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七章 避世的古村
    “听不懂人话是吧,都说了我们只是路过,你们非要当我们来故意来偷听你们族中之谜的那也没办,再说了我们才稀罕你那什么破秘密呢。

    而且我们也不是你们的监下囚,你们想关押我们没门,你们谁敢上前试试看,老子第一个就先杀了他。”子蒙原本已经被嫌弃了。

    现在见到中年男子还一副居高临下的样,便再也压住不住心中的怒火,反手也抽了自己的无极棍,还把隐藏在棍中的枪头也换了上去,一副谁上来就要跟谁拼命的样。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上。”中年男子自视甚高,见子蒙这样态度,更是不假思索的下达命令。

    一群人拿着镰刀的人,在听到中年男子下命令后,便开始一点点靠近周凡几人,“你们谁敢先上来试试。”

    “啪,啪.. ..”

    周凡见形势已经不受控制,便不再低声下气,对着前面的人便是一声大吼,天佑也抓准时机朝天上开了两枪,瞬间清脆的枪声便响彻在半空。

    一群还在靠近周凡几人的古族人也都停下了脚步,周凡看到那些人停下来脚步,便暗中放心不少,显然手枪起到了震慑作用,而那些人也是认识手枪的。

    中年人看到天佑手里的手枪,脸色更是一变,说了几句周凡几人听不懂的方言后,便自顾朝身后的一间木屋子走去,周凡众人都在小心翼翼警惕着四周的时候。

    只见那些拿着镰刀的古族人却散开了,渐渐的那些人不再围着周凡几人,接着周凡看到中年男子已经从他身后那间木屋走了出来。

    不过他却是跟在一个老者的后面,老者满头白发,杵着一根拐杖,一步步朝周凡几人走来,那个老者一路走,两边的人不断的让开,时不时还用一些周凡几人听不懂的方言再问候老者,显然这个看似快要入土的老头,在这个村子的地位很高。

    “外来者你们为什么要擅闯我村.... ....”老者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死死的盯着周凡,应该说是盯着周凡手里的古剑,“年轻人你认识古天师?”

    老者的问话把周凡在内一群都给问懵了,众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老者见周凡一群人满脸疑惑,便知道他的讯问方式不对,顿了会又道:“年轻人你能告诉我,你手上的这把古剑是怎么来的吗?”

    “原来是这样。”周凡见老者再次询问,顿时便反应过来,往前走了两步,来到老者身前说:“这把古剑是我叔公给我的,您认识我叔公?”

    周凡见老者两次询问,便知道老者很在意古剑,加上之前老者问他们几人,是不是认识古天师的时候,那种尊重神情,他就知道老者是认识古天寒的。

    而且还见过他手里的这把古剑,要知道这把剑,以前一直都在古天寒手里,直到他出生古天寒才把古剑和护身符留下给他。

    现在看到老者的神情,周凡心里更确定老者是认识古天寒的,甚至他猜测两人还有过交情,而古天寒又是他爷爷的结拜兄弟。

    周凡喊古天寒叔公也不为过,这样能把古天寒抬出来,也能拉高自己的身份,这个老者见到古剑都这么尊敬,显然他对古天寒更是恭敬有加。

    果然周凡的话音刚落,老者就满脸兴奋,上前一把抓住周凡的手激动道:“原来是恩公的后人,好啊,好啊,老天没能让我在去世前再见一次恩公,但却见到他的后人,也算是一件幸事了。”

    “大族长,您就这么相信这些人?他们手里可是有抢的,您别忘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中年男子见老者如此热情的拉着周凡的手,便有些不乐意,一脸阴沉的表情盯着众人。

    “你们放心,当年你跟瑀穹出去办事,没见识过古天师的手段,我相信没人能从他手里夺走这把剑,除非是他心甘情愿的赠送,而且当时古天师还在我们村子住过一段时间。

    他告诉我,这把剑是他师门世代相传之物,比他性命还要珍贵,这位小哥既然手里拿着这把古剑,那他说的话就无需置疑。”老者说完,退后了两步,仔细的打量着周凡一行人。

    中年男子见老者不肯听劝,便不再低声下气,指着天佑语气冰冷的道:“大族长,您可别太天真了,他们手里可是有抢的,您觉得一个人再厉害能比过手枪嘛?要是这把剑是他们抢的你也相信吗?”

    老者似乎对中年男子的态度并没有太大反应,反而是盯着周凡几人,直到过了好一会他才说,“你们跟我来吧,”老者说罢便转身离开。

    但他还没走两步便又停了下来:“瑀轩你也来,另外告诉他们,祭祀下葬仪式暂停。”说完老者再也没停顿直径就朝中间那间木屋走去。

    “怎么办?”封龙看着老者的背影,也拿不定主意,上前一步低声的对着众人问。

    “要不咋们冲出去,看他们也不敢动我们,咋们有了还有抢怕个毛... ...”周凡见子蒙还是一脸凶狠的瞪着四周的人,便低声呵斥了他一句。

    没等他把话说完便打断道:“闭嘴,你别给我添乱,他们不动我们,是因为之前那个老头发话了,天佑你也把枪收起来,我们跟上去看看。”说罢周凡便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跟着老头和中年男子走进了那间巨大的木屋中。

    众人刚来到木屋就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意,“坐吧。”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中年男子便示意几人落座,接着又拿出一块白布,把停放在木屋里面的,副棺材给盖了起来。

    “这里怎么会有棺材,请问贵村是不是正在进行什么重要的祭祀活动啊?”周凡一进来就看到那副棺材,虽然当时中年男子已经把棺材给遮盖大半,但周凡眼尖还是看到了,中年男子示意几人落座后,他便有些不解的问。

    老者似乎对周凡很有好感,朝众人微微笑了笑后才道:“你们看到的是下葬祭祀仪式,外面那个棺材躺着的,是我们这代族长的尸体。

    而这副棺材里面的则是这代族长的妻子,我们村子已经三十多年都没人进来过了,没想到一来就发生那种事情。”老者虽然不避讳这事情,但周凡看得出他对此事很伤心。

    “您能跟我们说说怎么回事吗?兴许我们能帮上什么忙。”周凡见老者一脸伤心欲绝的样,也有些不忍,便不由自主的打听起事情的经过来。

    夜渐渐入深,山里的冷风格外的寒冷,众人虽然都已经是坐在木屋里面,但还是感觉到寒意,微风从木屋的缝隙中吹进来,吹得一盏盏油灯的火光忽闪忽灭。

    盖着棺材的白布更是被吹的微微扬起,让这木屋里更增添了一种诡异的气氛,不过老者似乎对四周的环境一点都不关心,自顾抽了两口水烟后说,“其实这事情就发生在半个月前,当时我们村子来了一群相貌古怪的人。

    他们人人都身穿烟气的皮衣,一群人共有十来人之多,我们村子常年不接见外来之人,也不愿和外人多接触,但见到他们每人疲惫不堪,而且个个还带着伤,就好心让他们进村子来居住修养。

    但没想到他们听说,我族世代传承宝物之后便起了邪念,最后还威胁我们要是不肯带他们去找宝物的话,就屠了整条村子,唉,瑀穹为了保全我们村子,就答应带他们前期找寻那件东西,虽然最后还是回来了,可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