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九章 神秘的青铜鸟尊
    众人看到周凡爬上来,封龙便迫不及待的问:“刚才是怎么回事啊?”

    “幸好咋们没下水,不然就完蛋了。”周凡见众人的目光都看着他,有些心有余悸的解释道:“那个是异兽虎蛟... ...”

    子蒙听罢顿时一惊,不觉呼出声来:“我去,又是异兽。”

    周凡话到一半被子蒙打断,不由狠狠的撇了子蒙一眼:“传说中虎蛟是蛟龙的一种,山海经里面提到:虎蛟,祷过之山,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其状鱼身而蛇尾,麟爪如蛟龙,其头如猛虎,其婉如鸳鸯。

    这是山海经原文上的解释,而在孤本里面提到,虎蛟性情凶狠,遇血见欢,遇热则躁,遇光则躲,遇火则怕,虎蛟有一喜三怕,嗜血,怕热,怕光,怕火。

    我估计刚才我们下来的时候是打着强光手电,所以它不敢随意浮出水面来没有攻击我们,不然怕是咋们早已成它的下酒菜了。”

    “我靠。”子蒙打着手电往翻滚的水面照去,不由一阵感到后背一阵发凉,顿时就后怕无比。

    天佑这时也缓过神来对着周凡也问:“你怎么知道,水底下有虎蛟的?”

    “我起初也不是很确定”周凡沉思了会摇摇头说:“但在下石柱的时候,我发现墙壁上刻着的那些壁画,跟七星古楼里面的壁画一样,我便停留在那里观察了好久,当时我还发现了另外一副诡异的图案。”

    “什么图案?”

    周凡看了一眼着急的天佑继续说:“是一副刻在主画旁边的小图,我仔细看了好一会,发现这副画上的地点好像就是咋们现在这里。

    石柱的两面都刻有壁画,正面背面的壁画是连在一起的,跟七星古楼有狌狌的那层壁画几乎一模一样,虽然壁画里面有些微小的差异,但还是能看的出来,两幅画说的应该是同一件事。

    而在壁画的右下角,那块凸起的石板上,还有一副壁画,这副壁画里面就有虎蛟,画上刻着一群人拿着刀斧弓箭,长矛,局网在一条河边似在捕捉着什么。

    但壁画上却没有画出来,也不知道画上的人,到底要抓什么东西,只见壁画的结尾是众人抬着大网里抓到的怪物,朝河的上游浩浩荡荡走去。

    接着画面就来到了一个古怪的山洞中,一群人抬着大网里抓到的怪物到了一个池子旁,把网跟网里抓到东西,一起丢进了池子,壁画到这也就完了。”

    天佑听着不解,“到这里就完了。”

    “嗯,就完了。”

    “你还应该还有所发现吧,不然没事你把虎蛟引出作甚。”封龙古怪的看了眼周凡,知道他肯定有些事情还瞒着众人。

    果然周凡听话不觉笑了笑说:“厉害啊,这你都猜到。”见到众人疑惑的目光周凡继续道:“其实那条地下河是不是壁画上的那条众人不抓怪物的河。

    只是发现那条河跟壁画上的几乎一样,而且我们就在旁边,刚才你们不都下面,我不敢乱来,你们上去之后我才冒险一试。

    要是河里没有怪物的话,以后我们要是遇上什么麻烦,逃跑的时候可以直接跳水顺游而下,这条地下河明显是上下流通,而不是往上涌的,只不过现在水里发现了那玩意,咋们就要小心了,毕竟在水里就是大白鲨也干不过那家伙。”

