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四章 阁楼中的人魈
    “你们别看我啊。”周凡话说到一半,发现众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不由就是一阵无语顿了顿又道:“这个顶梁柱中间部分肯定是空心的,因为人魈的肉身就被镇压在其中。

    而在柱子上下两端,都有一层石板隔断阻上面下来的阴阳之气,跟地面涌上的浊阴,灼阳之气,古人再用三合破茫大阵,彻底困死封在石柱中的人魈。

    虽然阵法是在利用天地阴阳之力,但有这么铜镜挂在这里,而困住人魈的石柱又是密封的,中间还有石板隔绝阴阳之力,虽然阵法在借用阴阳之气运转。

    但人魈却得不到阴阳之气。反而被这种天地之力慢慢磨死,我勒个去,这他妈是谁布下的阵法,这么叼。”说着说着周凡也不由为此阵法感叹起来。

    “古人为什么要镇压这个人魈,既然有办法镇压它,难道就没有办法灭了它吗?还是古人放它在这儿是另有用意?”封龙听完周凡的话,不由对古人的做法产生了疑惑。

    虽然他不知道这些所谓阵法的威力如何,不过听周凡说的如此复杂,再加上他自己也觉得这里非比寻常,对古人只封印不灭杀的做法有些不解,更隐约感觉到这里并非一个寻常之所。

    “没这么简单。”周凡感叹过后也回过神,接过封龙的话说:“人魈不同于寻常之物,人魈之所以有个人字在里面,是因为它有三魂七魄,但均是残魂跟邪魄,魂魄不全,注定它们生来就不全。

    人魈最早出现在唐朝时期,但却在明熹宗天启六年之后泛滥,可能你们不了解这是个什么年份,不过那一年发生了一件至今让世界都无法解开的谜团,就是王恭厂大爆炸。

    那次爆炸照成了,这次爆炸范围半径大约750米,面积达到2.25平方公里,共造成约2万余人死伤,虽然当时火药已经是明朝非常常见的物品,甚至王恭厂附近就囤有近一千吨的火药。

    但一起爆炸也没有这么大的威力,而且当时还天降异象,有人看到天降大火球,有人看到天空有神兽飞过,总之众说纷纭,谁也不清楚,当时还有天降异象到底是什么。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事件可是真的,你们想了解找度娘去,我之所以说这件事,是因为人魈在这次大爆炸之后,就随着跟着大部分出现了。

    人魈起初在野史里面有过一丝记载,在唐朝的时候就有过描写,人身红面,青发,长獠牙,手持尖头叉,在唐代人们把人魈当做是地府跑出来的鬼使。

    但到了明朝,却对人魈又是重新一番描述,人魈长得跟人无疑,只是三魂七魄有缺陷,时而癫狂,时而嗜血,时而五官走形,人头移位,反正不能以正常人对待。

    而且人魈的魂魄全部是拼凑而成,有厉鬼魂,邪祟的精魄,可以说人魈就是地府厉鬼因某种因数酬和在一起形成的产物,所以这东西性情非常古怪。

    不发作时便为人,发作的时候不管人鬼,山精,妖怪,或者邪祟,它都一律照吃不误非常的邪门,这东西就算在古代只要一出现,就会被修道人士群起而攻之,不但如此,我更在孤本上看到过,人魈之所以在那次爆炸之后,大规模出现非常有可能是人为的。”

    天佑听着周凡的话,顿时就有了异议,“人为的?要真如你所说这般,谁又有能力去驾驭它们呢?而且你不是说它们只存在地府吗?偶尔能跑出来一只,我还相信,但大规模这未免有些夸张了吧。”

    “我也不知道,孤本上是这么记载的。”周凡对着天佑摇摇头继续说:“人魈,跟僵尸一样,不属三界六道,万年不如轮回,都是臭名远著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妖,还是鬼,都不喜欢。

    这些个玩意,我也不么相信能有人驾驭的了它,不过孤本上的确是这么记载的,上面提到王恭厂大爆炸之前,天地已经起了异象。

    而孤本上记载之人猜测,在很早之前便有,有道之士就算出了天地异变之数提前布好了局,待到天降异象的哪天,再借助王恭厂附近的囤积炸药库而引发大爆炸,从而炸开鬼门关之门,放出那些人魈。

    不过自从明熹宗天启六年之后,人魈的确是多了起来,很多地方都有民间传言提到过这人魈,虽然描述不同,但大致都是在说这玩意,所以.... ....”

