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七章 恐怖的幽冥玄府
    “可是这里这么危险,您又这么大岁数了,还有我刚才发现这里每一根石柱上都刻着一种古兽,那些虎蛟应该也是石柱上刻着的一种上古凶兽,要是您就这么追着僵尸过去,再遇上别的那些凶兽怎么办。

    不说别的就只遇上那三头虎蛟,您也不是它们的对手啊。”虽然古天寒已经这么说了,但周凡还是不愿意他前往冒险,毕竟这里不你只有僵尸,还有一些更加恐怖上古凶兽,要是让古天寒遇上那就麻烦了。

    “我没事,你放心。”古天寒见周凡还拦着,他不由微微一笑,“你小子能认出我,估计你爷爷也跟你说了,我们以前的往事了吧。”说罢古天寒便转身盯着周凡。

    见周凡点头同意后才又继续道:“我已经守在这里快七十年了,这里的一切没人比我更清楚,你说的那些我都知道,但任由僵尸去为祸百姓,那便不是个人生死之事了,而且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说罢古天寒便不在语,故作神秘的端坐在地上,休息了起来。

    “哦,这其中还有什么隐秘吗?”周凡顿了顿,见古天寒不着急,便知道他心中定是另有打算,而且现在时间也已经是日晒三竿的正午,他一个晚上都没有休息,现在静下来后他也感觉到了疲惫,索性也不打算立马行动,安静的等待老头的下文。

    “这事情说来话长。”老头说着就递给周凡一张古老的羊皮卷,羊皮卷上还刻画着地图,确切的说应该是张用羊皮卷画的一张地宫图,这副图周凡看到后就感到无比震惊,图上面的地宫的宏伟程度,甚至比北京的皇城故宫还要大上十倍不止。

    “这,这个是... ...”此时的周凡吃惊到说话都有些打结,他接过羊皮卷后,发现羊皮卷足足有一米多长,宽度也有**十公分,他打开羊皮卷后里面呈现的东西更是让他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

    “不用这么惊讶,这张羊皮卷你收好。”古天寒说着,伸手指向了,远处那扇巨大的石门说:“那边是幽冥玄府的西主宫,咋们现在所站地方只不过是这庞大的幽冥玄府的一部分而已。

    这张羊皮卷传了上千年,是我宗门至宝,乃是一张完整的幽冥玄府地宫图,是我宗门第一代宗主进入幽冥玄府后,用羊皮卷记录下来的地宫结构图。

    从千年前传至现在,上面详细记载了幽冥玄府的地宫结构跟地宫的一些险地,这张图你拿着,千万不能损坏或者丢失,要真是真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你就毁了它。

    这张图万不能落在有心之人只手里,幽冥玄府里面的秘密不能现世,而且要是让世人知道这里有这么一座无比宏伟的地宫,整个世界都会跟着震惊的。”

    说罢老头便缓缓站起身,让周凡把羊皮卷打开放在地上,接着用手电指着其中一块区域说:“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还只是在外围,根本就没进到墓穴的内部,你看咋们现在就在这个位置。

    这里是西主宫,西主宫分三层,最外层就是九幽冥河,也就是你刚才上来时身后的那百米悬崖深渊,再进来一层便是咋们现在所呆的地方,祭祀广场。

    而最里面那层,则是在咋们脚底下,有这无数琼楼玉宇的西主宫宫殿,同样哪里才是进入主墓的唯一入口,最外层有九幽冥河贯穿整个幽冥玄府,把东西两宫,以一河分开。

    幽冥玄府共有四座主宫殿,以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分部,分别对应四方凶兽之位,而九幽冥河的源头则是北主宫,羊皮卷上记载,四方宫殿分别有四大凶兽镇守。

