正在熟睡,便没有去打扰公子,所以小月只好在这儿站着等公子醒了。”

    “哦,出了什么事嘛。”

    “啊...公,公子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周凡见状一时没注意,掀开被子就跳下了床,却忘了此时他才穿着一件内裤在身上,别的都光溜溜,这让生活在古代的小月,顿时就感到面红耳赤,捂着小脸有些羞涩的不敢看周凡。

    “呃,那啥,不好意思,一时忘了,忘了。嘿嘿,”周凡也没多不好意思,利索的穿上了衣服裤子后又接着道:“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小月听罢转过身先是偷偷的瞄了一眼周凡,接着才把手放开,但还是小脸通红,有些不适应的说:“是这样,公子在封印大阵的时候,我感觉到一个怨气极强的厉鬼从里面跑了出来,虽然当时我在裹布里面,但这股怨气我也能清晰的感觉到。

    我担心那只厉鬼会加害公子,所以一入夜我便打算跟公子说明此事,但方才叫了公子几声,公子都没答应,小月担心公子有事,所以就擅自从裹布里出来了。”说罢小月不再一脸羞涩的样,而是有些唯唯诺诺,像个做错事的小媳妇一样,低着头站在一旁,这让周凡看的不禁狠狠的咽了口口水。

    “哦,别站着了,你坐下吧。”此时周凡也不敢再看倾国倾城的小月,因为他怕他把持不住,吩咐了小月一句后,转身就朝浴室走去,边走还边说:“没事,我身上有古剑,龙神画,还有护身符,厉鬼是不敢接近我的,再说了要是那个厉鬼敢来,我怀里的龙神画便会有感应,就算我睡着也不会出问题,你放心就是,嗯,你先进裹布里吧,别一会让天佑他们看到了。”

    “哦,知道啦。”小月听罢有些失落,见周凡不再看她,嗖的下就钻进了裹布,但她哪知道周凡是不敢看她,若是再盯着她多看几眼,估计就真要来场人鬼情未了的大战了。

    “唉,搞定,终于舒服多了,看来以后还是少让这祸国殃民的祸水出来的好,不然指不定啥时候,哥就要沦陷了。”周凡洗漱好之后,抄起背包就去敲了天佑三人的房门,:“喂喂,起来啦,你们他娘的在睡,哥就自己先走了,你们可要自己搭车去啦。”

    果然周凡拍完房门没多久,就见天佑昏昏沉沉的来开门了:“我靠,用得着这么赶么,现在才七点半,你让我们再多睡一会。”说罢天佑又转身回到了房间,周凡见状忙跟着进去,但才一踏出房间,就味道一股非常浓臭的酒味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这三谁吐了。

    闻到这股刺鼻的味道周凡立马停住了脚步忙道:“你们再不快点,就不用吃晚饭了,一会都可以直接吃宵夜咯。”

    天佑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而封龙则已经起来了,此时正在洗澡,子蒙这家伙不用说了,还蒙头大睡着,:“唉,算了,我自己先去找点东西吃,你们准备下,一会咋们还要赶路呢,去到那边再睡不迟。”说完周凡就不再理会三人,独自一人出了酒店。

    夜幕的来临让整个县城更加的萧条,原本白天还开门的小饭馆此时已经关上了门,而四周除了偶尔能见到一两个骑着摩托车飞奔而过的路人以外,就只剩下周凡一人驾驶着小车行驶在小镇的公里上:“我勒个去,这尼玛也太夸张了吧,有这么害怕么。”周凡开着车来回在县城转了两遍,还是没能找到吃的地方,不由有些无奈,一打方向盘只好又转回了酒店。

    “搞定了没。”周凡再次推开天佑三人的房门,此时的天佑跟封龙已经在一旁聊天扯淡了,而子蒙正在洗澡,见到周凡进来天佑立马道:“你来的正好,暮雪刚打来电话,说她们已经到了西林县了让我们赶快过去。”

    “这他妈的太乱来了,好好的非要跟来干嘛,真是没事找事,添麻烦,你们赶紧收拾下,我们这就出发。”周凡一听当下就有些生气,催促着天佑三人快点。

    “呃,这就要走啦,还没吃饭呢... ...”

    “你还想着吃呢,要吃你自己吃吧,我们两个不饿。”封龙鄙视的瞟了眼刚走出冲凉房门口的子蒙。

    “行了,收拾下,我们这就出发,从七星大阵里跑出来一个怨气非常重的厉鬼,我现在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希望它别跑到西林县去,这里距离西林县也只有一百多公里了,别出什么事才好,而且你现在就是想吃也没得吃了。”周凡见子蒙穿好衣服,便抄起背包丢给三人,先一步走出了房门。

    “都小心点,别都睡着了,我担心这一路会不太平。”四人刚上车,周凡就立马发动了汽车,直径使出了酒店,“趁着现在时间还早,去到那边还可以找下,爷爷说的那个卖药的人。”

    “不是吧,这是死镇么,这么安静,一家店都不开,一个人都没有。”汽车缓缓的行驶在县城的公里上,这时子蒙才明白为什么,周凡刚才说现在就是想吃都没得吃的意思了。

    “对了,你说的爷爷让你去取药材,还真有这事啊?我之前还以为你是胡乱找个借口支开倩影跟千钰的呢。”天佑听着周凡话不由有些惊讶。

    周凡打起精神把车速提高了些才缓缓道:“也不算是胡乱找的借口,取药是假的,但的确有这个卖药的人,找他并不是为了取药,而是让他当咋们的向导,不然进贵州,云南这些山脉咋们不熟悉,贸然进去风险太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