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一章 汇合
    周凡不愿意看到小月沦为永生的鬼魂,就算他们能在一起又怎么样,百年之后他死了,小月也只有孤苦伶仃的飘荡在这世间。

    而且他知道自己不是个纯洁之人,有些事情他很难把握,更不愿忍受那种,只能看不能吃的日子,况且小月还是如此的倾国倾城的美人所以他只能冷落小月。

    但现在他心里对小月封存的感情,不经意间却被小月触动,他看着小月情愿忍受摄魂铃的声音也不愿回裹布,只为了多陪自己,小月宁可自己被铃声伤到,也要去接住那一丝秀发。

    她接住那一丝秀发只是担心会不吵醒他,周凡真的被触动到了,他现在已经有些后悔,后悔之前为了自己的感受,而冷落了小月,后悔他不该把想法想的那样龌龊。

    现在他知道小月要的只是一个心灵上依偎,他不是个薄情之人,但同样不是滥情之人,他能对晴儿好,同样也是能对小月好,只是两者关系说不清道不明。

    有时候他也挺恨自己瞻前顾后性格,所以每次当他决定了,就不会再犹豫,现在的周凡就是如此,既然选着接受小月,他便不再刻意的避开她。

    “月儿,你没事吧。”周凡的手轻轻的拂过小月的脸颊后,便柔声道:“我把摄魂铃取下来了,你也不用再进裹布了,就在这人陪着我吧。”

    说罢没等小月反应过来,就抓起再一旁的睡袋钻了进去,但头还是一样露在外面,不过这回不用小月去扶他,这家伙自己就把头枕在小月的大腿上,一只露在外面的手,还反过去抱住了小月。

    周凡的变化让小月根本没反应过来,甚至她还在的思绪还在,周凡用手轻抚她脸颊的那一刹那,“月儿你注意下时间,三个时辰后叫醒我。”

    就在小月一脸茫然的时候,却被周凡一句话给吵醒了过来,她刚想说话,但却看到周凡已经在她怀里安静的睡去,呼吸一起一伏似乎已经睡着了过去,她说到嘴边的话又只好咽了回去。

    不过此时小月反而没有了之前的害羞样,就算看到周凡环抱着她,她也没再去理会,而且再次用手轻抚着周凡,不过这回她是轻抚着周凡的头发。

    “我会陪你一生一世的。”小月刚想说的话,没来得及开口但此时的她心里却在暗自发誓,她本就是一个思想单纯的古人。

    以前古代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都是深居在闺房,她被接进宫后就开始跟着两个姐姐学习宫里的事物,有很多时候她都是不开心的,甚至她更情愿过上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生活。

    只不过她的两个姐姐却是不愿再回到平民般的生活,她独自一人就是想逃跑也无能为力,而直到她们三姐妹被大祭司看上作为祭品献祭。

    她都没真正感受过爱,但现在她却在周凡身上体会到那种羞涩的感情,她是个单纯的女子,一担决定一件事便不会再改变。

    时间一点点过去,小月抱着睡的像猪一样的周凡,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不过很快三个时辰就这样过去了,这段时间是小月无比珍惜的时间。

    她的心也从此深深的牵在了周凡身上,虽然周凡之前交代过她,让她在三个时辰后叫醒他,也就是六个小时后,但现在小月一点也不愿意把周凡叫醒,她更希望时间能停留。

    “嘶,好疼啊,哎呀呀。”小月还在迷糊时,周凡却醒, 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和恢复,伤口已经渐渐恢复,但愈合的伤口却让他更加的疼痛。

    醒来的周凡被身上的伤口弄的整个人神经都无比的紧绷,深吸口气后他就从小月的怀里跳了起来,“月儿去赶紧去把墨线给收起来,我担心已经入夜了,我担心天佑他们会有什么危险。”

    说罢周凡便从背包里取出一块干粮,和仅剩的最后一瓶水,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小月的速度很快,周凡还在啃着干粮,她就已经把东西收好了,再次回到周凡身边,端坐在地上盯着周凡吃饭。

    “月儿你看我干嘛?”此时的周凡也注意到了小月那一双美人的眸子,就算周凡脸皮再厚也经不住小月这样盯着看着,又啃了两口便再也吃不下去了。

    索性把东西收起来后说:“月儿你先去看看那条地下河有没涨潮要是涨潮的话,我们就要另寻出路了,希望天佑他们已经走出去了吧。”

    周凡之所以担心是因为,他明显感觉到了空气中,带有一股潮湿的气息,他担心那条地下河已经开始涨潮,要是那样天佑他们还是没走出去的话那就麻烦了。

    他现在不知道天佑几人的安全如何,但他知道一担地下河涨潮,天佑他们若是还在那下面的话就肯定有危险,而且他要再想原路追回去怕也是不可能。

    “公子,你猜的没错河水正在一点点涨呢,照这样的速度不出两三个时辰,河道就会灌满水了。”就在周凡陷入沉思时,小月却回来了,她没注意周凡的表情,一股脑的便道出她看到的情况。

    “另寻出路,怕是要非常难,而且要是我出去了,天佑他们还留着这儿怎么办,不行。”周凡听到小月的话,心中暗盘算了一番便说:“走咋们去找他们。”

    此时的周凡比谁都着急,他心中隐隐有股危机感,其实他最讨厌这种感觉,虽然能给他起到警示的作用,但往往他心里一有这种异样感觉,接下来便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不过他也没时间再多想了,空旷的广场不但一片漆烟,还起来一丝丝迷雾,更让周凡感到不安的是,在他经过那个陷下去的大坑中,他隐约还看到一朵朵飘在下面的幽冥火。

    虽然幽冥火是深在百米之下,但他身子还不是不由为止一颤,看到幽冥火他更加不敢多做停留,加快脚步一股脑的跟在小月的身后。

    周凡现在根本不用担心会撞到什么或者会迷路,因为有小月在前面引着他,而且这里是一方祭祀广场,除了几根支撑整个空间的巨大石柱外,就是那个巨大的雕像。

    而雕像又是在他后方,况且以小月的目视能力她自然能避开那些石柱,果然来的时候慢,但周凡跑了半个多小时,已经渐渐闻到更浓的水汽。

    又过去十分钟,周凡终于回到了那个悬崖,不过此时周凡打着手电往下照去,只见河面已经涨的老高,看到水位的时候

    他心里不由一惊。

    他知道已经不可能再下去了,之前他们过来的地方,他还记得是有一个拱弯的水闸的,现在按照这水位,他知道下面的水已经完全淹没过那个水闸口。

    也就是说下面的路已经被封闭,周凡带着一身装备,而且他也不敢潜水过去,毕竟水下太危险,更重要的是,他没那个把握,这条地下河肯定还有暗流漩涡,要是被那些暗流漩涡吸下去,那他就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喂,周凡我们在这儿。”就在周凡犯困难时,一声从悬崖对面响起的声音让他为之一振,听到声音他顿时就心中大喜,只见他顿了顿后对着小月说:“月儿你过去看看,是不是天佑他们,让他们在原地等我,我在想办法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