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六章 冲突
    周凡见状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便带着晴儿跟上,一行人又是急匆匆的赶了半个小时的路,终于看到了周凡所说的村庄。

    此时众人站在村子外面,看着灯火通明的村子,不由都有些吃惊,因为他们发现那个村子竟然是大村,足足有上万人口,整条村子依山而建。

    一间间房子从大山的半山腰依次排序下来,村子的正中间,是一条半米多长的天然河道,应该说是小溪,溪流的源头是在一端的山顶。

    那里有源源不断的水流下,供给这个村子的人饮用不过溪流到村子的中间部分就开始分叉,周凡猜测那些分叉的河道,应该是后来村子因为人多了。

    村子的人自己改造后的人工河道,分叉开来的河道足足有十几条支流,几乎分部到了整个村子的各个角落,那一排排瓦房虽然看似简陋,但却让周凡几人有种,异族风情的别样感觉。

    “他们是不是正在搞什么祭祀活动啊?那些人不会发现我们了吧?”众人盯着眼前那排房屋都有些傻眼了,就连周凡也有些不敢相信,在这如此偏远的地方,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村子存在。

    而且更让众人感到吃惊的是,那个村子虽然灯火通明,但用来照明的工具全部都是火把,在村子的中央,也就是山脚位置,此时正有上千人围在哪里,不知道在搞什么活动。

    天佑看到眼前这场景,不由就更加谨慎起来,他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但他担心暮雪的安危,他知道有些少数民族用的是不同的语言,而还很抵触外来之人。

    有些地方古怪的村子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他也知道的,而现在见到那些人似乎正在搞什么祭祀活动,他就更加的担心了。

    他害怕那些发现他们后,会把他们当成敌人看待。更要命的是,一但不幸连交流语言都不同的情况下,那他们也只有死路一条。

    “呵呵”周凡见天佑如此小心翼翼,不由笑了笑说:“你也别太担心,你这是关心则乱,咋们现在距离他们至少也有五六十米远。

    他们没理由能发现得了我们,而且我看这种习俗应该是因为他们村子有人死了,或者是正好遇上祭祀活动才会如此,现在他们正处在关键时刻,不会发现我们的,还有你们看。”

    说罢周凡小心翼翼的带着众人朝另一边走去,来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地势,此时众人才发现,他们已经离那些在搞活动的人已经越来越近了。

    不过周凡找的位置却恰到好处,那一排排依山而建的房屋两边,还有一些不高不矮的山坡,那些建在半山腰的房子还能看得清那些小坡的情况,但因为距离太远也没多大用处。

    而那些聚集在山底正搞祭祀的那群人又正好是在山脚底下,小坡山的高度比一群搞祭祀活动的人,所在的地方高出了不少。

    只是现在周凡几人所处的位置,比之前要靠近了很多,但好处却在,现在几人都能一清二楚的,看到下面广场上的人在干什么了。

    周凡趴在土坡上,发现那个广场上的人好像正在对一副棺材举行某种仪式,巨大的广场上中间摆放着一副血红如血的棺材。

    那副棺材被围在人群之中,外面的人一边蹦一边跳,似乎在对着棺材顶礼膜拜,“搞什么,葬一个人都需要怎么麻烦么?”

    子蒙此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们在幽冥玄府呆了两天,终于的以逃脱,现在难得找到一个村子,他还想好好的美餐一顿,可偏偏不能满足他的愿望,还要处处小心翼翼,甚至还担心被人发现,他便有些受不了。

    “是谁,谁在哪儿?”子蒙的抱怨声一时没注意压制,便被下方正在祭祀的其中一人听到,顿时那人转身就朝这周凡几人大喝,那人一声大喝之后,广场上的上千人都朝周凡几人所在的位置望来。

    “怎么办,咋们要不要跑,还是下去跟他们拼了。”子蒙也不知道那些人听力如此好,但见到这种形式,他也没心思在去考虑哪些,转身便众人的意见。

    天佑此时也没了注意,微微探了下头,朝下面看去,只见上前双眼睛都在盯着他们所在的小土坡,便不由一声怒气,“你他么,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我们至于被发现吗,要拼你下去拼。”

    周凡瞥了眼一脸委屈的子蒙,又对天佑摇摇头道:“行了,别吵了,现在想跑是不可能了,人家都已经把咋们给围起来了,别在躲躲闪闪了,下去找他们谈条件。

    刚才我听到他们的语言也是普通话,虽然有些贵州地区口音,但交流还是没有问题的,既然能交流那咋们也不怕,这年代无非也就是钱罢了,再说了他们要想杀我们早就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

    就在周凡几人商量着该怎么办的时候,下面的人发话了,“上面的朋友,你们再不下来,我们就要请你们下来了。”那声音刚落,周凡就感觉到有人从土坡底下往上爬来。

    “远来既是客,各位这就是你们待客之道吗?”听到声音,周凡也知道他们再也躲不下去,便意识众人从土坡下去,几人刚从土坡下来,就被一群人拿着镰刀围在了中间。

    不过周凡早就知道会有这种局面,之前就吩咐好了天佑保护好晴儿和暮雪,而他跟封龙,子蒙还有吕天远则围在四边,一担真的发生冲突,他们也好有招架还手的余地。

    “哼”刚才祭祀的一群人中,突然走出一个中年男子,一身青灰色的布衣,手上还拿着一碗鲜红色的血液,一脸冷峻的道:“我们村子从来不欢迎外族人,而且还是在我们祭祀的这天偷偷躲在一旁,你们是何居心。”

    那中年人说完,围着周凡的那群拿镰刀的人都有些两眼发光,周凡知道那些人是训练过的,只要那个中年男子一声令下,那些人就会冲上来把他们砍成碎片。

    “我们无意冒犯,只是进山采药,走错了地方迷了路,才误打误撞来到贵村,本想讨个住处过上一夜便走,但见各位正在举行仪式,便没去打扰各位。

    却不成想到打算躲在一旁等各位举行仪式完之后我们再出来的,但各位既然发现了我们,那我便实话实说,若是可以希望贵村行个方便,给我们一个住所留宿一夜。

    但若不方便,我们即刻便走,不再打扰各位就是。”周凡说罢便暗中抽出了插在身后的古剑,往后退了两步来到天佑跟前暗道:“也不知道这些人打的是什么主意

    不过我看来者不善啊,一会你注意我的反应,一不对劲不就朝天开枪,警示他们,一但真打起来,你们带着她们两个先跑,我们留下垫后。”

    “不要,我要留下跟你... ...”

    “不行,别在这撒娇,若真的打起来,你就跟着天佑跑,听到没。”

    “可是... ...”

    “听到没,不要什么可是,你们安全了,我们才有机会脱身。”周凡见晴儿还是有些任性,立马怒气横生,转头低声呵斥了一顿,吓得晴儿话才说道一半便不敢再多言。

    “我不管你们是采药迷路也好,或者是有歹意也罢,但在我们祭祀的时候偷听就是已经大罪,我劝你们还是束手就擒的好。

    免得一会吃苦头,不过我也不会伤害你们,等我们祭祀完了,自然会去审问清楚,若真的只是路过,我们也不刁难你们。

    可若是有意来打探我们族中的秘密,那只是死路一条。”那个中年男子好像根本不通情理,周凡已经把事情的缘由都说清楚,他还一意孤行,这种态度顿时就惹怒了子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