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四章 世代采药家
    子蒙正一个人喝的昏天烟地,突然看到周凡从远处走来,一脸醉醺醺的便朝周凡道:“回来啦,事情搞定了吗?”

    “我靠,你他么别喝了。”周凡见状上前一把抢过子蒙手中的酒,一脸无奈的说:“唉,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你就是把自己喝死了也没用啊。”

    “你不是能招魂吗。”说到这里子蒙突然变了个样,一把子抓住周凡的手,有些哀求的道:“我也想放下,但我放不下,我想她,真的很想,你不是能让人见鬼魂么,让我见她一面,就见一面,就见... ...”

    “唉... ...”周凡望着眼泪不知不觉已经流下的子蒙,深深的叹了口气,把手中的酒再次递回给他,自己也拿起一瓶酒,跟子蒙对饮起来。

    此时周凡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去安慰子蒙了,只能任由他喝醉,现在也只有酒精才能麻醉子蒙心中的伤痛,周凡知道子蒙的事情,也知道他心中的痛。

    平时别看子蒙大大咧咧的,但他心里细着呢,作为他的死党,周凡也只能精神上的安慰,有些事情男人之间不用多说。

    “来喝... ...”子蒙跟周凡碰了下杯,又把满满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周凡也不说话一口气也闷完了酒,接着不等子蒙,先一步帮他倒了一杯又给自己满上,就这样两人一人一杯喝到了近两点才回酒店。

    “我靠,他怎么喝的这么醉啊。”周凡搀扶着子蒙回到酒店,推开房门发现封龙居然还没睡,正坐在电脑车打着网游,封龙看到两人到来,又看到子蒙一副醉生梦死的样子,瞬间就站了起来,跟周凡一起把子蒙弄上了床。

    “唉,这家伙,算了,不提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中午咋们还有事呢。”周凡也有些喝多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去过的解释,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这酒还真不是个好东西。”周凡离开封龙的房间后,就朝晴儿的房间走去,“啊,你,你压到我。”刚来到门口,周凡还没来得及敲门,晴儿就一把打开房门,周凡手扶着房门一时没注意瞬间就失去了重心,一把扑在晴儿的身上。

    “呃,嘿嘿,你没事吧!”周凡有些不好意思站起身,狠狠的晃了晃脑袋后说:“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哼,害我白担心,居然是花天酒地去了,早知道就不给你开门,让你睡大街算了。”晴儿看到周凡一身酒气,再想到自己等了他一个晚上,顿时就有些生气。

    “呃... ...”周凡看着晴儿撅着小嘴生气的样,顿时就有些无奈,接着又自顾摇摇头,没去理会她,转身把关好后,上前一把抱住晴儿,没等她挣扎,一个强吻就吻了上去,瞬间两人都有些迷离。

    周凡吻了一阵之后,才放开已经软在他怀里的晴儿,看到晴儿此时已经不再生气,才把之前发生的一切事情跟她说了遍,又把子蒙之前的经历告诉了她,听得晴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晴儿听完子蒙的事迹之后,又经过周凡一顿安慰,渐渐平和了下来,倒下周凡怀里有些感叹的说:“居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难怪... ...唉”

    “嗯,现在不怪我花天酒地了吧。”说罢周凡坏坏的看来眼他怀里的晴儿。

    “哼,那你也不能喝成这样啊。”

    “嘿嘿,酒醉人兴起,不醉怎么能抱得美人归呢,你说是吧。”

    “你,你想你干嘛... ...”

    “你说我干嘛,嘿嘿,”说罢周凡搂着晴儿一个翻身就压在了她身上... ...

