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一章 偷跑出来的异兽
    “我靠,又是这... ..”子蒙看着一点点接近汽车的阴兵,忍不住惊呼出声,但看到周凡三人死瞪着他,子蒙也没敢把话说下去。

    封龙见状也不会理会子蒙,深吸口气后就问:“现在怎么办,难道要等这些阴兵撞上来么?”

    周凡低头沉思了会便朝着封龙说:“看来要牺牲你了封龙。”

    “我去,我就知道。”封龙接过周凡递过来的天戮符,忍住心中的郁闷,把之前包扎伤口的绷带解下,把已经愈合的伤口用匕首再次划开,鲜血瞬间就染红了天戮符,封龙见状才忍痛往的伤口倒了止血的云南白药。

    “给你,对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一下子冰雹,一下子积水的。”封龙把天戮符递回给周凡后便好奇的问道。

    “先解决了眼前这些阴兵再告诉你们。”周凡手中的天戮符正被封龙的鲜血一点点的侵蚀着,经过纯阳血侵染的天戮符不像辟邪符一下子就见效果。

    此时的天戮符正一点点由之前的暗黄渐渐变暗红,直到天戮符彻底的由黄变红后,周凡才打开车门走下了车,拿出一把纸钱洒像天空。

    然后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透明胶,把天戮符贴在车子的前车盖,做完这一切周凡又回到了车上,而那队迎亲的队伍也随着满天飘落下来的纸钱随之消失。

    “呼”周凡见那些阴兵消失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现在还不知道那东西是不是还跟着我们,你们控制好自己的思维,别去胡乱想什么。”

    说罢周凡没理会三人,天佑各自一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看到对方一脸懵逼的样,而周凡却一脚踩下油门车子猛地就串了出去。

    此时周凡也不再不担心会把车子开到路边去,因为随着阴兵的消失,雾气也渐渐随之消散,汽车开了十几分钟后,“啥情况。”天佑再也忍不住沉闷的气氛先开口问道。

    周凡有意识的看了好几眼后视镜,有些忧心忡忡的说:“先别问,天戮符虽然能震慑它,但不敢保证它还会不会跟着咋门,等到了西林县人气一重它自然不敢来。”

    天佑听罢也不再多问,几人又开始各自沉闷起来,而再经过刚才那些事情之后,路上几人再也没在遇上古怪的事,非常顺畅的就抵达了西林县。

    车子刚开进县城顿时几人就,有再次回到璐城瑶族县城的感觉,此时西林县的大街上也空无一人,虽然没有像璐城瑶族县那样那么夸张,整条街道没一家店铺开门可也是萧条的很。

    “现在才十一点,这里虽然也很萧条,但估计不会想璐城瑶族县城那样,家家户户都闭门不出,咋们去小吃街那里人多,那个东西不敢跟来随便再吃点东西。”周凡在县城逛了两跳街道后也不再去管它,看着导航上的路线直奔小吃街而去了。

    “老板先来四瓶啤... ...”

    “别,老板来两只就够了。”周凡连忙打断子蒙的话,他可不想喝酒,而且也不想再让众人喝醉,毕竟那个东西还不知道会不会还跟着他们,“爱喝你自己和,别拉上我们。”

    说罢周凡来回转了一圈,发现这个所谓的小吃街只是一段百来米的古街道,但这段街道上却琳琅满目的,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好吃的东西,现在虽然已经快接近凌晨,但依旧还是人来人往,跟璐城瑶族县城一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这里应该没事了,猼訑喜静,而且人气越重它越讨厌,更重要的是猼訑不敢暴露自己的本源,人多了污秽的思想就多了,一个人的思维它能控制并且能具现化东西来,两个人就很吃力,这里人这么多,它就是有心要搞我们也不敢来这里。”

    天佑三人,听得是一头雾水,各自看了对方一眼,均看到对方一脸懵逼不解样,“你大爷的,你... ...”

    “行了知道你们听不懂,别着急啊,等暮雪她们来了,我再跟你们说。”说罢周凡就站了起来,独自去找他的奶茶店去了。

    不会一会周凡就提着一大袋饮料再次回到了路边小摊,但他却发现晴儿跟暮雪已经坐在天佑三人的对面,此时跟三人聊的正欢,几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的正起劲:“来的挺快的,不过不得不胯下你们选择住的地方还真好。”

    “哼,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

    “切,某猪就猪呗,整天除了想着吃的,还能干啥,选个酒店都要挑在一个满是吃的街道,哼哼,好意思说,啊... ...”

