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九章 摄魂铃
    “哎呀,完了,忘了问古爷爷该怎么从这里出去了,总不能让我从这里爬上去吧。”此时的周凡突然才想起来,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从这里出去,而且既然古天寒能进来,那他一定知道出去的路,但现在古天寒已经追着僵尸而去他就是想问也问不了。

    “公子,公子?”小月来到周凡身边,见他神情古怪不由喊了他两声。

    “啊,哦,没事,对了月儿,四周有什么异样吗?”周凡被小月一喊也回过神来,此时他也不再去想那些,毕竟人已经走人追是不可能追上了。

    见小月回来,他也迅速收拾了下东西,顺便把破碎的三足鼎碎片捡起一两块藏了起来,他发现三足鼎的内部好像刻着某些文字,但他仔细看了一遍还是看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文字只好先收起来。

    “走吧,既然四周没有危险,我先去休息下,再想个办法从这里出去,唉,可惜刚才没问古爷爷出路在哪儿。”说罢周凡便垂头丧气的往前走去。

    两人缓步走在空旷的祭祀广场上,此时的周凡已经没有心思再想去察看,因为古天寒跟他说过,让他别去靠近任何主宫的墓门。

    而且现在的周凡是又累又困,虽然他之前的毒已经解了,伤势也缓和了很多,甚至伤口奇迹的经过虎蛟精血浸泡后也已经愈合。

    不过也还是没完全恢复伤口依然有些隐隐作痛,现在所有危险都已经消失,他更是感到非常疲惫,没走几步就已经困的不行,拖着沉重的步伐一点点在再往前走去。

    “公子到了,你先休息,小月在这儿守着。”两人行走了,半个小时居然来到一个巨大的雕像前,周凡原本还没注意,但他猛地抬头一看,发现这尊巨大雕像居然是一个人的雕像。

    确切的说底下是一座大山,上面才是巨人雕像,这尊雕像足足有五十多米高,周凡打着强光手电照去,也看不到全貌,可想而知这尊雕像有多巨大。

    但周凡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一尊巨大的雕像,而且有雕刻的如此巨大,更不明的是,这尊雕像有何用意,要是只是摆饰的话,那未必也太小题大做了。

    况且这尊雕像比他见过的任何雕像都要大的多,甚至是在渭楼山七星古楼那两尊貔貅雕像都不及这尊雕像的十分之一,这尊雕像还让周凡感到惊讶的是,巨山站着的那个人。

    那人手里拿一只笛子,长袍锦衣,一头长发都快要拖到地上了,但周凡却看不清那人的五官,雕像无形还带着一股煞气,周凡远远看着雕像便有种如被万跟针扎似得感觉,让他浑身都感到难受。

    “公子,你怎么了?”小月再次见周凡陷入沉思,不由上前拍了拍周凡肩膀。

    周凡此时脑子里面正出现一副让他震惊无比的画面,只见一个烟袍男子,站在一座大山上,手持一只玉笛,一头暗红的长发,披在身后,脚下还匍匐只一只巨大的古兽。

    古兽一半的身躯盘在巨山上,巨大的头颅露在山顶,安静的伏在男子的身边,巨大的头颅不时还喷出一股股灼炎之气,红滚滚的鼻息把天边的云都考的暗红。

    而一边则是一个银发披肩,浑身金色战甲的男子,不过这男子却不是站在大山上,而是凌空而立,一阵阵微风吹过让那男子更增添一股威严。

    “公子,公子,”小月拍了周凡两下还是不见他有任何反应,不由在他耳边大吼一声,“啊,啊,我这是怎么了,刚才是怎么回事?”小月的话音刚落,周凡的思绪一瞬间就被拉了回来。

    但之前见到的场景他还是忘不了那个场面,他隐隐感觉这些画面是真实存在的,并不是他的幻象,要是再让他看久一点估计他就能揣摩出一点来,但偏偏小月把他的思路打断了。

    “唉,”周凡无奈只好暗自叹气,毕竟这种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他清楚的知道刚才那个情景,肯定是跟神仙有关,不过既然错过估计也是天意,要是真让他这么轻易解开仙人之谜,他自己也不太相信。

    想通后周凡也不再去管那些,毕竟神仙也好古兽也罢,至少现在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他要的只是出这个地宫的路,而且现在的他已经疲倦无比了,再去花心思思考那些也是自找苦吃罢了。

    “我们就先这儿休息吧,天佑他们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要是以我现在这种状态去追,估计还没追上他们我就要先挂了,月儿你在四周用钉子固定住这些墨线。

    虽然僵尸已经跑了,但我还是有些担心会有别的东西,把墨线固定好后,再把这些铃铛挂上,这些是我特制的铃铛,有摄魂的能力。

    你要小心月儿,千万不要去弄响它,不然它发出的声音,有可能会伤到你,挂完铃铛后,你就进裹布去,再我休息的时候你再注意四周的环境,这样摄魂铃铛响起也伤不到你。”

    “好的,公子你小心,。”说罢小月便接过周凡递给了一捆墨线和几根固定钉,摄魂铃却被她收在怀里,这种铃铛一个只有拇指头大小,周凡只给了她四个,让她分别以东南西北各挂一个。

    圈好后周凡好在这个用墨线围起来的圈子休息,其实周凡完全可以自己去做这些事情的,毕竟摄魂铃对鬼魂之身有伤害他也知道。

    但自从他脑子闪过那些画面后,身体就有些不同使唤,他身体并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但就是使不上力气,他知道这不是累的,也不是身体不适。

    但他隐隐有种感觉好似身体跟灵魂已经分开了,虽然这种感觉是玄之又玄,但他知道这种感觉错不了,他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应该是跟他刚才见到的画面有关。

    现在的周凡就像个木头一样,勉强把手中的东西递给小月后,就开始闭上眼睛,一点点试着找回身支配身体行动能力的感觉。

    “铃铛已经布置好,公子,你... ...”小月已经是第三次见周凡陷入沉思了,刚想再次去拍醒周凡,但她却止住了脚步,盯着周凡好一会,“奇怪公子这是怎么了?气息没问题呼吸也正常,但从他身上却有股莫名的压力,难道公子是在修炼?”

    小月止住脚步后不禁心中暗自猜想,但她却不知道周凡这哪是什么修炼啊,分明就是因为之前脑子里闪过的画面,使得他失去了身体支配能力。

    现在他正在一点点试着控制自己的身体,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吓到了,还是被刚才那个画面震惊到了,或者是什么,但他知道现在他能做的就是静下心来。

    把自己调整到最好状态,然后慢慢去恢复自己身体的行动能力,一直以来他都不相信有神仙存在,虽然鬼魂他认可,但神仙之流他心里还是有不少质疑,但他现在已经有一半去相信有仙存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