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一章 养尸地
    众人听罢也没再多问,把所有东西都放回墙坑后,就开始休息起来,时间渐渐过去半个多小时,除了子*自一人吊儿郎当的悬做在洞口边缘抽着烟以外,别的都进入了梦乡。

    天佑看看四周,又小心翼翼的把暮雪靠在一旁,才来到周凡身边小声道:“真的不用守夜?”

    “不用,这里距离地面足足有近十米高,绳索又都在我们身上,他翻不起风浪,而且这扇门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打开的,不用担心他会自己先跑。

    再说了这里危险重重,他一个人也应付不来,更加不用担心他会加害我们,所以今晚也不用再守夜了,有赤云黄金蟒的地方,不可能再有别的生物存活,现在这里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行了你也休息吧,明天还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咋们呢。”

    天佑听完周凡的话便转身离去,周凡此时也脱下外衣小心翼翼的给晴儿披上生怕她着凉,一夜就这样安静的度过,众人虽然都睡的不是很舒服,但也累了一天了,在这种地方能安生的休息一个晚上已经是很不错了。

    “你们看。”众人都还刚醒的朦胧中,突然就听到子蒙的大吼。

    周凡一听猛然站起往洞口边缘跑去,待到周凡来到洞口边缘处,只见子蒙神色一脸凝重的盯着下面,此时天佑他们也赶了上来。

    众人只见下面的河水都已经干枯,而那只巨大的虎蛟也不见了,不知道是复活了,还是随着河水被冲到哪儿去了,同时在干枯的河道底下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洞。

    “这是怎么一回事?”说罢天佑便子蒙看去。

    子蒙被众人盯得有些毛发,有些抵触,不禁往后退了点,“你们看我干嘛,我也不懂啊,你问我,我问谁去,今天早上我一醒来就发现这个样子了。”

    “行了,子蒙应该也不知道,虎蛟不管是死是活都不关咋们的事,那条通道也出去不去了,我们只有往前走,现在收拾下我们出发。”周凡看着河道底的地洞,自顾低头沉思了会便转身离开不再去理会那些事情。

    天佑三人对视一眼,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各自回到休息的位置,简单的吃了点面包后,就开始收拾东西起来,不一会众人都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各自站在一旁。

    而此时周凡已经站在巨大的墓门前盯了好久,“有办法打开这扇门吗?”封龙看了眼周凡,又望了望墓门他也不知道怎么打开这扇石门。

    因为石门好像被封死了,没有门把,也没有任何缝隙,就像一面巨大的墙壁立在哪里,但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接触古墓,能看的出这就是一扇墓门,只不过他们都不知道怎么打开而已。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尊青铜鸟尊就是机关所在,外面估计还有一尊跟这尊铜像一样的青铜鸟尊,两尊是对立的,一阴一阳。

    外面那个不能碰,一但碰了就会触发机关,而里面这个则是开启石门的关键,设置在内室的石像,铜像多为护宝尊兽,类似于镇墓兽的存在。

    只不过这种设置在内室的东西,大多数为某个机关的开启装置,一般作为墓门或者暗道的机关开启。”说罢周凡便蹲下来,仔细的盯着青铜鸟尊。

    天佑几人见状,也好奇的跟着蹲了下来,几人盯了好久,却愣是没发现什么,“会不会是要移动这尊青铜像啊?”

    “不会这么简单,要是这就给你们破了这机关,岂不是太容易了,外室机关是为阴,是主灭杀的机关,内室的机关为阳,多以困和蔽为主。

    困是指封困,蔽则是隐蔽的意思,内室机关往往是设置在细微处,甚至小到一颗角落不起眼的石头都能作为机关的开启,我们不能大意,更不能随便去动这尊青铜像。

    现在我还不敢保证它有没自毁装置,一般古代人设置这种内室机关的,一但后之人去触发,要是能安全开启,那还好说,要是弄错的话,就会被彻底困死在这里,永远也出不去,甚至严重的还会使整个墓穴坍塌,我们不能这么冒险,先让我想想。”说罢周凡便端坐在地上,手提着荧光用具又仔细的打量起青铜鸟尊来。

    子蒙这好动的家伙又忍不住了,看见周凡又自顾研究起青铜像,而天佑跟封龙也不理他,便有些不耐烦,“搞什么啊,这么麻烦啊,实在不行,我们想办法砸了这扇石门吧。”

