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九章 厉僵渡劫
    小月听罢顿时明白了周凡的意思,听着轰隆隆的雷声,脸色不觉一阵难看,“公子你是说现在上面引来天嫉的,是刚才的僵尸?但它不是被你打伤了吗,怎么可能还能再度进化引来天嫉?”

    “应该是了,这里只有虎蛟跟僵尸能引起天嫉,别的怕是还没那个资格能引动天嫉的降临,而刚才僵尸喝了虎蛟的精血,虽然它被我打伤,但也因此激起了它刚喝进去的虎蛟精血,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非常麻烦了。

    月儿你再爬上去看一眼,看看上面的雷云是不是血红如海,要是如此你赶紧下来,不要在上面多停留,另外把绳子带上去,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系上绳索的,记住咯,只许看一眼不要多做停留。”

    说罢周凡就拿绳索递给小月,自己则在四周寻找一个地势比较高的地方好一会能借绳索爬上去,不过周凡发现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根本没有什么地方是高地,四周都是一马平川的广场。

    往前看只能看到那扇高大的石门,而往后还能依稀看到一根纤细的石柱,至于最早之前遇上的那根石柱早已经消失不见。

    石柱虽然也是直通天顶,但相比巨大石门还是小了不少,而随着周凡的走远,第一根石柱已在他身后很远处,跟广场的白玉石般的地板融为根本已经看不到了。

    至于身后那根还能看见是因为他们并没有走的太远,所以那根石柱依稀还能看到,周凡在不停寻找着高地的时候,突然就看到小月从上面下来了。

    “怎么样月儿。”

    “太可怕啊,”小月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公子猜的没错,上面已经是浮云血海了,不但整个天空都是血红云朵,就连雷电也是暗红色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完了,完了... ....”周凡听完小月的话,顿时脚下不稳往倒退两步,嘴里还在呐呐自语。

    “公子,你怎么了?”小月根本不知道她见到的场面是何等的变泰,但周凡却知道。

    见到小月发问周凡叹了口气道:“天嫉有共分三种,第一种是最普通的天嫉,劫云微红,雷声轰鸣,雷电是青蓝色的,这种雷电对异兽,僵尸之类的伤害非常大,但却对邪祟厉鬼没什么效果,如果是这种雷劫还好说,你还能上去拖延时间周旋一番,但现在不能了,唉。”

    “为什么?小月现在就上前把僵尸... ...”

    “站住,你不许去,”周凡一把呵住就要离开的小月,见她不解的看着自己便说:“第一种雷劫也叫青玄天雷,专克世间污秽之物跟上古异兽之物,但此种雷劫对邪祟,跟厉鬼,或者怨身邪灵没什么伤害,你为鬼身要是遇上这种天嫉,你还能上去跟僵尸周旋一二。

    但这是第二种雷劫,乃是赤血神雷,这种雷劫爆发前酝酿的更久,劫云乃是血红色,雷声同样轰鸣,但这种雷电不但对异兽和僵尸这种邪物之物伤害极大,对邪灵,厉鬼,怨身的鬼妖伤害更大。

    现在上面的雷劫已经在酝酿,你就不能再上去了,刚才劫云还没真正形成你才能安全下来,雷劫也还没有锁定你,不然就是你躲到万米深的地下,天雷一样会轰击下来。

    你现在上去只会让天嫉盯上,我不能让你冒险。”说罢周凡上前死死的拉住小月的手,见她还些跃跃欲试的想法,不由对她摇摇头。

    “可是,可是僵尸怎么办?”此时的小月也知道周凡不会让她去冒险,虽然她能摆脱周凡,但她不想周凡怨恨她,而且现在的她也隐约感觉到天嫉的可怕。

    “这里可能布置有某个大阵,能隔绝掉地底下阴邪的气息,所以刚才你能安全下来,不止是劫云没有完全酝酿好,跟这儿也有一定关系现在咋们只能等了。”

