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二章 葬尸养鬼
    “你要小心。”

    “知道了,”周凡听罢不由朝晴儿点了点头,接着就转身对子蒙道:“你走左边,我走右边,绕开中间那三座最大的坟,还有不要去碰任何一座坟跟棺材,我们在对面的幕墙集合,要是安全的话我们在原地返回。”

    子蒙也不搭理周凡,迈开脚步就朝墓室走去,周凡见状也提着古剑跟了进去,两人一人一边,哒哒哒的脚步声回荡在整间墓室,弄的在墓室外等待的众人都跟着无比紧张。

    此时周凡两人也不好到哪儿去,墓室里极度烟暗,两人一人一只手电照在这间偌大的墓室里,都显得有些如沧海一角般渺小,虽然拿的是强光手电,但也照不到尽头,好似在无尽的烟暗里,好像总有些什么潜伏在哪里,让子蒙跟周凡每走一步都非常小心。

    两一步步来到了坟堆的中间,“等等,停下,回去吧。”说罢周凡示意便示意子蒙一点点往后退。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天佑见状不由一阵疑惑,此时众人也都用不解目光看着两人。

    “这条路不通,咋们先下找找看还有别的路... ...”

    天佑愣了愣见周凡有些心不在焉,立马就打断他的话,“什么为什么不通?里面不是还有一大段路你们都还没过去吗,要是那边有出口那我们岂不是错过了。”

    天佑的话音刚落,就连晴儿也不解的看着他,周凡知道不跟众人解释清楚,怕是他们不会在愿意再退到下面去,自顾低头沉思了会后说:“你们仔细看了没有,哪里各有十八具棺材,十八座坟,分别以上八卦,和下八卦排列。

    九座坟为一组,中间三座大坟,外面五座,自成五行,按先天阴阳八卦排列,光是这十八阵就无形中成型一座小行迷阵,那里面没有这么简单。

    虽然在外面看似只有这么一点空间而,但刚才我踏进去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四周非常空旷,根本就不像是一件墓室般。

    而且这十八座坟,又以三才五运之数岔开,内三外五,本身就是一个五行八卦的异数之局,再加上十八阵座坟,阴坟九座,阳坟九座。

    自内又成先天八卦之局,两边逆阴阳转各十八座,这样算就有三十六种阵法的变化,里面相生相克,要是走错一步那都是致命的。”

    “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啊,挑重点的说,再说了刚才我们不是已经进去了吗,而且我们走到一半都没事,你不会是忽悠我们的吧。”子蒙听着一头雾水,更是对周凡这种神神叨叨无语。

    “滚一边呆着去,”周凡瞥了眼子蒙,接着道:“不要听那家伙的,刚才我们根本就没走过三分之一,这里没有这么简单,以阴阳五行布局就算不触发阵法,阵法也会相互契合运转。

    所以我觉得里面的空间非常大,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使得我们产生了视觉假象,以为那里是个小墓室,我刚踏进去就感觉到了异样。

    更感觉到四周不时还有微风吹来,你们想想要是一个封闭的墓室怎么可能还会有风,而且阴阳逆转之局,肯定是用来养尸的,不,应该说是用来葬尸的。”

    “葬尸... ...”众人听到着不免都有些惊讶。

    “对,葬尸,”周凡神色凝重的走到墓门的边缘,盯了好一会墓室后说:“所谓的葬尸,是先把尸体葬进棺材里一段时间,后再取出,因为葬尸必须要选在养尸地,所以这种地方往往极其阴邪。

    而欲要葬尸就必先要葬人,这是葬尸的先天条件,现在你们之所以看到里面有十八座坟,和十八副棺材,就是因为葬尸之前必须先葬人。

    把活人以祭祀方式进棺材里,再以阴毒邪恶的手段杀之,使其阴气不散,三魂七魄都被封在棺材内,葬尸先葬人,这个布局之人实在高明。”

    说着周凡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堆符纸,往墓室里撒去,一张张符纸刚散进墓室就好像被开到三档的电风猛吹一般一下子就飞出去了好远,有些甚至都不见了终影。

    见此场景周凡眉头不由紧皱,看了又看墓室后,继续解释道:“葬尸之前先葬人,使其阴阳共生,然后再把尸体葬进坟墓去,此时悬棺里的三魂七魄便会通过中间那条青铜链流向坟墓。

    这样葬在坟墓的尸体有了三魂七魄的滋养,便不会尸变,等待达到一定的时间再取出来,之后割去那些腐烂的尸肉,和已经接上那些截断的筋骨再二次入葬。

    这种葬尸法也叫二次葬,二次入葬,葬尸也养鬼,二次入葬之后,三魂七魄会慢慢倒转回悬棺,此时地上的坟墓有没了三魂七魄的滋养又是葬在养尸之地,尸变是百分之百的事情。

    那些尸体因为是二次入葬,被先人割去了腐肉,接好了筋骨,它们在尸变的话,估计最少也是跳僵级别的存在,这个还不是最可怕的。

    还有那十八副棺材,因为三魂七魄的从新倒回悬棺,里面冤死之人也渐渐的养成了厉鬼,所以我说那个布局之人逆天,二次入葬,葬尸也养鬼,擅闯进去之人,绝对没有活着出来的可能。”

    “我的天啊,”子蒙听完不由惊呼:“那岂不是说,这里面有十八只厉鬼,和十八具僵尸咯。”

    “不,不是吧,这,这么多。”吕天远这时也是慌了神,听见到子蒙的话他是害怕的想转身就走。

    周凡回头看了眼吕天远,见他已经失去了镇定,不由猛地呵斥了一声:“不想死就别乱跑。”

    吕天远原本吓的发紫的脸被周凡一呵反而好了很多,顿了顿后便站在原地不敢在乱走动,周凡见状也没再去理会他转过头说:“这里盛阴之气太重,不一定会每具棺材或者坟墓都会产生异变。

    不过十八坟中间那最大的三座,跟悬在坟头上的三幅棺材就不好说了,那些坟墓哥们棺材都是吸收地煞之气,跟盛阴之气吸收的最厉害的坟墓跟棺材。

    那里面绝对有不可惹的主,现在凭咋们这些人就算再加上小月,对付一只僵尸都不可能,更何况还不算那些厉鬼,要是那坟墓里的东西跑出来,咋们只有被虐的份。

    而且那里面一不懂则不动,一动则牵连起所有,光是中间那最大的阴阳六座坟,加上头上那些悬棺,就有最少十二个邪物需要我们对付,要是触动了阵法,咋们还有命活吗?”

    “那现在怎么办?”天佑也知道周凡不会在这个时候胡说,而且他也能看隐约感觉到前面的墓室有些不对劲,但他又不愿意再下到下面去。

    虽然河道的水已经干枯,但虎蛟的尸体却不见了,他不知道虎蛟是不是已经被赤云黄金蟒给毒死了,或者还是复活钻进了地上的那个巨大地洞中,但他不敢去冒那个险,况且现在还带着暮雪在身边,他更事事需要谨慎。

    周凡定了定神后,又看了几人一眼说:“现在只有两个办法,第一要么就是我独自一人进去,寻找破阵之法,第二就是咋们先下去,再另寻出路。

    不过两者都有危险,先不说别的,要是虎蛟没被毒死,它出现来袭击我们那就咋们只有当盘中餐的份,可要是去闯阵,我也没有把握,甚至百分之五十的把握都没有。

    可要是闯阵的话,我更没把握,而且风险会比下去另寻出路危险的多,而且一担触发阵法,破坏阵法的阴阳格局,僵尸有可能会破墓而出,厉鬼也会跳出棺材,所以现在我也不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