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章 密室后的陪葬墓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就任由这蛇在这呆着吧,要是它突然袭击咋们怎么办?”天佑看着那条还在蠕动的赤云黄金蟒不由就感到一阵恶心。

    周凡听罢先摇了摇头,示意众人把灯光都照向那条赤云黄金蟒,“现在还不能动它,它没有视觉,只有触觉,跟嗅觉,和吐芯子来感应热能,我们不要乱动,它现在还处于半冬眠状态,我们一担胡乱弄醒它,它会立马攻击人。

    而且这蛇还不能说杀就杀,它全身都是毒素,这里空间又太小,把它弄死在这里,毒素会随着空气扩散,就算我们带着防毒面罩也会有诸多不便。”

    封龙撇了眼周凡,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不禁就问:“你是不是心中已经有对策了。”

    果然封龙的话音,刚落众人就听到周凡呵呵声,“聪明”说罢周凡从背包掏出一根甩棍,又拿出一条毛巾把毛巾绑在甩棍的一端后才继续道:“设置这个密室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密室的后面会崩塌,不过这却给了我们化解这个危机的机会。”

    “你的意思是... ...”众人听着都感到不解,只有封龙好似有些明了但又不敢肯定。

    看到众人疑惑的眼神,周凡不觉对封龙点点头,“你猜的没错,把它从这里丢下去。”

    “我靠,我还以为是什么好办法呢,原来就这样啊,你早说啊,买什么关子,这么简单用得着你瘪半天吗。”

    “你给我回来。”子蒙听完周凡的话,立马就上前,但刚往前走了两步,便被周凡一把拉住:“要是这么简单,我早这么做了,赤云黄金蟒是至毒之物,它不动则以。

    一但醒来就会攻击带它身边所有不是血脉传承之人的人畜,不管是人,还是动物甚至是异兽,只要敢于靠近它的都会被攻击,而它一担苏醒,除非它吞噬到鲜血,不然就是你弄死它,只有这两种办法。

    但你看看这里除了咋们,那还有什么别的人和动物,你要是胡乱弄醒它,它就是被你丢到下面,也一样会爬的上来,到时候我们就要面临时时刻刻被毒蛇盯着的危险,你想找死别把我们搭上。”

    “我去,你不会是打算... ...”

    “嗯,还真是”周凡回头看了眼众人发现晴儿跟暮雪还是一脸疑惑和不解,吕天远到是很精明,一早就看出了周凡的想法。

    这时周凡突然附在天佑耳边说了句话,天佑便开始猫着脚步往前走去,而在一旁的赤云黄金蟒正迷迷糊糊的地上打盹,天佑一步步来到洞口,此时的天佑已经有些汗流浃背了,但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只见天佑小心翼翼接过周凡递给的甩棍,深吸口气后便迅速的挑起赤云黄金蟒,连蛇带棍一下子就扔出去好远,赤云黄金蟒被天佑这么一扔,瞬间就醒了过来。

    周凡也在这第一时间跑到了天佑身边,迅速的把手中的小血瓶,朝河面扔去,此时黄金赤云蛇也刚好落地了,周凡刚把瓶子丢出去,天佑就从腰间抽出手枪扣动扳机,“碰”的一声正中血瓶。

    顿时鲜血洒满了河面,赤云黄金蟒也在这一瞬间朝河面扑去,而底下的虎蛟经过了上一次鲜血的刺激,已经对鲜血非常的敏感,也瞬间冲上了水面,顿时一兽一蛇撞在了一起。

    不过赤云黄金蟒毕竟是蛇,它毒性虽然猛烈性情也极为凶悍,但还是经不住虎蛟这种上古异种,被冲上水面的虎蛟一口就咬成了三节。

    不过赤云黄金蟒还是反咬了虎蛟一口,赤蟒整条蛇身被虎蛟吞了个干净,而蛇头跟蛇尾部分,却掉落进水中,众人站在溶洞上看着,原来的清澈河水瞬间从透明变成了漆烟如墨,其中还带有一丝黄金的颜色顿时就感到大惊。

