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一章 铜镜
    “你看。”周凡把手中的望远镜递给身边的天佑,此时子蒙跟封龙也赶了上来,“哪里怎么有栋阁楼呢,你知道怎么回事吗?”天佑把望远镜丢给了一旁的封龙,转身便对吕天远道。

    “我也从来没见过。”吕天远盯着茂密的灌木丛一脸的疑惑:“我来往这两边,从来都没有去过下面的山坳,因为那里是低洼地区,蛇虫鼠蚁聚集最多的地方,毒物也非常的多,而且珍贵的草药也不会生长在那种地方,况且下面的灌木丛太过茂密,进去也不方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

    “怎么办?”天佑见状低声的朝三人问道。

    子蒙有些抵触的看着下面的灌木,“咋们还是别下去了吧。”

    周凡眉头微皱,自顾低头沉思了会便说:“走,下去看看。”说罢便示意封龙跟子蒙先打头阵,他跟天佑各自带着两女也不好先行。

    “哎,各位等等,等等啊。”吕天远见周凡几人说下就下,丝毫没有一点迟疑,便赶忙上前道:“你们下去我先不说下面有什么危险,但咋们这样这一来一回,肯定就赶不及回我住的地方,那今晚我们只能在这荒郊野外过夜了。

    别怪我没提醒各位兄弟,这里可是有很多猛兽,毒虫在晚上出没的。”不知道吕天远是,着急想着要他的宝藏,还是另有企图,居然半威胁,半恐吓的吓唬周凡几人。

    “呵呵”周凡听罢冷冷一笑:“你觉得那些蛇虫鼠蚁能伤到我们吗?刚才的万尸洞你也不是没见过吧,至于猛兽,哼哼。”话说到一半,周凡回头撇了吕天远一眼,也没理会他,又开始朝山坳走去。

    “知道你有办法对付毒虫,但这山里可是真的有野兽的。”吕天远见已经跟周凡几人拉的很远,急忙追了上前,还是不死心的在后面叨叨。

    “你还真当我们好忽悠呢。”此时众人已经接近了山坳,山道已经不是很难走,天佑见状让暮雪跟晴儿一起,他来到吕天远身边,搭着肩膀对吕天远道:“凡是灌木丛生低洼之地,大型猛兽一般是不会进来的,因为灌木丛里面没有吃的。

    就算有猛兽追逐猎物进入其中,也会知难而退,毕竟猛兽体型过大,穿越不了灌木丛,若是强行穿越,只会被树枝死死的卡死,现在天还早着呢。

    我们只要进入灌木丛范围,就不用担心猛兽的袭击,至于今晚,我们打算在那栋阁楼里过夜,你爱来不来吧。”说罢天佑贼笑贼笑的离开了吕天远身边,又跟上了众人的步伐。

    “他们到底想干嘛?”吕天远知道此时他已经没有了主导权,所有一切行动都必须要跟着周凡他们,毕竟他还有事要求周凡几人。

    而且他已经把秘密告诉几人,也不可能不跟周凡几人合作,再去找另外的人,虽然他很想周凡几人按照自己安排的行动路线来走。

    可现在有很多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不管几人的机智,还是周凡那一手阵法,他都已经有些不知所措,现在他也明白若还想要保持合作关系,他就必须要听周凡几人的,想通之际也加快了脚步跟上众人。

    一群人终于来到了山坳的灌木丛外,周凡从密密麻麻的的灌木丛中看去,隐约间还能看到阁楼的一角,“把这个东西散在身,能驱蚊,驱虫,就算有毒虫从你旁边经过也不敢咬你。”看着天色已经渐渐烟了下来,周凡也不再犹豫从背包里掏出几包小粉末分给了众人。

    “我勒个去,这不会是什么天毒散吧。”子蒙一脸害怕的不敢接周凡手上的东西。

    “我滚你大爷的。”周凡没好气的撇了子蒙一看,看都没看就把手中的药包抛了过去:“这是薰衣草跟微量的雄黄,还有天戮符符灰混搭的粉末,你爱要不要,别一会进去被蚊子叮成胖子,再来找我,我可不管你。”

