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七章 意外之外
    “什么盗墓,好啊,好啊.... ....”

    “闭嘴”周凡见子蒙一脸兴奋样,不由合呵斥了他一句,又对吕天远道:“事情没这么简单吧,你不把话说清楚,我们是不会帮你的。”

    吕天远见状有些言言于止,但看到周凡决绝的表情,也只好认怂,顿了顿后便说:“是这样,这里是三省交汇之地,世代都有墓葬埋在这边。

    而这里又是一个极其好的风水宝地,自古以来在这边下葬的达官贵族更是不少,我是个草药人没错,但我除了采药为生还是一个专门探点,探墓,之人也就是俗称的地狗子。”

    “地狗子是什么意思?”晴儿听着疑惑不由问出声来。

    周凡看到不但晴儿看向他,就连暮雪,天佑和子蒙也朝他看来,不过这里也就他跟封龙了解历史有研究这些,几人不懂也很正常,见此周凡就道:“自东汉三国时代,就有了专门的盗墓的机构,相信这些你们不懂也听说过。

    三国时期曹操的私人盗墓团伙,就叫摸金校尉,而也是从当时盗墓行业开始分派,分支流,大盗称官盗,小盗称倒斗,当时的人根本不会考虑人之气运,阴德亏损,挖到宝藏赚钱也是最重要的。

    而当时南北两边的倒斗之人,也开始分派,南派讲究地理走势,沙土流向,北派注重分金点穴,探墓,风水之局,而传到了清末民国时期,两边的人分派别则更加的细致化。

    北派把专门踩点,探墓的人称作鬼探手,而南方人则没人北方人这么文绉绉,况且当时南方大多都是少数民族,就算有客家人也决定不了一个流派的命运。

    南方这边专门探墓的人被称为地狗子,两者都是同样的作用,专门发掘古墓,踩点,探墓,直到确定这个墓没有被盗,就会把点卖给专门盗墓的人群。

    而这些人所谓的鬼探手跟地狗子,也是有规矩的,就是只能探墓,不能盗墓,当时在民国时期流派区分的下来之后规矩就是这么定的,所以盗墓并非你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原来是这样,盗个墓还分的这么仔细啊。”晴儿听罢不免有些吃惊。

    “呵呵,果然是行家。”吕天远看到周凡这番解释,不由就对周凡高看了不少,:“周凡兄弟说的没错,我祖上就是鬼探手,祖上的规则是也这么传下来的,只探墓,不盗墓,因为探墓只踩点,不去惊扰先人,不算亏损阴德。

    而这是我们做鬼探手这一行,定下的死规矩,倒斗除了探点,还分挖沙,涉水,起棺,敛金,等一堆步骤。”吕天远说着就停了下来,看到周凡微笑的看着他,他便知道要他继续解释下去。

    吕天远深吸口气后继续道:“探点,就是我们这种,专门发掘墓穴之地,倒卖给他人的活,而涉水则是风水之局,挖沙主要讲究的是技术活,如何能在一夜之间不费吹灰之力打盗洞到主墓室,而墓穴又不倒塌。

    至于起棺我就不太了解了,听说是要懂阴阳术而且还要天生八字够硬之人才能做起棺者,起棺最忌讳,也是接触死人最多的一个环节。

    先人都讲究风水避讳,而挖先人墓更是要损阴德,这类人去起棺材能不被阴气灼了气运而枉死,剩下的敛金就容易理解多了,就是事后倒卖环节,所以看似简单的盗墓并不是你们想象的这么简单。周凡兄弟既然懂这行,我也不瞒你。”

    “你继续。”周凡见吕天远停下来,朝他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吕天远见状叹了口气就说:“这些年我探的点也不少了,赚的钱也足够生活本想收手的,可就在前两年突然有一个境外组织找到我,让我帮他们找一个西周的墓穴,还把墓穴的大概方位也给了我。

    当时我就奇怪为什么他们知道了位置,为什么不自己去找还要来找我,而之后接触了到了我才知道,他们是对这代不熟必须要找个向导,而这边还驻扎有一个边防军事区,他们不敢在这边多做停留,没错过来都是偷偷摸摸的。

    之后的两年行动中,更有一次他们动用了炸药惊动到了边防军区的人,之后这边就被列为三防地带,入关的边防线只要发现是境外人员就不允许进入。

    之后的时间他们陆续让人来找我,让我去帮他们找到这个墓穴,可越接触我就越有种不祥的预感,我但心在我帮他们找个这个墓穴之后他们会杀我灭口... ....”

