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八章 墓葬密室
    “话是这么说,但咋们总不能在这里过夜吧,要是遇上涨潮那我们就要完蛋了。”封龙并不太同意周凡的做法,他看到脚下那柔软且带有一点湿润的沙土后,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我也知道,但今天我们已经累了一天了,不能在这样下去,不然体力一担透支,后面要是再发生什么事,咋们就不好对付了... ....”

    “可是... ...”

    封龙听罢忍不住打断了周凡的话,但周凡同样没让他开口,“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你们看”说罢周凡便用手指着一边墙壁,众人见状连忙用打着手电照过去,但众人却什么都没看到,只见墙壁上是一个个烟漆漆的溶洞,各个都深不见底。

    子蒙最不喜欢周凡这种调调,立马有些生气的道:“别噎着藏着了,什么意思啊?”

    “你们过来看。”周凡见子蒙这样也没生气,自顾走到了一旁的墙壁,用手电打着光线照了过去,就在众人一个个都疑惑不解的时候。

    周凡却开口了:“这面墙壁因为长期被河水冲刷都长了青苔,但你们仔细看看,这个溶洞高十几米,长青苔的位置只在两米以下,而上面的一部分全是干燥无比,所以现在你明白了吧。”

    “难怪,这样的话,应该没问题,不过你敢肯定上面的洞穴的安静的。”封龙用手摸了一遍,长有青苔的墙壁后,顿时知道了,周凡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就在众人都安静等待两人回话时子蒙又开口了,他实在受不了这种故作神秘的感觉,“什么,难怪,你们两个打什么哑谜呢,把话说清楚啊。”

    “我靠,我还以你们也明白了呢。”周凡见状众人还是一脸不解的样,不由一阵无语。

    “他的意思是,咋们今晚可以到上面去休息,这条地下河就算会涨潮也淹不到上面。”封龙示意众人把朝高一点墙壁看去,“你们在看,这面墙壁两米以下的全是一层厚厚的青苔,证明旁边那条地下河经常会涨潮。

    而且这里也是长期被淹没,所以使得整面墙壁都长了一层厚厚的青苔,但你们发现没有,这层青苔只有不到两米高,这就是说,上面的位置是地下河淹没不到的地方,周凡的意思是,我们今晚可以到上面的溶洞里休息。”

    “原来是这么回事,你们两个不早说,我去,卖什么关子啊,切。”封龙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子蒙的声音在一旁不削的响起。

    周凡看了眼嘚瑟的子蒙也不跟他啰嗦,指着墙壁上一个大洞道:“行了你少说风凉话,把装备先卸下,你上去看看,这里有十几米高,你不用上到最顶端,就去中间那个最大的溶洞看看,确定安全后把绳索扔下来,咋们今晚就在那里过夜。”

    “周凡兄弟,上岩壁去休息,这个行吗,是不是有点太冒险了。”吕天远看着子蒙徒手爬上陡峭的岩壁,不由就是一阵心惊胆颤。

    “没事,以子蒙的身手就算上面有危险,他也能直接跳下来,而且下面根本呆不了,晚上还不知道会不会涨潮,所以我们不能冒险,到上面去休息,这是最折中的办法。”周凡一边看着子蒙,一边盯着翻滚的地下河水小心翼翼的带着晴儿来到了一处比较高的岩石上静静的等待子蒙回应。

    咚咚咚,就在众人都替子蒙担心的时候,突然众人刚才下来的通道是一阵响动,顶上天花的碎石都被震下来不少,“子蒙小心,你先躲进其中一个洞去。”

    周凡对着子蒙吼了一句后,便反手抽出古剑,把晴儿一把对给暮雪后一个个纵身往前一跳,一剑就劈中了那块从洞顶上掉落下来的钟乳石。

    半截身躯大小的钟乳石被周凡一剑劈的碎成了七八块,天佑封龙两人也小心翼翼的护着身后的晴儿跟暮雪,周凡这一系列动作可谓是闪电之举几人都没反应过来,周凡就已经落地了。

    正当众人都担心洞顶上那一块块钟乳石会继续往下掉的时候,震动突然就停止了,接着一阵咔咔咔的声音响起,周凡听罢立马抬头一看,只见一条绳子从洞顶上掉了下来。

    而他们之前下来的石柱洞已经不见了,几人用手电扫上去完全没有发现一点洞口的痕迹,有的只是一根根大腿粗细的钟乳石倒挂在上面。

    “怎么回事,洞口封闭了,绳索也被切断了,咋们一会还怎么出去啊?”天佑手电再次扫过一遍后,见还是没有发现洞口,不由心底就开始一阵着急。

    众人此时你看看,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各自对视一眼后,便都把目光望向了子蒙,“子蒙你没事吧。”