    “呃,嘿嘿,我也没说不要啊。”子蒙在药包快要丢到地上的一瞬间,用脚一勾药包就被他踢了上来。

    吕天远原本还有些怀疑周凡的话,但打开药包之后,稍微闻了闻,发现里面的成分的确如周凡所说,是薰衣草和微量的雄黄,至于剩下的一种味道,估计就是周凡说的天戮符符灰了。

    就在他刚想撒粉末却看到子蒙不经意间的东西,顿时让他的心头是一跳,但脸上的惊讶很快便被他掩饰掉,“这些究竟是什么人,一个精通药理,甚至还会传说中的阵法,另一个身手好到这种程度。”

    吕天远心中一边跟着周凡几人穿梭在灌木丛,一边心里不由暗自盘算,他知道周凡几人不是傻子,也不是作死的富二代,他们敢独自进山,还带着女人,分明就是非常有把握,再加上之前的种种,他对周凡几人的看法已经抬高到了迷一样的高度。

    “我去,这树成精了,这么大。”此时几人已经来到了巨大的榕树下,子蒙看着足足有近十米之巨的巨大榕树根顿时便是一阵惊呼。

    “安静点,别大惊小怪的,这里是三省交汇地带,而这里还偏广西,广西又属亚热带地区,这榕树又生在山里,不受环境的破坏,能长到这种程度也不并不稀奇。”周凡没好气的呵斥了子蒙一句后,便开始独自打量起被巨大榕树裹在中间的古阁楼。

    只见这栋阁楼并不是很高,只有十来米左右,分三层,最顶上的那层是个三角形,中间那层则是四方形,而更离奇的是最下面的那层阁楼居然是圆形的,这让众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根本不知道这种建筑是什么朝代的产物。

    阁楼虽然大部分都被榕树裹在里,但周凡还是能看到阁楼的一个大概,只见在榕树的中心处,有一个巨大的空洞,周凡发现哪里原本应该是阁楼的大门,而现在却是空空如也,从外面看进去,里面是一片漆烟。

    “天佑你跟封龙在外面等着,看好她们俩,我跟子蒙先进去探探。”周凡把装备卸下来递给天佑后,只拿着古剑跟手电,就率先走了进去。

    子蒙见状也不墨迹赶忙跟上,两人一起跨步走进了阁楼的内部,周凡刚进来就闻到一股既潮湿又带有点腐臭的味道,想必是因为这栋阁楼,被大榕树死死的裹住,常年不见阳光,导致阁楼本身散发出一丝木屑腐臭的味道。

    两人进到阁楼,却发现阁楼里面,居然也是空空如也,里面是一片空旷的空间,什么东西都没有,甚至没有用木板隔开,整个阁楼就像佛塔一样,只有一个延边而上的楼梯,此外就剩下一根巨大的顶梁柱,从下面一直穿插到阁楼的顶端。

    “走,继续上去看看。”周凡把古剑拔出,一手提着古剑,一手拿着手电,小心翼翼的走上了楼梯,周凡走在楼梯上还能感觉到一丝的湿润,不过他并没有多想,因为在这种低洼的山坳,遇上暴雨这里也有可能会被淹没一半。

    而此时的他也心思去管那些,因为他发现阁楼的第二层似乎有些光线发出,那丝光线虽然微弱,但他还是能清楚的看到,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两人刚来到第二层便发现,第二层的阁楼也如下面那层那般空空如也,不过唯一有区别的是,第二层阁楼四面多了四个窗户,四个方形般的窗户,跟阁楼第二层的形状一模一样。

    更重要的是,第二层阁楼的顶梁柱上,挂着一面铜镜,一面似铜既似银的铜镜,正挂在顶梁柱的上面,此时窗外正好有那最后一丝夕阳照射进来的光线照,映射在铜镜上,而那面似铜既似银的铜镜正反射出微弱的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