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五章 冰火两重天
    “呃,请问您是?”周凡回过头看到神秘老头站在他身后,正用一种能吃人的目光看着他,便有知道肯定是眼前这个老头救了他,而且刚才他不顾一切的开口大骂,估计肯定是激怒眼前这老头,只是现在老头还没发作而已。

    “你这小子怎么这么不小心,伤的这么重,你可以啊,刚醒来就骂老子。”老头好像对周凡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看着眼神中更流露出关切之意。

    “奇怪我认识他吗?”周凡看着老头的眼神心中不禁泛起疑,他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个老头,甚至从来都没见过他,不过他看到老头眼神中关切之意,知道老头明显是认识他的。

    “难道是我失记忆后才不记得他的?”周凡见老头不搭理他,就更不敢对眼前这个老头不敬了,万一他们真的认识无端端和人家闹翻就不好了,况且人家还救了他一命,他就更不能恩将仇报了。

    想到这儿周凡便不再盯着老头看,而是缓缓站起身子想看看自己的伤势,但不料又被身后的老头一把按了下去,“别动,你的尸毒还没彻底从体内清除不能出这个鼎,而且这血液还对你有天大的好处。”

    老头见周凡一头烟线,满脸不爽的样,没等他说话,便抢在周凡前面解释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能抵御得了虎蛟精血,但既然能扛得住这些精血就是造化,你先把这个喝下去,别的暂时先别问,等你挨过了这一关我再告诉你。”

    “这是什么?”周凡盯着老头手上的水壶,还是不禁有些疑惑,虽然他知道老头不会害他,但他不得不问,因为他隐约感觉老头手里的东西不是寻常之物,而且他还看到了老头那种眼神,更是让他感到瘆的慌。

    他疑惑的同事,还隐隐感觉到了自己身体起了异样,之前被僵尸的鲜血洒到的皮肤已经没这么疼了,他最后抵挡僵尸逃跑时被僵尸一爪拍在胸口的伤口也好了很多,但他还是不敢去接老头手上的水壶,神情有些古怪的看着老头。

    “别多问,等你熬过了我自然会告诉你,而且既然你有这机缘就不能错过,相信我, 我不会害你的。”老头还是选择没有告诉周凡,但却把手中的水壶给递了过去。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老头既然肯救我,就应该不会害我。”周凡眼见事情已经避无可避也不再推托,接过老头手中的水壶,立马拧开盖子想都没想,一股脑便直接喝了起来。

    周凡刚喝两口还没感觉异样,但当他喝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就有一股非常恶心的血腥味直接从胃反上来,周凡被那味道一冲差点没吐出来。

    “不要吐,把它喝完快。”老头早就知道周凡会有这反应,见周凡手上的动作有所停顿,立马就在一旁督促他。

    “妈的,拼了。”此时的周凡不止有想吐的念头,他还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热,到最后几乎就像被人从体内放了把火般,但他同时也感觉自己存留在体内最后的一点尸毒。

    也被这股灼热的气息冲掉,虽然他整个人如火烧般煎熬,但他意识却清醒了不少,还听到老头在一旁呼喊,他更是毫不犹豫的喝下那半瓶鲜血。

    “啊,啊”周凡原本以为喝完之后顶多会感觉身体再热一些,但他哪里知道,他喝完那瓶鲜血之后,整人就如一个高温火炉浑身散发出无比灼热的气息。

    甚至三足鼎内的鲜血,也因他身体散发出来的温度跟着慢慢沸腾,周凡咬着牙关忍受着这种非人的痛苦,但到了最后他再也忍不住那种钻心的疼痛仰天大吼起来。

    这种痛比他之前刚下三足鼎跑血液的时候甚过百倍,现在周凡已经渐渐有些意识模糊,但他知道他不能就这么睡过去,因为要是他就这么昏过去,很有可能会被体内那股灼热的气息弄成死,就算他侥幸不死,也会被弄残掉。

    “别睡,起来,把这吃下去。”老头见周凡精神已经到崩溃边缘,不由上前朝周凡吼了一声。

    已经快要昏迷的周凡,被老头一呵斥顿时又清醒了过来,但仅仅是一瞬间他又开始迷糊起来,不过他也把老头手中的药丸接过塞到了嘴里。

    药丸刚入口立马就化开,顿时周凡便感觉有一股清凉的寒意袭遍全身跟体内的灼热气息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一冷一热更是让他精神一下子直接跌入谷底。

    周凡感受这两种极度的反差,再也忍不住极端痛苦的折磨,忍不住的仰天大吼起来,这一阵阵的吼声似乎有很威力般,三足鼎内的鲜血也被震的翻起一阵阵波浪。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凡也渐渐的安静下来,此时的他不在怒吼,也不再抓狂,不知道是他已经适应了体内冰火两重极限感觉,还是那些药性作用已经渐渐消散,反正周凡就是那样静静的躺在三足鼎中,呼吸也由之前混乱急促便的平缓而绵长。

    “公子,他没事吧。”小月在一旁看的是心惊胆战,她在周凡几次要崩溃的时候就像冲上前去解救他,但她还是死死的忍住了。

    她相信信周凡,相信他能熬过这一关,同样她也信任那个神秘老头,既然他敢这么做多少都会有一定把握,不然要是周凡因此死掉,那他这么做也是白费力气。

    “你放心,他已经挨过去了,等会他醒来就没事了。”老头看了眼小月语气也没再想之前那般冷漠了,现在他看着呼吸均匀的周凡,反而有种说不出喜悦感。

    两人看着昏迷的周凡久久不语,时间也一点点过去,小月见周凡从昏迷中醒来,顿时就激动的朝周凡喊道,“公子你没事啦。”

    “你别过去。”老头见周凡两眼血红,顿时就拉着小月往后退了不少米。

    周凡睁眼的瞬间立马便站了起来,接着双手狠狠抓住三足鼎的两边,似乎在发泄什么,不知道是周凡力气太大,还是三足鼎经过鲜血沸腾和浸泡过后已经变得很脆弱。

    被周凡一抓三足鼎便发出咔咔清脆的开裂声音,整个青铜三足鼎便开始慢慢破裂,接着“碰”的一声,三足鼎一下子碎成了无数块。

    而周凡也光溜溜的站在一潭鲜血之上,不过此时的周凡却是无比的狰狞,浑身沾满都血,双眼血红,连带头发也是湿漉漉的。

    一头乌烟的头发也变成了暗红色,一点点鲜血正从周凡脸颊流下,现在的周凡就如一个刚从地狱走出来的恶鬼般,看着就让人感到恶心和恐怖。

    “你没事啦。”老头站在不远处看着周凡眼神从最初的血红,一点点变回原来的颜色,他就知道周凡已经彻底恢复了。

    “呃,谢谢您出手相助。”周凡上前对老头鞠了一躬后,看着身后一滩鲜血就说:“这是怎么回事,您为什么让我喝那些鲜血,还有僵尸呢,跑了还是被杀了,那些虎蛟又去哪儿了。”

    “呃,”周凡一连串的问题让老头额头不由就起一阵烟线,满脸抽搐的看着周凡,刚想说话,小月就上前迅速的把他从昏迷后的之前的事情迅速说了遍。

    “原来是这样。”听完小月的话后,周凡也不禁陷入了沉思,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那些虎蛟会煞费苦心的给他留这么一口鲜血助他解毒。

    他跟虎蛟并没有多少瓜葛,要说有也是因为之前他们都有共同的敌人玄尸飞僵,但按照小月所说,僵尸中了周凡一剑后就马上离去,虎蛟凭什么还这么助他这就让他有点想不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