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七章 墓室主入口
    不过僵尸失算了,它死死的盯着周凡,一跃便高高跳起直接就跳进了阵法中,但它刚进阵法就发现自己上当了,它跳进阵法后便被地上的糯米伤到疼的发一声大吼。

    而僵尸经过几百年的风化,身上的衣服鞋子几乎已经都烂了,此时的僵尸只有一条破烂的裤子还传在身上,上身是刺裸的,鞋子也早就不见终影。

    它一脚踩在糯米上,顿时就痛的发狂起来,周凡这时才发现原来僵尸面部也是有表情的,不过这会僵尸面容却是扭曲的,五官已经极度变形。

    可能是因为被他两次设计伤到的原因,虽然僵尸很痛,可它还没忘记眼前这个伤害它的人,忍着巨痛一抓就朝周凡挥去,周凡哪里知道这僵尸如此厉害,已经被伤成这样了,还不忘攻击他,反手就用古剑抵挡僵尸的一爪。

    不过周凡万万没有想到僵尸对他的怨气已经是怒火中烧,这一巴掌的威力远远大过他能承受的极限,周凡用古剑抵挡的瞬间才知道自己判断错误了,不过此时的他已经被拍飞了出去。

    “公子... ...”周凡倒飞出去的瞬间,小月便大惊失色,只见小月在悬崖底下一闪就出现在了不远处,接着又是一闪便出现在了周凡身后。

    也幸好小月及时的接住周凡,不然任由周凡这么甩到地上他就是不死也会残废,虽然小月成功的接住了他,但周凡还是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公子,你没事吧,”小月见周凡这模样顿时就怕了,水汪汪的眼睛,顿时就有泪水在打转。

    周凡此时也非常不好受,挨了僵尸一下他能感受到五脏六腑几乎都移位,也被它这一下打成了内伤,见到小月一副惹人怜惜的模样,不由就轻抚起小月的脸来,“没事,死不了。”

    不过此时的小月却没害羞,而是一脸责怪的表情:“那僵尸如此变态,公子为什么不让小月去帮忙。”

    “呵呵”周凡见小月恼羞成怒的模样不由笑了笑,借助小月的搀扶缓缓的站了起来:“它的戾气太重,我会担心它的戾气会影响到你,我不想让你出事,而且你也杀不了它,再说了不能什么事情都让你扛,我可是个男人。”说罢周凡还傲气的朝小月抬了抬头。

    “嗤.. ...公子你真搞笑,”小月见周凡这逗比的模样顿时也被他逗乐了:“可那这东西现在怎么办,就这么把它困在里面吗?”

    周凡此时已经稍微缓了过来,盯着僵尸顿了顿道:“你后退,我要去灭了这家伙省的它再害人。”

    小月原本还想阻止,可她感受到周凡那股凌厉的气势,也知道周凡肯定不会放过那僵尸,只好小心翼翼的后退,周凡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阵法后,看着僵尸一直呆呆的站在里面丝毫不敢乱动一分,便知道阵法起作用了。

    周凡试着在阵法外挑逗它,可僵尸刚一步跨出就踩到地上新的糯米上,顿时脚底又燃起一股浓烟,吓得它丝毫不敢乱动分毫,此时僵尸虽然不敢移动,但却用怨毒的眼神盯着周凡。

    “看你妹啊。”周凡见僵尸已经不敢在上前攻击,逗比的气质又开始突显出来,但他手底却丝毫没有犹豫,抓过一张张符咒,不停的贴在一根根桃木上。

    接着又拿出汽油一把砸在僵尸身上,此时的僵尸已经被欺负的像个小怨妇,只能用眼神盯着周凡,幸好它双眼没有眼珠子是空洞洞,不然就凭它现在这怨气用眼神就能杀死周凡好几百次。

    “呵呵。”周凡来回的在阵法的四周奔走忙完一切之后,只见他拿出一个打火机点燃后冷冷的对僵尸笑了笑,往阵法中一抛,“去死吧。”

    扔完火机周凡一个箭步就跑出去了好几米远,但因为身负重伤重心不稳一下就往前摔去,小月见状立马又一闪,来到周凡跟前及时扶住了他,周凡也借着小月的搀扶远远的离开了身后阵法的范围。

    “吼吼”两人刚来到悬崖下面就听到身后一声声凄厉去吼叫声,此时僵尸已经全身燃起大火,火焰的疼痛加上阵法有了符咒的加持让它彻底发狂,虽然此时阵法里还有部分糯米没被大火燃烧,但僵尸已经顾不得这些。

