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三章 风雨欲来
    就在封龙几人还在外面商量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周凡跟子蒙已经上到了,最上面那层阁楼,两人来到最后一层阁楼,发现这层阁楼,跟下面那层又完全不一样。

    这最后一层阁楼不但上来的楼梯是石头做的,甚至连现在他们所站的地板也都是石头做的,而且最大的区别就是,那根一直从第一层阁楼顶上来的顶梁柱,到这层就消失了。

    周凡不由感到一阵疑惑,低头自顾想了想,又回到楼下面,用手电照了起来,发现第二层塔楼还是有顶梁柱支撑上来的,只不过那根巨大的石柱只顶到了第二层的天花板上。

    周凡还发现第三层阁楼的地板跟那根顶梁柱好像是同样的材质,都是如大理石般透着灰白的反光,周凡盯着第三层阁楼的地板和柱子看了好一会,才又回到第三层阁楼,接着又用手摸了摸地面,顿时他就感觉到股冰凉的寒意瞬间袭来。

    这让他不由想起了,七星古楼里面的那四根通陵柱,虽然两者外貌相差非常大,但周凡还是不由的把两者联系在了一起,因为它们都有一股莫名的寒意,用手触摸上去时,那股寒意更能通过肌肤,直入骨髓,随之冻彻心底。

    “喂,想什么呢。”子蒙见周凡自从蹲下身子摸了摸地板后,就一直蹲在地上发呆,怎么喊他也不见答应,不由就上前推了周凡一把。

    “哦,没,没什么,”周凡被子蒙一推,瞬间就回过神来,站起身来自顾沉思了会后说:“咋们先下去吧,我看这天真的要有暴雨要来了。”

    “我去,你咋知道。”子蒙听罢不由一愣,接着便用疑惑的表情盯着周凡,像是想要从他身上发现什么似得。

    “你抬头看看。”说罢,周凡便没理会子蒙,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符纸,一路围着塔楼第三层贴了一圈,这才继续道:“走了,下去吧。”

    “哦,好”子蒙一路走,还一路回头看第三层塔楼,但随着两人的步伐,渐渐的第三层空间的视野就消失在子蒙眼里,不一会两人就从塔楼下来了,。

    天佑刚看到两人下来,立马就上前问:“怎么样,上面情况如何。”

    周凡先是沉思了会才道:“情况很复杂,咋们先上去, 这鬼天气怕是要下雨了。”

    果然周凡的话音刚落,天佑几人这才注意到天气的变化,此时乌云已经密布,甚至可以说天空是一片漆烟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已经暗下来。

    而天佑几人又都身在灌木丛中,更有巨大的榕树遮天蔽日,几人根本就没注意天气的幻化,之前还是满天的天星,月亮高挂,现在却是伸手不见五指。

    “周凡兄弟里面到底怎么回事,不会有危险吧?你不说清楚,该不会是想把我当成炮火吧。”吕天远此时有些不愿意在跟着周凡几人。

    因为他看到天佑跟封龙在听到周凡说,里面情况特殊的时候,脸色都是一变,他隐约猜测里面一定不会这么简单,但又不好自己一人独自离开,而说的不清不楚的,他又不敢跟上去,索性就把话放开来问。

    周凡刚牵着晴儿的手走进塔楼,却听到吕天远的声音,不由停下脚步:“你要是不怕被淋成落汤鸡,可以一个人在这儿过夜,上面的确是有不干净的东西,不过刚才被我伤了,现在正好筹齐人马,这就去收了那家伙。

    你要打算一个人在这儿也行,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鬼东西可凶狠着呢,我可不敢保证百分百能灭掉它,要是它一不下心跑你这儿来,我可就不管啊!”说罢周凡带着晴儿先一步走进了塔楼。

    而身后的天佑几人也陆续的跟了进去,只剩下吕天远一人在外面举棋不定,过了好一会吕天远看着,已经消失烟暗中的一行人,顿时心里也不由着急起来,当下就发狠,“妈的,老子就不信你们一帮小毛孩子能拿老子怎么样。”

    此时一行人正走在空旷的塔楼第一层内,天佑带着暮雪跟周凡拼排,不时还小心的回头看一看吕天远有没跟来,“你这话是在吓他的还真的?”

    “说吓也不算吓他,上面的确是有不干净的东西... ...”

    周凡话还没说完,天佑便气急败坏的抢过话道:“我草,那你还让我们上去,这不是找死吗?”