    “等等,你什么意思?”周凡听着这事情有些恰巧,皱着眉头就道:“境外组织找你帮探墓,跟你找我们帮你倒斗有什么关联吗?现在你让我们帮你倒斗,你什么意思?还是说你已经找到了这个墓穴?让我们跟你一起倒了这个斗赚了一笔钱之后,你就人间消失?躲避这些遇要加害你的人?我可以这么理解么?”

    “厉害,兄弟不亏是做大事的人,心思果然够缜密。”吕天远对周凡竖起大拇指,一脸佩服的样子说:“这个墓我是找到了,能让境外组织看上的墓,我相信不会差到哪儿去,最重要的是那个墓还被动过是完好无损的。

    这种大墓里面值钱的东西肯定不少,随便倒上一件就足够花一辈的了,虽然祖上有规则,但若我不倒了这个墓,光凭我这些年攒下的钱,根本不够出国躲避那些瘟神的。

    而这件事我又不敢告诉别人,谁又能敢保证那些盗墓团伙,没有跟那群境外组织没有联系呢,所以当我看到你们的时候,就断定你们不是这里的人。

    也不会是简单的游客,虽然打着找草药的名头,但凭我多年的阅历,也能猜的出你们是干这行的,所以我才会找上你们,而当时那个村长也在边上,我便不明说。

    只能一口气把价钱抬高,从而试探试探你们,要是你们不愿意,那证明我猜错了,要是愿意支付这十万,那便是我猜对了,你们也一定会跟来,而再听到这事之后,相信你们有百分之九十会选着跟我去倒了这个墓穴。”

    “哈哈”周凡听罢顿时仰天大笑,接着用一副不屑的语气道:“就算一个能卖上亿,也与我们无关,不好意思我们还真是来草药的,另外你到是打算的很好,让我们无端端的参与进这件事情来。

    先不说别的,就算墓倒成功了,你可以拿一两件值钱的玩意人间消失,可我们呢?要是这事让境外组织知道,我们岂不是平白无故被牵扯进来了吗?

    你当真会算计啊,这样你拿了东西消失那些人也不会再去追你们,因为这个墓穴还有我们进去过,与其找你一个人,还不如找我们一群人来的方便。

    况且他们志在这个墓穴,里面必定有些东西是他们想要的,若是到时他们找我们报复那我们岂不是冤枉?”

    吕天远根本不知道周凡会联想到这么多,甚至有些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只是想让周凡几人跟他一起倒了这个墓,为的是拿到值钱的东西卖了包保命,二是为了报复那群境外组织人员,现在见周凡如此也不该说什么好,支支吾吾的待在一旁有些傻了眼。

    “呵呵,戳到痛处没话说了吧。”周凡冷冷的笑了笑转身就朝来时候的路走回去:“我们走这次交易取消,那三万块我们也不要了,你自求多福吧。”

    “周凡你.... ....”

    “别说话,我自有安排。”周凡见身后的天佑有些不解,也不让他把话说完,就对他隐晦的摇摇头,天佑见状也不再多说,给众人打了个眼色后就跟了上去。

    “各位兄弟等等。”吕天远看到周凡几人真的要走,顿时急了连忙上前道:“我并不是有意要算计各位的,只是这些连我都没考虑到,周凡兄弟既然提出来了,那说该怎么办吧,我都听你的,只要你们肯陪我去倒了这个斗。”

    “这可是你的说。”周凡听到这话,顿时止住了脚步转身说:“想让我们跟你去倒这个斗也行,只是... ...”

    吕天远见周凡还故意把话拖拉立马就问:“只是什么?”

    “只是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要带我们找到我们需要的药草,第二到了墓穴一切都要听我的,另外我们有优先选择权,我要求的也不多,只优先选择一件东西,你若是答应,那我们就陪你走上这一趟。”

    “好,就这么办。”吕天远听完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要是那些境外组织真的牵扯到我们怎么办?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书封龙从后面赶上,小声的对周凡道。

    “呵呵,放心”周凡笑了笑说:“那些境外组织咋们又不是没遇上过,难道你们忘记了渭楼山里面的那些人了吗。”

    天佑听罢顿时一惊,接着脱口道:“该不会他们是同一批人吧。”

    “应该是,而且那有这么多境外组织来这边,再说了就是他们真找我们麻烦,咋们还怕他们不成,哼哼”显然这一切都在周凡掌控之中。

    “你一早就知道这些了?所以才会答应吕天远十万块的条件?”这时就连一贯心思缜密的封龙都有些看不透周凡了。

    “也不能算全对吧,吕天远的阴谋我能猜到一点,但并不是全部,属于意外之外。”周凡笑了笑后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