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三章 危机突显
    天佑此时也知道,再进墓室是非常危险的,而且他看到周凡那种忧心忡忡的表情便知道,周凡没有在夸大,甚至他还在猜测周凡有些话还没敢说出来。

    不由暗自在心底里衡量了一会就说,“不行,要是让你独自一人去闯阵的话太危险,现在下面还很多洞穴,我们先去看看能不能找到通道,另外河道的水已经干涸了,我们试着往上游走走看,说不定哪里也会有通道,总之我不赞成闯阵。”

    众人这时也不知道怎么办,见天佑已经打定注意便也不再去多想,封龙瞥了眼天佑后就道:“天佑都这样说, 那我们还是先去找找有没别的出路吧。”

    “既然都没意见,那子蒙先打头阵,下去之后先看清楚虎蛟的尸体还在不在下面,确认之后告诉我们。”周凡见众人都统一了意见,便把绳索丢给封龙,吩咐了众人一些事宜之后,他便转身来到墓室外继续盯着里面的坟墓跟棺材了。

    “没事了,虎蛟尸体不见了,这里很安全你们下来吧。”周凡刚看的有些眉目就听到子蒙在下面大喊,当下心中无奈,暗叹了口气后,便站了起来,走到洞口边缘,只见子蒙已经下面坐着抽烟了。

    “你们先下去吧,我断后... ...”

    “可是... ...”

    “没事,你们先下,晴儿我会照顾的,这里也不会有危险,我还想再观察下墓室。”周凡示意众人行动后,便转身远远的盯着墓室。

    他总感觉里面好像没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虽然他能大概看出阵法的分部和排列还有具体的作用。但他总感觉好像少了些什么,却冥冥中又说不出上来。

    不过他心里正有一股莫名的危机感油然而生,周凡知道他每次心里一有这种预感时,总是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他才想更了解一些墓室。

    “你怎么了,天佑他们喊你呢。”就在他想的入神的时候,突然听到晴儿温柔的声音,顿时周凡便从思绪中反应过来,转身看到此时洞内只有他跟晴儿两人,天佑几人已经都到了下面。

    此时他就是再想留下也不可能了,要是他还不下去,一会下面有什么事情,他担心天佑几人未必能应付的过来,不由上前一把抱住晴儿道:“抱紧我,我们也下去了。”

    “嗯,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呵呵”周凡看了眼怀里的晴儿,心里顿时感到甜甜的滋味,当下便对着晴儿的额头吻了下,这到是让晴儿更加害羞的靠在周凡怀里。

    “我擦,这两人,”封龙看着上面的周凡和晴儿不由一阵无语,扶着额头一副丢脸的样。

    子蒙却不管二人,看到两人还在亲亲我我,立马就朝二人吼道:“还恩爱呢,你们再不下来,老子就不等你们了。”

    “嗤... ...”周凡听罢顿忍不住笑不出来,“行啦,来咧。”

    说罢周凡便带着晴儿也下到了下面,此时众人都已站在河道的边缘,各自用手电照着河道底下那个巨大的地洞,子蒙还试着丢了一两块石头下去,可久久不见响声,可见这地洞非常的深。

    “这河水翻滚,应该跟这口地洞有关,下面如果不是一个喷泉口的话,就应该是个对流的出水口。”

    “对流的出水口?什么意思?”子蒙盯着封龙很是不解问。

    “对流出水口是指另外一条通过来的地下水,也是就是说在这条地下河的更深处,还存在一条地下河,两跳河因为这个地洞而相连。

    更深的那条地下河如果遇上暴雨,或者溢满的情况会不断的往这个出水口涌,当下面那条河水不断涌上来的时候,就会形成刚才那种河面面上的翻滚。

    因为这条河是流动的,当水翻滚的时候,会因河水的冲击和流速,使得那个地洞涌上来的水再次倒回去而形成那种河面不停翻滚的浪势。

    但不管是喷泉口还是地下河出水口,我们都不能贸然下去,现在河水突然干涸,一点原因都找不到,说不定它会突然爆发,一下子把我们淹死也难说。

    所以我们先看看四周有没别的口,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在顺着河道往上走,总之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要下河道去。”封龙一边说一边在打量着四周。