    “等?公子,你在等什么?”小月见周凡此时反倒一脸从容淡定,不由就不解,更不明白周凡为何会这么从容淡定。

    周凡非但没有回答小月的话,反而拿出食物和水,还有一个小型的喇叭,吃起东西,放起音乐来,边吃不行还一边哼起了小曲,看的小月脸上一阵烟,一阵白的,正当她要发飙的时候,周凡却动了。

    不过此时的周凡更加惬意,不过周凡也没敢太过分,盯着小月绝世的容颜看了会缓缓说:“既然跑不掉,那还废这么多事干嘛,现在只能希望僵尸渡不过天嫉,要是它被劈成飞灰,自然没我们什么事。

    可如果它渡过了这赤血神雷那咋们也只能认栽,而且这种变态的雷劫就算那只僵尸能渡过了,估计也是重伤在身至在少半年以内甭想恢复过来。

    若它刚渡完天嫉就下来找我们报仇,那咋们就只能拼命了,现在不管是那种结果,我们再着急也没用,所以刚才我才说只有等,等它渡完天嫉。”

    小月听到周凡的解释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周凡这么从容淡定了,“既然公子知道,那刚才因何慌神。”

    “唉.. ..”周凡此时只能叹息,只见他自顾笑了笑后说:“我是在为四周的百姓担心啊,历血跳僵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对付得了的东西了。

    它要是被天嫉劈成飞灰还好说,一但它渡过天嫉,就会成为玄尸飞僵,元气大伤的它必会四处寻找鲜血来补充元气,要是这样的话。

    四周的百姓便会遭到无妄的杀戮,唉,是我害了他们啊!要不是我把僵尸逼急了,估计它也不会因为愤怒而激起它体内虎蛟的精血,更不会引来天嫉... ...”

    “它一担渡过天嫉再次下来找咋们报仇怎么办,公子你也说了一担它成为玄尸飞僵则更加厉害,刚才的僵尸我们就已经对付不了,要是它在进化成为更厉害的,那公子岂不是,岂不是... ...”说着小月便开始有些哭泣起来

    因为她在害怕,要是僵尸下来报仇以他们绝对挡不住,更何况周凡还有伤在身,她此时都能想象周凡被僵尸杀死的画面了。

    “别哭,”周凡见小月眼里滴答滴答的不住下掉,顿时就心软了,也不再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上前轻轻的替小月抹去眼泪,“人哪有不死的,而且它未必能渡过天嫉,就算它能渡过天嫉也已经是怨气大伤,若它选择在元气大伤下来找我们报仇的话,那胜负还在两说。

    我现在只担心它一担渡过天嫉后会直接逃跑,等半年修养好后再来寻我报仇,虽然到时我也有办法治它,可却苦了这方圆百里的百姓。

    这种东西一但显世,就是出动军队也很难杀死它,所以我现在反而希望它渡劫成功的话,能立马下来找我报仇,这样就算战死了也至少不算愧对良心。”

    小月被周凡轻抚着脸颊,顿时就感到害羞,不觉一阵脸红,此时的她心里多了一种莫名的感觉,羞涩在带着甜蜜,她突然想要是时间能停留该多好,要是以后都是这样,没有人来打扰他们让他一直陪在她身边该多好。

    “月儿,月儿你怎么了。”周凡见小月神情恍惚,担心她有事便上前轻轻摇晃了她两下,见她还是没有反应,又在她耳边轻喊了两声。

    小月此时正在想着那些美好的事情,突然听到周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顿时就转过头去,可周凡正挨着她,小月转过头后发现两人的脸只有一指,甚至快要贴在一起了,要是两人谁动一下便会一口亲上去。

    周凡也没料到小月会这么突然,此时他也有些懵了,看着近在咫尺的绝世容颜,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明显加重,心跳也在急速。

    虽然小月是鬼身,没有任何呼吸和体温,但她拥有一副让任何女生看了都声叹的容颜,周凡对此更是把持不住,平时他已经极力的在克制着对小月的胡思乱想了,但现在居然发现了这一幕,让他之前紧锁的心像是突然打开了一道枷锁,盯着小月的眼神也有些迷离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