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四章 龙血灌顶
    “行了,别在那儿傻楞着了,你看下他背包里有没糯米,帮我全部找出来。”

    “可,可是... ...”

    “快啊。”小月还在一边犹豫不决时,不料却被老头吼了一句,顿时吓的小月就楞了下来,她是古代人,根本见不得男子赤身**,在以前甚至就脱掉上衣的男子她都没见过,更何况现在周凡还被老头脱了个精光,此时的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难道想他死吗?”老头见小月还呆在哪儿不能动又吼了一句,不是老头不能亲自去找,而是他根本离不开,此时的他正一手压着周凡的手臂,一手按着周凡的穴位。

    他根本动不了,因为昏迷在地上的周凡已经开始毒气攻心,周凡之前半个脸已经发烟,现在他整个脸庞都浮现出烟色,而周凡手臂则更为严重。

    老头把周凡脱光后见周凡的手臂在不断冒烟烟,甚至已经开始僵硬,他知道这是尸化的症状,所以他只能死死的按住周凡的手臂防止尸毒扩散的更快,他此时已经非常着急了,但见小月还是不动,这便让他不由对着小月发起脾气来。

    “啊,哦”小月反应过来后,也不再去管那些,因为她转身时也看到了周凡的处境,她知道要是她还早矜持那些思想的话,那周凡只有死路一条。

    “你来按住他的,天突,紫宫,檀中三穴,防止尸气流遍全身,这三个既是命门,也是死穴,不可用力过大。”老头看着小月跑过来顿时便跟她解释一番,因为他需要有人手来接手按住穴位后他才能腾出手来解毒。

    “按住了,稍有不慎,他尸毒流遍全身就没救了。”老头看着一脸通红的小月,也没去理会她,迅速的告诉小月三处穴位后,就开始捣腾他的解毒药去了。

    此时的小月虽然还是感到非常羞愧,但她却不敢有任何大意,看着昏迷不醒的周凡,她不知道现在用什么心情来形容自己,她望着眼前这个男子,又想起了她的两个姐姐,她不禁幻想要是周凡能娶她多好,要是她还没死自己不是鬼魂该多好。

    “好了,可以了,你放开他。”老头看着想的入神的小月,声音不由大了点,不过这也让小月一下子从思绪中反应过来,答应了一声后,便放手站在一边。

    到现在她已经不再害羞了,虽然周凡依然还是浑身光溜溜,但她已经习惯,而且她心里更加担心周凡的安危,已经把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老头身上。

    小月看着老头把碾碎的糯米一点点抹在周凡身上,接着又从一个古怪和水壶中取出一颗暗红的药丸喂给周凡,做完这一切后,才转身对小月道:“你把他背起来跟我走,现在这里物资有限,我只能暂时压制住他的尸毒,想要救他就先得把他带出去这里,不然再过一两个时辰,药效失去作用,就再也没人能就得了他了。”

    说罢老头就不再理会小月,自顾收拾了下东西后就往前走去,但刚没走两步就停了下来,吓得刚背起周凡的小月,一瞬间便站在原地不敢再动,“那口青铜鼎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撒发出如此浓重血气。”

    老头此时总算是看到了那口离周凡不远处的青铜鼎了,因为之前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周凡跟小月身上,而且他的手电因为是老式的手电,年代也已经很久远,他除了偶尔出山一趟,去置办一些生活用品外,就再也没去管过哪些东西。

    他手中的手电也照不了那么远,现在他把周凡的尸毒暂时压制下去,往前走了两步才看到那口青铜鼎,顿时心情就不就警惕起来,这种地方无端端出现一口散发这血气的青铜鼎他可不会觉得这是正常的。

    “那个鼎是怎么回事?”

    “你说的是那个?”小月听到老头的话顿了顿见他停下,她也跟着停下来,指着不远处那口鼎把之前周凡跟僵尸打斗的事情迅速简洁的跟老头说了一遍。

    “这小子还能跟异兽打交道?”老头听罢不由转身对看了周凡一眼,他这时才知道原来周凡伤的这么严重是有原因的,而他更感到震惊的,周凡居然还能驱使异兽,更能把僵尸打残。

    老头心里震惊之余便知道这可能是命数,因缘际会下让他们相遇这就是定数,“你把他给我吧。”说罢老头就上前接过周凡一把扛在肩上,别看他满头白发,但行走起来还是中气十足,就算扛着周凡也不见他气息混乱。

    “对了,你把水壶扔给我。”老头来到三足鼎旁,把自己腰间的军用水壶拿了下,打开盖子后把其中的水都倒光,接着先用自己的水壶放进三足鼎中,一点点盛满鲜血后,又把小月抛过来的水壶盛了一壶。

    不过老头似乎有些抵触那些鲜血,至始至终他都是用桃木剑勾着水壶把鲜血盛满,直到把两个水壶都盛满鲜血后,他才把水壶放在一边也不用去触碰它。

    “是福是祸,就看你小子的造化了。”做完这一切,老头又仔细的看了眼似热水翻腾的虎蛟精血,想都没想就把肩上昏迷的周凡一下子丢进青铜三足鼎中。

    “公子... ...”

    “别冲动,我这是在救他,这是带有蛟龙血脉的虎蛟之血,你乃怨气鬼魂之身,只要沾上一丝着你便会化成飞灰。”老头看着就想冲上前的小月就是一顿呵斥,虽然小月很担心周凡的安危,但听到老头这么说也止住了脚步。

    时间一点点过去,周凡除了半个脑袋还露在上面以外,整个身子已经全部浸泡在鲜血里面,而此时的鲜血正由之前的鲜红变成红,渐渐的暗红的鲜血中又带有一丝烟色,“果然有用,这小子到底之前都经历了什么?”

    “啊,啊 ”老头正在思考着周凡到底有着什么经历的时候,突然泡在血液里的醒来,只见此时的周凡一醒来便仰头朝天大吼,接着就两眼血红的盯着眼前的老头,似乎像个饥饿的野兽想要吞了老头一样。

    不过老头好像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幕,没等周凡有所行动,他就转身来到周凡身后,朝着他脖颈狠敲了一下,瞬间周凡就昏迷了过去。

    “你到底要干嘛?不说清楚我就杀了你。”小月看到周凡痛苦的发狂,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便来到老头身边,用匕首指着老头,但老头至始至终都没看她一眼。

    直到小月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想发飙时,老头才缓缓说道:“虎蛟精血能足他清除体内的尸毒,同样还能给他一个大造化,现在才是最关键的开始,你就安心的等着吧。”

    小月听完老头莫名其妙的话语,正想发问,可鼎中的周凡却醒了,周凡一醒来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就如被火焰燃烧一般无比钻心的疼痛,顿时想都没想就想翻身跳出三足鼎。

    可他刚起身就被一只无名大手给按了回去,这回倒霉的周凡不但人没起来,还连带整个脑袋都被按进这有些腥臭的血液中。

    “他妈的谁啊,谁这么缺德。”周凡整个人被按进血液中顿时就气炸了,刚露出鼎口就破口大骂:“那个混蛋呢,那个混蛋敢戏弄你小爷我,不想活... ...”

    嗤... ..周凡的话音还没落完就又被一把按进鼎中,这回那个按周凡的大手可没在像刚才那样温柔了,周凡一下子整个人就沉进了鲜血中,过好一会周凡才从鲜血中浮出来,不过此时他已经不敢在大呼小叫,而是小心翼翼的盯着四周看生怕再被按下去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