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八章 天师之位
    “老族长,您别伤心。”晴儿见老者话说到一半便伤心的落泪,于心不忍便从口袋拿出纸巾上前主动递给老者。

    “咳,哼,没事。”老者咳嗽了好久才缓缓的继续道:“瑀穹这孩子命苦啊,当时那孩子回来的时候,整个人浑身都是伤,而且回来后不久就昏迷了,刚回到村口就昏倒了过去。

    一直睡了一个多星期,直到五天前他才突然醒来,可刚一醒来就发逛,刚开始是抓村子的鸡鸭,一见到鸡鸭就生吃,之后便是看到人就想上前咬,我们怎么阻止都不行,最后只能把他绑起来.... ....”

    “什么,老族长您说的这个人是不是双眼烟发,双手发紫,时而疯疯癫癫,时而安静的可怕。”周凡听到一半便忍不住打断老者的话。

    老者一听到周凡的口气,立马就失去了方寸,上前一把抓住周凡的手,颤抖的道:“对对对,年轻人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瑀穹还有救吗?”

    “老族长您先别激动,您先跟我们说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周凡此时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但他还是不敢确定,想继续听完后面的事情,这样他才能下结论。

    “还是我来说吧。”叫瑀轩的中年男子瞟了眼不停抽搐的老者,便不再理会他,独自说道:“瑀穹回来后,便一直在昏睡,醒来就开始发逛。

    最后我们把他绑起来,但他的妻子见瑀穹如此遭罪,便私自放了他,但不成想,瑀穹的妻子刚放开瑀穹,瑀穹就直接扑到他妻子身上,直接就把他妻子咬死了。

    而当时又是发生在半夜,我们都没察觉,等第二天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她妻子不但被瑀穹咬死,脖子上还留有两个巨大的血孔,瑀穹也消失不见了。

    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我们村子陆续有人被咬死,我们村子的有自己的萨满法师,法师说那些人是瑀穹咬死的,法师让我们把瑀穹的两个孩子锁在棺材里面,这样可以引出瑀穹。

    但之前大族长一直不肯这事情直到今天才定下来,刚才大族长跟你们说的也不是全部是实话,这副棺材里面躺着的确是瑀穹的妻子,但外面那副棺材却是他的一儿一女。

    老族长不敢和你们说实话,虽然这么做是为了整个村子的安危,但毕竟是用活人做诱饵也是不好的,你们又是外来人,我们就更不敢跟你们明说。

    村子里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对外人才会如此防范,况且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老族长难免有些失了分寸。

    今天我们正好在举行下葬仪式,我们村子有规定一但棺材出现在村子,就必须要举行下葬仪式,哪怕是棺材里面没有人,祭祀活动也是要照样举行的。

    而今晚正是要引出瑀穹的日子,你们突然出现,我们不得不防。”说完中年男子的脸也不再扳着了,反而眼神中有些期待视乎想要表达些什么似得。

    “果然是这样,现在已经入夜,没时间多解释了,你立马出去找几个人,找到那些被咬死的村民,下葬了的就暂时不用管。

    但那些没有下葬的,全部都把尸体搬到广场来,再去找人看些树枝拿到广场中间架好,办完这些你最后去告诉村子里每户人,今晚一定不要出门。

    再门口和窗户上都撒上糯米,一定要快尽量在子时之前办完,记得一定要找齐那些被咬死之人,不然遭殃的就不是一两户人而是整条村子了。”

    周凡现在已经百分百肯定,瑀穹是被僵尸伤到,但他没有立即死去,而是撑着回到了村子,想找人救他,但不成想最终他还是变成了行尸,更想不到的是,他这一回来不但害了自己妻子,更害了村子的人。

    老者此时也不再悲伤,听到周凡如此急促的吩咐瑀轩他便立马上前问道:“年轻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村子要发生什么事情吗?”

    见到老者的表情,周凡也不废话,深吸口气后说:“大族长,您知道什么是僵尸吗?”

    “什么,僵,僵尸,你说我们村子闹僵尸?这不可能,我族世世代代都按照祖先的风水格局来祭祀和入葬,棺材也都葬在十几里外的地方,不可能会闹僵尸的... ...”

    “大族长,现在没时间犹豫了,您要是相信我,就先让他去安排我刚才吩咐的事情,之后我再跟您解释。”周凡挥手打断了老者的话。

    从口袋出去几张符纸,其中一张贴在用白色布盖起来的棺材上后,便把剩下的几张递给了中年男子,“这是镇尸符,能防止尸气接触地气后会尸变,找到尸体后贴在尸体身上,记得一定要快。”

    “多谢。”中年男子双眼微微一咪,看了眼老者,见老者对他暗自点头后,便接过周凡手里的符咒,道了声谢便朝木屋外飞奔而去。

    “年轻人,我儿还有救吗?”中年男子一走,老者便再也不忍住眼中的泪水,一脸悲伤的看着周凡似乎周凡是他最后一丝救命稻草。

    “唉,”周凡见状暗自叹了口气,对老者摇摇头:“大族长,不是我不救,而是您的儿子,瑀穹估计已经尸毒入侵骨髓,和五脏,就算能救,以后也是半人半尸的存在。

    现在咋们能做就是尽量挽救村子的生命,您作为一族之长,不会自顾自己儿子的性命吧,半人半尸之人,要是留着若我不再,怕是你们也压制不住它,而且它既然已经成为尸,就等于人已经死了,您还是节哀吧。”

    “我知道,我知道,村子的人我不是不管,只是他是我独子,就算有最后一丝希望,我也不会放弃的。”老者似乎对周凡的话语有些惭愧,也不再哭泣了,而是有些孤单的做到一旁。

    周凡见状也暗自无奈,瞥一眼老者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索性就暂时不去管他,转身对天佑小声道:“今晚怕是有事情要发生了,你保护好暮雪和晴儿,我们跟封龙,子蒙出去帮他们。”

    “知道,你们小心点,这抢你还是拿着吧,我们在这里也不用上,而且有你们在外面守着,我带着也是多余。”天佑此时也不矫情虽然让他留在后方,但他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首先不能让两女受到伤害,不然周凡心境意乱肯定对付不了那些东西。

    “好,”周凡接过手枪插进腰间后,便站了起来:“大族长,我希望您能懂的取舍,若是到了情非得已的时候,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你... ...唉,罢了,我知道,你随意吧。”老者说完身子更颓废了,但他还是拖着颓废的身子一步步走出木屋,周凡几人见状也立马跟了出去。

    只见此时的广场是灯火通明,一把把火把都照亮了半边天,周凡发现此时整个广场,足足站了上前人之多,一群身穿少数民族服饰的人,见到老者出来,都不由高呼周凡几人听不懂的语言,听着似乎是恭迎族长的意思。

    “瑀轩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老者一出到木屋整个人都变了样,顿时就一副位高权重的样子,对着身边中年询问了一番后,便来到周凡身边说:“这个你拿着。”

    说着就从怀中取出一个古老的圆形的铜片,应该说是铜牌周凡接过手中一看,发现这是一枚令牌,古朴的青铜片制成的令牌,上面刻着占里两字。

    老者见周凡接过铜片便继续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族的天师了,除了我这个大族长之外,以下的连带瑀轩这个代族长,你都可以命令,这枚青铜令牌就是我族最高的荣誉,但记得请在去世之前把青铜还给我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