    这时众人也顾不得节省电源了,在场的众人除了两女以外,五人均是人手一只强光手电,在一群人的配合下,整个地下溶洞几乎通明透亮。

    “你们有没什么发现?”周凡先一步回到河道便,看着一群人但各个一脸灰头土脸的样就知道众人没什么发现。

    果然周凡话音刚落,就见封龙道:“看来我们之前判断错了,这里溶洞虽然多,但几乎都是外宽内窄,越往里面洞就越小,甚至有些洞到最后面已经是死路。

    我估计这些溶洞是被长期被地下河水浸泡,导致土层面坍塌才形成的溶洞,而不是人为打出来的通道,这样的话我们之前的判断就失误了,这里非但没有出路,甚至还有可能是一个死坑。”

    “我那边也是一样,没有一个溶洞是通的,看来我们只能... ...”

    “暂时不用冒险”周凡看着见状立马打断子蒙的话,“上面的布局太大,我一时半会还没有头绪,咋们沿着河道往上走,看看河道的上游是什么,要是上游再是死路的话,我们在沿路退回来不迟。”

    “我赞成,”

    “我也赞成”

    “你们都这样说,那就走吧,别浪费时间,在这儿拖的久一天,我们就多一天危险。”天佑见子蒙和封龙都没意见,他已经没法在顾全所有了。

    虽然他担心暮雪会有危险,但此时众人都一致认为走河道,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前段时间他就发现暮雪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所以他只能处处小心生怕暮雪会有什么危险。

    众人决策统一之后子蒙再次爬上溶洞,打算把绳索给取了下来,虽然四人每人,人手一根绳索,但能回收的尽量回收,不然几人再经过几个地方就没绳索用了,子蒙在忙合的时候,众人已经在河道边休起来,果然子蒙的速度非常快,不一会就带着绳子来到了众人身边。

    “河道不是很深,有些地方才两三米,我们往上走一点,找一个坡度比较矮的地方下去。”说罢周凡便拉着晴儿先一步走在最前面。

    河道宽十几米,最深的只有**米,有些浅的只有两三米,所以众人很顺利的就下到了河道下面,不过几人来到河道下面后才发现,那个河道底下的溶洞,远比他们在上面看到的要大的多。

    众人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沿着河道的边缘,越过这个深不见底的地洞,虽然地洞偶尔会吹出来一阵怪风,但众人还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

    此时一群人来到了河道的闸口,周凡几人下来之后便发现其实这个巨大的地下空间的封闭的,只有上下两端的河道可以走,而地下河还是穿山而过。

    河水灌满河道的时候众人根本看不见还有路口,只能看到一片漆烟,不过就算众人来到了这里也会被山体挡住,要不是现在河水干枯,他们还真发现不了这个河道的闸口。

    至于下游则没有任何阻挡,但众人能从湍急的水流判断出来,下游应该没有山体在阻挡,所以上游流下来的水是缓慢,直至河水流到中间那个地洞之后水流就开始变得湍急无比。

    一群人走过了闸水的山体后,来到了一个让他们感到更震撼无比的地方,此时周凡几人的呼吸都不由有些紧促,各自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场景。

    只见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比刚才还要高大的地下空间,高足有百米之巨,四周也是庞大无比,更让他们感到震感的是,他们居然身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中。

    众人只能从勉强借着手中的光线,勉强看到他们所在的地方,好像还是刚才那条河道,不过这段河道明显他们穿过山体之前的那段河道宽了许多倍,也深了不知道多少米,现在众人站在底下就感觉自己如蝼蚁一般微小。

    “嗷吼”就在都为此感到震惊的时候,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响起,周凡听到这声音立马脸色一变,暗道:“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