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八章 前往暗幽山
    “你先别这么激动。”古天寒见周凡如此大反应,不由就对周凡挥挥手:“古城以前我师傅也带我去过一次,我记得我师傅曾经还说过,世界之大远超出我们的想象,而且古城同样存在一个惊天之谜。”

    “对了,古爷爷那您知道古城隐藏的秘密吗,我爷爷也说过要想解开古城之谜就要来找您,说是您知道的比他多。”周凡此时已经从之前的震惊平静下来,他此时更想知道的是自己家乡古城的秘密。

    古天寒先是摇摇头,接着又沉思了会才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师门有一卷手札传承下来,里面是一首诗,“三郡之地出幽冥,东方玄墓为帝陵,封魔远在海外边,雪域穹顶藏天经,古之有仙在西北,千古之谜在龙郡,”

    我师傅临终前跟我说过,三郡之地出幽冥,指的是我们现在呆的地方,这座庞大的幽冥府,而东方玄墓为帝陵,应该是骊山秦始皇陵墓。

    至于古之有仙在西北,千年之谜现龙郡,只有我师祖辈才知道,而去师傅只是猜测出这两句诗,应该是跟古城有关,至于,封魔远在海外边,雪域穹顶藏天经他便猜不出也悟不透是什么意思。

    所以我也不知道古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不过可能跟这座幽冥玄府关联,甚至两者很可能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说不定古城埋藏着惊天之谜,跟幽冥玄府不能现世的秘密是同一件事。

    所以我师傅临终的时候就跟我说过,古城龙州跟幽冥玄府,这两个地方只要其中一个地方的秘密被挖出来,那世界也会跟着颠覆,所以我师傅一再叮嘱我一定要守护好幽冥玄府,不可让玄府之谜现世。”

    “原来是这样。”周凡听罢古天寒所说的,也是久久不语,自顾低头沉思了会后说:“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在这里多都逗留了,古爷爷您要去追僵尸的话一定要小心,另外有空的话,您记得去看望我爷爷一趟,他挺惦记您的。”

    “哈哈,你放心,我会去见大哥一面的。”古天寒听到周凡的话显得异常的兴奋,拍了拍周凡肩膀说:“你现在要做的是尽快找到梦幽草,这张是整个三省交汇之地的路线图,你要收好。

    这张地图我花了四十年才把它弄完整,这个地方有好几个巨型的山脉,甚至有些地方还很危险,你一定要小心,梦幽草我也知道,但我却没见过。

    不过要是说那里最容易孕育出梦幽草,肯定是这个三省极阴极阳之地,你自己万事要小心,千万不能在出错了,另外赤血虎蛟之所以叫赤血虎蛟是因为它的精血有特殊效果。

    你喝了一壶虎蛟血,体内已经有赤血虎蛟的血脉之力,而虎蛟还带有一丝蛟龙的血脉,你现在虽然还发挥不出血脉之力,但它至少也能让你百毒不侵了,就算有异兽靠近你它也会害怕。

    除非是同等级的异兽不够就是那种异兽也会带着警惕之心,它们能感受到你赤血虎蛟的血脉,你能有这种机遇我不能让你错过,所以我才逼着你让你喝下虎蛟精血。

    要是换做别人我也不敢这么做,就是因为你体质特殊,而且我发现你不知道为什么中了僵尸毒血,跟虎蛟精血都没有死,但估计在你身上肯定有过奇遇。

    既然你能低于虎蛟精血,再加上我花了几年寻找的药材炼制出来的天清丹,我才敢让你进入虎蛟精血的三足鼎,也正是因为你能熬过,我才敢给你喝那些。

    不然就算是一头大象沾上一点虎蛟精血也会暴毙,赤血虎蛟的精血乃是至阳,血气中更是带有无尽的赤阳之气,平常的人敢喝上一口,体内的三魂七魄便会被燃烧殆尽,五章六腑也会被灼伤。

    但偏偏就你没事,不过你一定要注意体内的变化,要是七七四九天之后,灼炎之气不发作,你就不会有问题,要是有异感你便把这个下。”

