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章 周凡的改变
    “奇怪了,为什么还是控制不了身体呢?”此时的周凡已经有些汗流浃背,一滴滴汗水不断从脸颊流下,看的在一旁的小月都不禁皱眉,但她又不敢去打扰周凡,甚至看到周凡不断冒汗,她都不敢去擦一下,生怕会因此打扰到他。

    “不对,”过了好一会周凡终于感觉到了,自己身体异样的原因是,因为身体里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压制着他体内虎蛟精血的力量。

    两股都莫名的力量在他体内争夺主动权,但两股力量谁都压制不了谁,所以形成了僵持,也导致他自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能力,“他妈的,搞什么,老子才是这身体的主人好么,都给我滚开。”

    周凡内心的呵斥声刚一落,体内两股莫名的力量就瞬间消失了,就像根本没有出现过的一样,而周凡也从站着的姿势一下子蹲了下来,一滴滴的汗水不断的从他的脸颊滴到地面。

    “公子你没事吧。”小月见状立马上前搀扶周凡。

    “没事,月儿你不用扶我,你先进裹布,我总感觉这尊雕像有些古怪。”说罢周凡便吃力的拿出睡袋之类的东西,忙完这一切后,便看着那尊巨大的雕像。

    巨大的雕像给他感觉既压抑,又有种莫名感觉逼迫感,让周凡非常不舒服,但此时的他已经精疲力尽了,他吩咐小月进入裹布后,就钻进了睡袋,接着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起来。

    “公子,好像有些不同了。”周凡刚陷入沉睡,小月就从裹布自己出来了,此时的她盯着沉睡的周凡,一脸的古怪,看着看着她不知不觉就去轻抚周凡的脸,“他这一生太特殊,我跟着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啊。”

    此时的小月又不禁回想起他们相识的场面,当时万鬼逼近,群魔乱舞,那些孤魂野鬼眼看就要吞了她和周凡,但却被周凡突然一手盛月阴雷给生生灭掉了大多数恶鬼。

    连最后那几只厉鬼要不是被鬼王救下,估计也会被周凡灭掉,之后他们经历的种种,直到现在进入这座幽冥玄府,战僵尸,退虎蛟,都让她感觉眼前这个男人这一生命运太过特殊。

    其实她刚在冥界感应到裹布的时候,她就有些犹豫了,她感应到周凡身上裹布的时候,更担心她这么做是不是值得,因为当时她们姐妹被抓来献祭的时候。

    那个大祭司就说过,用尔等之魂献祭五千年,五千年后自然还尔等自由身,她虽然常年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但她还是时间观念的,也知道已经过去四千五百多年。

    她不知道她这么赌是否值得,但她心中跟有一股怨,她想找出那个祭祀她们的大祭司,她还中感觉大祭司根本没死,还活在世上,所以她才跟着周凡走出。

    这些事情她根本告诉周凡实话,因为她接触周凡之后已经有些爱上眼前这个男子,而且她对周凡说的事情也是真实的,她姐姐的确是偷偷记录了,殷商王的恶行。

    她们也因此才死去,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她们之所以被杀,归根究底还是因为被大祭司看上,她姐姐见她们的王不肯救她们这才偷偷记录下那些恶行。

    她心里是有着怨,但这些事情她也不敢明说,而且两人相处一久,她发现自己的心已然身系在周凡身上,现在她更是不顾周凡之前的吩咐私自从裹布出来。

    此时的小月已经不在乎那些,她只想多陪陪周凡,她能感觉到周凡有意在避开她,有些不敢和她接触,她同样也能看得出周凡对晴儿的用情。

    虽然她是古代人以前三妻四妾的观念很正常,但身为女人她多少还是会有些想法,而且她自己更是鬼魂之身也只有在周凡安睡的情况,她还能独自和周凡相处,

    小月看着沉睡的周凡,不由用手轻轻的拂过周凡的脸颊,只见她把周凡的头微微扶起,让周凡枕在自己的大腿上,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也感受到了这股爱意。