    东边宫殿镇墓之兽是灼阳蛟龙,西边宫殿镇墓之兽是赤血虎蛟,南方宫殿镇墓之兽是陵冥神鸟,最后北方宫殿有玄武神龟兽镇守。

    以前我并不懂这些,自从跟你爷爷从幽冥玄府出来后,我就去找我师傅的遗物,并在他的一本手札看到了幽冥玄府的记载,同时那本手札也提到了这块羊皮卷。

    不过当时这张羊皮卷已经被我师傅带进去了棺材,只是因为那只被林宗然放出来的僵尸并没有被我们彻底杀死,而且当时我们重创了它之后,它便四处逃窜祸害百姓。

    直到六十七年前,我再一次发现它潜回这里,我当时便跟它打了起来,只是无奈它逃进了墓穴里面,我为了寻找墓穴入口,不得已才把这张羊皮卷取出。

    但让我更不愿意见到的是,我居然再次让幽冥玄府现世。”说到这儿老头不由深深叹气起来,眼神中似透出追悔的神态。

    “古爷爷,您也别在意,毕竟已经是往事了,尽人事听天命,不愧对于心就行了。”周凡见老头这状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只能试着擦边的说上两句,毕竟人都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什么事情都看谈得了,他就是把安慰的话说的再花言巧语也没用。

    “唉,”周凡不说还好,一说古天寒更显得落寞,深深叹了口气后道:“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有一队外国人,好像也在寻找幽冥玄府,他们不知道从哪得来的信息,知道这里有这么一座地宫。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玄府地宫的入口,苦于无奈只能在这一带附近居住下来,而正巧当时我受伤后来到那个村子,我跟他们并起初没有交集,但过了几天僵尸突然追了过来,村子的人死也因此伤殆尽。

    还有他们的一部分手也被僵尸杀死,当时他们说要为手下之人报仇,一定要杀了那只僵尸,而我那时一心都在僵尸身上,并没有洞彻他们的歹意。

    便带着他们追着僵尸进了地宫,可一进地宫后他们就翻脸了,并没有助我去除僵尸,而是逼着我寻找主墓穴的入口,当时我没办法只有冒险带他们去了北主宫。

    可去到那边了之后,那些外国人非要在深湖边开宰杀生物,那里又正好是玄武神龟兽的栖息地,鲜血引出了玄武神龟,当时我也在混乱中得以逃脱。

    不过也幸好带他们去的是北主宫,他们身上带着的炸药是在深水里爆炸,不然这里也早就塌了,我也因此伤势更重无力再去追杀僵尸,只有出去养伤。

    但当我伤好出来之后,发现那些人并没有死绝,而是逃跑了一部分,自此幽冥玄府的信息也泄露了出去,若是当时我没从我师傅棺材里拿出这张羊皮卷,那我也找不到地宫入口,更不会带着那帮人进来。

    发现了这张羊皮卷之后,我才知道这里原来还藏有天大的秘密,也正是因此我宗门才世代守护这里,以前我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本以为只是镇守幽冥玄府不让那些邪祟出去作乱,但的到羊皮卷了之后才知道,镇守玄府不让妖孽出去作乱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不让幽冥玄府的秘密现世。”

    “古爷爷,那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值得你们宗门用上千年来守护?”此时周凡对眼前这个所谓的天大秘密好奇无比,只不过他也仔细观察了一番羊皮卷。

    发现上面只是一副断层的地宫图,为什么说断层,是因为上面所画的地宫并是不完整的,有些地方是空白的,有些地方只是画出了一个大概,甚至只是勾勒出了一个轮廓。

    更有些地方被画上一个大红圈圈上,上面的信息虽然非常庞大,但却一点没有提到幽冥玄府的不能现世的秘密是什么,这不禁让他既感到无比神秘,还隐隐有一股激动。

    古天寒先是摇摇头,接着又是一声叹息,“我也不懂,我从师父手札中看到,幽冥玄府的确是存在一个惊天之谜,甚至这个秘密恐怖到能让世界颠覆,哦,对了我师傅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才去的古城,也就是你的家乡,古城龙州。”

    “什么?竟然还跟古城有关?”周凡听罢一瞬间就惊的跳起来,满脸震惊的看着古天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