    看到天佑气急败坏的表情,周凡也没生气,他知道天佑这是在担心暮雪,毕竟现在他们还带着两个娇滴滴的女人,要是平时只有他们四人,再危险的地方天佑估计也不会多说一句话。

    天佑看到周凡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就想发火,不过周凡把握的时间很准,天佑话还没出口就见周凡道:“行啦,知道你担心暮雪,不过别这么火大。

    我敢带她们进来,就有十足的把握,再说了,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上面那东西想要收拾它还必须要咋们四人才行,不然我还真没十足把握收了这人魈之魂。”

    “人魈之魂?”封龙听罢不由一顿,接着便问:“什么是人魈之魂?”

    这是周凡突然停下脚步,朝身后看了看,发现吕天远还真不敢独自一人在外面呆着,也跟了进来,这才慧心一笑,:“走吧,上到第二层阁楼我再告诉你们。”

    封龙几人虽然很疑惑,但还是没有多问,而吕天远不知道是因为他害怕还是怎么的,也以很快的步伐跟上了几人,不一会众人很快就来到了阁楼的第二层。

    此时第二层阁楼的四个窗户正吹进来一阵阵阴风,微风中更是带着一股既潮湿又清晰的气味,顺着空气散发在阁楼里,众人被这真微风吹过,既感到清爽,但又觉得阴森。

    见到众人都已经上到第二层阁楼,周凡也不啰嗦,立马就道:“这里有四个没有窗户的窗子,分别的按照四象八卦来分布,东西为阴阳两极,南北为天地二像,东边进阳气,西边入阴气,南北守恒使得阴阳气息不至于混乱。

    可能你们要问我,这个跟人魈什么关系,我可以告诉你们,这整栋阁楼就是一个三合破茫大阵,为的便是镇压这人魈,这三合破茫大阵,也叫三才镇邪破茫阵,不过因为三才之数上古时候已定有阵基。

    所以在西周文王周武时期,这个阵法就被改名为三合破茫阵,以前古代破字是跟镇压的镇是一个意思的,这茫可以统称为鬼,这个阵法分三才,四象,阴阳八卦之极数布置... ...”

    “你他妈能不这么多废话吗?总说这些我们也不懂的,直接告诉我们该怎么办就行了。”子蒙见周凡又是一大堆,乱七八糟他听不懂的东西脱口而出,顿时便打断了周凡的话。

    “不是我废话,而是这个人魈太危险,一定要告诉你们清楚才能行动,你就不能安静听我把话说完。”周凡见状无奈的摇摇头,看到子蒙还想继续说话,也没去给他机会又继续道:“阁楼有三层上面那层是按三才之数建造,以三角形,顶端中空,四周封闭。

    我们刚才走上来之所以会感觉到楼梯带有一丝湿润,便是因为上面那层阁楼没有天花板,最顶上那层阁楼是从内至外,由小到大的设计,就像一个埃及金塔的三角顶端。

    不过却是倒过来的,这么设计是为了采集日之阳气,摄月之精华,以阴阳之力远远不断的供给到第二层阁楼,好让这面镇压人魈的铜镜吸收。

    而这么设计就等于开一个露天的蓄水池,一担下雨上面就会有水倒灌下来,顺着楼梯流至下面那成阁楼,所以我们进来的时候会感觉到阁楼带有一股既潮湿又腐臭的味道便是这个原因。

    至于第二层就简单多了,之所以有四个没有窗子的窗户,是因为这是四象阵法的根基,东西两边各位生门死门,南北合为乾坤双门,加上中间的铜镜以四象之力配合三才的日月精华,镇压着这根顶梁柱中的人魈肉身。

    至于下底那层阁楼,这么建造是为了隔绝地底的隐秽之气,和阳灼之气被人魈吸收到,上面是三才,中间为四象,下面则是八卦绝阴阳,这就是三合破茫大阵。

    这里的三合是指这以阁楼为根基的三个阵法,刚才子蒙不小心碰到了铜镜,人魈的肉身虽然被镇压在这跟柱子里面,但它能接触到了子蒙的阳气,使得残魂有机会跟了出来。

    它刚才跟着你,无非是想从你身上摄取更多的阳气,好助它脱身,不过刚才它被我用龙神话伤到,它只好再次躲回铜镜去,所以现在正是咋们要它命的好时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