    “没事,你们放心,他娘的,不会是遇上地震了吧,吓死老子了。”子蒙听到周凡在地下大喊,立马就探出头,扫了扫脑袋上的灰尘,一面不爽的回答。

    周凡听到子蒙的回话继续喊道:“那就好,你小心点,另外你头上过去点就是那个溶洞了,你现在先弄个火把丢进洞里,要是里面有活物的话,也会被火吓出来,等一会确认没活物之后你再上去。”

    “知道啦。”子蒙对着下面喊了一声后,就开始在捣腾起火把来,幸好众人带的火把都是便捷式的,一根火把拆成三节,只要带上一小瓶汽油跟一个打火机,就能点燃火把。

    子蒙虽然平时有些不着边,但做起事来还很勤快的三两下之间,就弄好了火把,只见子蒙小心翼翼的从他藏身的溶洞出来,左右拿着一把燃烧着的火把,右手握着一把短匕首。

    子蒙刚侧身出溶洞,右手的匕首就一把狠狠的插进了墙门,子蒙有了匕首当借力点,一个纵身,整个人直接从他原来藏身的溶洞翻到了,他旁边的溶洞。

    此时那个距离周凡几人**米高的巨大溶洞就在子蒙的头顶,距离他所呆的溶洞也不到两米之隔,子蒙见状再次把身子横了出去,反手用力一甩,火把就被甩上了中间那个巨大的溶洞中

    众人看着溶洞内的火光一直燃烧,直到火光彻底熄灭,众人都没有看到任何活物从洞里出来,这让一群人都放心了不少,子蒙趴洞口打着手电朝周凡照去,却见周凡朝他点点头。

    子蒙见状立马知道上面已经没什么危险,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徒手又爬在了岩壁上,不一会子蒙便来到了巨大的溶洞中,可没等子们缓过神来,就被眼前这场景吓了一大跳,顿时脚步不稳,就往后倒退而去。

    “小心。”封龙一直在注视着子蒙,看到他不知道为什么后退,就立马提醒他,因为子蒙要在再退一两步就要从上面摔下来了。

    子蒙听到低下封龙传来的声音,瞬间反应了过来,身子一顿就止住了脚步,停下来的瞬间,他回头一看,不觉冷汗就从额头留下,“你们先上来,这里有大发现。”

    周凡听罢,眉头不觉一皱,顿了顿后说:“吕哥你先上,天佑和封龙跟上,晴儿暮雪你们等会,待他们上了,再拉你们上去。”

    说完周凡便朝吕天远望去,吕天远虽然不知道周凡为何让他先上,不过他算来算去周凡也不会害他,况且上面还有子蒙在,周凡就算要害他,也应该让他殿后才是。

    想通的瞬间吕天远也很利索,抓着绳索就开始往上爬,不一会吕天远也来到了溶洞跟子蒙汇合在一起,但他刚上来的瞬间也被吓的不轻,幸好子蒙早已经有所准备,一把死死的拉住他,这才没让吕天远摔下去。

    吕天远上去之后,天佑封龙也都相继都爬了上去,接着四人合力又把晴儿跟暮雪给拉了上来,周凡在底下看着众人已经安全抵达了溶洞,却并没有立马跟着上去,而是缓步走到地下河旁边。

    从背包拿出一小瓶鲜红的血液,打开之后就洒向河面,周凡做完这一切后立马蹭蹭的后退,一直退到岩壁旁才,静静的看着河水。

    翻滚的地下河,被周凡洒了一小瓶鲜血后,河水立马变的更加的湍急,一股股小巨浪翻滚在河面上,众人在上面看着周凡这奇怪的动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却都没有去打扰他。

    众人继续朝水面望去,只见翻滚起来的巨浪里居然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头颅,像鲸鱼,又像老虎的巨头,一下子腾出水面锋利的牙齿一口咬在周凡撒鲜血的位置,但巨兽什么都没咬到之后,就又潜入了水底,众人看到这一幕瞬间都吃惊的长大嘴巴,就差哈喇子没流到地上了。

    周凡见状也被吓了一大跳,想都不想抓着绳子就爬上墙壁,不一会就来到溶洞,他刚一上来顿时就被眼前那个闪着幽光的东西吓的不轻。

    现在周凡终于明白,为什么子蒙刚才会被下的后退了,原来这个溶洞根本就是一个密室,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面这堵墙被破开了一个洞。

    才导致密室暴露了出来,此时周凡的前面正有一扇巨大的石门,石门的正中间有一尊半人高的青铜雕像,这尊雕像眼睛正泛着幽暗的光芒,如一匹烟夜中的野狼般死死的盯着洞口处的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