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七章 诡异墓穴
    “怎么办?”天佑见人魈并没有攻击他们,原本蓄势待发的攻势,瞬间便松解下来。

    周凡看着幽深的洞口,脸色不禁有些难看,顿了顿后说:“这东西太危险,而且报复心理很重,咋们不能放走它,追。”

    说罢周凡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铜镜,把中间那颗宝石扣了下来又说:“下面可能还另有洞天,进去前把防毒面罩带好。”说着周凡转身对吕天远道:“你跟子蒙垫后吧,现在这种情况你也不适合一个人留下,还有下去之后别擅自行动。”

    周凡见吕天远点头同意后才缓步来到洞口处,拧开了一根荧光棒后丢下去,只见荧光棒一下子就躲到了下面空洞,不过这个洞好像远没有他们想象的这么简单。

    荧光棒掉下去后,周凡一直没有听到东西落地的声音,过了一会周凡探头朝里面看了看,只见荧光棒的亮光一点点消失,直到最后一点光线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这个洞估计最少也有二三十米深,甚至还有可能更深,而广西又是卡特斯地貌,有地下空间的地方,溶洞就非常多,下面的空间可能非常大的大。

    还有刚才我试着感应了下,感觉到下面传来一股非常潮湿的气息,下面还可能存在一条地下河,咋们下去后要小点。”说完就见周凡拿出了一捆绳索。

    把一头系在柱子后,便把绳索丢了下去,“子蒙你先下去看看,但千万要小心,要是正下方是地下河的话,就先别下去,上来后咋们在想办法,不然贸然趟地下河水是大忌的。”

    “好勒知道,你们小心。”子蒙说罢抓着绳子就往下滑,顺着绳索子蒙来到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刚来到达底端,子蒙就听到轰隆隆的水声。

    子蒙顺着手电的光线看去,只见下面有一条宽敞的地下河,河水清澈而透明,但却非常的波涛汹涌,翻滚的地下河水,使得子蒙耳朵顿时有些嗡鸣,子蒙晃了晃脑袋后不觉往下一看,立马就吓的一身冷汗出来。

    此时他才发现他已经滑到了绳子的尽头,这时他才注意到绳索不够长,子蒙抓着绳子往下看,只见下面已经是碎石沙滩的地面,而他整个人距离地面还有三米多高。

    要是他没注意继续往下滑的话,估计就算不死也会受伤,子蒙见状也不禁一阵后怕,深吸口气后,一个纵身就跳了下去,不过这点高度对于子蒙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啪的下稳稳当当的就落到了地面。

    只见子蒙来到一个幽深的洞中,四周墙壁全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溶洞,而他不远处边上,正是那条宽阔的地下河,这条河看起来不下于十几米宽,上下游都是一望无际的烟洞,他打着手电望去也看不到尽头。

    子蒙见状沉思了后便对着上面大喊:“下面没事了,你们下来吧,不过要小心,绳子有点不够长,下来的时候要注意点。”

    “封龙你殿后,天佑你带暮雪先下去。”周凡说完给天佑封龙打了个眼神,封龙一眼就知道周凡的意思,他知道周凡的顾虑。

    若是让自己先下去的话,那天佑跟周凡带着晴儿和暮雪,不管他们谁垫后都会非常被动,吕天远看去来也不像好人,原本是子蒙是最适合殿后的,不过因为晴儿跟暮雪都恐高,周凡跟天佑只好带着她们,而一直以来殿后的子蒙只能打头阵了。

    封龙见状不经意的点点头,把位置腾开跟吕天远站在了一起,天佑也不墨迹,让暮雪抱紧他,小心翼翼的就进了石柱的洞中,不过天佑是部队出身,这里就他最熟悉这类工具,甚至他比子蒙下去得还要快些,不一会周凡就听到天佑在下面喊他下去了。

    “你小心点。”周凡看了眼吕天远,又走到封龙身边怕了拍他肩膀,才带着晴儿下到石柱的洞中,两人刚下来一半,周凡就停住了动作不再往下滑。

    一脚用力瞪着石柱的一个凸出来的石阶上,一脚勾着绳子,两只手一手抓着绳子,一手抱着晴儿,静静的看着石柱的石壁。

    “怎么停下来,你这样会很累的。”晴儿抱着周凡也能感觉到他的汗水不断的从额头往下流,便知道此时的周凡非常的吃力。

    不过周凡并没有理会晴儿,而是继续吃力的撑着两人的重量悬吊在半空,此时两人只有一条绳索支撑,虽然周凡其中一只脚踏在石壁的一块凸出的石板上,但因为两个的重量都压在他什么,他也好不到哪儿去汗水不断的从额头冒出。