    浑身燃着大火灼热的疼痛无时不刻不再刺激着它,使得它在阵法里面乱闯,但僵尸还没闯出阵法,就被墨线给弹了回去。

    周凡为了使墨线足够坚固,用的不是普通的线,而是使用提炼过后的钢丝线,这种线一般用来吊威亚,又细又坚韧,而周凡为了铜线能达到克制僵尸的作用。

    还把铜线足足浸泡在墨水里半年之久,更每个星期换一次墨水,使得墨水足够新鲜,僵尸撞上墨线后疼的再次退回了阵法,而阵法里面全部都是糯米。

    僵尸脚上又使不出力,不能一下子跳出阵法外,只能在阵法里面乱闯,阵眼上的每根桃木桩上又都帖有符咒,无时不刻都在刺激着僵尸,此时的僵尸就如困兽斗般,只能在阵法里面垂死挣扎。

    “你大爷的,你来打我啊,笨蛋。”周凡见僵尸的窘境甭提多开心了,一个劲在一旁吆喝不时还手舞足蹈。

    “嗤,公子你,你能正经点吗!”此时扶住周凡的小月都对周凡有些无语了,看着周凡一脸嘚瑟样,不由就摇头一阵苦笑。

    “没事它快完蛋了... ...”

    “吼吼吼吼”周凡的话音还没落下,僵尸就发出一阵恐怖的巨吼,这声巨吼比之前的要大了无数倍,周凡也被震的一阵晕眩,立马就捂上了耳朵。

    但僵尸发出仰天狂啸后,就像不再畏惧阵法了般,一下子就冲了五行阵法区域,接着用力一跳就蹦出去好远,周凡还没反应的过来,僵尸又是高高一跃,便跳上了对面的岩壁,接着又一跳翻上了百米高的悬崖,一下子就消失在周凡的眼中。

    “失算了,这都能跑掉。”周凡打着手电照去,此时的他已经不再一脸嘚瑟,而是神色无比的凝重,因为他知道这只僵尸被他伤这样,肯定不会放过也。

    而且之前在打斗的时候,僵尸还打伤过他,自己的鲜血更是洒到了僵尸的身上,要是那只僵尸不死之后等它恢复过来后,便会对他展开无情的追杀,僵尸已经深深记住了他的气息,他就是跑到天涯海角僵尸也会追到他为止。

    “公子现在怎么办?”小月见僵尸逃跑,并没有太多震惊,因为她更担心周凡的伤势。

    “月儿你拿着绳索,到悬崖上系好,咋们追上去,趁着它受重伤一定要灭了它。”周凡虽然非常担心但毕竟僵尸已经跑了,他只能静下心来想办法。

    “可是,公子你... ...”

    “我没事,而且不杀了这家伙,等它恢复过来我就麻烦了。”说罢周凡把就从背包取出一捆绳索来递给小月,同时还给解释了便为什么一定要杀僵尸的理由。

    小月听罢也没在有任何犹豫,接过绳索嗖的下便消失在周凡眼前,周凡此时已经极度疲惫,但他又不得不追上僵尸,只好拖着沉重的步伐一点点来到悬崖底下。

    但他并未直抓着绳子往上爬,而是原地端坐了下来,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支现成的注射剂和一些药物,先是和喝了点水,吃了点药后,才给自己注射了那支药剂。

    打完药物之后周凡脸色苍白的端坐的一旁,但呼吸却由原来的急促变的平缓下来,小月在半崖上等了很久都没见周凡上去,也从崖上下来,见到周凡脸色极度苍白顿时就大惊失色,:“公子你没事,咋们别去追了,你这样会死的。”

    “没事,这是肾上腺素的副作用,过一会就好。”说罢周凡就给自己猛灌了一口水,喝完后脸色才慢慢有了一丝血色。

    “肾上腺素?”小月虽然不知道肾上腺素是什么,但见到周凡脸色恢复正常,她也不再去那些问题,而是警惕的注视着四周围。

    此时的周凡已经没有之前那般痛通,只见他缓缓站起来后,就试着跳了跳,见到自己可以利索行动后,当下就在心里感叹:这肾上腺素真好东西,难怪在运动员中这种药物被列为禁药,回去一定要多准备点,虽然成本有些高但也是值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