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三章 千钧一发之际
    “这是周凡的剑。”众人虽然被突如其来的古剑都吓的有些惊魂,但很快几人就反应过来,这把朝他们射来的古剑正是周凡的剑,子蒙更是不由惊呼出声。

    子蒙看着一群人盯着古剑发愣,不由就是一声大喝,“都干么呢,别傻楞着啊。”说罢子蒙便果断的解开,哲罗鲑尸体上的绳子,打算往暗河跳,“你们拉好绳索,我下水看看。”

    天佑见子蒙顾不一切就想往暗河跳,一下子便挡在他前面,“你不能去,哲罗鲑是寒水域食肉鱼,先不说下面还有没别的哲罗鲑,光是从这条鱼的尸体来判断,这条暗河估计水温最少也是在零度以下,你跳下去还没游出两步就要被冻僵了。”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让周凡死在这河里把,下面就是再危险我也要下.... ...”

    “你他妈,给我冷静点,”天佑见还是劝不住子蒙,便不由对着他一顿呵斥,果然还在唠唠叨叨的子蒙见天佑发火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他知道天佑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止他,想必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天佑吼了一句子蒙后,见他已经安静下来,便不再理会他,上前从他手里接过绳索后,来到小月身边说:“麻烦你,你去看看周凡在哪儿,要是他已经沉入河底,麻烦姑娘你把他带上来。”

    说完天佑就把绳索递给小月,“好,你们小心。”小月知道现在时间紧迫也不跟他们多说,接过绳索后就直接一闪便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你为什么不让我下去,就算是零度以下的水,我也能在里面呆上半个小时,而且我不太相信她。”子蒙见天佑如此做法有些不解,虽然天佑已经吩咐小月下去寻找周凡但他还是不放心。

    见到子蒙在一旁不爽,天佑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幸灾乐祸的调侃他起来,“你不懂,有些东西,你要经历过了,才明白其中的道理。”

    “什么,经历过了明白,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此时在岸边的众人,都各自有各自的心思和想法,其实刚看到周凡古剑飞射而来的时候,天佑便知道周凡有可能出事了。

    只是他还在考虑该怎么跟小月开口,让她下去搭救周凡,毕竟晴儿还在身边,他能看出小月对周凡的用情,相信晴儿同样也能看出小月对周凡的用情。

    所以他不好开口,同样他也不愿意让晴儿和小月尴尬,所以他刚想自己着要不要给封龙打个眼神让他配合配合自己,好让他好出面喊小月光明正大下去救周凡。

    这样既能考虑到晴儿的感受,也能不让两女尴尬,不过就在他打算行动的时候,子蒙就跳出来了,这下正好中了他计,天佑果断的顺水推舟让小月下去搭救周凡。

    不然他直接喊小月下去救人,晴儿心中肯定会有抵触,现在他对子蒙这么说只是打个哑谜,不把时间明说,这里估计也就封龙跟子蒙两个感情小白还看不出来,小月对周凡的感情了。

    就在众人都担心周凡时,周凡在河里几乎已经精疲力尽了,但他突然看到小月出现在他前方,不由用尽他最后一丝力气对着喊,:“月儿你怎么来了,真是千钧一发啊!”

    “公子,你别问这么多,你抓好绳子,我让他们拉你过...  ...小心”此时的周凡见到小月到来最后一丝力气也耗尽,他知道小月出现后便他便死不了。

    所以那一缕求生意志,也在瞬间瓦解崩溃,周凡气息一泄,整个人也跟着昏迷过去,小月话还没说话,周凡就已经开始往下沉了。

    小月见状立马也跟着潜入水中,但她刚下水,就感受到一股非常重的怨气,在河底不断的往上涌,她还没来得及抓住周,她的双眼便开始一点点变红。

    小月潜下暗河后,被怨气影响, 但她还是卯足了劲一下子追上正在下沉的周凡,刹那便抓住周凡的手,接着飞快的用绳子在他身上困了两圈。

    做完这一切小月就不顾一切的抓起周凡的衣领,把他直接带出了水面,二话不说便猛的拉了下绳索,河岸一头的天佑几人,感受到绳索的拉力,便知道小月已经找到周凡了,立马拼命的开始拉周凡上岸。

    此时小月的双眼已经变的越来越红,河面的寒气也在一点点的入侵她的身体,但她还是不肯反手松开昏迷的周凡,因为她一担松手,周凡就要沉入河底,就算现在他们已经离河岸很近了,但她还是不愿让周凡受一点苦,情愿自己被怨气入侵身体。

    “哗啦。”的水声接近,众人就知道周凡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近了,子蒙先一步跑到悬崖边等着把周凡拉上来,但他却发现河水几乎已经要蔓延到他所站的位置。

    “你们把公子救醒,我可能要休息一阵子,别告诉公子我现在这模样。”子蒙刚抱起周凡,便立连忙后退了好几米,因为阴寒的河水,已经开始流向他所在的地方,要是他在慢一点估计鞋子就要打湿了。

    就在子蒙刚把周凡放来,几人却看到小月一脸恐怖的表情,封龙见状立马脸色一沉,但回头看见天佑对他暗暗摇摇头后,便又把藏在身后的辟邪符给收了起来,就在众人都有些警惕的看着小月时候,小月却急忙对众人交代了一声后,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她是怎么回事,刚才我还担心,她要对我们不利呢。”封龙见小月离去,不由就一阵感叹,毕竟刚才小月的模样太过吓人了。

    一双色红色的眼睛,而小月浑身上下还不断的滴着谁,按理来说她是鬼魂之身,不会打湿身体但众人看到她的时候,她浑身都是湿漉漉的。

    一滴滴水正从她修长的秀发滴下,小月的脸更是布满着一丝丝烟色的细线,除了血红的双眼吓人以外,当时小月的脸已经不能用用花容月貌来形容了。

    当时的小月给人更多的感觉她就是一只厉鬼,一只随时都能杀人的厉鬼,所以封龙一看到小月这副模样,便立马打算对她用辟邪符。

    不过封龙看到天佑暗中阻止,他也只好作罢,封龙看不出小月对周凡的用情,但天佑能看得出,他知道小月肯定不会害他们。

    而且他见小月那副模样,便知道肯定是刚才下水救周凡之后才弄成那样的,所以他才暗中给封龙打眼色,他之前对子蒙说的那句话便是在提醒二人。

    但却不成想他们两人非但没有意会,反而还有些误解了,天佑只能从中小心的应付着,最起码是在周凡醒来之前,他还是要撑起大局的。

    毕竟有些话他不敢名声,要是晴儿暮雪,小月三女不在场,他还可以大大的教训封龙两人一顿,但现在他只能隐晦的提醒他们不然他把话摊开了,受伤的就不止是周凡三个当事人了,他们同样也会陷入尴尬中。

    “行了,你们别在这儿发愣了,那边的水就要蔓延过来了,咋们还是先撤,最起码先离开这边,再想办法弄醒周凡。”子蒙见一群人都陷入沉思,不由上前提醒他们。

    “警告你别给我玩什么花样,不然你就自己呆在这里吧。”天佑知道现在时间非常紧迫不能再拖延,狠狠的盯了一眼站在封龙身边的人后道:“吕天远,你和封龙你开路,子蒙背上周凡,我断后,暮雪你们要小心点。”果然天佑几人刚动身,他们脚下就有冰冷的寒水蔓延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