    “快下去吧,这样你撑不了多久的。”晴儿见状也不由替周凡担心起来,她不知道周凡为什么在半空停下来,但她知道要是这时再不往下滑,万一周凡撑不住,两人就要直接摔下这十几米的高空了。

    “抱紧我”周凡这时比谁都清楚自己的极限,他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他又再次看到了在七星古楼里面,那些刻在狌狌那层空间墙上的那些壁画了。

    虽然这里的壁画跟七星古楼里面的壁画有所差异,但他还是能看出这两边的壁画是有关联的,甚至有可能在叙述一件事,不过周凡也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

    果然刚让晴儿抱紧他,他手上便一松,接着脚下也离开了那块凸出来的石板,瞬间两人就以极快的速度往下滑,吓得晴儿立马紧闭眼睛。

    周凡在块到绳子末端的时候,两脚死死扣住绳索,手上也顾不了火辣辣的疼痛,一把抓紧了绳子,两人也在一瞬间停了下来。

    但这却换来了周凡的手被绳索硬生生磨掉了一层皮,瞬间鲜血也顺着手腕染红了绳索,不过周凡这时却顾不了这么多,低头看眼脚下的高度后,抱着晴儿啪的下就跳了下去,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两人还是安然无恙的下到了下面。

    底下的几人看到周凡手上全是鲜血瞬间大惊,天佑更是快速拿出云南白药和绷带给周凡包扎上,“你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上面呆这么久。”

    周凡对天佑摇摇也没告诉他,原因而是对着石柱吼道:“你们赶紧下来,小心别撞到石柱里凸出石板。”

    “石板?”天佑听罢不觉一愣,顿时就回想起他之前下来的情景,但他怎么想也想不起石柱里面还有石板的存在,正当他集中精神思考的时候,啪啪又是两声落地的声音,封龙跟吕天远也安全的从上面跳了下来。

    “我去,你们怎么这么快。”子蒙瞪大眼睛有些不置信的看着封龙跟吕天远。

    两人听罢,各自对视了眼就见封龙说:“我们下来的时候,一半是借着绳索的力道,不过主要还是踏着石板下来的,绳索只是借力护着安全而已。

    我刚下来的时候还么发型那些石板,不过当我下到快五六米的时候,就发现一块块从石柱凸出来的石板,虽然不是很规律,但胜在数量多,而且分叉的不是很远,我踏着那些石板很快就跳下来了。”

    天佑有些不置信的盯着封龙道:“怎么会有石板呢,?为什么我们下来的时候一块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这个你要问他。”封龙耸了耸肩,把目光转向了周凡。

    众人见状也把目光看向了周凡,“石板应该是机关,上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洞口应该是个墓穴入口,之前我还以为整栋阁楼只是为了镇压人魈而存在的,看来并没有这么简单啊。

    古人不杀了那只人魈,估计是为了用来镇墓的,我还是小看古人的智慧了,以前这么多能人异士,咱们现在都能砍了这人魈,古人就更在话下。”

    子蒙听罢顿时大惊,不由惊呼道:“你确定这里是一座古墓,我草,那怎么还会有条地下河在此啊?”

    “应该是个墓穴没错。”周凡盯着四周好一会才说:“古人用人魈来镇墓,想必这下面定有重宝,而且刚才我也是先入为主了,自以为是的认为古人怕这人魈不敢去灭杀它,但现在看来古人是镇压为主,并不想真正的灭杀。

    不然石柱里面就不会只有,单单几条青铜铁链拴着它,要真是封印镇压,多少也会一两道符印,或者符咒在石柱里面,但我们下来的时候什么都没看到,只有几条断了的青铜链。

    这就非常明确了,古人只是单纯借人魈来镇墓,并不是封印,而铜镜就是墓穴的入口,要是有人破开了铜镜,也就毁了三合破茫大阵的阵基,人魈没了三合破茫大阵的束缚,就会从里面冲出来。”

    子蒙看了眼四周不由打了阵寒颤,“原来是这样,那我们现在该往哪儿走,这里四周都是溶洞,上下两头都是通的,而且我怎么感觉这里这么瘆人啊。”

    周凡此时也没了注意,见众人都看着,摇了摇头道:“先休息一个晚上,这里四通八达,是我失误了,这么复杂的路,不能找到人魈从而消灭他,咋们今晚轮流换人守夜,先休息一个晚上,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往那边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