    “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暮雪听着天佑在一旁嘀咕,瞬间就脸红了起来,顿时就坐不住了,来到天佑身旁狠狠就在天佑背后拍了一巴掌。

    “嘶,你轻点,再打你以后就要守活寡了。”天佑被暮雪一巴掌打的疼得吱呀咧嘴。

    “你还敢说... ..”

    “别,暮雪你别再打了,天佑身上还有伤呢。”封龙见状连忙上前阻止,他知道刚才暮雪那巴掌是打不疼天佑的,但恰巧正打中他的伤口,而几人之中天佑的伤势最重,他还真怕暮雪再多拍几下天佑会出什么事来。

    “怎么回事,还受伤了,我看看”暮雪仰的手瞬间收回,听到封龙的话,脸色马上便的不好起来,也不顾在场的众人,直接就扒开了天佑的衣服,但看到天佑身上都缠着绷带的时候,立马就红了眼睛,泪水一直在不停的打转。

    天佑也不责怪暮雪,反手一把搂着暮雪进了怀里安慰道:“我不是没事呢,嘿嘿,放心死不了的。”

    “呃,秀恩爱死得快。”就在周凡跟天佑都和晴儿暮雪两人窃窃私语的时,封龙突然在一旁不冷不热的道。

    “哈哈”这下就逗坏了周凡,一下没忍住便笑了出来:“让你之前有机会还不要,现在好了吧... ...得得,我不说了,我不说了,还不行么。”周凡话显然没说完,就不再往下说去。

    不过此时几人都有些偷笑的看着封龙,而封龙正用一种极度仇视的目光盯着周凡,但见到众人都偷笑的望着他,他只好作罢,如泄了气的皮球般,一瞬间颓废了不少。

    “行了,既然人都到了,该说正事了。”周凡转身看了眼四周的环境顿了顿后才说:“刚才我们遇上的是异兽中的一种,名叫猼訑(bo yi),这是一种善于隐藏伪装的异兽,山海经记载:基山,有兽焉,其状如羊,九尾四耳,其目在背,其名曰猼訑,佩之不畏。字面解释的意思就是:山中有一种野兽,形状像羊,长着九条尾巴和四只耳朵,眼睛也长在背上,名称是猼訑。

    而这种猼訑,在孤本里面却有独特的记载,猼訑四耳九尾,一尾一轮回,背生双目,头有金眼,双目望阴阳,金眼观生死,碧绿双目化虚幻,金眼看透生死局。”说着说着周凡突然停了下来,众人刚想发问的时候却看到老板端着一碟碟美食朝他们走来。

    看到老板离开周凡继续道:“这种异兽,比帝江更加的神秘,甚至在中华上下历史上面还没有谁真正的见到过这东西的存在,刚才我不敢说也是因为害怕,这异兽能具现化我们心中所想的东西,更能放大你内心恐惧的一面。

    孤本上提到猼訑一尾一轮回,九条尾巴就拥有九种人们的内心潜藏的各种情绪,喜、怒、忧、思、悲、恐、惊,亦称“七情”最后就是双绝:哀和欲。

    猼訑能控制人的九种情绪,从而具现化你心中的东西,所以刚才子蒙说什么就会出现什么,就是因为猼訑一直在跟着我们,它把子蒙内心的东西具现化了出来。

    我让你们摒弃心中杂念,就是为了不让你们乱想,生怕你们再弄出个什么更加可怕的东西来,而且那个时候我也不敢多说,第一是不敢肯定到底是不是猼訑,第二当时那种情况我不说还好,一说你们心里会更忍不住的去想,更加控制不住心中的想法。

    所以我当时才迟迟不肯说出原因,现在这里人气重猼訑不敢跟来,也经过了一段时间你们也有了缓冲,现在再跟你们说会比之前好的多。”

    “我靠,照你的意思,有了这东西,你想要什么就能来什么?”子蒙听罢顿时两眼发光。

    “别异想天开了。”周凡知道这家伙心中的想法,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这东西是从七星大阵跑出来的,猼訑不是人能控制得了的,虽然它有具现化人心中想法的能力,但谁也没见过,而且我估计没人能控制得了它。

    也没人敢去控制这家伙,说的不好听些,这东西只要你存在思想它就能具现,你要是倒霉点,想到山崩或者地震,那就你等死吧,这种东西太玄,我不得不佩服古华夏人,他们是怎么把这神奇的物种抓进渭楼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