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十一二章 处处透着诡异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子蒙上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铜镜,一边看还一边呐呐自语。

    周凡也觉得那面铜镜非常眼熟,只不过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也上前打量起古镜来,两人一直围着铜镜转圈子蒙时不时还手敲一敲铜镜。

    不过铜镜好像根本没有什么变化,周凡看着铜镜越发感觉熟悉,突然他看到铜镜的顶部镶着一颗绿宝石,他之前根本没注意到这颗宝石,因为阁楼里面阴暗,再加上已经是晚上他有点看不清楚。

    现在用手电一照发现那颗绿宝石后,他顿时也想起铜镜在哪儿见过了,这面铜镜跟他在渭楼山里面见过的铜镜一模一样,难怪他之前看到这面铜镜时会觉得似曾相识,他在渭楼山的时候就见过了两次。

    一次是铜镜在七星古楼折射下冲天光束的时候,他用望远镜见过一次,另一次是在他失足跌落水潭后,在水底看到过铜镜,而两次他都没有能如现在这般如此近距离观看铜镜,一开始他发现觉得铜镜似曾相识却没有立马认出来原因就在此。

    “难怪,我说怎么这么眼熟... ...”

    “什么你见过?”子蒙还在一旁仔细观察着铜镜的时候,突然听到周凡的话,不由惊呼到。

    “嗯,这镜子在渭楼山里面你们也见过。”周凡见子蒙一脸疑惑的表情便开口道:“在渭楼山里面,那道冲天光束就是这种镜子发出的,而这面镜子应该跟渭楼山里面的那面是一样的,只是为什么这里也有这种镜子我就不懂了? ”

    子蒙听罢又着急问:“那你说这两个地方不会存在什么联系?”

    周凡摇摇说:“不知道,我也不确定,但估计两者多少会有点联系,这面铜镜应该不是随意摆放在这的,咋们先不要动它, 上面还有一层,我们先上去察看清楚之后再说,今晚我们还要在这过夜呢,不能让危险留在我们身边,必须察看清楚,我们才能安心的过夜。”

    说罢周凡也没再去管那面铜镜,而是朝这第三层的楼梯走去,此时第二层空间的大小比之下面的那层也有过之而不及,但同样也是空荡荡,只不过之前上来的楼梯在阁楼的左边,现在第二层通往第三层的楼梯在右边。

    子蒙跟着周凡的一点点朝楼梯走去,突然他心里有种诡异的感觉,身子一顿便停了下来。

    周凡反应很快一感觉到身后子蒙停下便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子蒙先是摇摇,接着又语言与止的样,吞吞吐吐,“你搞毛线啊,到底怎么了?”周凡见状不由眉头一皱又问。

    “我感觉我身后好像有人,好似它就跟在我后面似得,我们停下来它也跟着停下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子蒙说着有些脸色不好的转身。

    不过此时两人的手电照在空荡荡的第二层阁楼,除了铜镜偶尔反射一些手电的光线回来就什么也看不到,别说人了就连一个鬼影他们也没看到。

    “你确定?”周凡听完子蒙的话,又再次用手电扫了一遍空旷的空间,顿时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再问了一遍子蒙,待看到他点头示意,周凡才拿出怀里的龙神画放在了地上。

    子蒙看着如普通画卷的般的龙神画,顿时就想询问周凡,但却见周凡对他挥手示意他不要出声,子蒙疑惑的看了眼周凡,却见周凡拉着他一步三回头的朝楼梯走去。

    果然两人刚走没几步,突然身后就散发出一道金光,周凡急忙转身一看,只见地上的龙神画,正散发出一点点谈金色的光芒,而此时两人也感觉到了一阵阴风猛的从身旁吹过,接着嗖的下便消失。

    “我草,刚才那是什么东西?”子蒙瞬间大惊,刚才阴风吹过的时候,他更加清晰的感觉到了那个诡异东西的存在。

    “暂时还不知道,但怕是它是冲着你来的,刚才我用龙神画伤了它,估计一时半会它不会出现。”周凡此时也一脸难看的表情。

    “那为什么不杀了这东西,要是它去了天佑他们那边怎么办?”子蒙虽然心有余悸,但他毕竟是个练家子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你以为我不想啊。”周凡鄙视的看了一眼子蒙,过去捡起龙神画又收进怀里:“到现在咋们都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更别说该怎么对付它了,龙神画是自主防御的,我驱使不了它。

    它平时就是一方普通的画卷,要不是刚才那东西感受不到龙神画的存在踩中了它,龙神画也不会散发出异光伤了那东西,它既然被龙神画伤到,估计它一时半会是不会出来作乱的。

    况且它摆明是针对你而来,我就奇怪了,为什么它会针对你呢?”周凡越想越不明白,把龙神画收了起来之后,也没着急就走上楼梯,而是古怪的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你说不会,是刚才我动了那面铜镜啊?”子蒙见周凡这么说,也低头想了想,突然他猛的抬头,盯着柱子上的铜镜,脸色一阵泛白。

    “对了,应该就是那铜镜没错。”周凡听后激动的一拍大腿说:“这种感觉是刚出现的吧。”说着就看向子蒙,待看到子蒙暗自点头后又说:“这面铜镜应该是用来镇邪的,镇压的东西非常有可能就是跟着咋门的家伙。

    而你刚才用手去碰了铜镜,让那东西才有机会借着你的阳气,从而摆脱铜镜的镇压,所以它才会针对你,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个东西的真身估计还出不来。

    但它的魂能跟着你的阳气牵引,而摆脱铜镜的束缚,要真是这样的话,刚才那个东西被龙神画伤到,应该是再度躲回铜镜里去了,你把辟邪符拿出来,握在手心,紧跟着我,咋们先上去看看,最后一层是怎么回事,再回来处理这事情。”

    子蒙听完也不再多问,两人有继续朝楼梯走去,“奇怪”周凡刚踏上楼梯的瞬间,便立马停了下来,拿着手中的手电对着脚下的楼梯一照,发现通往第三层的楼梯居然是石头做的,这样他跟子蒙都感到非常的吃惊。

    “怎么是石头做的?这样建造有什么用意吗?”子蒙见周凡低头沉思不语便问。

    “暂时不好意说,我也暂时还搞不明白,我们先上去看看吧。”说罢周凡就迈开脚步,小心翼翼的朝顶层走去。

    此时已经是晚上,山里的夜晚就是比城市的美丽,天上一颗颗星星密密麻麻挂满了天空,此时月亮也露出了半边脸,柔和的月光照射下来,让站在灌木丛底下的天佑几人感觉到一丝清爽,“他们怎么还没出来,我们要不要进去看... ...”

    “不行。”晴儿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封龙打断:“里面什么情况我们都不知道,而且带着你们贸然进去,要是出来事情怎么办,再说了以子蒙跟周凡两人的身手不用担心的,他们没事。”

    虽然封龙这么安慰晴儿,但他心里也有些着急,虽然他想进去但也不可能自己一人进去,而天佑这里只剩下他和天佑,吕天远三人,要是他跟天佑一起进去,俩女独自在外面他们也不放心,但要是选择跟

    吕天远一起进去他又怕吕天远会再背后阴他,天佑同样也明白了现在的形势,所以管怎么样,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等,等周凡两人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