    “行了,你别再啰嗦了,这谁布置的阵法不重要,人魈怎么出现也不重要,现在要紧的是,怎么把这家伙收了,咋们今晚好休息睡觉。”子蒙实在是忍不住周凡的叨叨了。

    “人魈能存活千年之久,魂魄不全,可以使它们不被岁月侵蚀,古人其实并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不了,这东西只要你没十足把握一次性灭掉它所有的残魂厉魄,最好就不要动手。

    因为它的魂魄都是凶狠之物,一担出手却又不能一次性杀完,那就会给自己带来无穷的祸患,凶魂厉鬼一但失去肉身,就会再寻肉身,而灭杀它肉身之人,就是第一对象,估计古人也不敢轻易去尝试,才把它封印在这儿。”

    ”封龙听到这里好像有了些眉目,不由对着周凡就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呵呵。”周凡笑了笑,看着窗外的闪电,嘴角不由扬起一丝邪笑,接着他没去回答封龙的话,而是自顾从背包里面拿出了四章辟邪符和一大堆符纸。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 一张张把符纸贴满了顶梁柱,就在众人都凝神屏气的看着周凡时,他却出声了:“这里有四章解封的辟邪符,哦对了,有必要跟你解释下。”

    说着周凡就把手中的一张辟邪符递给了吕天远:“辟邪符没解封之前是驱邪,镇宅用的,有阴魂通灵之效,但解封之后就是幻灵符,以纯阳之血解封的符咒非常霸道。

    幻灵符以幻制幻,以灵镇灵,这种符咒你不要用眼去它看,也不要随意离手,给你是因为需要你帮忙,一会我会把人魈的邪魂逼出来,我担心它会从这四个四象之位逃走。

    所以我需要你们四人各自站在一个方位守住四象之阵眼,不让人魈之魂能从阵眼逃脱,你们只要屏气凝神不要乱想,有这张符咒在身,人魈之魂就不敢靠近你们,守住阵眼这样我才能有充足的时间去灭了这鬼东西。”

    众人听罢,虽然都感到非常震惊,但还是勉强能接受,他们毕竟跟周凡在一起久了,有些超自然的东西也是能接受的,就算两女此时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大惊小怪的了。

    在他们一群人休息旅游的两个星期,她们见识过周凡种种手段更是亲眼见过鬼魂,她们虽然现在还是有点怕,但已经不再像之前般,只剩下吕天远一人脸色难看的站着一旁久久不语。

    “怎么样,你能帮忙吗?要是害怕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回去,或者出阁楼外面等我们,我从不强求别人,不过四方阵位少一个缺口没人镇守,我可不敢保证人魈之魂不会下去找你啊。”

    周凡见吕天远迟迟不肯行动知道他是害怕,而且担心自己把他当炮火,不过他的话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吕天远再笨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办法,要是他选着独自离开,周凡故意放手人魈之魂,他就真的是有死无生了。

    “好我答应你,现在开始吧。”吕天远见已经没有退路,当下心一狠便吼道。

    “天佑,你去东,封龙去西,子蒙... ....”

    “等等”周凡安排几人去各自的阵位守着,在一旁的晴儿却突然打断道:“你刚才说,人魈之魂,会把毁掉他肉身之人当做第一寄宿主,要是你真的一次性杀不完这些人魈之魂,那它们在找你报仇怎么办... ....”

    “别担心,”周凡见状上前握住晴儿的手,给她一个放心的笑容后,有些不屑道:“古人害怕是因为他们没有十足把握,但我却有十足把握,再说了我有龙神画护身,还有古剑在手,召宗府的荧惑我砍过,空冥寺的鬼妖我伤过渭楼山里的厉魂我更杀过,还怕它一个小小的人魈之魂。

    况且人魈只寻魂魄齐全之人,它们吞噬了寄主的三魂七魄之后,才能寄宿肉身,而我魂魄不全,它们只会误以为我是妖,或是鬼,甚至是它们同类,今天给我遇上就是天意,我有如此条件再不斩了这鬼东西,那就太对不起老天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