    说罢古天寒把手中的一个小玉瓶递给周凡,见周凡小心收好后才继续道:“这是天清丹,对你体内的赤血虎蛟的精血有抵御作用,不发作的时候你就收好,等发作了你再吃。

    另外你把地图打开,上面我标注了五大山脉,里面有一座是用三角形画起来的山脉,那个是暗幽山脉,连通云南跟贵州的跨域山脉,哪里我觉得是最有可能有梦幽草的地方。

    你们可以去那边寻找,不过去那边就会经过东主宫的祭台广场,你去到了哪里之后不要上祭祀广场,记住咯,灼炎蛟龙时不时就在哪了出没。

    你要是遇上它只有死路一条,最后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你从小就具有阴阳瞳,当年你刚出生后就是我封印你的阴阳瞳因为你太特殊。

    要是从小就开启阴阳瞳,我担心你会因此夭折,就算不夭折也会因此惹上一些脏东西缠身,所以我封印了你阴阳瞳,必须要一定要等你二十四岁本命年过后才能再度开启。

    不过可能因为你正好失去一魂两魄,魂魄的缺失使得阴阳瞳不能顺利解封,希望这次你去找到梦幽草找回记忆后,能顺利开启阴阳瞳。

    我总有股预感,就是这里的秘密跟古城的秘密已经不能再深埋地底了,你开启阴阳瞳再加上赤血虎蛟的精血便就有了一定自保之力。

    这趟回去之后,你便和大哥讨要我留下的最后一本古籍孤本,那是我宗门的传承之术,之前不给学是因为你学了也没用,而且也担心你会因此招来大危险。

    不过既然幽冥玄府跟古城的秘密要现世,就不能在掖着藏着了,你也已经自保之力,若是阴阳瞳顺利开启再加上赤血精血,你能掌握哪些就有更大的几率守住哪些秘密。

    还有你回去之后后,就告诉大哥让他去一趟云南大理,我要这回是不死的话就会去见他。”说罢古天寒就抄起桃木剑,重重的拍了拍周凡肩膀后,便一步步朝烟暗中走去。

    周凡看着渐渐消失在烟暗中的古天寒,两眼不由泛起了泪水,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这个硬朗的老头,虽然两人只接触不到几个小时,可周凡也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长辈。

    现在看着老头入赴死般的朝僵尸追去他真的有些不忍,在他看来古天寒虽然是个可怜之人,但却不是悲之人,他是一个让人敬但又让人恨的老头。

    他的一生都在守护着这座幽冥玄府,无子无女一人孤苦伶仃他是可怜,但他却为了守护幽冥玄府的秘密跟防止玄府的邪祟出来作乱倾尽了一声,他虽然可怜但却不可悲,反而还可敬。

    周凡敬他一生无私的付出,敬他花近大半生去收拾以前他爷爷的烂摊子,敬他为了不让僵尸祸害百姓,至今都还在与僵尸战斗,敬他为了挽回当年他们的错误一心赴死。

    其实周凡知道老头心里是有内疚的,他在内疚当年没能杀了僵尸,更内疚跟僵尸斗了这么多年,还是一直让它在害人,老头其实心里有个结。

    这回老头已经抱着必死的信念去追僵尸,周凡敬他的同时也在狠,他狠老头不听他的话,他狠老头臭脾气这大年纪了还硬是要去追僵尸。

    其实他说会去见自己爷爷一面,但周凡多少也能猜到他这回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看着老头孤胆的背影周凡不禁有些潸然泪下。

    “公子,公子,你别伤心了,你一个晚上都没好好休息,还是先休息一下吧,等身体恢复了,你还要去找天佑他们呢,古爷爷已经走远了。”就在周凡看着古天寒背影有些入神的时候,小月突然出现在旁边。

    小月虽然身在裹布里面,但只要她想听,就能听到四周的环境,而周凡跟古天寒的对话,她也一清二楚,自然也知道周凡的伤感,不由自己从上来拍了拍周凡。

    周凡见小月上前,便不再把思绪沉浸在悲伤中,深吸口气后对着笑了笑说,“我没事,月儿你先去看看四周还有没什么危险,再去找个干净点地方,我先收拾下这里,一会就过去跟你汇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