    而此时的河水还是在流动的,周凡从上面看下去,只见整条河都已经彻底变了样,虎蛟也因此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我草,真是命大啊,幸好没动它,不然现在死的就是我们了。”子蒙瞪大着眼睛,看着底下已经翻肚皮的虎蛟,不觉感到背脊骨一阵发凉。

    众人看着底下也被毒死的虎蛟,也是各自的暗咽口水,虎蛟浑身青紫,肚皮反而是黄白,四个尖锐的巨爪看起来威风凛凛,如老虎又似蛟龙的巨头看着就让人胆寒。

    “看吧,刚才你要是敢动赤云黄金蟒,这就是下场。”周凡拉着晴儿一点点后退会洞中,不再去看虎蛟,跟天佑和封龙两人窃窃私语一番后,就自顾打量起青铜鸟尊来。

    “我说我怎么这么眼熟呢,难怪。”天佑几人已经在地上开始清理一堆值钱的文物,但东西又太多,众人根本拿不了这么多。

    而且现在回去的路已经被封了,他们只有往前走,还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些什么,也不敢多带这些玩意

    古玩虽然是好东西,但要是带多了成为累赘,后面要是遇上麻烦可是会致命的,众人正纠结该要什么宝贝好,就听到周凡一声惊呼,不由都朝周凡望去。

    “天佑,你过来看。”周凡见众人都看下自己,也没多说什么,而是脸色凝重的看了眼天佑道:“这个青铜鸟尊,你觉得跟咋们下召宗府葬坑见到那两尊半截石像的人畜骨头,有几分相似吗?”

    天佑这时才反应过来,看着眼前的青铜鸟尊立马精神一阵,“我见过,我见过,这东西跟召宗府下面的鹰头人身骨的石像有几分相似,而且回型通道的石板好像也是刻着这个图案,我现在才想起来

    当时我看到的时候并没有注意,也只是以为装饰而已,我就没跟你们说,没想到这里居然也出现了,难道这是一个殷商时期的墓穴?”

    “不知道”周凡缓缓站起身摇摇头:“现在光看这个密室墓葬我也不知道,但这尊青铜鸟尊绝对是殷商时期的,也只有殷商时期的青铜工艺才能打造出如此一尊东西来,而且看着青铜鸟尊的青铜漆最少在三千年以上,而且你们有没发现

    这里虽然有很多黄金饰品,但绝大多数都以青铜来制作的宝物,要是只凭这些判断的话,这个墓穴应该是殷商时期的**不离十了。”

    “行了,先不管那些,这些宝物怎么办,不清理的话,我们今晚也不好落脚啊。”封龙见周凡跟天佑还在讨论墓穴的事情, 不由忍不住打断道,此时的他已经疲倦了,而夜也进入了凌晨,众人都忙了一天,不知不觉都有些疲惫起来

    刚才是因为有虎蛟跟赤云黄金蟒的事情,众人精神都提到了最高,现在一放松下来各自都感觉了疲倦,晴儿跟暮雪更是有些精神不济。

    “一人带一件最值钱的青铜器具,多的暂时先放回原位,以后有机会再回来拿。”说完周凡也跟几人蹲在地上捣腾起一堆金银器皿,不一会众人都各自挑选一件自己看中的青铜器,吕天远虽然有些不甘心,但他也知道此时他要是多拿的话

    后面的路会不好走,而且要是拿多了路上丢弃或损坏他也心疼,装了一件值钱的青铜器皿之后就站在一旁。

    看到几人都已经选好各自的东西,周凡立马让一群人把东西放回墙坑去,好早点休息,“行了把东西都放回去,咋们今晚先休息,明天再行动,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扇门后面应该是个陪葬墓里面有什么危险,我们还不知道,咋们必须要养足精神才能去闯后面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