    “难怪,既然咋们上来了,就不用管了,虎蛟再厉害我不信它还能上墙壁来吃了咋们。”天佑听罢顿时放心不少,而此时周凡正用一种难看到极点的脸色看着眼前那尊青铜鸟尊。

    众人见周凡缓步走向青铜鸟尊都转身望去,只见这个密室四周都是泥墙,一个个坑坑洼洼的墙坑中,还有了不少奇物,这是众人才发现两边的墙壁居然都摆放有珍宝。

    “我去,发财,发财了,”子蒙打着手电把一件一件珍宝从墙壁的坑洼处取了出来,而吕天远也没有闲着,他也不停的一件件在取出宝物。

    封龙跟天佑对视了一眼,没跟两二人参合,两人各自走到一边,一人站在洞口边缘盯着下面的河水的变化,一人来到周凡身边,看着一脸不解的周凡,又看了眼青铜鸟尊。

    “你有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天佑还没出生,周凡便头也不回的问。

    “什么奇怪的,没有啊。”天佑听罢顿也是长耳摸不着头脑,“这什么?”天佑的话音刚落,众人就听到在一旁子蒙的惊呼,不由都朝他看了过去。

    只见子蒙的身前,在一堆财宝中间好像有什么东西,一起一落,像是人呼吸一般,但因为东西太多,洞里的光线又不够,众人根本不知道那一堆金银器具里面到底是什么。

    “搞什么啊,你们都看什么呢,我来。”

    “别动”子蒙刚想上前翻开那些金银器具,看看里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被周凡给阻止了下来,“你最好别动。”说罢周凡撇了子蒙一眼后,也没再理会他,给天佑几人打了个眼色后,拉着晴儿往后倒退不少距离。

    子蒙看到这情形,也知道那在金银器皿之中的东西,可能不是什么老鼠,蜘蛛这种普通的货色,也缓缓的后退,跟众人站在了一起。

    “那是什么东西?”封龙看着一点点靠近过来的子蒙不禁就问。

    “我也不知道,我还以为是老鼠,或者蜘蛛呢,”听到封龙询问,子蒙也是一脸不解的样。

    “别吵,安静点,吓到它,它就不出来了。”周凡见两人在一旁你一句我一句没完没了的聊,忍不住呵斥了一声,不过正巧周凡的声音刚落,那堆金银器具里面一只蠕动的东西,渐渐浮出了水面了。

    众人打着手电看去,只见一个全身黄金的蛇头从一堆金银器具里面钻出来,那条蛇好像很警惕一样,露出蛇头之后还吐了吐芯子。

    封龙看到那蛇的芯子的芯子居然也是金黄色的,不由大吃惊,但也没敢发出声音众人都安静的等了一会,那蛇才没有了警惕性,一点点从黄金堆里爬了出来。

    只见那是一条三米长全身黄金的蛇,头是三角形的,整条蛇在手电光芒的照射下,散发出金灿灿的光芒犹如一件艺术品般摆放在哪里。

    不过此时众人都知道那条蛇是惹不得的,先不说那条蛇有没毒,但光看这个三角形的头,就没人敢惹它,“我草,还真有这东西。”周凡见状立马瞪大眼睛,拉着众人再次后退了不少。

    “这尼玛到底是什么啊。”子蒙看着眼前这条懒洋洋的蛇顿时就起鸡皮疙瘩。

    “这是一种变异的毒蛇叫赤云黄金蟒。”

    “赤云黄金蟒?”

    “对,赤云黄金蟒虽然字里面带有蟒字,但它的本质是蛇,是一种稀有的莽山烙铁头毒蛇,这种蛇只在广西,云南两界地区的某些山里独有。

    而且至今为止数量已经极为稀少,估计两省地带,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五百条,可以说比大熊猫还珍贵,二零零五年被列位一级国家濒危保护动物。

    这种蛇剧毒无比,这条赤云黄金还是几百年的成精的那种,刚才我也只是猜测,幸好子蒙没去惹它,不然你死一百次都不够。”

    子蒙听到这面色里面烟了起来,看着眼前那条赤云黄金,一阵白一阵烟的表情很是搞笑。

    见到子蒙这神情周凡也没去笑话他,而是继续说:“赤云黄金用是从小培养的,它吃的是埋葬墓穴之人的精血,为的是熟悉血脉气息,要是有后世之人进墓,赤云黄金是不会伤害那些有血脉气息之人的。

    而且这种蛇一但成型之后就被放在一堆黄金器皿之中,以吞噬黄金器皿的铜器金漆为生,所以他们全身金黄,如同黄金一般,要是一般人不知道的人闯进墓穴盗宝,一但不小心没注意器皿之中的赤云黄金就绝对有死无生,

    莽山烙铁头本就是天下至毒的蛇,再经过精血的淬养,寄存在器皿之中,又了数百年,要是被跟这种蛇咬上一口,估计连大罗神仙下凡都救不了,现在这蛇要处于半冬眠状态,如果不是这样刚才你们两个早就已经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