    是夜几人过着各自不同的美妙夜晚,众人直睡到第二天大中午才起来,而此时周凡跟天佑已经在酒店楼下大厅坐着等待封龙跟子蒙了。

    两人一人是通宵打游戏直到早上才睡,另一个是醉酒过度,到现在还昏昏沉沉,弄的一直拖到现在,而暮雪跟晴儿一早两人就双双结伴购物去了,哪还管周凡几人死活。

    “我靠,这两个发温,还真他吗的不靠谱。”一边的天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两人现在是又累又饿,累的是昨晚加班太多,饿的是因为他们起床到现在,已经等了近一个小时,封龙跟子蒙还没起来,两人昨晚又太卖力实在有些体力不支。

    “唉,算了,咋们自己去吧,不等他们了。”说罢周凡转身就朝门口去。

    “等等,来啦,来啦。”就在两人并肩刚走到门口想上车时,却听到封龙在后面大喊,还拉着一脸吊丧样的子蒙跟了上来。

    “我靠,早知道我们就先去吃东西。”周凡见状忍不住抱怨了句,也没在多少什么,示意众人就上车。

    此时车子悠闲的在县城的街道路面转着,几人正叼着牙签一副吃饱了睁着没事干的样子,子蒙无疑是几人中最好动的,车子刚开出去没几步就迫不及待的道:“现在我们要去哪儿?”

    “出县城。”周凡把嘴里叼着的牙签往窗外一扔,把车子的速度瞬间就提了起来。

    “你不会又打算去什么古怪的破地方吧,上次的伤还没好呢。”直从上次进了渭楼山啥都没得到,还弄的一身伤出来,子蒙就有些抵触,刚听到要出城立马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放心,行动暂时不会开展,只是那个采药人住在城外,咋们想找他一定要出城。”说罢周凡也不再理会三人专心的开车去了。

    四人一路无话,车子渐渐开到一个小村庄外停了下来,“这就是你说的采药人的家?”封龙打开车门下车后发现其实这里算的上是一个中型的村庄,从公里的边缘一直到山脚都有人住,房子一排接着一排。

    周凡环视了四周一眼,也走下了车,几人并排的一起走进村子,四人来到一条小溪边,就看到那里有好几个妇人蹲在边上,正用木棍敲洗衣服,看到周凡四人到来,不由看了几人一眼,便不再理会四人,又开始各自聊天起来。

    周凡见状知道她们村子并不抵触外人便上前道:“大姐跟你打听个事,这里有个采药的人,叫吕万福的,请问他住哪儿。”

    被周凡讯问的大姐,先手嘴里嘀嘀咕咕了一阵子之后,才用一种很生疏的普通话对周凡说:“吕万福,不知道。”

    “难道这里没有这个人,还是已经去世了。”周凡听罢心里有些不解又问:“那请问大姐那村长家怎么走?”

    这个村子里的人好像都比较热情,见周凡询问,又有一个妇女站起来道:“从这里直走,然后看到一颗大树左拐,见到一家门口贴有门神的院子,那就是村长家了。”

    “好的,谢谢大姐。”周凡听罢道了声谢,就转身离开。

    “哎,你们说为啥凡是村长都这么有钱呢,看看这院子的占地,跟房子的装修,明显就跟别的不一样,是不是村长都贪污啊... ...”

    “闭嘴,别瞎扯淡,咋们还有求于人呢,这个不关咋们的事,别乱添麻烦。”封龙呵斥了一旁有些神经大条的子蒙。

    就在四人刚走进院子,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迎面而来,不解的看着四人道:“请问你们找谁?”

    “哦,不好意思打扰了。”周凡见妇女疑惑的表情立马说:“我们是来找一个叫吕万福的采药人,我有个朋友病了,听说他采的要能治好我朋友的病,这才来寻他,但问了一些村民都说不知道,我们只好来请教村长了。”

    中年妇女把周凡四人请进了房子,给四人倒了杯水才说:“是这样啊,你们先坐会,我丈夫正好有事出去了,一会才回来。”

    周凡四人刚坐下来没多久,就看到院子外面走进来了三五个中年男人,那个妇女刚看到几人走进来,就连忙迎上前把周凡几人的来历说两个遍,其中一个身穿旧西装的中年男子说:“你们要找吕万福?”

    周凡一听中年男子的口气知道他肯定知道吕万福的下落忙道:“对,对,请问您知道他在哪儿么?”

    “他是世代草药人,虽然村子很少有人知道他,但碰巧我正好知道。哈哈,来来都别站着进屋里说话。”中年男子一改一般正经的常态,笑着把众人都带进去了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