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六章 老头身份
    周凡思来想去也想不通,索性不再管那些问题,盯着满脸通红的小月就问,“罢了,罢了,月儿我问你,我昏迷多久了。”

    “呃,也,也没多久,公子应该昏迷了,四五个时辰了吧。”小月说话非常不顺畅,更是把头压的老低,似乎有意要避开周凡似得。

    “四五个时辰,完了,也不知道天佑他们怎么样了,可千万别遇上那只僵尸啊!”见到小月浑身不自在,周凡心里在担心,天佑几人的同时,也看出了小月的异样,“月儿你怎么了?”

    “那个.. ...”

    “什么,这个,那个的,老实说有本公子给你做主... ...”

    周凡话才说到一半就被身旁的老头一巴掌扇中后脑勺,顿时他就吃痛的捂着脑袋,一脸幽怨的看着老头,“你这混账小子,脸皮还真是厚,你自己光溜溜的,你说人家姑娘家会好意思吗?”

    “呃,”周凡虽然生气,但听完老头的话,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没穿衣服,身上的鲜血此时已经一点点的流干,不过奇怪的是虎蛟的精血似乎根本不沾周凡的皮肤。

    除了刚开始从三足鼎出来他浑身是血外,现在随着时间推移那些在他身上的鲜血视乎都被他一点点吸收了,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

    那些鲜血进入他身体后,他非但没感觉任何不适,反而感觉身体里有股奇怪的力量在涌动,但当他试着用力的时候却发现他跟之前没什么却别。

    除了身体感觉有股奇异的力量外,他的力道,劲力,速度,都跟之前一样,这点毋庸置疑,周凡比谁都清楚自己身体的感觉。

    但他总感觉没这么简单,似乎觉得那股力量并不是不能驾驭,而是他现在还暂时驾驭不了,也撼动不了那股里, 所以那股力量才会潜伏在他身体里。

    “你小子想什么呢,赶紧把衣服穿上。”周凡正陷入思绪的时候,一旁的老头也看不下去了,捡起一旁的衣服就丢给周凡。

    “我去你个死老... ...”周凡被这突如其来的衣服吓了一跳,他正在思考着身体那股力量究竟是怎么回事,却无端端被老头打断,一下子所有的思绪就被吓到九霄云外顿时就来气。

    但刚想发火却发现自己好像某个部位正不安分的挺立着,感觉到异样一瞬间就让他老脸通红,而他也不再敢对老头发飙了,不过也难怪老头会打断他。

    要是他自己一个在场怎么都无所谓,但现在旁边还有人在,老头也就算了,再怎么说也是男的,看也看习惯了,可毕竟还有小月在身边,现在周凡终于知道为什么老头会打断他了。

    “月儿你还先进裹布吧,我现在没事了,你刚才僵尸战了这么就也伤了不少元气,先进去好好休息。”周凡迅速把衣服穿上后,来到小月身旁盯了眼身后的老头,把裹布直接递给小月。

    “哦,那公子小心。”小月见状也很听话,嗖的下就钻进了裹布,周凡转身把裹布收进怀里后,蹭蹭的立马倒退好几米,一脸谨慎的盯着老头,“你到底什么企图,我的剑和护身符呢?为什么不一并还我?”

    周凡刚接过衣服他就知道古剑跟护身符并没有还给他,而是在老头手上,虽然他知道老头不会害他,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而且他最重要的两件东西都被老头拿走,这不得不让他对老头起疑心。

    “你说这个?”老头把手中的护身符拿在周凡前面晃了晃,接着就远远把护身符丢给了周凡。

    “这老头想干嘛?”周凡接过护身符后仔细的看了下,发现护身符还是完好无损,并没没有被拆过,这便让他有些不解了,心中疑惑的同时就不断在思考老头的身份。

    “周凡臭小子,你不用想了,你不可能见过我。”老头似乎看出了周凡的心思,见周凡在哪儿低头不语,冷不丁的便爆出一句。

    “什么?你认识我?”这下到是吓了周凡一跳,之前他就猜测老头是认识的,但现在见到老头把话挑明明,他更感到惊讶,他的记忆里根本没这号人物。

    而且就算是认识也不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况且这老头看起来还不简单,之前老头所做的一切,他便能感觉到老头不是一般人,现在看到老头喊他名字,不由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但到底是不是他还没把握。

    “还有这个接着。”周凡盯着眼前的老头见他神情感触的抚摸着古剑,顿时他心里对眼前这个老头的身份就更加肯定了,只是没等他发问老头就先把古剑给抛了过来。

    “您是不是古天寒,古爷爷?”周凡接过剑的一瞬间,见到老头眼神中流露出伤感,他更是不再怀疑眼前这人的身份。

    “哦,哈哈哈”老头先是一愣,接着便哈哈大笑:“你小子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说罢便来到周凡身边抓过他的手掌,仔细的盯着看了好久。

    “您果然是古爷爷,哈哈,不过您怎么跟我爷爷一样,一来就喜欢看人手相,这毛病也不知道是您传染给我爷爷,还是他传染给你您的,两个老头咋一个鬼样。”此时的周凡不但不生气,反而有些感到亲切。

    因为每次他爷爷从村子回家住一见到他就是如此,一来就先抓起他的手掌盯着看好久才跟他聊家常,现在周凡突然见到一个陌生的老头也跟他爷爷一样的动作不免心中心生感触,同样也对眼前这个老头起了好感。

    “哈哈”老头放下周凡的手,再次大笑起来,他越看周凡越感觉顺眼,眯着眼盯着周凡好一会才说:“你小子还没回答的话呢,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还有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你爷爷他还好吗?”

    两人接触一久,周凡便发现眼前这个,看似冷漠的老头,其实并不冷漠,可能是因为他常年不接触外人的情况,导致眼前这个老头看起来无比的冷漠。

    而两人一担聊开,周凡发现这个老大懂的真的非常多,甚至可以说比他爷爷懂的还多,而且有些东西他连听都没听过,这到是让他增长了不少见识。

    “原来古爷爷您是追着那头僵尸而来的,难怪呢,不过它已经衍化成飞僵了,虽然被我打伤,但估计还是很难对付,您还要去追它吗?要不等我找到梦幽草,我再去... ...”

    周凡见古天寒还想再去追僵尸立马便阻止他,他能感受到老头对他的关切之意,而且现在周凡也已经把他当长辈看,虽然在他眼里,老头的身体还是很硬朗,但他知道那僵尸的厉害,他不忍古天寒都已经这把年纪了还去奔波。

    但还没等周凡把话说完,古天寒就硬生生被打断道:“不行,它既然被你伤的这么重就更加不会安分了,我追了它六十年,这六十年跟它打了下十次,上一次见它是二十多年前,当时我被它打成重伤,但它同样也是重伤。

    当时因为我重伤,担心它会寻着我的气息来报仇,不得已离开了幽冥府,去找你爷爷避难,而那年也正是你出生的那年,当时我已经年近六旬,被僵尸打伤后自觉已经很难恢复了。

    而且我冥冥中还感觉你以后会跟这东西有交集,所以我把古剑跟附身符留下给你,你的名字也是我替你取的,代表着平凡的生活,不平凡的人生。

    今天果然今天应验了,它被你伤的如此重,我就更不能放过它了,这六十年已经被它屠了很多村子,现在有这么好消灭它的机会我不能错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