    “别吵,你能不能... ...”周凡头部也会的低呵了一声,他话还没说完,封龙就见突然说:“你看,这铜像的眼睛。”

    说罢封龙便用出手电直接照在青铜鸟尊身上,昨晚他们为了节省电源,不敢一直使用强光手电,灭杀了赤云黄金蟒后就改用了荧光用具,此时封龙的手电照在青铜像上,众人都感到铜像好似有些不同之处。

    周凡盯了好一会也发现铜像的不寻常之处,难怪他之前上来就感觉这尊青铜鸟尊有些奇怪,它不仅做工精细,那双泛着幽光的眼睛更是让他当时产生一丝胆寒,这种感觉现在他还记忆犹新。

    但因为子蒙上来之后就一股脑的捣腾金银器皿,使得众人当时都被那些器皿晃的烟花缭乱,而杀了赤云黄金蟒跟虎蛟之后,一群人又换了荧光用,虽然一群人盯了青铜像一个晚上,却也没发现任何奇怪之处。

    但现在没有了那些珠宝晃眼,再加上封龙手里的强光手电对着青铜直照,他发现那尊青铜像的眼睛居然是不一样的颜色。

    原来鸟尊的眼睛之所以不一样,是因为左边的眼睛里镶的是绿油油的宝石,而右边的眼睛则是镶着暗红色的宝石,之前在荧光用具的照射下,众人根本没看不出,现在封龙打着手电直射这尊铜像眼睛,两边的眼睛的变色就明显了起来。

    “这颜色好像有些熟悉啊... ...”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周凡跟封龙两人对视一眼后,便各自呐呐自语,但一瞬间两人都反应过来,异口同声道:“铜镜”

    想通的瞬间周凡,从口袋里取出了那颗镶钻在铜镜上的绿宝石,拿到铜像的左眼一对比,发现两颗宝石还真是一模一样,简直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得,“机关应该就是这儿了,你们都后退。”

    说罢周凡深吸口气示意众人都往后退,而他自己则抽出腰间的匕首,小心翼翼的撬出右眼的宝石,只见那是一颗暗红色闪着诡异光芒的宝石。

    周凡拿在手里不知道为什么还隐约能感觉到那颗宝石有着一丝温度,这不禁让他的心吓了一跳,但周凡却不敢表露出来

    定了定神后,把宝石收进口袋,再把之前镶在铜镜上的宝石镶到铜像的右眼,

    果然周凡刚把宝石放进去,咔咔咔,众人就听到一阵古怪的声音,接着一群人就感到一阵地动山摇,石门也在这时候缓缓的从上面降了下来。

    一群人吃惊的图看着眼前一切,都不禁在对古人的智慧感到佩服,而众人中属晴儿和暮雪最为震撼,她们虽然知道此次之行,肯定会遇上一些离奇的事情,而周凡跟天佑也跟她们两人交代了之前的种种。

    虽然她们有想过可能会遇上传说中的古墓,但想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外一回事,此时再加上眼前这种神秘莫测的机关跟之前发生的一切,两女已经被震的七荤八素了。

    “周凡你看。”站在周凡后面的封龙,被眼前的场景惊到了,巨大的墓门落下之后,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更大的墓室。

    而墓室的半空还悬着一具具棺材,封龙仔细算了下,这里的棺材足足有十几具之多,但这些还不是让他最震惊的地方,而是地上那一个个半圆拱起的坟包。

    一个个坟包以某种规律分布在整个墓室,而一具具棺材就悬在那些坟包的上面,更诡异的是拱起的坟包中间还有一根青铜铁链跟悬在半空的棺材链接在一起,那一具具棺材,一个个坟包给众人极大的视觉冲击,不但封龙被震到了,连周凡也有些措手不及。

    “看来,还是小看这里了,”盯着眼前震撼人心的场景许久,周凡小心的拔出古剑,:“天佑,封龙你们留下,子蒙咋两去看看。”

    “等等”周凡刚往前一踏,便被封龙拉住:“是不是太冒险了,这里恐怕已经不是简单的陪葬墓室了... ....”

    “你放心我自有分寸,”周凡把身上的护身符取了下来,给晴儿带上,晴儿原本还不情愿,但看到周凡严肃的表情只好乖乖的给带上,“你们一会要是见到我们被困千万别去救,这里不单是一个陪葬墓,还是一个阴邪的养尸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