    平静的空间突然起了一丝微风,吹的小月一头乌烟的长发轻轻的仰起,但四周由墨线牵引着的摄魂铃,也微微响起“叮铃,叮铃”的声音。

    声音一响顿时小月整个人就一震,接着轻抚着周凡的手立马抽出,两手捂着耳朵一脸难受的样子,不过就算摄魂铃在响,小月还是没离开周凡身边半步。

    任由周凡就这么枕在她的大腿上,微风拂过小月的脸颊,那一丝长发不由从她耳后垂下,让小月顿时吓了一跳,不顾摄魂铃的声音,立马去接住那一丝秀发。

    她生怕这一丝头发会吵醒周凡,但她低头的瞬间,却发现周凡已经睁开了眼睛静静的看着自己,周凡看着她的眼神似有不解,也有怒气。

    她却不知道周凡眼神中更多的却是怜惜,“公子你.... ...”小月话还没说完,周凡就轻轻起身,从背包里拿出一副隔音耳机给她带上。

    接着周凡去把四周的摄魂铃都取了下来收进背包,做完这一切周凡才再次回到小月身边,帮她把隔音耳机取下,仔细盯着她好久才道:“月儿你怎么这么傻,我不是让你好好呆在裹布里面吗?

    你知不知道摄魂铃能让你魂飞魄散的,幸好它不是邪物触发,只是正巧遇上邪气才响起,不然摄魂铃遇上邪物真正的摄魂之声响起,就不会再像现在这般安逸了。”

    说罢周凡一脸责怪的看着小月,虽然他很累,而且几乎是累到极点,但因为摄魂铃的声音太特殊,摄魂铃只有邪物才能让其发出声音。

    这声音周凡已经深深的记在心里,虽然刚才不是邪物触发的摄魂铃,但有邪气经过导致摄魂铃作响,他一听到着声音就醒了。

    但他在看小月想做什么,直到看到小月接住那一缕秀发不愿吵醒他,他这才起身收回摄魂铃,他情愿不用摄魂铃来设防四周,也不愿再看到小月受到一丝伤害。

    小月看到周凡一脸煞气的望着自己,眼神中更是带着责怪的味道,便知道她这么做惹周凡生气了,表情既委屈,又不敢多说话,生怕周凡会骂她,“公子,我,我就想陪着你,你能不生气.... ...”

    “嘘.. ..不用说了我知道。”小月的话还没说完,周凡就一手捂着她的樱桃小嘴,微微的摇了摇头,“摄魂铃只要遇上一丝邪气就会响。

    这种声音不会对人有任何影响,但对鬼魂之身却有着非常大的伤害,我不想你再让受伤害。”说罢周凡捂着小月嘴的手改成了轻抚她的脸颊,就像刚才小月轻抚他的一样。

    小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给到了,之前周凡一直在避开她甚至是排斥她,有意不跟她接触太多,现在周凡这动作,已经深深触动到了她的心,被周凡大手轻抚了一会后,小脸蛋不由主动往周凡的手靠。

    “唉,罢了,让她在解脱前能有个依靠吧。”周凡盯着小月的模样瞬间心就软了下来,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完全能把心锁住的人,对他好的人,他会对那人更好,爱他的人,他会更珍惜那人。

    更何况小月还是极品的美女,之前在渭楼山遇上倩影,就让他有些不好把握了,他的心已经牵动过一次,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把握他们之间的关系,同样他不想伤害倩影,也不愿意看到晴儿伤心的目光。

    现在看到小月如此痴情的对待自己,他更是把持不住心中那一份怜惜,更不忍再如此冷淡的对待小月,他知道之前不愿意跟小月过多接触,是因为他们一人一鬼根本不会有结果。

    而且小月接触的他越多,估计最后她越不愿意走,一但两人哪天真的把持不住捅破了那层窗户纸那就完了,他不想因此害了小月。

    一但人鬼相结合,不管是什么原因,鬼身之人一定会遭遭报应的,人鬼相交鬼身就会不自觉的采阳补阴而活着的人也会被一点点吸*气,所以人鬼相交是有违天和的,要是两人真的走到哪一步,小月也只有永生沦为孤魂野鬼的存在不能再投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